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扬名中原

第二百九十二章 扬名中原

  听得颜良将自己比作是“致命的利器”,吕玲绮心头一阵的兴奋,她隐然已感觉一场血腥的杀戮,即将发生。

  “兄长,玲绮愿率轻骑出击,定为兄长一举拿下洛阳。”

  鲁阳城留有的兵马,大部分都是神行骑和铁浮屠,吕玲绮以为颜良是打算令她率轻骑抄袭洛阳。

  颜良却摇了摇头,嘴角掠起一抹诡笑,“为兄留你在此,自然是要令你率军出击,但却不是洛阳。”

  “不是洛阳?”吕玲绮面露茫然,“义兄的大军不皆已北上,不去攻洛阳,还能攻何处?”

  颜良却大手一挥,在地图上划拉了一个圈。

  吕玲绮和同样茫然的马云禄,齐齐低头看去,却惊讶的发现,颜良所指之地,竟然是昆阳。

  猛然惊悟的二人,对视一眼,皆以惊叹的目光,仰望向了颜良。

  颜良却笑而不语,刀削的脸庞上,淡淡的自信在弥漫。

  这便是田丰所献之计。

  蒋奇和睦元进人抱定了坚守不战的心思,颜良要想攻破许都,就必须要诱使敌军出城一战。

  先兵围昆阳,佯作攻打许都,而后大军突然转向,攻陷鲁阳,作大兴进攻洛阳之势。

  攻敌之所必救,而在昆阳只留黄忠万余兵马,以向许都之敌示弱,如此一来,为解洛阳之危,许都之敌必会趁机而出,同昆阳之敌内外夹击,妄图击破黄忠所部,截断颜良攻洛阳之军的粮道。

  此便是田丰的诱敌出战之计。

  而方才颜良所接到的那道急报,正是黄忠星夜发来,称许都之敌果然中计,蒋奇亲率大军前来,联同睦元进所部正内外夹攻,请颜良速作决断。

  颜良知许都留守的辛评颇有些谋略,故是为了让他确信自己会进攻洛阳,便将文丑、张郃等名将尽皆派出。

  只可惜,辛评万万料不到,虽无文丑等宿将,颜良麾下尚仓有吕玲绮这等不为人熟知的巾帼猛将。

  辛评的轻敌,必将为之负出代价。

  而恍然大悟的吕玲绮,不禁赞叹道:“原来义兄这是声东击西之计,小妹愚钝,竟然没有看出来。”

  义妹的赞叹,颜良坦然受之,当下便道:“玲绮,本将就命你率三千轻骑,昼夜兼程抄往昆阳之东,突袭蒋奇军之后,你可有信心一击得胜。”

  吕玲绮念着与袁家的旧仇,早就积蓄了一腔的复仇怒焰,而今终于得以发泄,哪里还有犹豫。

  “义兄放心,玲绮必杀敌军一个片甲不留,叫他们好生见识一下义兄的威名。”

  吕玲绮慷然领命,兴奋的挟着复仇的杀意而去。

  见得吕玲绮领命而去,马云禄心痒难耐,便道:“夫君,连玲绮妹妹都出战了,云禄也想上阵为夫君杀敌。”

  颜良遂是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好吧,夫人就随本将率余下骑军出击,去杀睦元进那小子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马云禄听得能上战场,兴奋的是热血沸腾,那原本柔媚的明眸中,转眼已填满了汹汹的杀机。

  当天晚上,颜良尽起鲁阳留守的六千骑兵,星夜兼程赶往昆阳方向。

  而在百余里外的昆阳,一场激烈的攻防战,尚在进行着。

  大营前后,隆隆的喊杀声刺破苍穹,火光映照下,漫天闪烁着流萤般的光泽,那是密集如网的箭矢反射出的寒光。

  营西一侧,外围的鹿角已然被烧毁,焦烟弥漫,遮住了昏暗的视线。

  营栅处,面染烟色,一身浴血的颜家军健儿,正紧握着刀枪,死死的注视着营外。

  而在营东处,敌军又一波猛烈的冲击已然发起。

  数千袁军刀盾手,顶着营中箭矢的反击,勇敢的冲到大营外围,奋力的砍削着残破不堪的鹿角。

  辕门处,黄忠胯坐着战驹,手拖着长刀,目色沉沉的注视着敌人的进攻。

  两重鹿角已被毁掉一重,只要敌人再把这第二重鹿角砍破,就可以击接向大营发起冲击。

  夜风抚过,风中,黄忠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。

  窝居于荆南偏狭之地,黄忠已忘记了有多少年,今日,他终于能够追随着颜良,北进中原。

  第一仗,便是一场艰难的坚守之战。

  这是黄忠第一次见识到中原军队的英勇精锐,此时的他,才算真正明白,刘表为什么会败在颜良手中。

  这是我扬名中原的第一仗,主公,黄忠必不会令你失望。

  暗暗咬牙,黄忠苍老的脸上,钢铁般的战意愈烈。

  决然之下,黄忠深吸一口气,厉声喝道:“全军听令,死据营栅,退后一步者,斩——”

  雷鸣般的暴喝,震慑着麾下将士之心,那些浴血的健儿热血激荡,手中的刀枪握得更紧。

  东方渐渐发白,持续了一天一夜的激战,仍在惨烈的继续。

  营西的睦元进部,在烧毁了鹿角之后,很快就发动了再一波的进攻,试图一举冲入大营。

  关键时刻,黄忠急率千余生力军赶到后营,挡住了敌人凶猛的进攻。

  而此时,东营处,蒋奇正纵马往来奔驰,催逼着他的战士奋勇向前,必要砍毁敌营残存的鹿角。

  尽管从表面上看起来,己军的这场内外夹攻,是占据了上风,但蒋奇的心情却很焦虑。

  或者说,不仅仅是焦虑,更是吃惊。

  留守昆阳大营的敌将,貌似是那个叫作什么黄忠的荆南老卒,听都没听说过。

  这么个老东西,老子我蒋奇纵横两河时,他还不知道在荆南哪座山沟子里跟蛮人打交道。

  蒋奇原以为,凭着他的用兵之能,再加上有睦元进配合,两面夹击,攻破敌营只是半天的功夫。

  但令他感到恼火的却是,自己狂攻一天一夜,竟然生生奈何不了黄忠这个老匹夫。

  “这个黄忠老匹夫,他到底有什么能耐,竟能抵挡得住我蒋奇和睦元进的联手……”

  蒋奇的心中,一股愤懑的烈火在滋生。

  天色渐明,战了一天一夜的袁军士卒,已是疲态尽露,而敌营却仍巍然而立。

  蒋奇愤怒了,打从心底里的愤怒,他感觉自己仿佛被一个无名鼠辈羞辱,他的尊严受到了打击。

  “将军,士卒们都疲惫的紧,不如且退兵歇休一会,再进也不迟。”

  一名副将向蒋奇进言。

  蒋奇却怒道:“兵法云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本将午前定要攻破敌营,谁敢言退,军法处置!”

  蒋奇的怒喝,直将左右诸将为之震慑,疲惫的袁军将士,不敢再有退意,只得强打着精神,继续的向敌营发进猛攻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天光放晓,不觉已是日近当午。

  大营东西两侧,堆叠的尸体将环营的沟壕填满,流淌的鲜血将沿营一线赤染,形成了大片大片暗红的沼泽。

  袁军死伤近有千余人,攻势却依然不休。

  大营中的黄忠,苍老的脸庞凝渐凝重,心中暗忖:“主公令我坚守大营,死死将进攻之敌拖住,如今已过一天一夜,主公的援军若再不至,形势便将……”

  正当这时,却听得东北角处,喊杀之声大作,隐约瞧见袁家的旗帜,竟似已撞入了大营。

  一骑斥候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禀老将军,袁军突破了我东北营栅。”

  黄忠神色一震,不及多想,急是策马狂奔而去。

  却见东北角近有数丈的营栅被砍毁,成百上千袁军正争先攻后的涌入,颜家将士正奋力的拼杀抵挡,形势却颇为不利。

  黄忠眉头暗皱,怒发神威,纵马舞刀便杀上前去。

  刀锋过处,无情的将袁军人头斩落,而那些意图立功的袁军士卒,却如发了疯一般,无休无止,前赴后继的冲出。

  大营外,蒋奇深锁的眉头,终于舒展开来。

  眼看着自家将士,蜂拥着从破口处涌入敌营,蒋奇的脸上不禁流露出几分得意。

  “黄忠老儿,果然是无名之辈,怎么挡得住我蒋奇的精兵,嘿嘿~~”

  蒋奇长刀一横,自信在脸上流转,当即就要下令全军进攻,一举攻破敌营。

  便在这时,蒋奇的耳边,忽然间响起了空洞绵长的号角声,空洞的仿佛来自于地狱。

  忽生的异动,令蒋奇本能的寻声回头望去。

  极目远望,但见身后大道的尽头,一条黑色的粗线,仿佛漫过堤坝的洪流一般,正在急速的涌现。

  脚下的大地在震动,那隆隆的声响,仿佛地底的巨兽,欲要破土而出一般。

  数千袁军士卒被扰动,纷纷回首去看,当他们看清楚那涌近的洪流,究竟是什么时,所有人的脸色,瞬间变得煞白。

  指向苍穹的枪戟之锋,森森如林,几欲将天空映寒。

  那漫卷如浪的旗帜,遮天蔽日。

  黑压压一片,如乌云贴地般,正汹汹的扑卷而至,其后所卷起的,是漫天沙暴。

  是骑兵,是颜良的骑兵!

  蒋奇原本自信得意的表情,陡然间涌上无限的惊色,仿佛看到了最不可议思之事。

  “颜良的大军不是去攻打洛阳了么,怎么这一支骑兵,竟会出现在我的身后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蒋奇心头惊怖之极,握刀的手竟在隐约颤抖。

  而身后,那一支铁壁般的骑兵阵,却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无情的狂卷而来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