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八十五章 帐内帐外,两场大战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帐内帐外,两场大战

  自己的计策天衣无缝,沿路哨卡明明都无人阻挡,颜良明明毫无察觉,而如今,这无数的颜军兵马,又为何会一时骤起。

  赵范震骇之极,无数的疑问冲斥着脑海。

  眼见着陈应被杀,眼见着无数的敌人汹涌而来,眼见着受惊的自家军兵,溃败四散。

  此时的赵范,方才恍然惊悟,原来颜良早就看穿了他的计策,那些所谓的松懈,只是为了将他引入这圈套之中。

  惊醒的赵范心如死灰,也顾不得许多,急是拨马往营外逃去。

  便在他方奔至营门处时,但见一彪颜军如狂风般杀至,当先那一员虎将,正是颜良虎卫营亲军统帅周仓。

  数千颜良步骑,如铁壁之般封住了赵范的退路。

  退路被断,惊恐中的赵范只能左冲右突,却骇然发现,四面八方皆已伏下敌军,自己竟是落入了无处可退的死局之中。

  区区三千郡兵,又如何是颜良上万精锐虎士的对手。

  一名名败卒被斩倒在血泊中,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,却捍不动那虎熊之士的嗜杀之心。

  杀戮在继续,成百成百的桂阳郡兵,如脆弱的稻草一般,成片的收割去人头。

  ……营门一线,一场血腥的围杀在上演,而中军大帐内,却是歌舞升平。

  琴声悠悠动人,长袖翻飞,姿色绝艳的樊氏翩翩起舞,用那曼妙的舞姿,尽情的取悦着那手握着生杀大权的男人。

  而颜良则斜搭着脚,浅呷着杯中美酒,津津有味的欣赏着那少妇起人的舞姿。

  一曲终,樊氏摆了个撩人的收势,半袒的酥峰因是渐重的呼吸起起伏伏,呼之欲出,好生的诱人。

  “好舞,当真美极。”

  颜一杯酒饮尽,拍手喝彩。

  樊氏浅浅一笑,步履盈盈的走了过来,见得颜良张开双臂,很是识趣的便款款坐入了他的怀中。

  左右那些伶人见状,很识趣的便猫着身子退出了帐中。

  “夫人跳得真是美极,本将很喜欢,来,赏你一杯酒。”

  颜良亲手举起杯来喂他,樊氏脸畔生晕,难为情了一瞬,却是将那樱桃小嘴轻启,浅浅的杯中酒一缕一缕饮下。

  一杯酒入喉,不胜酒力的樊氏,绝美的脸蛋上,很快就泛起了片片桃花般的酒红。

  颜良看得心动,将她狠狠往身前一搂,顺势便亲吻起她那朱唇粉颈。

  樊氏不敢不从,欲拒还休了几下,便即哼哼唧唧的迎逢起来。

  忽然之间,她耳朵微微一动,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响声,承欢之际,竖起耳来细细倾听。

  渐渐的,她听清楚了那声响,潮红如霞的脸蛋,不禁一变。

  她所听到的,分明是喊杀之声。

  “将军,外面好似有厮杀声~~”

  樊氏有些心慌,轻轻的将颜良推开了几分,将扯下大半的襦衣拉了上来,掩住了那半露的香肩。

  颜良从那片花白的肉香中喘过一口气,侧耳听了一听,嘴角却掠起一抹不以为然的冷笑。

  “这应该是赵范那厮起兵造反,不过放心吧,本将已等他很久,他很快就会被本将的兵马围杀。”

  颜良也不隐瞒,轻描淡写的告知了她实情。

  樊氏听闻却是花容变,惊呼道:“这怎么可能,叔叔他既已归顺将军,如何又敢造反。”

  颜良冷哼了一声,“本将夺了他的太守之位,似他这种贪得无厌之人,若不造反本将才觉奇怪,怎么,樊夫人你难道还不了解你那小叔子是什么样的人吗。”

  樊氏娇躯一颤,花容间的那些晕色如潮而褪,一张俏脸旋即变得苍白如纸,眼眸间更是惧意闪烁。

  此刻的樊氏,心中是害怕已极。

  她万万没有想到,自家叔叔竟然会选择降而复反,更没有想到,眼前这雄武的男人,早就有所防备,那般从容之状,似是灭了赵范跟捏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。

  樊氏素来听闻颜良乃是残暴之人,而赵范又范的是造反的死罪,那可是牵连九族的大罪,倘若颜良追究起来,那岂非连自己也难逃干系。

  一时间樊氏心中大恐,越想越慌,脸色转眼已是冰冷如霜。

  惊惧之下,樊氏赶紧起身,跪伏在颜良面前,颤声求道:“妾身万不知叔叔竟敢做此等大逆不道之举,请将军恕罪。”

  这女人倒是识趣,懂得赶紧告饶求恕。

  识趣的女人,颜良最是喜欢。

  当下,颜良便道:“赵范反复无常,谋逆造反,本将自然是要诛他一族,至于樊夫人你嘛,能否让本将手下留情,还要取决于你自己。”

  颜良眼眸吐露着邪意,毫不掩饰着言外之意。

  惶恐的樊氏也是聪明人,她很快就领悟了颜良的意思,得知有一线生机,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,长长的暗松了口气。

  “多谢将军开恩,妾身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当樊氏拜谢过后,从地上爬起来时,脸上的惧色已去,春水般的媚意已泛滥而生。

  颜良便后仰着身子,饶有兴致的看她将如何表现。

  大帐之外,喊声震天,杀声动地。

  大帐内,樊氏却又翩翩起舞起来,窈窕而丰满的身姿舞动之际,藕似的臂儿轻轻展动,竟是将自己身上的衣裳,一件接着一件的解下。

  “原来如此,这个樊氏,倒是个天生的小骚妇呢……”

  颜良兴致勃发,脑海里浮现着杀戮的画面,眼眸之中,却舞动着那少妇的宽衣解带的春色。

  曼舞之际,樊氏已是衣衫除尽,那玲珑剔透,起伏有致的身段,完美的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。

  然后,樊氏眼眸带水,脸畔生媚,匍匐于地,扭动着那一衣不遮的身体,缓缓的爬将上前,如蛇儿一般盘上了颜良的身体。

  大帐之中,一场战斗旋即拉起。

  樊氏便如同一匹烈马,疯狂的扭动,纵情的奔驰在那一片辽润的原野上。

  颜良则似一头雄狮,咆哮着和他的猎物搏杀。

  他们翻滚着,变换着位置,倾尽全力战斗者,汗如雨下,喘息如浪,竭是想占据着这场战斗的主动,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。

  那一浪高过一浪,撕心裂肺般的吼叫声,很快就盖过了帐外的喊杀之音。

  樊氏已身心离乱,陶醉于那原始的本能中,全然忘了大帐之外,自己的小叔子,正遭受着身上这男人兵将的围杀。

  ……樊氏醉如登云,而帐外的赵范,却痛苦几如身在地狱。

  他训练多年,引以傲为的三千郡兵,原来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,如羔羊一向被颜良的虎狼之士撕成碎片。

  那残忍之极的杀戮,是龟缩于这荆南偏辟之地的他,生平所未见,就连作梦也想象不到。

  不多时间,他的部下便尸横遍地,死伤几近。

  而失魂落魄的赵范,则在鲍隆的保护下,抱着残存的求生之念,左冲右突,试图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  狂逃中的赵范,猛听得乱军一声雷鸣般的暴喝,几乎震的他耳膜发麻。

  扫声望去,赵范肝胆欲裂,但见视野之前,老将黄忠手舞着长刀,无情的斩杀自己的将兵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,以所向无敌的气势,直向自己撞杀而来。

  赵范未曾亲手跟颜良交手,虽知其武艺了得,但实际上却并未曾亲眼所见。

  而黄忠久居荆南,其武艺有多厉害,赵范岂能不知。

  眼见黄忠势不可挡的向自己杀来,赵范吓得双腿发软,几乎就要从马上摔下来。

  “大人莫慌,待末将去取下那老匹夫的首级。”

  都尉鲍隆倒是胆色了得,竟不把黄忠放在眼里,拍马舞枪,转身迎向了黄忠。

  那鲍隆乃桂阳猎户出身,曾射杀双虎,颇有一番勇力。

  只可惜,在黄忠眼里,他不过是土鸡瓦狗之辈而已。

  眼见鲍隆挺枪杀来,黄忠怒发神威,陡然间一声暴喝。

  那如惊雷般的吼声中,威威的杀势滚滚袭来,只震得鲍隆头脑嗡鸣,一瞬间便怯了胆色。

  只这胆怯的一刹那,黄忠已飞驰而至,手中长刀卷起漫漫的尘尾迹,扇扫而出。

  狂澜巨涛之力,如电光般涌涌扫过,那一刀下去,竟是将鲍隆连人带枪拦腰斩成两截。

  怒发神威的黄忠,一刀斩将,只将那些顽抗的桂阳兵吓得肝胆尽碎,纷纷伏地请降。

  斩将之后的黄忠,却一步不停,扬长直取赵范而来。

  赵范眼见鲍隆被杀,自知大势已去,再战下去只有死路一条,胆寒之下,不待黄忠杀到,便急是翻身下马,伏地请降。

  黄忠勒马于前,刀锋指向赵范,厉声斥道:“大胆狗贼,主公待你不薄,你焉能反复无信,降而复反。”

  “下官乃是受了鲍隆等人蛊惑,误入歧途,下官已知罪,请老将军开恩,请主公开恩……”

  赵范趴在地上,战战兢兢的求饶,却将过错全推在了为他死战的鲍隆等人身上。

  黄忠目露鄙色,冷哼一声,“现在求饶已经晚了,主公有令,赵范逆贼,降与不降,一律格杀勿论。”

  话音方落,黄忠长刀扬起,奋然落下。

  “老将军饶啊——”

  惨叫声中,赵范的半边身体已是分了家。

  ……“唔~~”
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大帐中颜良,也长长的一声粗喘,而后,这场激烈的战斗终于结束。

  侧耳再听时,帐外的喊杀声已消失,颜良知道,那场更血腥的厮杀,也已经完结。

  而身上的樊氏,则香淋漓漓,娇喘不休,软绵绵的,有气无力的瘫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  颜良长吐一口气,嘴角掠起一掠满意的冷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