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二百九十九章 曹操,最强的对手

第二百九十九章 曹操,最强的对手

  “莫非,曹操是在玩声东击西不成?”

  猛然间想到此节,颜良皱头顿时一皱。

  此言一出,包括徐庶在内的文武,无不是神色一变。

  一股莫名的寒意,迅速的在大帐中弥漫开来。

  曹操用兵一向虚实难辨,如果他真想攻打洛阳的话,大可明攻蒲坂津,暗中却东出潼关,突然进攻洛阳。

  如今他却反而大张旗鼓的兵进洛阳,却不怕打草惊蛇,让他颜良早有防备,显然有违于常理。

  如此看来,曹操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。

  “原来,咱们的曹大丞相煞费心机,竟然是想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,想偷袭我南阳啊。”

  颜良冷笑一声,道破了曹操的真正企图。

  尽管徐庶等人已有猜测,但当颜良道出这句话时,大帐中还是响起一片哗然。

  曹操从关中北部的蒲坂津撤兵,势必会引起颜良的注意,故是曹操就打着攻打洛阳的旗号,试图把颜良的注意力吸引到洛阳一线。

  而此时,曹操就可率大军堂而皇之的南下,却以迅雷之势从潼关经过,继续南下直奔距潼关并不太远的武关,大军由此进攻南阳。

  如今颜良的大军尽在昆阳一线,宛城守将文聘麾下不过四千余众,曹操数万大军突然杀到,一举攻破宛城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若是宛城有失,颜良和他四万主力,可就真的被截断了归路,那个时候,面对曹操和袁谭近十余万大军的合围,他就有全军覆没的威胁。

  “曹操这是想毕其功于一役啊,此计当真是狠毒之计。”徐庶惊叹道。

  众人皆是唏嘘不语,唯有提醒颜良的贾诩,却微微捋须,沉默下来享受那份一语惊人后的得意。

  惊叹之后,徐庶忙道:“主公,曹操既有突袭南阳的可能,我们就断不可不防,请主公速速增兵宛城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深以为然。

  虽然他对文聘的守城能力十分放心,但此番所面对的敌人可不是袁谭,而是曹操,对于如此强大的敌人,哪怕一丁点的轻视都可能致命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当即命张郃率五千精兵,即刻从昆阳起程,星夜兼程前去增援宛城。

  ######寒风习习,尘土遮天,那一支沉默的军队,正匆匆忙忙的前行。

  左岸不远处,黄河之水涛涛如雷,那壮观的响声,令天地为之变色。

  穿过那一座微微隆起的原野,东南处,一座巍然壮丽的雄关,突如其来的撞向所有人的眼帘。

  此关,正为潼关。

  曹操勒住了战马,远望着壮丽的关城,眉宇之中闪烁着几分傲然。

  一骑飞奔而至,虎卫军统领许褚大刀一横,将那来者挡在了数步之外。

  曹操瞥了一眼,向许褚微微点了点头,许褚这才放那人近前。

  “丞相,弘农之兵已被袁谭调走大半,丞相若挥军东进,定是所向无敌,必可一举攻下洛阳,此天赐丞相收复中原之良机,丞相万不可再犹豫。”

  听着那慨然进言,曹操笑了笑,“辛佐治,本相一直很好奇,你为何要背弃袁谭,归顺本相。”

  那慨然进言之人,正是辛毗。

  几天前的他,借着联合曹操为名,奉袁谭之命来到关中,在蒲坂津见到了曹操。

  面见曹操之后,他却果断的背弃了袁谭,反而劝曹操趁着袁谭腹背受敌之机,趁势发兵攻取洛阳,收复中原。

  而今面对曹操的疑问,辛毗正色道:“方今乱世,非是主择臣,亦是臣择主。袁谭气量狭窄,非是明主,毗弃暗投明,归顺丞相,乃顺应天意也。”

  “好一个顺应天意!”曹操大赞一声,“本相有辛佐治这般贤才归顺,何愁大业不成。”

  听得曹操的赞许,辛毗心中甫定,嘴角更是掠起丝丝得意。

  当下他便道:“如今袁谭只顾对付颜良,对丞相全无防备,此等大好时机,请丞相从速进兵。”

  “进兵自然是要进的,但却不是潼关。”曹操嘴角泛现一丝诡秘之笑。

  辛毗一愣,面露茫然,不解曹操话外玄机。

  曹操勒转马身,高喝一声:“传令下去,全军加速南下,两日之内,必须要进抵武关。”

  言罢,曹操扬鞭一挥,一骑径望南面去。

  身后许褚等亲军虎士,轰然而动,黑压压的一片铁骑追随曹操而去。

  驻立原地的辛毗,却是一脸的茫然惊诧,口中喃喃道:“武关,曹丞相为何要去武关,难道说……”

  猛然间省悟,辛毗的脸上,瞬间涌上无限的惊奇之色。

  尘土飞扬如风,三万多步骑大军,渐渐远离了潼关,改道径向南方的武关而去。

  大军日夜兼程,只半日的时间,曹军就穿越了关中平原,进入了秦岭东缘的群山之中。

  三万大军经蓝田、上洛、商县,沿着丹水一路急行南下。

  终于,在次日黎明时分,曹操率领着他的大军抵达了武关。

  登上武关城头,曹操举目远望,两翼的地势越来越开阔,再往远处便是南阳盆地。

  望着这片熟悉的土地,诸般旧时的回忆,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
  就是在这里,他失去了心爱的长子曹昂,失去了爱将典韦,更是屡屡的败给了张绣和刘表。

  南阳郡,就像是曹操的克星一般,不知让他多少次折戟于此。

  今夜,曹家的旗帜,再一次飘扬在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。

  “颜良,是该我亲自会一会你了,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本事,能把这荆州掀个天翻地覆……”

  屡攻不下蒲坂津,曹操意识到他进攻并州的意图,多半是被袁尚识破,若再这般一味的强攻下去,只会错失了更好的良机。

  眼见颜良大军跟袁谭僵持于许都一线,曹操敏锐的看到了时机,遂在郭嘉的建议下,立即改变方略,转而把进军的目标重新锁定在中原。

  欲攻中原,与颜良的战争就无法避免。

  而深谋远虑的曹操,决定把攻略城池放在一边,先抓住这绝佳的良机,灭了颜良才是王道。

  只要能攻灭颜良,整个荆州就将土崩瓦解,那时他进军中原的同时,只消分一支兵南下,便可轻而易举的攻取荆州。

  中原、关中、荆州尽皆在手,放眼天下,谁还会是曹操的对手。

  宏传的蓝图在胸中澎湃,曹操那焦黄的脸上,自信与杀机在悄然凝聚。

  俯视关城之下,大批大批的曹家军队,已经在开出关城,向着山坡下的南阳盆地进发。

  几步之外,辛毗看着浩浩荡荡的曹家军,口中叹道:“原来丞相早有妙计,竟是声东击西,要突袭宛城,一举截断颜良的后路,丞相的计谋,当真是深不可测啊……”

  辛毗的言语中虽有拍马屁的成份,但那份感慨倒也七分是真。

  只是听着他这感慨,曹操却跟旁边郭嘉对视一眼,各自笑了一笑。

  郭嘉便道:“辛佐治,你可猜错了,丞相这一次可不是去攻打宛城。”

  辛毗又是一愣,再次陷入了茫然之中。

  宛城乃南阳郡治所所在,其位置又位于南阳盆地北端,唯有攻据此地,才能截断颜良归路,不攻取宛城,还能攻取哪里。

  “颜良此人奸诈的紧,其麾下又不乏智谋之士,丞相那一招声东击西之计,多半是瞒不过颜良的。想必此时颜良早就给宛城增派了兵将,我大军纵然袭至,又岂能一举而破。”

  郭嘉一席话,让辛毗恍然大悟,却又疑道:“话虽如此,可若是不奇袭宛城,那丞相先前诸般疑兵之计,岂不都白费了。”

  郭嘉微微一笑,不再做解释。

  顶绝谋士与寻常谋士间的差距,却让郭嘉觉得再解释下去,只会是对他智谋的一种看轻。

  曹操冷笑一声,也不再理会辛毗的茫然,摆手高声传下了号令。

  当辛毗听得曹操的命令时,本是茫然的脸庞,骤然间大惊失色。

  ######当曹操的大军由武关涌入南阳时,宛城以北,颜良也已率领着三万步骑,行军在回师的路上。

  因是先前就推测到曹操可能会突袭南阳,故是颜良在增兵宛城的同时,也令文聘加强了武关一线的侦察。

  曹军方一出关,文聘便八百里急报的速度,星夜派使者报知了昆阳前线的颜良。

  推测变成事实,闻知曹操亲率大军前来,颜良立时就意识到,袁谭已不是他最强的敌人,此时的他,必须集中主力去对付曹操这个真正的强敌。

  于是颜良便留徐庶率一万兵马,坚守昆阳城,自己则将三万步骑,以及文丑、黄忠、贾诩等文武重僚,昼夜兼程赶往宛城。

  曹操来势虽猛,但颜良相信,主场作战的他,背倚着宛城后盾,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,击退曹操并非难事。

  是日黄昏,颜良自率着六千骑兵,先行抵达了博望。

  此城距宛城不过几十里地,此时曹操的大军尚未攻至宛城,颜良还有充裕的时间,他便叫兵马暂歇于此城,以待明日再行。

  时已入夜,县衙大堂中,颜良正与诸将与谋士们商议着接下来的退敌之策。

  正当这时,一名亲军直抵堂中,拱手将一封文聘急报送抵。

  “念吧。”颜良目不离地图,摆手喝道。

  亲军遂是当众念道:“文将军急报,曹操大军并未向宛城进军,而是攻取南乡城,正一路急行南下。”

  这个消息,不禁让众人神色微微一变,纵使是颜良,眼眸中也闪过一丝惊疑。

  曹操不举兵东进,先夺析、郦二县,一路杀奔宛城,却是去攻武关南面的南乡县做什么?

  颜良刀锋似的目光,飞快的在地图上扫视着,迅速的找到了南乡城。

  眼眸之中流转着狐疑,思绪翻滚如潮,他在极中所有的精力,试图破解曹操的用意。

  众人议论声中,素来沉稳的贾诩,脸色忽然一变,脱口说道:“曹操他不是想攻宛城,他是想袭取襄阳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