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章 识破孟德诡计

第三百章 识破孟德诡计

  此言一出,四座震惊。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扑在了地图上,瞪大眼睛试图映证贾诩的惊人之语。

  颜良目如刀锋,凝着眉头在地图上襄阳至武关之间扫视。

  沉默片刻,颜良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曹操和他的那班谋士,果然是深不可测,竟然险些就骗过了我。

  自武关入南阳用兵,共计有两条路线。

  这头一条便是向东经析县、郦县,以攻宛城。

  而这第二条路线,则是向南经南乡、顺阳,然后沿着汉水两岸的阴县、筑阳、山都直取襄阳。

  前番西凉军团进攻南阳,走的就是第一条进军路线,而且宛城乃南阳心腹所在,故是颜良和他的谋士们,一旦听闻曹操进攻南阳,先入为主的就认为曹操会来攻宛城。

  但曹操却剑走偏锋,意外的选择了第二条路线,竟是要直取襄阳。

  此时颜良的大军多云集于荆北,襄阳的守军不过千余人而已,此时曹操的大军若是大举南袭,襄阳失守的机率便将非常之大。

  而襄阳一旦失守,对整个荆州所造成的影响力,绝对要比宛城要大不止十倍。

  那个时候,纵使是精锐的颜家军,在州治失陷的情况下,也完全有可能土崩瓦解。

  当年关羽水淹七军,士气何等之盛,但闻江陵失守后,便顷刻间军心崩溃,有此先例,颜良如何能不重视。

  “看来郭嘉的细作网络也是遍布荆州,他可把我荆州各地的驻军情况,摸了个清清楚楚,若不然也不敢直取襄阳了。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眉宇间却重生傲然。

  大手一挥,颜良高声道:“文子勤何在。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文丑拱手上前。

  颜良手指地图,大声道:“本将予你三千神行骑,命你即刻起程西进,务必要抢先一步进入顺阳,阻住曹军南下襄阳的去路。”

  “末将遵令。”

  “兄长放心,文丑去也。”

  文丑拱了拱手,一身自信的大步而去。

  当天晚上,文丑率三千骑兵离开博望,一路急行赶往顺阳而去。

  如今南乡已失,顺阳城便是曹操打开南去襄阳道路的下一站,只要文丑能抢先一步进据,凭借着他的能力,足以挡住曹操南下的脚步。

  次日天明,颜良也率余下三千骑兵开拔,同时派斥候连夜去催促黄忠等将,令他们率步军加快速度,尽快赶来会合。

  ……一天之后,颜良尾随于文丑军之后,进抵了冠军城。

  此城距离顺阳城不过四十余里,颜良打算在此城暂住,以等黄忠随后的步军前来会合。

  毕竟曹操步骑有三万之众,光凭骑兵就想击败曹操并无可能,必须集齐步骑主力,才能有实力跟曹操决一死战。

  午后时分,中军大帐。

  文丑派来的使者,将最新侦知的曹军情报送到了案前。

  顺阳城,已先一步被曹军攻陷。

  听得这个消息,颜良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,却不想曹操进兵如此神速,自己昼夜兼程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“文丑将军现在何处?”

  颜良依旧一脸冷静,如今虽然顺阳已失,但好在他已识破曹操诡计,虽然损了几座城池,但曹操想再继续长驱南下,却是休想。

  “禀主公,文将军侦知曹操派部将徐晃,率四千步军布阵于顺阳以东,似乎想阻击我军西进,文将军在派小的前来时,已尽起大军前去进攻曹军。”

  颜良本是想让文丑先退后回来,待大军集齐后,再行进攻,却不想文丑仍旧按着自己的命令,继续西进。

  文丑主动进攻,倒也不算违抗军令,而且对手又是曾经的手下败将徐晃,这一战却也未必不可。

  颜良记得,演义中的文丑,曾以一己之力,战退张辽和徐晃的联手,其武艺在徐晃之上自是无需置疑。

  而且,文丑所率乃是神行骑的精锐骑兵,而徐晃所率不过四千步军,在顺阳附近那种平坦地势,徐晃想要以步敌骑,自非易事。

  “嗯,让子勤先胜一阵,挫一挫曹军的锐气也无不可。”

  颜良放宽了些心,只摆手令那斥候屏退,令其随时将最新的战报送来。

  斥候退去,大帐之中只余下周仓与胡车儿二人。

  因是颜良先行一步,故是贾诩、田丰等谋士尚在后面,眼下他身边并无一名谋士。

  颜良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地图上,看着已标上红叉叉的顺阳城,却不知为何,心里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不安。

  颜良是在担心文丑。

  倘若以文丑去进攻袁谭,颜良自对他有绝对信心,但如今文丑所要面对的却是曹军。

  若非当初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,改变了白马之战的结局,那么文丑就会步本尊的后尘,同样死于曹军之手。

  而今历史虽已面全非,但文丑却又一次面对曾经的敌人,仿佛冥冥之中有种天意般的巧合。

  正是这巧合,让颜良有些不安。

  或者说,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。

  心躁之下,颜良遂又将诸般情报,再一次的审视了一番,试图从中寻找出什么隐藏的信息。

  看来看去,颜良的目光定格在了文丑发来的最新情报上,那句“徐晃率四千步军”,忽然间引起了颜良的注意。

  “曹军出城列阵,显然是已侦知我军前来,打算进行一场野外的交战,也就是说,曹操知道我是派了骑兵前来抢夺顺阳。以曹操的用兵之能,他明知敌人是骑兵,却为何却以步军迎战,他手下又不是没有骑兵……”

  曹操为什么要这么用兵?

  一个斗大的问号,很快出现了颜良的脑海。

  他眉头越凝越凝,刀削似的脸上,狐疑之色也越来越浓重。

  踱步于帐中,沉思了许久,陡然间,颜良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色。

  “速传本将之令,半个时辰之内,全军必务要集合完毕,本将要即刻率军出发。”

  猛然惊醒的颜良,厉声下达了命令。

  左右周仓和胡车儿均是一愣,却不想自家主公这才刚进冠军城,却为何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,却立刻又要出发。

  一时愣怔时,颜良却喝道:“还在愣着做什么,快去传令,休得误了本将大事!”

  周仓等身形之震,不敢稍有疑惑,急急忙忙的出了军帐。

  “希望还来得及吧……”

  颜良深吸了一口气,拿起架上的长刀,带着一身的肃然之意,大步的走出大帐。

  ……三十里外。

  乌云压顶,寒风凛烈,文丑下意识的束紧了衣甲,手中的长枪却握得更紧。

  天气虽寒,他的心中却如火一般灼烈,深聚的眼眸中,涌动着藐视天下的傲意。

  大道的尽头,隐隐约约的看着黑色的旗帜在翻滚,三千骑士沿着大道徐徐而行,很快,敌人的影像便映入了眼帘。

  那是一座四千人的军阵,横亘于前,挡住了通往顺阳的去路。

  军阵之中,那一面“徐”字大旗,迎风猎猎的飘扬。

  “徐晃么……”

  文丑心里默数了一遍曹营诸将,断定了那领军的敌将,便当是河东徐晃。

  “有几分能耐,可惜却非我敌手,哼,今日就拿你的人头来挫曹军锐气吧。”

  文丑的表情愈加狞狰,那周身腾起的猎猎杀气,直令左右将士为之悚然。

  再次扫视一眼左右诸将,文丑长枪一扬,长啸道:“神行骑的勇士们,随本将杀尽这班入侵的贼寇——”

  怒喝声中,文丑纵马舞枪,如电光一般射出。

  三千神行骑的健儿,轰然而动,挟着保卫家园的怒意,喊杀而出。

  铁骑滚滚,溅起漫天的尘埃。

  那百战百胜的铁甲洪流,如一柄硕大无朋的巨矛一般,向着曹军步兵阵袭卷而去。

  五百步……四百步……三百步……汹汹的冲势,只令那些精锐的曹军战士,也为之变色。

  而军阵中的那一员曹将,却面如冰湖,沉静如山。

  面对着滚滚如潮的颜军铁骑,徐晃的嘴角掠起了一抹冷笑。

  “丞相当真料事如神,颜良这厮果然派了轻骑来抢夺顺阳,哼,若非是丞相有令在先,我徐晃定要与你分个高下。”

  神思之际,颜军骑兵已冲至百步之外。

  徐晃咬了咬牙,铁青着脸,高声喝道:“全军撤退——”

  发下号令,徐晃更是拨马转身,先一步望着顺阳方向退去。

  中军大旗一动,列阵以待的曹军,旋即士气大挫,四千人轰然而散,向着顺阳方向狼狈逃去。

  眼看着敌军临阵败退,文丑脸上不禁掠起更加狰狞的冷笑。

  “步军遇上骑兵,临战而退,这个徐晃原来也是废物一个,我看你往哪里逃。”

  文丑战意愈烈,招呼着身后骑士们,向着溃退的曹军穷追而去。

  铁骑滚滚,如风而行,方追出里许时,文丑的先头骑兵已追至了溃军的尾部。

  刀锋斩下,枪尖刺出,无情的斩杀着那些逃慢了的敌人,只转眼间的功夫,便斩杀了百余人。

  三千神行骑,如同饥渴的野兽一般,疯狂的追逐着逃跑的猎物。

  不知不觉中,文丑已是追出数里地,旷野地形渐消,左右出现了一片片的密林。

  便在此时,一直奔逃中的徐晃,突然间勒转了马蹄,巨斧一横,昂然无惧的挡在了大道中央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