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有钱能使磨推鬼

第三百一十一章 有钱能使磨推鬼

  一叶扁舟由襄阳而发,沿着汉水溯流而上,经过了房陵、上庸诸郡,数日之后,进入了汉中。

  化妆成商人的伊籍,顺利的通过了层层关卡,黄昏时分,终于来到了南郑城外。

  “尔等是何方人氏,可有入城文碟?”守城几名鬼卒拦下了商队的去路,一名为首的鬼卒上前盘问。

  “张鲁真是个异类,什么鬼卒、祭酒的,都给属下起了什么滑稽的官名……”

  伊籍心中暗笑,却拱手笑呵呵道:“小的乃来自于荆州的商人,特来汉中做生意,还望军爷通融,容我等入城。”

  那鬼卒扫了他们几眼,便指着城门边的一口大缸,大声道:“我家师君有令,凡外州前来行商者,想要入城必先缴一斗米。”

  伊籍自入汉中以来,对张鲁治下诸县的风俗政令也多有了解,早就习以为常,忙是叫属下从骡车上卸入一袋米,倒入了缸内。

  守门的鬼卒叮嘱了他们一番要守法之类的话,方才放伊籍入城。

  入城之后,伊籍一行寻了间客栈入下,趁着天色尚未黑时,带着几名属下,赶着一辆骡车前往了城西的都讲祭酒府。

  张鲁以五斗米教治汉中,其下官员百姓的名称也多有不比,凡普通教众称为鬼卒,再上一级则称为祭酒,而张鲁则自号师君。

  至于则这都讲祭酒,则类似于军师谋士之类的官职。

  登上高阶,几名鬼卒将伊籍拦在了门外,伊籍便昂首道:“速去告知你家祭酒,就说荆州牧颜使君麾下从事伊籍求见。”

  这时伊籍不再隐瞒身份,而是真接报上了家门。

  颜良数年间吞并荆州,连败强敌,威震于天下,汉中与荆州也算毗临,颜良的威史,汉中这般鬼卒们又如何不闻。

  耳听是大名鼎鼎的颜良手下的官员到了,鬼卒们马上变得恭敬起来,赶紧派人前去通传自家主人。

  过不得片刻,便见一名身形肥硕,生得一双鼠眼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。

  “原来是荆州伊伯机到了,真是贵客临门啊,久仰久仰。”那男人笑呵呵的迎了出来,仿佛跟伊籍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。

  伊籍拱手一礼,淡淡笑道:“久闻杨祭酒大名,如今能见祭酒,实乃籍三生有幸。”

  伊籍所称呼的这个杨祭酒,正是张鲁麾下第一谋士杨松。

  这一番恭维,只把杨松听得心花怒放,脸上笑得包子褶似的,忙是高高兴兴的将伊籍请了进去。

  入得大堂,宾主坐定。

  伊籍遂将颜良的手书奉上,声称自家主公对杨松的品德仰慕已久,百战之余,不忘派他前来交好。

  “原来颜右将军也知天下间有杨松一人啊。”杨松一副受宠若惊之状。

  这也难怪,颜良那是什么样的人物,即使未叛袁家时,已经是威震河北的名将。

  如今的颜良,更是坐拥荆襄七郡,治下百万士民,连马超、袁谭、孙权这等强大的对手,都为他所败,用威霸天下来形容颜良,一点都不过份。

  而杨松虽为张鲁麾下第一谋士,但到底身处这山沟沟里面,不为世人所重视。

  如今听得颜良都如此看重,杨松如何能不受宠若惊。

  “我家主公时常跟我等说,若非杨祭酒出谋划策,张师君又如何能雄据汉中十余载,若论天下智谋之士,谁人可及杨祭酒。”

  伊籍趁势又拍了杨松一番马屁。

  杨松听着极是受用,如吃了蜜似的,只客套的谦逊了那么几句,很快就一脸的得意。

  “其实不瞒杨祭酒,伊某此来,一者是奉主公之命,前来拜会祭酒,这二来嘛,却是有件小事想请祭酒帮忙。”

  场面的恭维之后,伊籍见时机已到,便将话引入了正题。

  “颜将军客气了,不知有何事杨某能效劳,但说无妨。”杨松很豪爽的摆手道。

  伊籍示意了左右一眼,杨松会意,遂将左右下人屏去。

  无耳目在场,伊籍方压低声音道:“是这样的,我家主公如今正在南阳与曹操交锋,这一节想必祭酒也知道,我家主公想请祭酒向张师君进言,请师君能兵出秦岭,威胁长安,以助我家主公逼退曹操。”

  杨松也是聪明人,此时一听伊籍这话,方才明白了他此来真正的目的。

  “原来机伯此来,不单单的走访杨某,还是想让我汉中出兵,帮你家颜将军解围呀。”

  杨松语气阴阳怪气,言语中似有几分不悦。

  伊籍也不以为怪,只正色道:“曹操狼子野心,有鲸吞天下之志,且他所据之关中,又与汉中毗邻。倘若曹操击败我家主公,实力必然会大增,介时由荆州和关中两面入侵汉中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籍之所请,不仅仅是为了我家主公,同样也是为了师君和杨祭洒的切身利益呀。”

  伊籍将这事先酝酿好的说词,这般郑重的诿诿道来,杨松旋即露出了一抹惊色。

  沉吟片刻,杨松表情渐渐阴转为晴,却又面露几分为难,“伯机所言倒是不无道理,只是我家师君向来敬奉朝廷,想要说服他兵进关中,只怕实属不易啊。”

  此言一出,显然杨松已是心动。

  伊籍便趁势道:“杨祭酒乃张师君最信任的谋士,素来是言听计从,只要杨祭酒向师君陈明利害,籍相信,以张师君的英明,以及他对祭酒你的信任,必然会答应。”

  伊籍顺势又把杨松吹捧了一番。

  杨松面露得意,却仍是一副为难的样子,拖拖拉拉半晌,始终是不肯点头。

  这时,伊籍便拍了拍手,叫随从将事先带来的几口大箱抬了起来。

  “我家也不敢轻易劳顿祭酒,故是特备了些薄礼,还望祭酒笑纳。”伊籍说着,亲手将一口口大箱掀开。

  杨松的眼睛瞬间涌出无限的贪婪之色,嘴巴更是惊喜的缩成了夸张的圆形。

  几口大箱中所放的,乃是满满一箱的金银珠玉。

  熟知三国的颜良,自然张鲁麾下的谋士杨松,乃是见利忘义之恩,演义中为了钱财,甚至不惜屡屡出卖张鲁。

  正是想到了这一点,颜良才命伊籍携了大笔钱财,前来汉中重贿杨松,让他鼓动张鲁出兵。

  颜良说服张鲁的杀手锏,正是这个贪婪之徒。

  正如颜良事先预想的那样,杨松一见着钱财,马上便贪婪忘形,当着伊籍的面便扑上去,将那箱中的金玉宝器一个个拿起来把玩,个个爱不释手。

  伊籍暗暗冷笑,却又道:“这些只是我家主公的一点小小心意而已,事成之后,我家主公还有更重的谢礼。”

  一听到“更重的谢礼”,杨松更是激动得心脏狂跳,差点就乐得笑开了花来。

  激动半晌,杨松不舍的将手中的金玉放下,狂喜之余,脸上好容易才聚起了几分郑重。

  他干咳了几声,感叹道:“没想到颜将军乃如此豪爽之人,能结交颜将军这般人物,实乃松之荣幸。请伯机回去转告颜将军,此事就包在松的身上,不出数日,我汉中之军必会兵出斜谷。”

  伊籍心中大喜,不禁长松了一口气,忙是拱手道:“我家将军果然没看错,杨祭酒当真乃智谋过人的义士,籍代我家将军谢过祭酒。”

  说着,伊籍更是深深一揖。

  杨松又是高兴,又是得意,赶紧将伊籍扶了起来,拉着他的手豪然大笑,当下便叫设下酒宴,要好好的款待这位来自于远方的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  ######南阳,曹军大营。

  中军大帐中,曹操手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鸡汤,却一脸没胃口的样子。

  如今屯兵郦城以西已近一月,穷尽心思,纵然是郭嘉也想不出击破颜良的计策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延,三军的锐士渐已耗尽,此时的曹操,已是有些进退两难。

  退兵吧,不但会把张辽孤军抛弃葬送,而且还会被自己那女婿耻笑。

  若不退兵吧,又无破敌之计,几万张嘴巴只能在此空耗粮草。

  “唉~~”曹操暗叹了一声,强打起精神,夹起了碗中的一块鸡肋。

  正这时,曹仁步入帐中,拱手道:“丞相,天马上就要黑了,请丞相传示夜中口号。”

  曹操看了一眼筷子中的鸡胁,随口便了回应一句:“鸡肋,鸡肋。”

  “鸡肋……”

  曹仁暗觉奇怪,心想着曹操为天是怎么会,为何会想起这么个奇怪的暗号。

  曹仁本欲退出去,但犹豫片刻,却并未离去。

  曹操眼见曹仁还在,便问道:“子孝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曹仁暗咬了咬牙,拱手道:“丞相,仁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  “但说无妨。”

  曹仁便道:“丞相,仁以为,如今我军再跟颜良耗下去,已属下策,与此在此间空耗粮草,丞相何不考……”

  “本相心意已决,不灭颜良,誓不罢兵!”

  未等曹仁说完,曹操便脸色一沉,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曹仁身形一震,却不想曹操如此决然,心是暗叹一声,便不敢再劝。

  就在他正打算拱手告退时,郭嘉却是匆匆而入,眉宇间更是带着几分急色。

  “启禀丞相,大事不好了,关中发来八百里急报,张鲁出兵斜谷,兵犯关中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曹操一声惊呼,筷中的鸡肋脱手而落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