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奋神威,力压四将

第三百一十五章 奋神威,力压四将

  三路兵马,破袭而出,势不可挡的冲向曹军。

  左翼黄忠所率,皆乃精锐的长沙军,若论水战,长沙兵虽不及江夏兵,但步战能力,长沙兵却在荆州首屈一指。

  那数千离开荆南老家,头一次来到中原征杀的长沙兵,尽皆抱着立功扬名之心,热血沸腾的他们,忘乎生死,如一头头猛兽般扑向敌人。

  黄忠更是一马当先,长刀所向,如劈波斩浪般摧开敌阵。

  徐晃眼见本阵竟被一老卒击破,不禁恼羞成怒,暴喝一声,纵抡着大斧便向黄忠袭去。

  寒光凛烈,那一柄巨斧挟着泰山压顶之势,破空而下,向着黄忠当头劈至。

  斧刃未至,那强劲之极的刃风,便是铺天盖地的压将下来。

  尚未及交手,黄忠便知这使斧之将武艺非凡。

  只是,这长沙之虎却无一丝惧意,怒啸声中,猿臂擎起大刀,奋然向上挡住。

  吭~~

  巨斧撞至,那巨力溅起漫空火星,闷雷般的响声更是直灌耳膜。

  这已是倾尽全力的一击。

  徐晃只道这一击下去,这老卒纵不至于一招被击破,必也会遭重创。

  岂料,黄忠身形只是微微一颤,旋即一声怒喝,双臂奋力一挺,生生的将徐晃的大斧荡将开来。

  随即,手中长刀反扇而出,挟着排山倒海之势拦腰斩向徐晃。

  “能扛住我这全力一斧,竟还能瞬间反守为攻,这老东西的武艺,竟然……”

  徐晃未及惊骇,敌刀已滚滚袭至,他不敢多想,急是斜斧一挡。

  锵~~

  又是一声金属激鸣,那强劲之极的大力灌入身体,只搅得徐晃身形剧震,气血更是为之一荡。

  紧接着,黄忠长刀如风,已是一刀快似一刀,一刀猛似一刀的狂攻而来。

  徐晃只能强行平伏下气血,倾尽全力迎战。

  黄忠号称蜀汉五虎上将,武艺堪称当世绝顶,徐晃虽猛,却也不过是一流水准,毕竟要逊于黄忠一筹。

  如今黄忠气势如虹,扬名天下之心正盛,斗志上更非徐晃所能及。

  而眼下黄忠的长沙兵更已将曹军阵冲得四分五裂,正将曹军杀得处于崩溃的边缘,这军势更是远胜于徐晃。

  重重劣势之下,徐晃武艺和斗志均是处于下风,又焉能与黄忠抗衡。

  四十招一过,徐晃已是被逼得气喘如牛,汗流满面。

  环顾四野,但见己军纷纷溃散,败局已成定局,徐晃更是心凉彻底。

  反观黄忠,却是越战越勇,那般气力简直不似一老朽应有。

  此时的徐晃,不禁暗生怯意,不敢再恋战,虚攻几招后,拨马跳出战团便向南撤去。

  黄忠数十招战退徐晃,更是雄心大作,长啸一声,招呼着他麾下的虎狼之士,向着徐晃和败溃的曹军掩杀而上。

  右翼处,于禁统领的曹军也已是全面败溃。

  以于禁之武艺,比之徐晃尚多有不及,而文丑武艺却堪比黄忠。

  相差如此之悬殊,战不数合,于禁便是败溃而去。

  而文丑所统的,更是拥有着神行骑的混合兵团,其战斗力非凡一般,更非于禁单纯的步军所能抵。

  数招击退了于禁,文丑统帅着他的步骑大军,如狼驱羊一般,肆意的碾杀着败逃的曹军。

  两翼尽皆获胜之际,颜良率领的铁浮屠,已是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轰然撞入了中央乐进军阵。

  铁浮屠数量虽少,却皆乃重甲骑兵,其强劲的冲击力,放眼天下也鲜有可敌。

  而今夜曹军以夜袭为主,各军士卒多为刀盾手,并没有配备多少长枪兵,在缺乏长兵器的情况下,乐进这区区几千刀盾手,又如何能扛得住铁浮屠一击。

  只一瞬间,曹军军阵,就像是一面玻璃墙一般,转眼间四五分裂,摧为粉碎。

  铁浮屠一路不停,就如头发狂的蛮牛一般,不停的向着冲去,战马上的骑士们,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挥舞兵器,只仗着坚厚的马甲,就将曹军那血肉之躯撞飞出去。

  冲天而起的惨叫声中,曹军就此崩溃,铁蹄过处,数不清的曹军被辗踏成血肉模糊的肉酱。

  乐进见得如此败势,本还待喝斥部卒坚持,抬头却猛见颜良纵马挥刀,如杀神一般驰来。

  一见颜良,乐进神色大变,心头的惧意更如潮而生,所有的战意,在这一瞬间就被颜良的气势所赫破。

  纵以勇猛见称的乐进,此时又焉敢再战,急是掉转而头,跟着他的败军望北逃去。

  颜良纵驰如风,刀锋四面八方的流射开来,肆意的收割着人头。

  铁浮屠就如同一辆巨型的钢铁战车,沿着腥红的血路,冲破了曹军中央之阵,一路向着不远处的曹军中军碾杀而去。

  而此时的曹仁,眼见诸路军阵,皆为颜军如摧枯拉朽一般的击破,已是心寒到底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,颜良军队的战斗力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,纵使他麾下这些自诩天下精锐的曹家武卒,竟也挡之不住敌人一冲。

  震惊之际,更见那汹汹铁浮屠,已是拖着血的尾迹,如黑色的怒涛一般卷向了中军所在。

  “子孝将军,敌军来势甚猛,以我之见,我军怕是挡之不易啊。”

  部将李典策马上前,拱手向曹仁叫道。

  李典素以沉稳著称,话虽未明言,但暗示曹仁退兵的意思却已明显。

  曹仁的脸上,恼羞成怒之色在喷涌。

  难道,自己就要灰溜溜的退兵,再一次的败给颜良这个袁家叛将不成?

  我曹仁的威名何在,曹丞相的威名又当何在!

  “我就不住,那颜良狗贼有三头六臂,传令下去,全军敢擅退一步者,杀无赦——”

  曹仁愤怒之极,已是暗下决心,要硬生生来扛颜良铁浮屠的冲击。

  李典无奈,只得纵马飞至阵前,喝斥着士卒们不得慌张,拼死准备迎战。

  就在李典往来奔驰间,那滚滚的钢铁洪流已扑卷而至。

  铁滚击踏下,大地仿佛都在震颤畏惧,那隆隆的轰响之声,填满了曹军的耳膜,直震得他们精神颤抖。

  狂奔中的颜良,举目望去,看清了那面“曹”字的大旗。

  不见曹操传用的伞盖,那“曹”字大旗下的统帅,想必就只有曹仁了。

  安城一战的种种,转眼就浮现在了脑海,时至如今,颜良对他第一次击几曹军的情景,至今依然历历在目。

  “曹仁么,看来你还是没吃够教训,好吧,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作真正的恐惧。”

  狰狞的冷笑从嘴边掠过,颜良那刀锋似的眼眸中,冷峻如霜的杀气已聚集到了极点。

  只神思的片刻间,铁浮屠已如风一般狂奔而近。

  曹军阵中,一波箭矢呼啸而至,妄图阻击铁浮屠的冲击。

  只可惜,抱着袭营目的而来的曹仁,并没有配备强弓硬弩,那几百支寻掌箭矢,如又如何穿透铁浮屠的重甲防护。

  只有区区十几骑中箭栽倒,其余铁浮屠,乃如潮水般卷涌上前。

  眨眼之间,已至十步。

  曹军的盾牌皆已冲起,数千紧张的曹军,咬紧了牙关,准备以血肉之躯来硬扛这凶猛的一冲。

  一千多铁浮屠,如一柄令天地变色的巨大铁矛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轰然撞入了敌阵。

  盾牌崩碎,血肉横飞,惨叫之声如群鬼哀鸣。

  乱哄哄的响声中,铁浮屠生生的撕破了曹军盾阵,颜良手中长刀更如车轮般四方扫去,所过之处,无数的人头飞上半空。

  矛与盾的撞击,眨眼间便见分晓。

  冲破敌阵的颜良,如黑色的闪电般,径直望着曹仁所在杀去。

  李典见曹仁有危,急是纵马提枪前来阻挡。

  颜良见还有人敢挡他的去路,不禁怒意大作,暴喝一声,手中长刀如风而出。

  李典尽起全身之力,拼力举枪相挡。

  金属交鸣声中,李典的双臂被狂力生生压下,那刀锋竟是将他的头盔撞落,而巨力冲击之下,李典更是血气翻滚,嘴角浸出了一抹血迹。

  只一击,武艺不弱的李典,竟被颜良击出内伤。

  一刀斩下,颜良脸上冷傲如冰,第二刀紧接已荡出。

  李典只能忍着胸中的剧痛,拼尽全力相挡,不出数合,便已手忙脚乱,败相重重。

  而中军处的曹仁,眼见自军精锐之士,仍是挡不住颜良的铁骑冲击,绝望与惊诧早就填满于胸。

  举目望去,眼瞧着李典正与颜良死战,一股悲愤之情油然而生。

  羞恼之下的曹仁,一声暴喝,纵马提刀便杀将过去。

  正自咄咄逼人的,打算数合内取敌性命的颜良,敏锐的觉察到了身后有人杀来,斜眼一扫,却发现杀来的敌将,竟然是曹仁。

  “好啊,曹仁,你自己来送死,来自正好。”

  颜良非但没有惧色,反而是傲气更盛,一刀逼退李典,反手一刀便挟着怒涛之力荡向曹仁。

  飞奔而来的曹仁,怎想到颜良的反应如此之极,竟是抢得了先手,不及多想,他急是横刀一挡。

  哐~~

  闷响声中,曹仁身躯一震,只觉一股大力瞬间灌入身体,如沾水的鞭子一般抽打着他的内腑。

  气血激荡之下,曹仁心中不由大惊:“才两年的功夫,这厮的武艺竟是精进如此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震惊之下,那李典大叫道:“子孝将军,我二人合力围杀了此贼!”

  李典的叫声稍稍平伏了曹仁的震惊之心,当下他便强压气血,抖擞精神,与李典左右夹击,围攻向颜良。

  面对着两员敌将的夹击,颜良却丝毫不见惧意,反而愈战愈猛,手中一柄长刀大开大阖,刀式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的袭出。

  让曹仁二将惊骇的是,他二人合力非但战不下颜良,竟反而被颜良压迫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正当此时,两股兵马从左右翼杀到,正是于禁和徐晃率了败军前来会合。

  那二将眼见曹仁、李典战颜良不下,便是抖擞精神,分从左右杀来,加入了围攻颜良的战团。

  四员曹营上将,大战颜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