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零七章 复仇!复仇!

第三百零七章 复仇!复仇!

  暮霭沉沉,天地上下一片苍茫。

  昏黄的古道上,那一支沉寂的军队,正迈着有力的步迈,迎着西沉的落日匆匆疾行。

  大军之中,那一抹赤红如火的披风,甚是耀眼。

  马背上的吕玲绮,明澈如水的眼眸之中,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兴奋。

  终于和曹操开战了。

  曾几何时,吕玲绮作梦也在盼着这一刻的发生。

  她永远也忘不了,下邳城那滔滔的洪水,更忘不了白门楼上高悬的父亲首级。

  这么多年来,她无时无刻不想着报这杀父之仇,她更恨不得亲手将曹操碎尸万段。

  等待了许久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
  今日,吕玲绮不仅仅是在为颜良而战,更是在为亡父而战。

  复仇的怒火激励之下,吕玲绮全身热血沸腾,疯狂的抽打着战马,催促着麾下将士向着郦城进发。

  最后一抹残阳落山前,吕玲绮终于看到了郦城的轮廓。

  南阳郡的城池,大多集中在叶县到宛城,宛城到新野这条线上。

  郦城地处南阳西部,本为小城,前番经过西凉军的屠杀和破城,此时的郦城丁口不过千人。

  这是一座名符其实的贫瘠小城。

  吕玲绮扫视了几眼,便准备下令全军继续前进,天黑前务必要在郦城下寨完毕。

  便就在此时,一员斥候飞奔而至,大叫道:“启禀将军,郦县已为曹军所据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吕玲绮吃了一惊,细眉顿时一皱,厉声道:“贼军有多少兵马,是何人领兵。”

  她奉了颜良急令,命她抢夺郦县,急攻武关,而今却不想给曹军先一步抢占了郦城,吕玲绮岂能不感到惊讶。

  “据逃出的百姓称,敌军乃是一千多轻骑,为首的敌将好似叫作张辽。”斥候忙道。

  听到“张辽”的名字时,吕玲绮清艳的容颜间,顿时浮现出恼怒之色。

  “张辽,原来是你这忘恩负义之徒,你来得正好,我正好先斩你这狗贼人头,以祭奠我父在天之灵!”

  愠怒之下,吕玲绮当即下令大军急进,务必要将郦城夺还,围杀张辽及其所部。

  五千先锋步军,在吕玲绮的催督下,向着数里外的郦城蜂拥而去。

  不多时间,大军已进抵郦城东门。

  吕玲绮举目远望,果然见城头上那一面“张”字的大旗高悬,沿城一线曹军已林列待战。

  吕玲绮便传令下去,叫五千步军摆出攻击阵形,只听号令全下,全军便即攻城,同时她又命人飞马前去通知张郃,令他速率后续的五千步军尽快赶来。

  兵马列阵又毕,吕玲绮却并未急于攻城。

  她只令大军列阵以待,自己却提方天画戟直抵护城壕前,高声叫道:“张辽那忘恩负义之徒何在,还不速来面见姑奶奶。”

  那清亮而愤怒的声音,只令两军将士尽皆可闻。

  城头上,张辽本是平静如水,面对着汹汹而至的敌兵,沉着冷静的准备指挥着他部卒坚守城池。

  自那一晚向曹操慷慨请战后,张辽率领着一千五百骑兵,昼夜兼程的赶往郦城。

  终于,在黄昏之前,他顺利的夺占了这座距宛城仅数十里的小城。

  而就在张辽刚刚打算喘口气时,却从斥候那里得到急报,言是近万的颜良军正向着郦城蜂拥而来。

  惊讶过后,张辽碍于兵少,自不敢与敌交锋,便一面下令全军登城迎敌,一面派人飞马赶往顺阳,去请求曹操的大军支援。

  此时,登城已久,张辽终于等到了汹汹而至的敌军。

  尽管敌人数倍于己,但张辽却对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,他相信,以自己的实力,和麾下精锐的战士,坚守到这座小城,直至曹丞相的大军抵达,绝对不是问题。

  然而,当张辽看到那一员年轻的女将出现在城下时,那沉静如水脸上,却不禁渐起波澜。

  当吕玲绮当着两军士卒的面,公然斥他为“忘恩负义”之徒时,张辽的眼眸中,竟也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愧色。

  “这哪里来的贼婆娘,竟然敢如此骂文远,文远,不若打开城门,我突然冲出去,把这贼婆娘一枪刺死。”

  替张辽打抱不平之人,正是曹纯。

  自退往关中之后,曹操便将他精锐的虎豹骑进行了整编,命宗室将领曹纯担任统领,以确保这支精锐的骑兵,完全的掌握在曹家手中。

  曹纯虽有治军之能,但论统帅骑兵的能力,放眼麾下诸将,除了夏侯渊之外,就只有张辽。

  如今夏侯渊在关中防范马韩西凉诸侯,而今曹操所能倚重的骑兵将领,就唯剩一个张辽。

  故是此番以轻骑争夺郦城,曹操便令张辽为主将,命曹纯为副将。

  听得曹纯狂称一枪刺死吕玲绮,张辽的嘴角,不禁露出一抹苦笑,“子和,城下那女将可不是一般人,你若真单枪匹马出城,那可是自寻死路。”

  曹纯一怔,眼哞顿时闪烁出惊疑之色,一时间是想不通张辽为何会如此忌惮城下那一女流之辈。

  “子和有所不知,城下那女将乃是温侯之女,她的武艺,纵使是我也要忌惮三分。”

  张辽叹息着,道出了吕玲绮的身份。

  曹纯大吃一惊,猛的转头望向那嚣张的女将,却万万想不到,她竟然会是吕布的之女。

  吕布有多强,曹营诸侯如何不知,当初无论是讨董之时,还是兖徐二州的争夺战,吕布都让他们吃尽了苦头。

  而今以张辽之武艺,竟也对吕布之女忌惮三分,曹纯自知自己武艺逊于张辽,只怕更不是姓吕的女将对手。

  “原来竟是那三姓家奴的余孽,没想到竟然会为颜良这狗贼效命,他们还真是臭味相投。”

  听得曹纯出言侮辱旧主,张辽眉头微微一凝,却也不回应他,只高声道:“打开城门,本将要出城出敌将一会。”

  此言一出,曹纯脸色又是一变,急道:“文远,那贼婆娘不过是三姓家奴的余孽而已,何必跟她废话,下令放箭逼退她便是。”

  “温侯虽然声名不好,但毕竟曾为辽之旧主,而今旧主之女既要相见,辽岂能龟缩不出。”

  张辽语气肃然,说罢也不再理曹纯,只提刀下往城头。

  曹纯被张辽委婉的给“呛”了一番,眉头不禁也暗皱,正待再言时,张辽已大步而去。

  曹纯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城门打开,张辽单骑出城,直抵护城壕前,与吕玲绮隔壕相对。

  张辽将大刀挂住,微微一拱手:“下邳一役,人皆传言小姐命丧于乱军之中,没想到小姐竟仍活着,辽当真是欣慰。”

  虽为敌将,但张辽还念着故主的面,尊称吕玲绮一声小姐。

  吕玲绮却细剑一凝,长戟向张辽一指,厉声道:“张辽,我父生前待你不薄,你为何要投降曹贼这个杀父仇人,助纣为虐,你对得起先父吗。”

  面对着吕玲绮斥责之言,张辽眼眸中闪过一丝愧色。

  那愧色,也不过是一闪即逝而已,张辽的表情,旋即便恢复了淡然。

  “温侯待我有恩,我张辽也为他死战到了城破之日,只是良臣择木而栖,曹丞相乃当世雄主,辽归顺明主也是顺应天义,辽自问无愧于心。”

  张辽一脸慷慨的为自己降曹做了辩护。

  吕玲绮听罢,却是一声冷笑,“好一个无愧于心,张辽,如果传闻非虚的话,我可记得你在白门楼时,曾亲口大骂过曹操乃国贼,可有没有这一回事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张辽眉头一皱,顿了顿只得道:“确曾有此事。”

  回应张辽的,又是一声更鄙夷的冷笑。

  “你刚刚还大骂曹操为国贼,曹贼免你之死后,你转眼就痛痛快快的归降了曹贼,变化如此之快,我倒要问问,你当真是问心无愧吗。”

  听得这番讽刺之词,张辽顿时便面露尴尬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  张辽当时确实是骂曹操为国贼了,但人总是要面子的,面对那种时刻,就算他对曹操早就心羡欲降,但也不可能一点骨气也不表现,当即纳头就降,那反而会让曹操和世人看轻于他。

  所谓的斥责曹操,只不过是归降之前,台面上的表演而已。

  谁曾想要,吕玲绮竟会拿这把柄来嘲讽张辽,这一时之间自令张辽尴尬难辩。

  吕玲绮也不打算听他的辩白,当即画戟一横,冷冷道:“你也不用再狡辩,眼下你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开城归降我义兄,我就当你将功补过,既往不咎。这后一条路,便是你再继续为虎作伥,执迷不悟,那城破之日,我必亲手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  吕玲绮言语傲然,几乎在以命令的口气,向张辽下着最后通碟。

  张辽虽然心觉惭愧,但吕玲绮这命令式的生硬之势,却反是激怒了张辽。

  当下张辽将长刀一提,正色道:“张辽受丞相厚恩,岂能背叛,请恕辽难以从命。辽还要劝小姐一句,那颜良乃残暴不义之徒,终究会为丞相所败,小姐还是早些脱离他为好。”

  张辽非但没有归降,而且还出言讽刺自家义兄,吕玲绮不禁勃然大怒。

  “很好,你可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怒喝一声,吕玲绮瞪了张辽一眼,拍马折归本阵。

  张辽长吐了一口气,也勒马回城,重新回到了城头。

  上城之后,曹纯忙问道:“文远,那贼婆娘都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  张辽本待如实相告,但想到吕玲绮这等劝降之词,若说与了曹纯,传到丞相那里时,只会徒增猜疑,与其如此,何苦自讨没趣。

  念及于此,张辽便道:“也没什么,她只是把我大骂了一番,说我背叛温侯而已。

  “仅只如此吗?”曹纯追问道。

  “只是如此。”张辽很平静的回答。

  曹纯遂不再多问,但眉宇之中,却悄然闪过一丝疑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