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智取张文远

第三百一十三章 智取张文远

  夜色中,颜良环抱着长刀,坐胯着黑色战驹,闭目驻立于营门前。

  一人一骑,浑若一座黑色的雕像,巍然耸立。

  营门两翼,各树立着一根巨大的火把,摇曳的火光照映下,颜良便如那黑暗中的幽灵,浑身上下散发着慑人的诡秘。

  他双目微闭,一双耳朵却在微微而动,他在敏锐的倾听着四周的情形,哪怕是细微到风吹草动,都逃不过他的耳朵。

  风从北来,隐隐约约,他从风中听到了一丝异动。

  脚下的大地,隐约也在微微的颤抖,尽管非常的微弱,但一个绝顶武将的本能,却让他感觉到了这细微的异动。

  颜良的嘴角斜扬,缓缓的掠起一丝冷笑。

  他要等的人,终于要来了。

  而在黑暗的那一头,张辽和曹纯,正率领着一千五百骑兵马,自以为悄无声息的向着敌营方向摸黑而来。

  根据曹操的计策,颜良此时已当将兵马分成两拨,一拨前去进攻自家大营,另一拨则尽在北面,准备防范自己的突围。

  而这南营之敌,最多不超过三千。

  三千敌人,如何能挡得住他们和曹操两路兵马的内外夹攻。

  张辽依旧沉稳,而并行的曹纯,却已脸上按捺不住兴奋。

  远远望去,敌营就在眼前,直至现在也不曾见敌营有所异动,他们的计策多半已经奏效。

  此时的曹纯,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杀入敌营,挥舞着他的屠刀,大肆发泄一番被围一月的痛苦。

  一千多虎豹骑,随着敌营的渐近,开始加快步迈,渐已奔行如风。

  借着昏黄的火光,敌营越来越清晰,曹军骑士的心情也愈加兴奋,手中的战刀越握越紧。

  两百步……一百步……五十步……越来越近了,敌营的情况,几乎已清晰可见。

  但所见的情势,却让曹军们顿生惊异。

  他们惊的并非是颜军有所反应,相反,敌营安静的吓人,根本没有丁点被惊动的迹象。

  让曹军所惊的是,敌营大门竟然敞开着,营门之下,一员敌将巍巍如铁塔一般驻立在那里。

  眼见此状,张辽猛然间意识到什么,急是勒住了战马,大喝全军止步。

  千余曹军急是收止马蹄,一众汹汹而来之士,止步于敌营数十步外,一双双迷惑惊异的眼光,齐齐的望向营门下孤傲驻立的那员敌将。

  “有诈!”

  张辽的脑海中,陡然间闪过这两个字,雄武的脸庞顿露震惊。

  而旁边的曹纯却叫道:“只一将而已,有何可惧,咱们一涌而上将他砍成肉泥。”

  曹纯傲然之下,当即就要拍马纵兵杀上前去。

  正当这时,那营门下的敌将猿臂展开,微微的摆了摆手。

  一瞬间,眼前现出一片的白光,刺眼的光亮在无尽的夜色中爆开,随之化做冲天的火光。

  这突如其来的强光,只把千余曹军刺得睁不开眼睛,惊臆之声响成一片,所有人都不得不抬起手臂来遮挡迎面刺来的强光。

  片刻后,曹军的眼睛才勉强的适应下来,当他们再次看向敌营时,所有人都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原本空荡荡的敌营中,沟壕边,营栅内,转眼间现出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敌人,无数的火把举起,耀如白昼,直将这黑夜填平。

  耀眼的光芒下,张辽终于看清楚营门下那一员敌将,当他看清那敌将的面庞时,原本就惊异的脸上,更是涌现了无限的惊怖。

  颜良,那人,竟是颜良!

  瞬息之间,张辽的思维陷入了困顿之中,脑海里一片的混乱。

  颜良不是中了丞相的计策吗,他此刻不是应该在攻打早有防备的大营,或者身在北面,等着阻挡自己的突围么,却怎会突然出现在此?

  张辽在惊怖,曹纯同样在惊怖。

  原本还斗志昂扬,打算一血怒火的他,这时惊见敌营早有防备,一腔的怒火瞬间为震惊所驱散。

  “怎会这样,丞相妙计,怎会被颜良这狗贼识破!”曹纯颤声叫道。

  张辽猛然间被醒悟,所有的狐疑烟销云散,他终于明白,如今所看到的一切,只有一个理由,那便是丞相的妙计,已被颜良所破。

  “他竟又破了丞相计谋,这个颜良,他究竟……”

  张辽心情激荡如潮,此时此刻的他,已不知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

  敌人有备,哪里还突围得了,为今之势,只有先撤回郦城再说。

  就在张辽打算下令撤兵时,颜良却从营门前走出几步,高声道:“张文远,你不是说要率部归降吗,本将已在此恭候你多时,还不快下马归降。”

  听此一言,张辽身形一震,心想自己何时曾说过要归降颜良的。

  而旁边的曹纯,神色却是剧变,瞪向张辽的眼眸中,充满了狐疑之色。

  这时,颜良又高声道:“文远,那日吕姑娘不是已经跟你谈好了条件,只要你杀了曹纯,率众来降,本将必当重用于你,但不知曹纯人头何在?”

  此言一出,原本生狐的曹纯,不禁勃然大怒,厉声道:“张辽,怪不得你当日非要跟那姓吕的婆娘单骑会面,原来你竟早打算背叛丞相,你这个无耻之徒,纳命来——”

  大怒之下的曹纯,二话不说,提枪便向张辽刺来。

  大敌当前,全军生死千钧一发,谁曾想到曹纯一怒之下,竟会向自己攻来。

  张辽大惊之下,只得挥刀相挡,口中叫道:“子和,此乃颜良离间计,你岂能中箭。”

  “休得再狡辩,若非你故意走漏风声,丞相的计策又如何会被识破,你这三姓家奴,受死吧!”

  曹纯已完全被狂怒冲昏了理智,手中长枪尽施杀招,疯狂的向着张辽攻杀而来。

  千余曹军也皆懵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两位将军,在这两军阵前斗将起来。

  营门下的颜良,却怀抱着长刀,饶有兴致的观看着这一场“自相残杀”。

  颜良方才那一番话,正如张辽所料,自然乃是离间之计。

  先前颜良听说吕玲绮与张辽单骑会面之事后,就隐约觉得此事可以利用一下,如今正巧将曹操的计策识破,颜良便灵机一动,将张辽与旧主的那场会面,演绎成了张辽的的献降。

  颜良本身只想挑拨一下,却没想到曹纯早对张辽生有疑心,自己三言两语间,竟使曹纯跟张辽动起手来,这效果却是大出他的意料。

  正看热闹时,一骑斥候飞奔而来,大叫道:“启禀主公,南面营外发现了大股曹军,正在向我大营逼近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脸上看热闹的表情旋即收敛。

  “看来是曹大丞相的兵马到了,速速收拾了眼前这班敌人,也好去对付我那岳丈大人。”

  冷笑一声后,颜良凶光一露,厉声喝道:“吕玲绮何在!”

  “末将在。”

  早就按捺不住的吕玲绮,拍马提戟上前。

  颜良刀锋向前一指,“与你五千步骑,正面冲击,务必要给本将冲垮这股敌骑。”

  “义兄放心,小妹去也——”

  吕玲绮眸中喷火,热血沸腾,拍马便急奔而去。

  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耀如白昼的火光映照下,吕玲绮如一团流火般冲出大营,身后五千精锐的步骑,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向着那一千惶惶的虎豹骑扑卷而去。

  此时的张辽,尚在与曹纯缠斗不休。

  张辽追随吕布多年,其武艺得到吕布的指点,武艺能及他者,整个曹营中也屈指可数。

  以曹纯的武艺,原本非是张辽敌手,张辽若想取胜亦非难事,只因不想伤了和气,却才留有余地,没有全力一战。

  眼见颜军大军已经冲杀出来,张辽心知再战下去,他二人就要统统死于此地。

  惊怒之下,张辽怒发虎威,手中刀式陡然间变强,只数刀之下,便将曹纯逼退。

  “曹子和,你好生糊涂,我若真想背叛丞相,有的是机会杀你,又何致于等到今时,你若再冲动下去,你我今日就要死于此地了。”

  张辽一番怒喝下,曹纯神色一震,猛然间似乎清醒了过来。

  “敌军势大难敌,咱们先撤回郦城,我再跟你细细解释。”张辽也来不及跟他多说,当即拍马召呼部卒们向郦城退去。

  曹纯迟疑了一下,眼前敌骑已然逼至,只得暂时放下猜忌,拍马而撤。

  一千虎豹骑斗志转眼土崩瓦解,乱哄哄的掉转马头,向着郦城退去。

  身后,吕玲绮和那五千步骑精锐,却已如风而逝。

  手中那一柄方天画戟,挟着她满腔的愤怒,无情的斩向曹军士卒,每一戟下去,必有人头落地。

  压抑了多年,她等的就是今日,愤怒如她,要用曹军的鲜血,来雪洗她的杀父之仇。

  吕玲绮就如一柄锋利难当的利箭,踏着长长的血路,劈波斩浪一般碾杀向前,一路所过,只将飞溅的人头和四散的鲜血留在身后。

  她在尽情的杀戮,宣泄着心中的滚滚仇恨,每一戟下去都用尽全力。

  长驱如入,如摧枯拉朽,虎豹骑在她面前,简直不堪一击。

  一身浴血的她,转眼间已不知斩下多少人头,眼眸中已是充满了血丝,视野之中,曹纯那落荒的身影,陡然间映入了她的眼眸。

  “曹纯,又是一个姓曹的……”

  咬牙欲碎,她冷艳的脸庞,竟是掠起了一抹狰狞的冷笑。

  一声清喝,白马纵戟,直取曹纯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