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羞辱你的智谋

第二百九十一章 羞辱你的智谋

  许都城,辛评正自缓步于城头,巡视着城防。

  几天前,颜良大举进侵的消息来,很快就让一场的军民陷入了紧张不安中。

  就在不久之前,颜良轻骑奇袭许都,斩杀吕氏二将的惨烈之事,尚如挥之不去的阴霾一般,始终铭记于许都人的心中,让他们作梦都会为这惨痛的记忆吓醒。

  而今,颜良挟着斩杀刘琦,大败江东,全据荆州之势而来,如今能不叫许都人心震恐。

  不过这一次,许都士民之心虽然紧张不安,但自蒋奇以下的守军却保持着沉着。

  功劳就在于辛评。

  自前番失利后,辛评就建议袁谭修筑加固昆阳城,以为许都屏障,同时广派细作深入荆州,严密监视颜军的一举一动。

  故是在颜良大军尚在集结之时,辛评就事先得到了情报,他便迅速的提醒了守将蒋奇,使其能够从空的布置守御。

  现如今,昆阳城的粮草足支一年,睦元进的五千守军严阵以待,许都城的一万将士皆也就位,辛评相信,只要他们坚守不出,纵使颜良有十万大军而来,也不足为惧。

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细作们不断的将颜良最新的情报送抵许都。

  颜军已过新野……

  颜军已过宛城……

  颜军进抵叶县……

  颜军开始进围昆阳……

  敌军从起兵开始,一切的动向皆在辛评的预料之中。

  “颜良,你凭着别人对你的轻敌,打了几场胜仗,就目中无人起来,区区四万余众,就敢围攻昆阳城,哼,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折戟于坚城之下的吧……”

  辛评神思之际,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这位袁大公子麾下第二号谋士,此刻的心情是十分轻松,他所要做的,只是把许都和昆阳守好,坐等着袁谭的大军回援。

  又或者,袁谭根本不用回援,颜良强攻无果之下,就已经无奈的退兵而去。

  正当这时,脚步声响起,辛评回头看去,却见蒋奇正匆匆而来,那般凝重的表情,似乎收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  辛评眉头暗暗一皱,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辛大人,昆阳发来的最新情报,看来情况有些不妙啊。”蒋奇的语气颇为凝重,顺势将一封帛书递上。

  “怎么,难道昆阳出事了不成?”辛评心头一震,赶紧将那情报接过来细看。

  转眼间,辛评原来闲然的表情,就为阴霾所笼罩。

  昆阳依然稳如磐石,但情报中所书之事,却比昆阳有失还要令辛评震惊。

  情报中声称,颜良留下黄忠,率一万五千之军,继续围攻昆阳,却自率三万大军,转往西北,进去攻打鲁阳城。

  鲁阳这个地方,辛评如何会不清楚。

  当年讨董之时,江东猛虎孙坚,正是由鲁阳北上,先克梁县,再下阳人城,然后攻破八关之一的太谷关,一举攻入了洛阳城。

  “颜良这厮……这厮难道是要去攻打洛阳不成?”辛评惊道。

  “看这情形,八成是真的,颜良这狗贼,大张旗鼓的进军许都,却忽然改攻洛阳,咱们又中了他声东击西之计呀。”蒋奇愤愤的咬牙。

  辛评的额头滴下一颗斗大的汗珠,脸色越来越凝重,口中喃喃道:“若果真是这样,那洛阳的形势可是危急了……”

  洛阳城的守将是韩猛,此人虽为河北人氏,但却是靠着袁谭的引荐而成为袁家重将。

  韩猛手中的兵力约有一万,因是南面有许都的拱卫,故韩猛的这支兵马,主要用来防范西面的曹操,以及黄河对岸河内郡的袁尚郭援所部。

  这一万兵马中的一半,被韩猛布署在了洛阳以西的弘农郡,再加有函谷关的险要,五千兵马足以抵御来自于关中的威胁。

  另外五千兵马,韩猛则将他们大部分布署在了黄河南岸,孟津、河阴一线渡口,而南面太谷一线的守军,却不足千余人。

  “南面太谷诸关并不险峻,本就为洛阳软肋,如今颜良三万大军北上,岂能抵挡,倘若洛阳有失……”

  辛评不敢再想下去,他的背上已浸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“辛大人,洛阳有危,不可不顾,不如急速派人去往河北,请大王立刻回师救援吧。”蒋奇进言道。

  辛评却摇了摇头,“大王远在邺城,待他大军还援,说不定洛阳已被攻破。再则,若是害得大王仓促撤兵,为袁尚趁势反攻,那我等就是罪加一等。”

  辛评否决了蒋奇的提议。

  蒋奇脸色愈加焦虑,“话是这么说,可若不请大王回援,难道我们就坐视洛阳失陷而不顾吗?”

  辛评陷入了沉默,眉色凝重,思索着应对之策。

  片刻之后,辛评紧凝的眉头松展开来,嘴角重新浮现出几许自信。

  “颜良之所以敢攻打洛阳,就是因昆阳被围的缘故,倘若我们能击破昆阳敌军,便可一举切断颜良的粮道,到时候颜良就不得不退军,甚至还会因粮道被断,全军溃散。”

  听得此言,蒋奇神色一振,“辛大人,你的莫非是想派兵从许都出击,会合睦将军,里应外合一举击破围困昆阳之敌不成?”

  辛评道:“昆阳之敌不过万余,蒋将军就率五千兵马前去,合一万之兵强攻敌一营,必可一战而胜。只消击破敌方一营,料其必然军心大乱,昆阳之围岂非就此得解,到时蒋将军成此大功,魏王不厚厚封赏才怪。”

  这一番话,只把蒋奇听得大为振奋,原本还焦虑的脸上,转眼就昂扬的战意所取代。

  “辛大人好一条围魏救赵之计,好,蒋某即刻就率军出击,定要击碎颜良的诡计,让这个叛将为他的嚣张付出沉重的代价!”

  辛评脸上亦洋溢着得意,暗暗冷笑,“颜良啊颜良,前番奇袭许都时,你对我辛评智谋的羞辱,今日我就叫你加倍偿还……”

  ######

  鲁阳城。

  颜良攻下此城已经有三天。

  三天以来,他的近两万多步军,陆续由鲁阳而发,继续北上,向着通往洛阳的下一座城池进发。

  唯有六千兵马,颜良却一直未曾动用。

  时已近晚,中军帐内,颜良正俯视着案几上的地图,琢磨着用兵方略。

  而马云禄则陪在旁边,一会看看颜良,一会又看看地图,俏丽脸蛋上不时露出几分笑容。

  此番出战,自己的这位妾室依旧执着的要随军出征,颜良索性就如前番攻取柴桑一样,让她做自己的亲军统领。

  脚步声响起,帐帘掀起,一股肉香飘飘而入,却是吕玲绮端着一碗热汤入内。

  “义兄,我看你这几日辛苦,所以就让人熬了……”

  吕玲绮抬头之际,却发现马云禄也在帐中,话到一半却没有继续下去,眼眸中掠过一掠意外之色。

  “嫂……嫂你也在呀。”

  吕玲绮那一声“嫂嫂”叫的很生硬,显然远不如她叫黄月英时那么亲切。

  这也难怪,早在她与颜良结拜时,黄月英就已是颜良的夫人,而黄月英的性情也温文尔雅,极有亲和力,故是吕玲绮一直都视她为姐姐般亲切。

  而马云禄与她年纪相仿,二人一个是马超妹妹,一个是吕布的女儿,至亲俱是当世武艺绝顶的猛人,内心中均有些自恃高傲,反而对彼此不太感冒。

  马超之名再猛,却也猛不过吕布,吕玲绮自觉要高于马云禄一等,但马云禄的身份放在那里,她却也不得不喊一声“嫂嫂”。

  马云禄一见吕玲绮端着汤进来,眉宇间便掠过一丝异色,但旋即那白皙如玉的脸上,却泛起了笑容。

  “难得玲绮妹妹这么关心你义兄,真是辛苦你了,交给我吧。”

  马云禄笑着上前,接过了吕玲绮手中的汤碗。

  吕玲绮虽有不愿,但也只能强作笑脸,拱手将自己亲手所作的汤让出。

  “夫君,我来喂你吧。”

  马云禄深染胡风,没那么多拘泥,有吕玲绮在场也会不以为意,竟是很体贴的亲手汤勺盛了来喂颜良。

  颜良更是那种我行我素,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,自家女人温柔关怀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遂是很坦然的喝着马云禄亲手喂到口中的汤。

  吕玲绮看在眼里,嘴角微微一扁,暗暗流露着不悦。

  “玲绮,你这汤做得不错,为兄很喜欢。”

  颜良又岂看不出自己这义妹的心思,便不忘夸赞了一句。

  这一句轻描淡写的夸奖,却将吕玲绮听得心花怒放,脸上的不悦尽收,俏脸上顿时绽放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  心中暗喜之际,吕玲绮忽又想起了什么,便道:“义兄,众将都被你派去攻打洛阳,唯有小妹却呆在这里无甚作为,小妹也想去上阵杀敌,恳请义兄应允。”

  话音方落,帐外周仓匆匆而入。

  “主公,这是昆阳黄老将军发来的急报。”

  颜良神色一震,忙将那帛书折开一看,还沾着些许汤渍的嘴角,一股暗含杀意的冷笑油然而生。

  “琦绮,你可知为兄为什么要把你留着不用吗?”颜良放下书帛,反问道。

  吕玲绮一怔,茫然的摇了摇头。

  颜良腾的站了起来,刀锋似的目光中涌动着杀意,冷笑道:“因为,你是为兄麾下一柄暗藏的利刃,为兄要留着你给敌人最致命的一击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