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好事一桩接一桩

第二百八十九章 好事一桩接一桩

  尽管甄宓仍极力保持着那份雍荣高贵的仪态,但眼眸中的慌意却难以掩盖。

  颜良公然背叛自家公公袁绍,两度杀得自己那大叔子袁谭落花流水,曹操、西凉军、刘表乃至江东孙氏,这些跟颜良交过手诸侯,不是没捞到便宜,便是被杀得落荒而逃。

  如今颜良的威名,不仅局限于荆州一隅,更连河北也在风传着他的威风八面。

  甄宓虽居深宅大院,但也听过颜良的传闻,只不过那传闻到她耳边时,颜良却已成了一个残暴不仁,杀人如麻,魔鬼般的暴徒。

  而今,眼见着这暴徒眼带着邪光,一步步的逼近自己,甄宓心中如何能不慌。

  退无可退之下,甄宓急喝道:“你休要再过来!”

  颜良停下了脚步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甄宓那份慌促的表情,那让这位绝色美人看起来,更有一番别样的美。

  “此间乃本将的地盘,我要怎样,恐怕甄夫人你管不到吧。”

  甄宓已是锅里的肥肉,颜良也不急于一口吞下,兴致一起,便言语戏逗起来。

  甄宓轻咬着红唇,愠道:“我乃袁家夫人,你若敢对我有非份之举,就不怕我家夫君报仇吗。”

  妇人到底是妇人,这样一个时候,竟然还威胁起颜良来了。

  颜良听着好笑,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那笑声中,充满了狂妄,充满了不屑一顾。

  “好一个袁家夫人,我真不知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,你那小叔子把你送到本将这里,难道你不知道是为什么吗。”

  一语反问,触动了甄宓的痛处,却令花容又是一变。

  甄宓当然知道,袁尚把自己强行送到荆州,献给颜良这匹夫,自是为了换取颜良出兵,攻打袁谭。

  想当初甄宓听得此事时,自是惊怒万分,当场把袁尚痛骂了一顿。

  而那袁尚,堂堂魏王继承人,在挨了自己一顿骂后,却只道了一句抱歉,仍旧不顾羞耻的强迫自己上路。

  “那是……那是因为袁尚无耻,若是我家夫君在,断不会容他这么做。”

  甄宓为了维护尊严,竟是狡辩了起来。

  “袁熙么,就是那个袁家二公子,那个只会看着他的大哥和弟弟争位,坐拥幽燕,却连个屁都不敢放的废物么。”

  颜良也毫不避讳,当着甄宓的面,肆意嘲讽袁熙是个废物。

  听得丈夫被骂,甄宓眼眸中迸射出愤怒之色,想要还口时,竟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似乎颜良那可恨之徒,再一次戳中了她的痛处。

  甄宓不得不痛苦的承认,颜良的话说得一点没错,袁熙的确是个软弱男人。

  他不敢去争王位也就罢,先前二袁开战,杀得你死我活时,甄宓曾暗自修书给袁熙,劝他趁此时机要胁袁尚,放她去往幽州跟袁熙团聚。

  而袁熙呢,却根本不敢跟袁尚张口,反而写信叫她甄宓安住邺城,静观其变。

  那时的甄宓几乎就绝望了,深为自己丈夫的软弱无能而绝望。

  如今颜良揭了她的伤痕,甄宓自然是心痛又起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又岂会看不出来甄宓的心思。

  他便趁其一时失神之际,一步上前,巍巍如铁塔般的身形,已贴至她咫尺之间,那幽幽的体香更是沁鼻而入。

  甄宓惊绝之时,脸畔晕红如潮而生,水灵灵的眼眸中迸射怒意,急是撑着一双素手,奋力的挣扎,妄图把颜良给推开。

  “匹夫,焉敢轻薄于我,走开,走开……”

  她推拒着,嗔斥着,只是那柔弱的臂儿,又岂能推得动颜良这等虎熊之驱。

  “本将知道,你心中也盼有个强者来保护你,袁熙这个软蛋怎配得上你,如今你既已乖乖的来荆州,何不就此屈从于本将。”

  对于甄宓,颜良也没有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的挑明了那“赤裸裸”的意图。

  颜良虽是第一次见甄宓,但他对这个女人的性格,还是极其的了解。

  曾经的历史上,曹操攻破邺城,袁绍之妻刘氏将甄宓献于曹丕,想借以活命,那甄宓并无反抗,乖乖的从了曹丕。

  由此可见,这洛神虽美不到可方物,但终究也非是什么贞节烈女。

  她和这个乱世的大多数女人一样,都很懂得屈服于强者。

  果然,颜良那强迫似的言语,尽极轻薄,但甄宓脸畔虽再添羞红,但怒气并未增加多少,只嗔道:“我乃有夫之妇,你焉敢如此轻薄。”

  有夫之妇么。

  颜良松开了她几分,冷笑道:“好一个有夫之妇,如此说来,若是那袁熙死了,你便会乖乖的顺从本将了。”

  强迫一减,甄宓长松了一口气,却道:“我家夫君据有幽燕之地,岂是你所能咒死。”

  “很好,你这是在挑战本将的判断力么,本将就跟你打一个赌,不出多久,袁熙必然人头落地,到那个时候,本将看你还有什么理由再演烈妇。”

  汤要一口一口喝,肉要一口一口吃,甄宓既已是嘴边的猎物,颜良也不急于将她吃掉,不妨就陪她玩玩。

  甄宓听得颜良这话,却再没有回嘴,只贝齿紧咬着红唇,低头默默不语。

  不说话,便是默认之意。

  “既是如此,那甄夫人就好好休息吧,本将改日再来看你。”

  说着,颜良退后了寸许,似乎是打算放弃侵凌。

  甄宓暗松了口气,心头的狂跳渐息,暗自庆幸着自己躲过近在眼前的一场“羞辱”。

  但在她放一松懈时,颜良猛的将她下巴端了起来,二话不说,狠狠的便吻向了她的朱唇。

  甄宓大吃一惊,怎料到颜良会突施“卑鄙”手段,羞愤之下,急是拼命的推拒。

  只是颜良却紧紧拢着她柔弱的身子,任凭她如何挣扎,口中如何“唔唔”不休,却就是不松口。

  狠狠的品味了一回香唇后,颜良却才松开口她,转身大笑着扬长而去。

  羞愤的甄宓只觉头晕目眩,当她缓过神来时,颜良却已人影不在。

  她的胸脯剧烈起伏着,一颗心几乎要从腔中跳出一般,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方才被颜良“羞辱”的那般画面,脸色是一时红一时白,羞愤之意如潮涌动。

  不知不觉中,她将手指轻轻的按在了唇边,神情中掠过几许恍惚。

  ######甄宓这块绝味的猎物,颜良可留着慢慢的品尝,他现在所要做的,是集中精力准备北攻中原之战。

  此时天下形势,袁谭自破黎阳后,兵威大震,纠集了数万兵马,一路向邺城挺进,袁尚节节败退,只能将兵马向邺城一线收缩。

  而刘备深入青州的大军,也于不日前攻破临淄,一举夺取了青州州治所在。

  临淄一陷,青州诸郡畏于刘备之声势,无不望风而降,威震青徐的刘备,正是大有挥军北渡黄河,与袁谭会攻袁尚之势。

  袁尚的势危,让颜良意识到,他必须尽快的出兵,以避免这场袁家的内斗,过早的以袁尚失败而结束。

  对于北上中原,颜良自是信心百倍,如今他的兵马总数已达到近六万,其中水军一万五千,骑兵更有六千余众,放眼天下,这也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军队。

  但颜良也有着他的短处,那就是他所据有的荆州,是一块接近长方形的地域,从最北端的南阳郡,到最南端的桂阳郡,相隔几有千里之远。

  而且,在这片狭长地域的两翼,西有张鲁、刘璋、曹操三股势力,东又有孙权这个大仇家,四战之地果然不是盖的。

  张鲁、刘璋乃自守之贼,自不足为虑,而曹操忙于进攻并州,一时也构不成威胁,唯一让颜良所担心的,就是他去国远征之际,东吴的孙权会趁势来攻。

  而孙权有长江之利,他若是要突然发动进攻,不消数日,水军就可直抵江夏境内,而身在中原的颜良,想要南下回援,就需要长途奔走千里之地。

  孙权的威胁,自是颜良不能不顾忌的。

  不过,就在颜良考虑如何应对孙权的威胁时,好消息却从天而降。

  孙权以周瑜为将,起四万大军,突然北上进攻寿春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,颜良是着实的长松了口气,心想这个碧眼儿终于是目光远大了一会,懂得趁刘备不在,前去争夺寿春,而不是没完没了的纠缠于荆州不放。

  孙权出兵寿春,意味着东面的威胁尽解,此时的颜良,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北伐中原。

  战争的动员令下达,诸路大军迅速的向着襄方面集结,短短五日之内,颜良就集结了四万五千步骑。

  除却留守荆州的一万五千多军队之外,这已经是他所能动员兵力的极限。

  以往对付袁谭,颜良多是以少胜多,但这一战的形势却已不同,攻守之势逆转,他将以进攻者的姿态,向袁谭发起进攻。

  而今留守许都的,乃是袁谭大将蒋奇,其麾下尚有一万五千多兵马,对于拥有着许都坚城的蒋奇来说,这已经是一支很可观的力量。

  所以,颜良必须集结尽可能多的兵力,方才能形成足够的攻击力。

  大军集结完毕,克日便将北进中原,但就在颜良准备起兵之前,一个好消息又给颜良打了一针兴奋剂。

  他的夫人黄月英生了。

  经过十月怀胎,就在他起兵的前一天,终于为他顺利的诞下了一个儿子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