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九十章 颜家大公子

第二百九十章 颜家大公子

  州府中,一片喜庆的气氛。

  往昔威严多于和蔼的颜良,今日无论是见到谁都是一脸的笑意,而那些婢女下人们,也皆是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主母诞下了一位少主,主公喜极之下,府中每人都是一笔厚赏,这些下人们不乐坏了才怪。

  内室之中,黄月英怀抱着那襁褓中的婴儿,斜枕在颜良的怀中,脸上虽皆是疲惫,但疲惫之外,却还流露着几分欣慰。

  而颜良怀则一手揽着妻子,一手逗弄着她怀中的那个小男婴。

  那可爱的小男婴,就是他颜良的儿子。

  此时的颜良,竟有种恍惚身在梦境中的感觉。

  忆往昔,就在两年前,他还是刚刚穿越到这个时代,无根无落的一个陌生人。

  现今,他却历经血战,已是据有一州之地,治有百万子民,令天下群雄不敢轻视的一方霸主。

  而且,他还有了自己的血脉,自己的儿子。

  尽管那还是个小小的婴儿,但颜良却已无比的狂喜,这孩子的诞生,让他逐鹿天下雄心,更增添了一股新的力量。

  从此,颜家将后继有人,我颜良今日血战打拼出来的江山,终于有了传承的血脉。

  血战沙场,争夺天下,不再只是为了荣耀、财富、美人,还有权力,此时此刻,又多了一份新的意义。

  “夫人,辛苦你了,是你让我颜家续有香火,为夫得好好谢谢你才是。”

  颜良感慨欣喜之际,也不忘月英的功劳,禁不住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,轻轻的亲了一口。

  左右婢女还在,见得这场面,皆是低头忍着不敢笑。

  黄月英本是略显苍白的脸畔,顿生几许晕色,撒娇似的笑道:“还有人在这里呢,也不怕笑。”

  颜良却眼一瞪那班婢女,“谁敢笑我就拉出去把谁斩了。”

  这般一威慑,众婢女们皆是吓得花容一颤,赶紧将嘴巴紧闭,惶恐还来不及,哪里还有半分笑意。

  “夫君,这大喜的日子,怎能喊打喊杀的,也不怕吓到了咱儿子。”黄月英轻轻掐了颜良手臂一把,娇声怨道。

  “好好好,可不能吓到了咱们的颜大公子。”颜良哈哈一笑,板着的脸旋即阴转晴天。

  那些婢女们这才知道自家主人,乃是跟她玩笑呢,众人不禁就松了口气。

  黄月英见丈夫一高兴起来,倒是有几分孩子气,却与寻常的威严肃杀截然不同,这般的反差,黄月英看在眼里,不禁也“噗”的一声笑了。

  夫妻二人心意相通,均是会心一笑,低头一齐逗弄起自家孩子。

  几番逗弄,黄月英忽然想起什么,“对了,夫君,你明日便要起兵北伐,临行之际,就给咱们的孩子起个名字吧。”

  黄月英这么一提醒,颜良也猛然想起这事,一时间又兴奋起来。

  给儿子起名这种事,对于每个当爹的来说,都是一种极为荣耀,极为郑重之事,于颜良也不例外。

  此前妻子尚自怀孕,颜良闲暇之时,就曾琢磨着怎么给他未出世的孩子,什么男孩名,女孩名的想了一大堆。

  如今妻子一问,颜良马上得意起来,“夫人倒是提醒了我,其实这名字我早就想了好几个,夫人你是想听霸气一点的名字,还是文雅一点的。”

  “霸道太盛不好,太过于文雅也不好,最好是能既有王霸之烈,又有文雅之意。”黄月英笑道。

  颜良沉眉想了一会,忽然眼前一亮,“既是如此,那就叫这小子颜渊吧。”

  “渊者,水深不可测,嗯,倒是个好名字。”黄月英微微点头,却忽又道:“只是颜子又被称为颜渊,我们给儿子起了圣人之名,似乎有点不尊圣人之嫌。”

  黄月英所说的这个什么“颜子”,就是历史上的颜回,号称是孔明最得意的学生,孔子七十二门徒之首,因是其字子渊,故又被后人称为颜渊。

  黄月英家学渊博,自然就想到了这一节顾及。

  颜良却不屑一切,冷笑一声,“原来我姓颜的还有这么一位名人,哼,凭什么我儿就不能叫什么圣人之名,别人不敢起,我颜良偏偏不管,偏要给儿子起名叫颜渊,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黄月英素知自家丈夫不按常理行事,有点横行无忌的狂傲,这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。

  “颜渊就颜渊吧,也没什么,渊儿呀,你喜不喜欢爹爹给你起的名字呢……”

  黄月英笑盈盈的望着怀中儿子,一脸的母爱之色。

  怀中熟睡的小颜渊仿佛听懂了似的,那粉红的小嘴动了一动,竟似在笑一般。

  看着这般温馨的场面,颜良不禁也笑了。

  ######秋末冬初这一天,颜良再次踏上了征程。

  四万五千大军,自襄阳而发,北渡汉水,向着中原浩浩荡荡而去。

  大军北上,途经新野、宛城,数日之后,进抵南阳郡最北端的叶县。

  自前番败于颜良之后,袁谭在许都外围拉起了数道严密的监控网,以严防颜良再玩声东击西之计。

  故是,此次颜良进兵,没有再从新野小路抄袭许都,而是选择了走南阳大道,从西南面堂堂正正的杀奔许都而去。

  是日黄昏,颜良负手立于叶县,目光如刃,遥望东北方向。

  目光之所及,几十里外就是许都所在的颍川郡,叶县到许都的直线距离,不超过两百里。

  只是,因为颍川乃富庶之郡,人口密集,在这短短两百里的距离上,却分布着昆阳、襄城、繁昌、颍阴等数城,其中又以昆阳距离叶县最近。

  当初袁谭宛城大败,为了跟颜良求和,不得不将重镇叶县割于了颜良,叶县一失,昆阳就成了拱卫许都的南大门的屏障。

  袁谭虽与颜良言和,但对颜良却也心存着顾虑,故割让叶县之后,便下大力气对昆阳城进行了修筑加固,将之打造成了一座粮草充满,城墙高厚的坚城。

  袁谭留守许都一线的兵马,总计约有一万五千,其中有五千就驻扎于昆阳城中,以其部将眭元进所统帅。

  袁谭的军队皆是乃两河精锐,其战斗力胜于刘氏父子的荆州军,眭元进以五千精兵守昆阳,颜良若想短时间内攻下此坚城,倒也非是容易事。

  脚步声响起,一阵轻咳声中,似有人上得城头。

  “是元皓先生来了吗?”颜良也不回头,听着那咳声便辨知是谁。

  不多时间,一人走上近前,拱手道:“田丰见过主公。”

  那一声“主公”虽然听起来稍有些生硬,但内中的臣服之意却不言而喻。

  此番北征,颜良要跟袁氏兄弟交手,田丰身为袁家旧日谋士,对袁家诸将自是了如指掌,颜良以他随军做谋士,也正是要用其所长。

  “元皓先生,如今袁本初已死,你应该再无心理负担才是,怎的本将三屡两次的要封你官,你却总还是拒绝。”

  此次颜良考虑到田丰声望与智谋,打算委任他为议曹从事,可是田丰却依旧拜辞。

  听得颜良所闻,田丰叹了一声,“袁公虽亡,但丰毕竟受其厚恩,只要袁家尚在一日,丰始终能放下这心结。”

  颜良回过头来,看到的是田丰坦诚的目光,可见其言出自于肺腑。

  颜良喜欢坦诚的人。

  他便淡淡一笑,“先生既还念着袁家旧恩,如今本将讨伐袁谭,先生却为何又应允随军谋划。”

  颜良问的也直白,想要看看田丰究竟是什么个心态。

  “袁家这两个犬子,自相残杀,丢尽了袁公的脸,丰之所以此行追随将军,就是要替袁公灭了这两个不孝的东西,让他们休得在这世上再丢袁公的脸面。”

  田丰的回答也很干脆,而理由更是让颜良大感意外。

  杀二袁,竟是为了袁绍的声名。

  田丰有王佐之才,这般智慧过人之士,思想果然也有怪诞奇葩之处。

  不过,田丰的的回答,却也足以让颜良满。

  当下他哈哈一笑,便道:“有先生这番话,本将也就放心了,眼下召先前来这里,正是想有劳先生。”

  “蒋奇颇有用兵之能,更有辛评辅佐,睦元进治军有方,深得士卒之心,此二人若是决心坚守城池,必可撑到袁谭的大军回援。”

  未等颜良发问,田丰已早有预料般的道出了他的判断。

  颜良目露几分奇色,“原来先生早知本将心事,那想必先生也早为本将想好了破敌之计,本将愿闻其详。”

  田丰干咳了几声,转过身来。

  “主公欲破许都,必先取昆阳,而若想速破昆阳,就必须诱使敌军出战,而这诱使敌军出战的关键,就在那里。”

  田丰抬起手来,拐杖遥指西北方向。

  颜良转目远望,却见田丰所指并非是许都,看那个方向,应当是洛阳所在。

  “洛阳城?元皓先生,你莫非想让本将去攻打洛阳?”颜良目露狐疑。

  田丰微微点头,却并不言明。

  颜良遥望着洛阳方向,刀锋似的眼眸闪烁着狐疑,思绪翻滚如潮,大脑正飞速的运转,琢磨着田丰的言外之意。

  忽然间,他想到了什么。

  猛然回头时,却正好与田丰诡秘的笑脸相对。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  颜良的嘴角,也悄然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