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零三章 战虎痴

第三百零三章 战虎痴

  曹操回头看去,却见那慨然请战之人,正是他的虎卫亲军统领许褚。

  旁边郭嘉忙也道:“丞相,颜良有吕布之勇,非许将军出马方才能与之一战。”

  曹操这才想起,自己身边尚有许褚这员虎将。

  许褚武艺虽然超绝,但统军之能却有限,故是平素曹操只留他在身边做亲军统领,保护自己的安危,谁曾想到而今会到了许褚出马不可的地步。

  许褚武艺有多强,曹操自然是深知,今见许褚慨然请战,曹操原本有些失落的情绪,陡然间就复归自信。

  曹操兴奋之下,欣然一挥手道:“我有虎痴在,岂惧颜良一匹夫,仲康,本相就允你出战。”

  “丞相放心,末将必将那狗贼人头取来。”

  许褚得令,双眼之中喷射着嗜杀的火焰,当即点齐一百虎卫亲军,呼啸着便冲下山去。

  此时的颜良,正杀得痛快之极。

  连败乐进、于禁,吓退曹洪,接连战退数员曹将,颜良万军丛中,威不可挡。

  正当他连战连胜,几乎要就冲破内层敌围时,但见斜刺里一彪骑兵,呼啸如风一般杀到。

  敌骑未至,颜良便感觉到这一支兵马,与寻常曹军气势极为不同。

  他抬头凝目扫视,目光穿越混乱的人群,十余外,他一眼看到了那个形容狰狞的敌将。

  那敌将身壮如牛,他并没有如其他曹军骑兵一样身披铁铠,赤裸的上身只被轻甲紧裹,肌肉盘虬的身体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。

  那敌将同样没有带头盔,乱糟糟的头发胡乱的在脑后扎了一个结,粗糙的脸上全是漆黑刚硬的短须,毛茸茸的露出一双狰狞的虎目。

  遍地鲜血映照下,他的眼睛仿佛在燃烧。

  奔行之中,那双燃烧的双眸正死死的盯着颜良,手中斜拖的那一柄大刀,闪烁着慑人的寒光。

  那敌将所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,却与其余曹军诸将全然不同,竟连颜良也隐隐感觉到了些许压迫力。

  只片刻之间,那敌将已奔至近前。

  然而,他却没如其他曹将一般,即刻发起进攻,而是勒马数步之外,以一种冷傲的目光看着颜良。

  那般绝傲之状,仿佛眼前只有颜良这一个敌人,却将周遭那数万士卒视若无物。

  能如此威势者,放眼曹营又有几人。

  颜良隐约已猜测到,眼前这敌将可能就是某人。

  “颜良,许褚在此,还不下马受降。”

  那许褚非但没有急于出手,反而竟是用命令式的语气,试图降服颜良。

  此人之狂傲,竟与关羽相比也不逊色。

  狂归狂,颜良听得许褚这劝降之词,却不禁咧嘴一笑,笑声中更是充满了讽刺。

  若是当年窘迫之时,许褚说出这番劝降之时,颜良倒可以理解为那是强者惯有的毛病。

  现如今颜良拥荆州之地,麾下带甲之士六万之众,武有黄忠、文丑等猛将,文有徐庶、贾诩这等顶级谋士,实力与你曹操旗鼓相当。

  而今这种形势下,许褚还敢出言逼降,颜良听着如何能不感到荒谬。

  那许褚听得颜良笑声中有讽刺味道,不禁怒喝道:“颜良狗贼,你死到临头,还有何可笑。”

  笑声收敛,颜良的眼眸中,已掠过丝丝冷绝如刃的寒光。

  斜瞟着许褚,颜良冷冷道:“连我笑什么都听不出来,本将当真为你的智商捉急。”

  智商?

  许褚的脑子一瞬间被这个从未听闻之词给陷住,怒睁的虎目之中,闪烁几分茫然。

  愣怔了一瞬,他才从一个“智”字中反应过来,对方多半是在损骂他的智谋低下。

  “好你个狗贼,竟敢——”

  许褚勃然大怒,再待怒斥,言未出口时,颜良却如黑色的闪电一般,抢先杀出,呼啸而至。

  “要战便战,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,你当是在拍电影么……”

  嘴角带着冷笑,胯下黑驹四蹄翻飞,瞬息间,颜良已袭至许褚的身前。

  伴随着一声闷雷般的暴喝,手中长刀有如一道锐风,撕裂空气的阻隔,挟着滚滚的狂力,向着许褚当胸横劈而来。

  这是神鬼难当的一刀,已不留半分余地。

  许褚没想到颜良恶语相讽之际,突然间就发动攻击,反应过来时,那强劲的一刀已横扫而来。

  惊怒之际,许褚却未有半分慌乱,粗臂翻动,手中的大刀从容的反击而出。

  这平平无奇的一刀,同样是蕴藏着汹涌暗流般的诡秘之力。

  吭——

  一声沉重的巨响声中,刀锋相撞,漫空的火星飞溅,直刺人眼眸。

  那两具雄健的身躯,俱是微微一震,彼此间弹开了数尺。

  许褚但觉气血一荡,深吸一口气方才平伏下去,心中的藐视之意瞬间一扫全无,取而代之是深深的震撼。

  颜良刀法之强,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。

  此时的许褚方才意识到,对于颜良所有的传闻绝非是虚,此人的武艺之强,当真绝非在自己之下。

  惊觉之下的许褚,胸中紧接着便涌起了一股无名的怒火。

  敌人武艺的强大,深深的刺痛了许褚的尊严,习惯了被尊为曹营武艺第一的他,那种长年养成的骄傲,让他根本无法接受,眼前竟有武艺堪与自己相当的敌人。

  恼羞成怒的许褚,鼻腔中陡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奇怪怒啸,他便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,旋即疯了似的攻向颜良。

  一招交手,颜良何尝不是气血翻滚。

  连败曹营诸将,此时的他,方才碰上了一名真正的对手。

  可是他相匹敌的对手。

  眼前这虎痴的武艺之高,堪称当世之绝顶,一招交手,颜良便知碰上了劲敌。

  只是,那又如何,在连关羽、马超、黄忠这等当世绝顶之将交手后,此时的颜良境界早已今非昔比。

  面对着许褚发疯似的进攻,颜良心中豪情反而大作,一柄长刀大开大阖,刀锋挟着怒涛般的力道,滚滚而出。

  今日,便战个痛快!

  乱军之中,但见刀锋如流虹般四射,那二人的身影俱被层层铁幕所包裹,一刀快似一刀,转眼百余招走过,旁人竟已看不清他们的身法招式。

  刃风扫而开,更将周遭扫刮得沟壑丛丛,但见被刃风伤及的士卒,无不被摧为粉碎。

  这一场绝顶武将间的对战,竟是战得天昏地暗,直令观者无不变色。

  山坡上观战的曹操,眼见自家虎痴出手,竟也与那颜良战成平分秋色,不分上下,心中对颜良的武艺之高,更是惊叹不已。

  惊叹之余,曹操心中更生了深深的厌恶。

  当年的吕布,亦是如此骁勇难当,仅以一武夫之力,把兖徐二州搅得是天翻地覆,令他曹操是费尽了心力,方才堪堪的将吕布剿灭。

  而今吕布的阴影尚在心头挥之不去,却又冒出来一个颜良,而且这颜良不仅武艺趋似吕布,智计与气度,更远胜于吕布。

  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强劲对手,如何不让曹操感到深深的厌恶与忌惮。

  左右文武,观看着山下那场大战,也无不是面露心惊之色。

  这时,郭嘉不屑一笑,“丞相,这颜良自恃勇力,想凭一己之力破围,我看他是太过狂妄。眼下他已被许将军拖住,此正天赐良机,请丞相速指挥兵马,索性将那颜良军一并围杀,如此,正可一举铲除此大敌。”

  郭嘉的进方提醒了曹操,令他从叹息中回过神来,于是曹操连连点头,急是传令下去,叫诸路曹军合围颜良。

  于禁、乐进等诸将,遂是鼓起勇气,仗着人多势众,四面八方重新合围起来,渐渐将颜良冲开的缺口就堵了开来。

  围阵之中,颜良已与许褚战了三百余招,二人依旧是不分胜负。

  只是,颜良铁骑的冲势,却就此被挡住,原本的一场冲击战,正渐渐的演变成一场步骑之间的近身肉搏厮杀战。

  颜良很清楚,曹操三万多大军尽皆在此,他是想借着兵力上的优势,将自己也一同围杀在内。

  “曹军不愧是曹军,换作是袁家军团,若是给我这般一冲,只怕早就全军溃散,而这数万曹军却依然沉稳应战,曹操的治军之能,果然是了得……”

  激战之际,颜良不禁心生感慨,但他却并未有丝毫的惧意,反而是遇强则强,手中的刀法愈烈。

  “颜良,有种你别跑,老子跟你决一高手。”

  激战中的许褚,放声大叫。

  许褚知曹操正指挥大军合围颜良,心中气势大作,便想出言搅动颜良的精神。

  颜良却丝毫不以为然,反而狂笑道:“许褚,别得意的太早,谁先跑还不一定。”

  许褚正怒于颜良的镇定时,突然之间,但见一队骑兵从东而来,从尚未合住的缺口处杀入乱军,直奔颜良这边而来。

  “主公,我三万大军已经杀到,车儿前来助主公一臂之力。”

  挥刀纵马,大吼着杀至者,正是胡车儿。

  激战中的许褚,听闻颜良援军到,禁不住望东扫了一眼,狰狞的黑脸顿露惊色。

  但见东面方向,尘土狂冲而起,竟有遮天之势,若非是大军袭至,还有什么能掀起如此浩大的尘雾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