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零一章 千钧一发

第三百零一章 千钧一发

  徐晃回马转身,那败逃中的曹军士卒,也渐渐的收敛了溃势,纷纷的向着徐晃在靠拢。

  眼见敌军士气复振,竟然敢回头来战,狂奔中的文丑不禁心觉意外。

  心头,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他下意识的环视了左右,但见旷野已尽,大道的左右不知何时已添了一片片的密林,密林的上空,更有鸟雀盘旋不落。

  “遭了,我中了计策,被引入了伏击圈中!”

  文丑心中猛然惊醒,急是勒住了战马。

  就在他欲待喝斥部下,撤兵东退之时,突然之间,震天的战鼓声隆隆而起,一瞬间便如天崩地裂一般直灌耳膜。

  群兽惊怒般的喊杀声,一时骤起,但见数不清的曹军士卒从左右密林中窜出,四面八方的围杀而来。

  伏兵,果然有伏兵!

  震惊之下,文丑不及多想,急是喝道:“退兵,全军撤退——”

  啸声中,文丑拨马转身,望着东向来路便退。

  三千神行骑一时也心神皆慌,急是掉转方向,跟随着文丑望东退去。

  此间地形虽分布有密林,适于伏兵,但地形尚不至于狭窄到无路可退,文丑马快,这般第一时间就下令撤兵,眼看着就要在敌军合围之前,冲出这片伏击圈。

  就在此时,大地的震颤声陡然加剧,前方左右狂尘骤起,但见两支骑兵分从斜刺里杀奔而来,生生的封住了文丑的去路。

  那一面“张”字的大旗,迎风飘扬,为首敌将,正是曹家第一骑将张辽。

  骑兵,是曹军骑兵!

  左右围杀而出的步军岂止数万,而眼前又有数千骑兵挡住去路,此时的文丑,方才惊于曹军数量之多,竟似乎是全军在此。

  惊恐之际,张辽已经率领着大股骑兵,迎狂风般杀至,手中长刀挟着狂澜如涛之势,直向文丑横扫而来。

  那深藏于血液中的军人本能,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,本是惊心的文丑,眼见刀锋袭来,胸中的斗志陡然间如火山般喷发而出。

  一声怒啸,手中那一柄大铁枪,破风标出,挟着千斤之力迎击而上。

  锵~~一声金属交鸣,文丑身如铁塔,巍然不动,而张辽的身形却是微微一颤。

  “此人武艺竟如此之强,果不愧是与颜良齐名的河北名将……”

  张辽心中惊叹,却极力的平伏下翻滚的气血,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尽展生平所学再度攻向文丑。

  此时的文丑,胸中一股傲然之气油然而生,面对四面作方围杀而来的敌人,非但没有一丝惧意,反而怒发神威。

  土鸡瓦狗之辈,也敢与我文丑一战!

  愤怒之下,文丑手中长枪舞出漫天的梨花光雨,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向着张辽倾泄而去。

  张辽武艺虽强,但与文丑相比毕竟还略逊一筹,在此疯狂的枪式之下,不出十合便落于下风,只能拼尽全力勉强的应战。

  文丑枪上的力道却愈来愈猛,招式也一招快过一招,二十合走过,已把张辽压迫得几乎穷于应付,喘不过气来。

  高下已定,张辽心怯,很快就萌生了退意。

  正当这时,耳朵听得一声闷雷般的大吼:“文远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寻声瞅了一眼,张辽惊喜的瞥见徐晃从斜刺里杀了过来。

  一人一骑杀破乱局,如狂风一般呼啸而至,手中那一柄开山大斧,卷积着猎猎的风声,向着文丑当头劈至。

  斧锋未至,那凛烈的刃风便压迫先至,只刮得文丑面庞隐如刀削。

  文丑不及多想,急是横枪一挡。

  吭!

  巨斧强劲的冲击力,由枪柄径直灌入身体,文丑胸中气血竟是生生的为之一荡,双臂竟被压得微微一屈。

  文丑心中一震,便想这叫徐晃的家伙,斧法未必有多高明,但其力道却是大得惊人,竟似不逊于己。

  吃惊的瞬间,左首处,张辽的大刀趁势扇扫而来,直斩向文丑的腰际。

  于此同时,徐晃的大斧舞动,第二招已斜趋而至。

  一刀一斧,两柄锋利无比的利器,各挟着无上的威势,疯狂的夹攻而至。

  面对着两名强敌的咄咄相逼,文丑的潜力仿佛被激发一般,陡然间一声厉啸,手中长枪劲道骤增,非但不守,反是化出道道流虹,疯狂的反击而出。

  火星飞溅,尘雾掀扬,那三骑人马瞬间战在一团。

  刀斧如涛,枪影如电,三人的战团被漫空的星火所包裹,招式之快,竟使外围的那些小卒根本看不清他们如何出招。

  这是当世猛将的对决,直把周遭土鸡瓦狗们看得是心惊胆战。

  文丑的武艺虽逊于颜良一筹,但已趋于当世绝顶,当世鲜有敌手。

  徐晃和张辽武艺虽强,但终究只是一流武将,若论单战,谁也不是文丑的对手。

  但眼下二人联手,那强大的战斗力,却足以令天下任何一员绝顶武将不敢小觑。

  文丑初始怒发神威,一枪接一枪,不惜体力的狂击而出,竟是生生的压下了那二人联手的攻势。

  但数十招走过之后,文丑的爆发力便开始减弱,那二人反守为攻,彼此配合,渐渐的便开战夺回上风。

  而文丑力敌二将之际,数万曹军步骑已完成了对他三千神行骑的包围,数不清成的曹军从四面八方围杀而来。

  神行骑的健儿们皆是虎熊之士,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重重围攻,皆是拼着决死之意死战。

  然敌人毕竟太多,一波接一波如潮水般轮番杀上,很快便将他们逼入了绝境。

  精锐的骑士,一个个倒于马下。

  惨叫之声,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

  部下的鲜血在漫天飞溅,同袍的鲜血染红了征衣,激战中的文丑,心中愈加焦虑。

  “难道我文丑,今日就要屈辱的死在这里了吗?”

  文丑的心中,一个绝望的声音在质问着自己。

  高手对决,比拼得不仅仅是武艺,更是气势上的比拼。

  原本狂傲的文丑,因是身处绝境,部下死伤不断,精神上受到了打击,气势旋即随着越来越弱。

  气势上一弱,手中的枪法便开始显出疲滞。

  而反观徐晃和张辽二人,武艺虽弱于文丑,但因此围杀的上方,气势上始终处于昂扬的状态。

  此消彼长,数十招过后,二人抖擞精神,愈战愈勇,已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,直将文丑逼到只能被动的应战。

  不远处的小山顶上,那伞盖之下,身裹红袍的曹操,正兴致勃勃的欣赏着山下的这场围杀之战。

  曹操轻捋着短须,眯起的眼眸中,流露着几分得意。

  这一场精心谋划的计策,看来总算是成功了。

  其实那所谓奔袭襄阳计策,也不过是郭嘉所献的计谋罢了,那一支南下之军,不过是曹仁打着他曹丞相的旗号,率领着数千兵马虚张声势而已。

  曹操知道,一旦颜良以为自己要袭取襄阳,必会派骑兵来抢占顺阳。

  而曹操的目的,正是要用一场伏击战,来消灭颜良的骑兵。

  早在曹操决定跟颜良开战之前,他就详细的分析了颜良诸场战役取胜的秘密,曹操很快就发现,颜良的取胜,除了仗着连弩那等利器之外,其麾下拥有一支强大的骑兵,同样是至关重要的因素。

  曹操和他的谋士很快就达成了共识,要想在南阳击败颜良,必先要破其骑兵。

  于是郭嘉便献上了这道诱敌之计,为的就是诱使颜良上当,把他的骑兵送入精心设下的这个陷阱中来。

  “这个文丑倒是颇有些能耐,竟然能死撑到现在。”曹操轻捋着胡须,似乎对于未能速战速决有些遗憾。

  旁边郭嘉却笑道:“文丑虽勇,却怎敌得我数万大军的围攻,不出一个时辰,这场战斗必定结束。”

  曹操微微点头,冷笑道:“此番折了半数的骑兵,本相倒真想看看,颜良那厮得知这个噩耗后,会是怎样一副表情。”

  曹操的话中,充满了讽刺的味道。

  左右文武听之,无不哈哈大笑,一时间有些弹冠相庆的气氛。

  旁边辛毗看着山下占尽上风的曹军,不禁拱手叹道:“没想到丞相布局如此精妙,此等绝妙的诱敌之计,纵使是张良复生也万难识破,丞相之智谋,当真是令我等汗颜之极,毗实在想不到,方今天下,除了丞相之外,谁还有平定天下的资格。”

  辛毗一番感慨敬叹,倒也是出自于肺腑,他不得不承认,自己是实实在在的被曹操折服了。

  “呵呵,区区小计,不过是……”

  曹操心中得意,正待自谦几句时,忽然间,来自于东方的异动,打断了他的注意力。

  竖耳倾听,悠远绵长的号角声,似乎正由远及近,飞速的向着战场这边逼近。

  众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寻音望去,但见东面大道方向,隐约似乎有漫天的沙暴,正呼啸着扑卷而至。

  沙雾之中,数不清的身影,仿佛来自于地狱的幽灵一般,正汹汹的奔腾。

  时隐时现的那一面大旗上,赫然书着一个斗大的“颜”字,正耀武扬威的在风沙中飞舞。

  援兵,那是颜良亲率的援兵杀至!

  曹操焦黄的脸庞上,得意之色瞬间消散,惊诧的表情如潮而生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