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桂阳樊氏

第二百八十一章 桂阳樊氏

  空有一身武艺,自问用兵之能荆襄无双,十余年间,却只能坐守荆南这偏僻之地。

  天下大乱,英雄竞相登场,一展风采之时,自己却籍籍无名,只能眼看着别人表演。

  如今垂垂老矣,却名不出荆南,官不过一中郎将,用英雄落寞来形容自己,一点都不为过。

  “难道,我黄忠当真要籍籍无名,了此残生吗?”

  脑海中,一个惊雷般的声音,正愤怒的质问着自己。

  黄忠陷入了沉默,深深的沉默。

  蒋琬看得出来,对刘氏忠诚度本就不是很高黄忠,内心已经开始在动摇。

  大帐中的气氛,由原本的肃杀,渐渐变得黯然起来。

  这时,蒋琬的表情也缓和下来,却从怀中取出那封书信,递与了黄忠。

  “这是令公子给老将军的家书,老将军不妨先看看吧。”

  听得儿子的书信,黄忠神色陡然一震,急是将那信一把夺过,迫不及待的拆开来细看。

  黄忠只这一独子,临湘沦陷后,黄忠一直在担心着儿子的安危,这也是他困守衡阳,不进也不退的重要原因。

  当黄忠看完这封信时,所有的担心都烟销云散,苍老的脸庞间,竟还流露出了些许感激。
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颜良不但没有怒于他杀了蒯越,拒绝了说降,而且竟还“以德抱怨”,请了名医张仲景来为自己儿子治病。

  非但如此,颜良还派人严密保护其府,不准任何人惊扰,而颜良更是在百忙之中,亲自前往府中去看望他的儿子黄叙。

  颜良的诸般善举,黄叙都在信中说得一清二楚,字字句句中充满了感激。

  在信的最后,黄叙虽未直白的劝说黄忠归顺颜良,却委婉的提醒黄忠,颜良乃当世雄主,请他务必要三思而行。

  虽未明言,但黄忠却自看得出来,儿子这是在劝说他归顺颜良。

  “琬听闻当初令公子病重时,老将军也曾向刘景升上书,请调张仲景来荆南为令公子治病,但刘景升为了保得自己身体,却找一借口,拒不放张仲景来荆南。而今再看右将军所为,谁对老将军更重视,老将军应该心如明镜才是。”

  蒋琬不失时机的又“补了一刀”,直把黄忠听得为之动容,脸上残存的那份犹豫,很快就烟销云散。

  沉吟片刻,黄忠长吐了一口气。

  雄主就在眼前,而且对自己这般礼敬看重,黄忠如何能不感动。

  再一想到追随颜良,自己半生未尽的梦想,便有实现的可能,更是让黄忠激动不已。

  诸般种种,更有何疑。

  合上手中那份家书,黄忠再看向蒋琬时,苍老的脸上,已是浮现出了一抹释然的笑意。

  ……几天之后,临湘城中的颜良,收到了蒋琬发来的捷报。

  长沙之虎,老将黄汉升,终于决心归降了。

  颜良就知道,他的眼光绝不会错,以蒋琬的自信,再加上自己那封书信,处于绝境中的黄忠,断然没有不归降之理。

  如今黄忠一降,荆南便再无敌手,颜良自也如释重负一般。

  当天,颜良便留徐庶暂守长沙,自将一万多大将南下,前去与黄忠会合。

  大军沿湘水南下,连过建宁、湘西数县,不数日内便抵衡阳。

  此时衡阳城头,早已改换了颜家旗帜,颜良的大军进抵衡阳以北五里下寨,安营后不久,黄忠为表忠诚,便只带了十余名亲军,亲自前来大营相见。

  颜良闻知黄忠前来,为了表示对这员五虎上将的重视,一早便驻马营门相迎。

  过不得多时,但见南面大道尘飞扬,数骑绝尘而来。

  待得近时,颜良举目看去,只见当先那须发皆白的老将,不是黄忠又会是谁。

  须臾,黄忠策马而至,勒马于营前。

  滚鞍下马的黄忠,几步上前,拱手道:“末将黄忠,拜见主公。”

  颜良早已飞身上马,未及黄忠拜下,便将他扶住,哈哈笑道:“老将军,你终于来了,能得汉升这般虎将,本将纵横天下指日何待也,好啊,甚好,今天本将要跟老将军喝个痛快。”

  兴致高涨的颜良,大笑着携手黄忠共同入营。

  黄忠见得颜良性情豪爽洒脱,且对他如此礼敬,自也是心中欣慰。

  大帐之中,早已备下酒宴,黄忠欣然落坐,便也不拘泥,与颜良豪饮了一番。

  几巡酒过,主臣间的气氛愈加融洽,春风满面的颜良,遂是回忆起当初二人交手时的情形,对黄忠的武艺是大为赞扬。

  而黄忠也对颜良的武艺敬佩不已,饮酒之际,又谈论起刀法武学来,更是滔滔不绝,兴致大盛。

  酒喝到尽兴处,黄忠忽然想起什么,便放酒杯放了下来,神情郑重起来。

  “末将归顺主公,身无寸功,实为汗颜,末将愿引一军南下,为主公平定了桂阳郡,以报主公厚待之恩。”

  黄忠在主动请缨,以为颜良开疆拓土。

  黄忠的请战,正中颜良的下怀。

  桂阳一郡地接岭南,其地多山,既不利于骑兵展开,也不利于水战。

  现如今颜良麾下的将领,似文丑、张郃等多善于骑战,吕蒙、甘宁等又善于水战,而魏延、文聘等将又善于平地步战。

  放眼看去,颜良唯独缺一员精于山地作战的宿将。

  荆南四郡本就多山,黄忠久居于荆南,于山地作战自有其独到之处。

  而且历史上的黄忠,正是在随刘备平定蜀中之战中,才渐显声名,而他最辉煌的斩杀夏侯渊的一战,也是发生在汉中定军山这等山峦密布之处。

  由此可见,黄忠必是极善于山地作战。

  颜良便欣然道:“老将军既有此勇念,本将自求之不得,不知老将军打算以多少兵马平定桂阳。”

  “只消一千步军足矣。”黄忠傲然道。

  桂阳郡虽仍偏僻之郡,但太守赵范麾下也有五千兵马,这五千人虽乃郡兵,但也多少有些战斗力,黄忠想以一千人平定桂阳,倒也是真的很狂。

  不过,黄忠这股子狂劲,却反而正对他的胃口。

  颜良便哈哈一笑,豪然道:“老将军当真乃豪气之辈,好,本将就给老将军一千精锐步军前去平定桂阳,本将自将大军随后而发,只等听老将军的捷报。”

  “多谢主公任信,末将不数日内,必斩下那赵范的人头献于主公,主公就等着好消息吧。”

  黄忠欣喜,豪然立下了军令状。

  当天的一场酒宴之后,颜良遂以黄忠为先锋,率其所部一千精锐的长沙军,由衡阳南下直取桂阳治所郴县而去。

  而颜良则进驻衡阳,命胡车儿将那数千降军带往长沙,交由徐庶整编,自己则率万余兵马,尾随黄忠之后继续南下。

  刘琦已死,桂阳赵范之流,又岂在颜良的眼中。

  颜良之所以亲自率军南下,并非不信任黄忠,也不是怕黄忠拿不下桂阳,而是颜良还有更深远的眼光。

  桂阳郡之南,正是交州。

  交州一地,原本不过是大汉王朝的南陲边州而已,天下未乱之时,在中原人士眼里,不过是悬远于朝廷的化外之地、远山僻壤罢了。

  然天下大乱之后,中原人口锐减,而交州却未遭战乱,再加上大量中原移民的迁往,使得交州人口剧增至两百万左右。

  两百万人口,这是何其恐怖的一个数字。

  颜良对交州这块偏僻之地不感兴趣,他感兴趣的自然是该州的大量人口,他之所以想亲往桂阳,就是想就近观察交州的形势,看看有没有可能引交州之民北还荆州,以此来充实自己的实力。

  颜良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思,方才不辞辛苦,亲率大军南下。

  ######桂阳郡,郴县。

  太守府中,一片慌张。

  大堂中,太守赵范踱步不休,脸上尽是焦虑之色。

  刘琦覆没,颜良亲统大军南征桂阳的消息传来,整个郴县士民早已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“这个颜良,难道就不能像刘表一样么,唉~~”

  赵范摇头一叹,脸上流露出惆怅与费解。

  当年刘表虽然号称坐拥荆襄七郡,但对荆南四郡的统治力实际上并不强,各郡太守多也名义上归附刘表。

  刘表乃坐守之徒,对于荆南四郡的阳奉阴违,也只是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  故是赵范等太守们,名为刘表属下,实际上都是山高皇帝远的土皇帝。

  而今颜良灭了刘氏,赵范原以为颜良会像刘表那样对待南四郡,却没想到,这个颜良“贪心”如此之重,竟不惜亲自率兵来征讨,非要把四郡纳入他的实际统治。

  赵范很火,却又很无奈。

  正当这时,脚步声响起,身后有人步入堂中。

  “叔叔何故如此烦心?”是一个柔柔的女人声音。

  赵范回去看去,却见一名身穿缟素,容貌绝艳的少妇盈盈而至。

  那少妇,正是赵范的寡嫂樊氏。

  赵范忙是拱手见礼,叹道:“嫂嫂有所不知,那颜良已杀了刘琦,如今正率大军来攻打咱们桂阳,我正为此事烦心。”

  那樊氏眼眸动了一动,却道:“叔叔在谁手下做太守还不是一样,那颜良既取刘氏代之,叔叔改换新主便是,又何必这般烦忧。”

  赵范又叹了一声。

  “那颜良可不比刘表,他此番率军前来,分明是想实据桂阳,我若降与他,只怕难保太守之位,这才是我焦虑的原因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樊氏也幽幽一叹,素面间添了几分伤感。

  赵范摇头感叹,目光无意间从自家嫂嫂那绝色的脸上扫过,眼珠子忽然一转,猛然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