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零六章 你有郭嘉,我有毒士

第三百零六章 你有郭嘉,我有毒士

  当晚,曹操率领着他士气稍振的大军,退往了顺阳城。

  夜色已深,曹操的中军大帐中,却依旧是灯火通明。

  还军的曹操是彻夜难眠,召集众文武在帐中议事,连夜商讨如何用兵。

  “不如就在顺阳与之决战,末将相信,以我军之精锐,正面一战必稳操胜券。”

  慨然进言的,正是善于冲锋陷阵的大将乐进。

  此言一出,那些以勇猛见称的诸将,皆称愿死战破敌。

  曹操却笑着摇了摇头,“尔等的勇气,本相甚是欣慰,但你们不要忘了,我军此番进军南阳的初衷。”

  初衷?

  激愤的众将,陷入了沉默,很快便幡然醒悟。

  他们费尽心思,长途奔袭来到南阳,为的不就是借着袁谭和颜良厮杀之际,坐收其中渔利。

  倘若正面与颜良决战,纵然取胜,也必是一场惨胜,费得如此代价,真正从中渔利者,岂非变成了袁谭。

  “南阳一战,比拼的不是勇力,而是智计,我军必须要以最少的牺牲,获取最大的利益。”

  郭嘉淡淡一语,给这场交锋明确的下了定义。

  曹操微微点头,深以郭嘉之言为然。

  诸将激荡的热血便即强压下去,众人思绪翻滚,却无计可施。

  “奉孝,你可有何良策?”

  曹操再度把目光转向了郭嘉,尽管郭嘉的计策一度被颜良识破,但这仍然改变不了曹操对这位智谋超绝之士的信任。

  郭嘉站起身来,略显疲倦的目光,反反复复的在地图上扫来扫去,却迟迟的未曾开口。

  他眉头深深凝成一线,显然是在做着全面的思索。

  从前的郭嘉,对着自己的计谋有着强烈的自信,思维敏捷如他,每每只在片刻之间就可构思出一条妙计。

  但现在却不同了,他碰上了颜良,这个屡屡破解他计策,伤害他尊严的人物。

  面对着这样厉害的枭雄,面对着贾诩这等曾经为同僚,对自己极为了解的绝顶谋士,郭嘉必须慎而又慎。

  思绪良久,郭嘉嘴角微扬,自信的微笑,再度显露在脸上。

  “奉孝,心中有何所想,但说无妨。”曹操深深了解着郭嘉,看他那表情就知他已有妙计。

  郭嘉便指着地图道:“而今伏兵之计落空,南趋襄阳也不现实,嘉以为,我们便应及时的调整战略,把进攻的重点,重新放在宛城上。”

  “宛城”二字,让在场众人神色微微一震,目光不约而同的扫向了地图。

  曹操捋须深思半晌,点头道:“奉孝所言极是,宛城乃南阳核心,如今伏兵之计即败,唯有东向攻取宛城,才能更好的利用袁谭这一颗棋子,让颜良首尾不能相顾。”

  见得曹操首肯,郭嘉便继续道:“欲攻宛城,必先取郦县。如今颜良大军尽集于冠军城,欲与我军争夺顺阳,此时郦县必然空虚。以嘉之计,丞相何不大造声势,假作佯攻冠军,跟颜良进行决战,暗中却派一良将,率千余轻骑,抢先在颜良警醒之前,先夺下郦县。如此一来,进攻的主动性便重新掌握在了我军手中。”

  洋洋洒洒一番话,总结起来,又是一条声东击西之计。

  看似简单,但兵法之道,贵在随机应变,郭嘉能在一夜之间就转变思路,此等智谋,自是非同一般。

  曹操权衡良久,重重的点了点,便是同意了郭嘉的计策。

  然后他便环视众将,问道:“本相决意转攻宛城,尔等谁愿率轻骑前去抢夺郦县。”

  话音方落,帐中一将出列,拱手慨然道:“末将愿率军为丞相夺下郦县。”

  曹操寻声望去,却见那请战之人,正是张辽。

  张辽虽为吕布旧将,但其有勇有谋,自入曹营后,深得曹操的信任。

  而今曹操表面上在询问诸将,实则心中早将张辽当作最佳的人选,如今见张辽主动请命,心中自是暗喜。

  当下曹操便欣然道:“文远有此勇念,实令本相欣慰,好,本相就拨你一千五百轻骑,你便星夜起程去抢夺郦县,本相随后自会率大军前去接应。”

  “末将必不负丞相信任。”张辽拱手一拜,慨然领兵而去。

  走了张辽,曹操的目光重新停留在了地图的郦县上,短须密布的嘴角边,悄然掠夺过一丝冷笑。

  ######

  冠军城。

  颜良解救出文丑,率领着他的数千骑,安然的退回了三十里外的冠军城。

  此役虽折损了七八百骑兵,算是颜良的神行骑自组建以来,损失最大的一场战役。

  但是,颜良所得到的收获,却足以抵消这损失。

  他的骑兵虽损,但曹军方面的步军损失至少也在两千以上,而且最重要的是,颜良成功的挫败了曹操的诡计,威震曹营,大伤其锐气,而这士气方面的收获,远胜于对敌卒造成的杀伤。

  得胜还往冠军,次日,黄忠便率两余步军赶到了冠军城,而吕玲绮和张郃所率的剩余万余步军,也已经离开宛城,在赶往冠军城的路上。

  中军帐中,颜良召见了风尘仆仆赶来的黄忠等人,将顺阳一役的情况,说与了众人。

  众人听闻曹操明袭襄阳,却暗为诱惑设伏的诡计后,均是慨叹不已。

  “曹孟德虽极有谋略,但此等计策却未必是他想出来,依老朽之见,这多半是郭嘉的献计。”

  就连贾诩,这是也忍不住感慨道。

  “郭嘉么……”颜良眉头暗自一凝。

  先前荆州时,有诸葛亮这么个智谋非凡之辈,帮着刘琦从中作梗,着实令颜良头脑了一把。

  眼下曹操这里,又有一个智谋丝毫不逊于诸葛的郭嘉,看来跟曹操这场仗,必将是一场硬仗。

  心中暗思,颜良面上却是不以为然,冷笑一声,“曹大丞相有郭嘉,我有你贾文和,旗鼓相当,又有何惧。”

  颜良把贾诩吹了一番,自然是逼着这老狐狸出力。

  如今徐庶在昆阳对付袁谭,而田丰虽有智谋,但他的智在于对大势上的分析,实际到临阵机谋诡变,洞察敌人心思时,却非其所长。

  而贾诩却不同,这个老狐狸对于人心的把握,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天赋,这一点上,他倒是跟那郭嘉颇有几分相似。

  以贾诩来对付郭嘉,在颜良看来,简直就是绝配。

  贾诩给颜良这么一吹,苍老的脸上,不禁掠过些许得意。

  颜良见状,心中暗笑,趁势道:“文和,若论机谋诡变,咱们在座的谁人及你,依你之见,我军目下当如何退了曹操这强敌。”

  贾诩暗暗叫苦,这才明白过来,颜良方才的吹捧不过是在给他下套子。

  无奈之下,贾诩只得苦笑道:“目下的形势变化太快,主公且容老朽想一想。”

  “你慢慢想,本将不急。”

  颜良倒是轻松,把双腿往案上一架,自品起了香茗。

  然他表面上轻闲,但暗中目光却和贾诩一样,在侧面所悬的那大地图上游移上下,审视着当今南阳的形势。

  自武关向东,析县、郦县、宛城这一条路线中,析县已被曹军所攻陷。

  而向南的路线中,南乡和顺阳城虽在曹操之手,但因颜良的大军已进抵冠军城,随时可以对顺阳发起进攻,故而曹操对襄阳方面,实际上已构不成威胁。

  “曹操,你一下步究竟想怎么走呢……”

  颜良思绪翻滚之际,贾诩那张苦瓜脸,则忽然间浮现了几分诡笑。

  “文和,心中可已有算计?”颜良马上问道。

  贾诩干咳了几声,笑道:“老朽不才,倒是确有条计策,虽算不得什么妙计,但在眼下这种僵持对峙的局面,也可以试上一试。”

  这老狐狸,肚子里果然有料。

  “说。”颜良问的也干脆。

  贾诩遂划拉着地图,缓缓道:“曹操以数万之众在顺阳设伏,可见他这一战是志在必得,若如此的话,老朽便在想,武关方面的曹军,会不会比较薄弱,诚若如此的话,那就给了我们可趁之机。”

  颜良随着贾诩的所指,目光向着武关方面移去,刀锋似的眼眸中,渐渐的浮现出了几许兴奋。

  “文和,你的意思,莫非是想让本将佯攻顺阳,暗中却派一支兵马直取武关,给曹大丞相来个关门打狗不成。”

  颜良何等的精明,立时便窥破贾诩的心思。

  “咳咳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,不过曹大丞相可不是狗,而是只猛虎,此计也只能叫作关门打虎才恰当。”贾诩笑道。

  管你是狗还是虎,这一条计策,却足以令颜良兴奋起来。

  你曹操不是阴险么,很好,我就比你更狠、更阴,老子我夺了你的武关,切断你与关中的联系,给你来个瓮中捉鳖,看你还怎么扭转乾坤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显然是已赞成了贾诩的计策。

  这时,贾诩又指着地图,继续道:“若想攻下武关,必要先下郦、析二县,目下析县虽在曹操之手,但料想兵马并不甚多。现在的关键就是,速派一军急赴郦县,再迅速攻取析县,然后便可直捣武关。”

  颜良脸上的兴奋愈烈,点头道:“很好,就这么办吧。正好玲绮和儁义还有一万步军未到,本将就即刻下令,让他们折返北上,改走郦县,去攻夺武关。”

  贾诩笑而不语,以示赞同颜良的用兵。

  当下颜良便即下达了军令,命斥候飞奔而去,去给吕玲绮传达颜良最新的命令。

  紧接着,颜良又传令诸将,令诸营折腾起来,声言将对顺阳发进大举进攻,与曹军决一死战。

  诸将领命,纷纷而去。

  颜良背负着双手,驻立于地图之前,目光久久逗留在了郦县二字上不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