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零九章 给曹操块鸡肋

第三百零九章 给曹操块鸡肋

  颜良愤怒之下,决心在郦城跟曹操决战,不过,颜良所下的这个决定,也并非全是意气用事。

  郦城乃是宛城以西最近的一座城池,倘若曹操据有此城,便可以之为跳板,兵锋威胁宛城,兵马肆意的进入到南阳腹地。

  经过西凉军和袁谭两次的入侵,南阳的经济已遭到不小的打击,颜良可是颇费了些心力才稍稍恢复,如今怎能容忍曹操再次破坏。

  为了保护南阳的百姓,保护这片供他北向中原的前进基地,颜良必须如此。

  贾诩却为颜良的杀气所慑,身形微微一震。

  最初一刻,他甚至担心颜良在意气用事,失了沉稳,但静下心来细细一想,贾诩旋即明白了颜良的苦衷。

  沉默片刻,贾诩捋须道:“要在郦城与曹军决战,倒也不可以,只是如今郦城已为张辽所据,若在此地与敌决战的话,咱们就必须要抢到先手,转被动为主动。”

  贾诩不愧是贾诩,他很快就顺着颜良的思路,想到了应对之策。

  颜良精神一振,遂道:“怎么个转被动为主动,文和你倒说说看。”

  贾诩遂移近火盆前,将自己的计策,不紧不慢的道了出来。

  颜良冷峻的脸庞也渐起一丝诡秘,听摆贾诩之计后,欣然道:“很好,文和此计甚好,就这么办法吧,曹操抢占了我的郦城,那我便要叫他为此付出代价。”

  计议已定,当天晚上,一骑绝尘而出,向着郦城方向飞奔而去。

  ……一天之后,当颜良的信使离开大营之时,却有一骑在夜色的掩护下,飞奔而到了曹营。

  那是张辽派来送捷报的信使。

  等候了数天,曹操终于等到郦城抢占得手的消息,这个消息自令曹操和麾下文武们精神大振,先前伏击失利的阴霾,也为这利好的消息一扫而空。

  郦城已得,通往宛城的道路就此打开,此时的曹操,已经考虑着如何分兵四出,掠夺粮草,以缓解他从关中运粮的压力。

  “原来颜良这厮也预见到了我军会去抢占郦城,竟是派了一万多兵马前去,幸好文远率领的是轻骑,抢先了那么一步。”

  郭嘉看着那份情报,除了计策得手之外,还看出了别的东西。

  曹操冷笑一声,“还是奉孝你机谋更胜一筹,那颜良终究还是算晚了一步。”

  曹操心情极好,言语之中流露出些许嘲讽之色。

  郭嘉没曹操那么得意,依旧凝眉细思,试图从中寻找到更多的含义。

  片刻之后,郭嘉的眼眸忽然闪现几分惊色,“颜良他不单单是想夺取郦城,他这是想经郦城去偷袭武关,断了我们的后路啊。”

  一语将曹操从得意中惊醒,他目光急是转身地图,细细琢磨了半晌,不禁也露也恍悟之色。

  “怪不得颜良这厮近日大张旗鼓,声言要跟本想决战,原来竟有如此奸计,此人的心思,当真是奸诈之极。”

  曹操唏嘘感慨之下,竟是骂颜良奸诈,似乎全然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施展手段,想要诱杀颜良的骑兵。

  感慨之余,曹操嘴角冷意又起,“颜良纵有奸计又如何,还不是为奉孝你的计策撞破,这就是天意,天也站在本相这边,何愁不破此贼。”

  郭嘉知道,曹操并非真是对颜良不屑一顾,他只是想用自己的自信,来为诸将打气。

  于是他便微微一笑,正打算谦逊几句时,话到嘴边时,却猛被帐外传入的异响所打断。

  一瞬间,帐中诸人神经皆是一紧,本能的就竖起了耳朵。

  喊杀声,从帐外传入的,由远及近的,分明就是喊杀之声。

  颜军劫营!

  所有人的脑海里,立时闪现出这四个字,每个人的脸庞,转间就变警觉所占据。

  曹操却依旧一身平静,只摆手道:“尔等何需慌张,各守营盘,贼军敢来,但以乱箭射之便是。”

  曹操的命令传下,乐进、于禁、曹洪等诸将,尽皆告退而去,纷纷赶往自己所部营盘。

  连绵数里的曹营诸营,三万多曹军士卒,很快就披甲而出,进入了战斗岗位,数千支利箭尽皆上弦,随时准备反击颜良军的冲击。

  曹家诸将们则往下奔驰,喝斥着士卒不得惊慌,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备战。

  竖耳听去,但听得营东一线,隆隆的鼓声,愤怒如兽的喊杀之声,撕碎了夜的黑暗,直破夜空苍穹,隐隐约约,仿佛有数不清的兵马,正如发怒的群兽一般,汹汹而来。

  仅从声音辨去,这俨然是颜军已倾巢而出,将要发动一场决战似的夜袭。

  大帐中,曹操一脸平静如水,只闲品着温酒,至少在表面上始终保持着从容淡定。

  数万曹军,列阵以待,紧张却兴奋的准备大战。

  然而,那黑暗中的喊杀之声,持续了许久,却始终不见有敌军冲杀过来。

  黑夜之中不辨真伪,各营曹将也不敢枉动,只能心怀着狐疑,继续严守营盘。

  但是,随着是时间的推移,营外的喊杀之声却越来越弱,最终竟是销声匿迹,归于了平静。

  放眼望去,营外除了黑暗就是黑暗,再没有半点异响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  大帐中的曹操,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,“原来是搔敌之计而已,哼,雕虫小技。”

  曹操识破了颜良的计策,便认为这只是颜良的骚扰之计,只是为了让自家的士卒无法休息,以摧残他们的精神。

  事实正如曹操所料,一连三天,颜良每晚都派出小股部队,轮番的在营外制造大军来袭的响动。

  曹操遂令三万将士,轮换休息,每夜以万人值守,其余将士则把耳朵堵上,不去理会敌人的袭扰战术。

  三天后的晚上,曹操秉烛夜读,坐等着颜良的“锣鼓喧天”的小丑表演,打算借着练习一下自己的定力。

  然而,入夜之后,营外却是一片安静,曹操苦等了大半夜,半点动静都没等到。

  这一夜出人意料的安静,颜良竟是没有派人来袭扰。

  颜良的停止骚扰,反而让曹操感到不自在,眼见东方发白时,曹操竟是一点困意也没有。

  却不知为何,曹操的心中,隐隐有种不详的感觉。

  或者说,他的这种感觉已经存在了多日,只是今晚的意外安静,让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  不觉已是天光放晓,天亮时分,诸将前来汇报,皆言昨晚未发生任何异动。

  曹操听着诸将的报告,眼眸却越凝越深,猛然之间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遂是急下令,命斥候前去打探敌营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斥候们带回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

  颜军诸营,已是空无一人!

  这个消息立时炸开了锅,诸将们无不大吃一惊,众人一时议论纷纷,皆猜不透颜良何以会突然之间撤兵而去。

  曹操面色阴沉,当即出得大帐,策马直奔颜军大营,诸将忙也率军跟随前去。

  步入那空空荡的大营,环视四围密布的那些虚插的旗帜,曹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仿佛一种被戏耍了一片的感觉。

  旁边跟随的郭嘉,也是满脸的狐疑,行不得多时,猛然间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色。

  “丞相,原来颜良前几夜的骚扰,乃是故意为他的撤兵作掩护,我们中了他的计了。”郭嘉急道。

  “撤兵?如今郦城已失,莫非颜良撤回了宛城不成?”左一侧的曹仁道。

  郭嘉却摇头道:“颜良若想撤回宛城,他大可堂而皇之的撤退,岂会用这等虚张声势之计,我料他的大军必是赶往郦城而去了。”

  一语点醒,众将无不是一惊。

  如今郦城只有张辽一千五千余人,勉强应付先前那一万之敌还可以,倘若是颜良的主力也杀奔而去,面对着数十倍之敌,纵使张辽又如何能够扛住。

  惊醒之下,诸将无不大骂颜良狡诈。

  而曹操也是一脸阴怒,现在他终于意识到,这几天以来,自己为何一直觉得不对劲,原来是他潜意识里就已感觉到,颜良近日的所为,必定有阴谋在内。

  感觉到被羞辱的曹操,当即狠狠一咬牙,厉声道:“传令下去,即刻拔营,全军立即起程赶往郦城。”

  ……当曹操意识到上当,大军起程追往郦城时,颜良和他的步骑大军,已经在距郦城不出二十里的路上。

  因是两营相距较近,颜良大军一旦有所异动,曹军方面必然会就侦知,故而颜良便用了贾诩计,演了这场疑兵之策。

  当每夜他的袭扰部队,敲锣打鼓的骚扰曹军时,颜良的兵马却分批的离营,但着鼓噪喊杀的掩护,悄悄的北上赶往郦城。

  三天的袭扰,颜良的两万五千步骑早已撤了个干净,留给曹操的,不过是遍插旗帜,看起来很“饱满”的一座空营而去。

  黄昏时分,颜良抵达了郦城大营,吕张二人早已在此下寨已久。

  中军大帐中,颜良召见了二人,一入帐中,颜良便当着众人的面,嘉奖了张郃一番,以表彰他严格执行自己的军令。

  吕玲绮本还是想责备张郃坐失战机,但见颜良一见面便夸赞张郃,便只好作罢。

  待得颜良言罢,吕玲绮才道:“如今我三万大军皆已聚齐,义兄请下令攻城吧,我必亲手斩下张辽的人头献于义兄。”

  面对吕玲绮的请战,颜良却并未下令即刻进攻,反而是下令继续将郦城围而不攻。

  吕玲绮顿生奇色,忙道:“义兄,我军数十倍于敌,攻破区区一座郦城可谓易如反掌,却为何还要围而不攻?”

  颜良看了一眼旁边捋须的诡笑的贾诩,嘴角掠起了一丝冷笑。

  “区区一座小城,攻与不攻的主动权还不是全在于我,本将就是要留着这座小城,把它变成曹操的一块鸡肋,让他好好享受一回什么叫作难受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