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打算翻脸了吗

第二百九十八章 打算翻脸了吗

  袁谭根本就不想再听辛毗说一句话。

  当初宛城之战,随军的辛毗计策失败,害得他惨败于颜良。

  如今又是辛毗的“妙计”,白白断送了自己仅存的一千骑兵,袁谭忽然在怀疑,他辛家兄弟是不是早就暗通了颜良,打算一而再,再而三的把自己的江山送给那匹夫。

  “本王不想再听你的什么妙计,难道你还嫌害得本王不够惨吗!”袁谭怒而拂袖,愤然道。

  辛毗身形一震,表情愈加的尴尬,悄然向荀谌示意了一眼。

  荀谌会意,暗吸过一口气,便拱手道:“大王息怒,颜良匹夫诡诈,识破辛佑治的计谋也不足为奇,大王不妨听听佑治说完他的计策,再做处置不迟。”

  荀谌在袁谭眼里还是很有份量的,经他这一劝,袁谭的怒气才稍稍缓和。

  白了辛毗一眼,袁谭冷冷道:“本王就再给你个机会,听听你还有什么所谓的妙计。”

  辛毗如蒙大赦,暗松了一口气,紧张的心情方始平伏。

  他咽了口唾沫,小心翼翼道:“中原腹地,素来被曹操视为旧土,若然给颜良夺取,使其实力大增,必会为曹操所忌。故是毗以为,大王何不派人去联络曹操,令他发兵东进,袭击颜良侧后,若得曹操相助,前后夹击,何愁不破颜良狗贼。”

  联合曹操?

  不仅是袁谭,在场的荀谌等人,听闻了辛毗这条计策时,无不是神色一震。

  曹操,那可是袁家的死敌啊。

  就算是袁家二兄弟杀得你死我活时,心中唯一共同的理念,就是无论谁获胜,也要攻灭曹贼余虐。

  联合曹操这种事,袁谭连作梦也不曾想过。

  “曹操乃我袁家大敌,我岂能与之联合。”袁谭虽未答应,但也没有拒绝。

  辛毗忙道:“曹操确为袁家大敌,但对于大王来说,此时最大的敌人却是袁尚和颜良,即是如此,大王何不利用曹操,先对付了最大的敌人,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曹操也不迟。”

  袁谭陷入了沉默。

  他深知,此时形势严峻,已不是意气用事之时,为了江山和利益,别说曹操是他袁家的死敌,纵然曹操是杀父仇人,必要之时,也要冰释前嫌。

  袁谭也是聪明人,他如何会不懂这个道理。

  沉默了半晌,袁谭肃然的表情渐渐平伏下来,开口道:“本王占据着曹操的中原旧地,即使本王愿和他联合,那曹操却未必肯。”

  “曹操最是审时度势之人,当年张绣害死了他的长子,他为了利益都能收纳张绣,又何况是今日。颜良夺了许洛,对曹操有百害而无一利,谌相信,只要大王愿意,曹操必会为之所动。”

  不待辛毗开口,想通了的荀谌,便抢先分析了利害。

  袁谭铁青的脸上,终于阴转晴天,很显然,他是被麾下两大谋士给说服了。

  “既然你们都这么说,那本王倒不妨一试,不知谁人愿去出使曹操。”袁谭环视众人问道。

  无人作声。

  那辛毗却忙道:“此计既是属下所献,属下愿往一趟关中,定说服曹操出兵,权作为属下的失误将功补过。”

  见得辛毗自告奋勇,袁谭不禁露出几分笑容,“很好,佐治,此番就辛苦你了,你可千万别再让本王失望。”

  “毗必不负大王所托。”辛毗慨然道。

  袁谭这才微微点头,表示满意,眼眸中再度泛起自信的冷笑。

  “颜良,你等着吧,杀我家将,毁我骑兵之仇,我断不会与你善罢甘休……”

  ######昆阳。

  中军大帐内,颜良正设下小宴,庆祝着凯旋而归的徐庶。

  一场伏击,所杀之敌虽只千余,但却是袁谭残存的骑兵,徐庶堪称立了一件大功。

  此一役之后,没有了骑兵的袁谭,就将完全丧失机动力,而拥有六千骑兵的颜良,将完全占据着战场主动权。

  军帐中,颜良与徐庶及诸将畅快,主臣的气氛何其轻松融洽。

  快活之际,司闻曹又将大量最新情报送到,颜良便是边饮,边叫亲兵念读那些来自于天下的最新情报。

  淮南方面,面对着屡攻不下的寿春城,那位江东美周郎,终于出绝招。

  秋末初冬这一天,趁着一场大雨,周瑜命吴军掘了淮水,水灌寿春。

  听得这个消息,在场众人神色都为之一变。

  徐庶叹道:“这个周郎也当真是够狠的,他把淮水这么一掘,寿春城是给淹了,可沿河一线不知多少良田房舍要被淹没,淮南之地,又不知要死多少百姓啊。”

  徐庶一言,余众纷纷感慨周瑜的心狠手辣。

  而颜良却冷哼了一声,“本将倒觉得,周瑜不惜水灌寿春,却是因为他心里边害怕了。”

  周瑜怕了?

  徐庶等人皆是茫然,一时难以领悟颜良话外之意。

  “寿春一线富庶之地,周瑜自然是想拿下一个完整无缺的寿春,他现在大水这么一淹,纵然把寿春城攻下了,却淹死了那么多丁口,最终获取的利益,也要大打一个折扣。”

  众人微微点头,似乎领悟了些许。

  颜良呷了口酒,缓缓又道:“如今刘备正率军赶赴寿春,周瑜若果真有绝对的自信,可以击败刘备,再从容攻夺寿春城,他又何必出此下策。以本将看来,他之所以水淹寿春,就是因为他忌惮刘备,想要抢先一步攻下寿春。”

  这轻描淡写的一番话后,众人恍然大悟。

  刘备数月之内攻陷青州,其势之盛,可谓是威震天下。

  而今刘备挟着攻取青州的余威,率数大精锐的北方军队南下,麾下更有张绣所部的数千骑兵,而淮河一线不比长江,吴军的水战优势要大打折扣,也难怪周瑜会忌惮刘备的兵威。

  众人恍惚之后,不禁叹服于颜良窥测人心之能。

  这时,徐庶流露出兴奋之色,“刘备方取青州,势头正盛,必不会坐视寿春失陷,刘孙两家恐怕非得在淮南大战一场不可,吴军的主力被钉在寿春动弹不得,倒正好有利于我们。”

  颜良冷冷一笑,摆手示意继续。

  亲军继续念读天下各地情报。

  西凉方面,马韩的西凉军穿越陇山,再次对陈仓发动了进攻,结果却为夏侯渊所败,又一次败归了陇西。

  马韩军的失利,倒也在颜良意料之中。

  历史上的夏侯渊,就曾屡败马超,此人堪称是西凉军的克星,曹操以此人来守备西陲,用人倒是用得极准。

  至于益州张璋,汉中张鲁这两个西南诸侯,却依然在蜀中那块小天地里,自顾自的小打小闹,仿佛天下间瞬息万变的局势,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。

  坐守之贼,果然不值得一顾。

  “数日前,曹操为高览所阻,屡渡黄河不成,已移师南下,扬言将东出潼关,进军洛阳。”

  当亲军将这最后一道情报念出时,一直闲然自若的颜良,心头却是微微一震。

  “曹操要攻洛阳?”徐庶也是面露奇色。

  曹操与颜良地盘相邻,他的这个意外动向,颜良却不得不重视起来。

  先前曹操意图攻取并州,结果为颜良所识破,间接的通过逢纪提醒了袁尚,使其加强并州的防御,以给曹操下绊子。

  于是袁尚便派了麾下大将高览,率数千精兵进驻河东郡,令其严守黄河东岸的蒲坂城。

  曹操欲从关中入并州,非从蒲坂津东河黄河不可,而以高览的用兵之能,只消数千精兵,凭借黄河天险固守,曹操虽有数万之众,想强攻黄河也非是易事。

  让颜良感到吃惊的,却并非曹操攻并州受挫,而是曹操这么快就放弃原先计划,忽然间大张旗鼓的要攻打洛阳。

  “袁谭大军尽皆在此,洛阳守备攻虚,曹操若举兵东进,必可攻陷洛阳,到时候三股势力汇聚在许洛一线,形势只怕是极是复杂呀。”

  张郃也发表了看法,在场的武将中,以他最有智谋,故是除几位谋士之外,颜良也常以他参赞军机。

  三股势力,十余万人,云集许洛么……很显然,曹操战略突然的改变,正让形势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  “曹操进攻洛阳倒没什么,关键就在于,攻陷洛阳后,他是要助袁谭攻我们,还是和我们共灭袁谭却难以判断,这就有些让人头疼了。”

  纵然是徐庶,此时也凝起了眉头。

  大帐之中,轻松的气氛渐散,因这意外的一条情报,很快变得肃然起来。

  一声轻咳,打破了沉寂。

  角落中的贾诩,不紧不慢道:“诸位难道忘了我们出兵前的分析了么,曹操若然东进,势必会跟我们争夺许洛,既是利益冲突,曹操会助袁谭还是助我们,难道还用再猜么。”

  一语点醒了众人,颜良亦是豁然开朗。

  “不错,曹操敢东进,就是决心与我颜良开战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”

  颜良拍板做出了判断,却又道:“只是,曹操这么大张旗鼓的进军洛阳,却似乎有点不同寻常……”

  这时,贾诩却淡淡道:“曹操既已决心跟主公开战,如何用兵,自然要以击败主公为最终目的,大张旗鼓的进攻洛阳,却等于是提前让主公做出防范。所以,老朽只怕,进攻洛阳只是一步虚招啊……”

  贾诩话未言尽,似是另有暗示。

  颜良思绪如潮涌动,蓦然间,眼眸中闪过一丝奇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