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群敌惊惧

第三百一十六章 群敌惊惧

  徐晃纵斧,曹仁扬刀,前后夹攻而至。

  于禁和李典齐声大喝,分攻左右。

  四员曹营大将,竟是不惜声名,采取围攻的手段,竟想仗着人多势众拿下颜良。

  重围中的颜良,非但没有惧意,反而是放声狂笑起来。

  那笑声中充满傲然不屑的自信,仿佛四围之敌,皆乃土鸡瓦狗之辈,根本不值一惧。

  狂笑声中,颜良刀上的力道猛然暴涨数倍,四面八方挥纵开来,直荡出层层的铁幕,反攻向了那四将。

  一时间,狂风暴雨般的刀影层层叠叠而去,竟是压制住了四将的围攻,反逼得他四人穷于应付。

  面对着颜良狂暴的攻势,那四将无不是心中惊骇之极,皆是惊于颜良的武艺竟强悍如斯,他四人非但围攻不下,反被颜良一人上了上风。

  四个的脑海中,恍惚间,竟如同又看到了当年吕布的身影。

  当年吕布以一己之力,独战曹营六将,可谓威不可挡。

  今日之颜良,以一敌四,再一次用超强的武艺,羞辱了他们的尊严。

  震惊之下,曹仁四人的心中,更是涌上了无尽的羞怒之气。

  似他们四人,皆乃跟随曹操东征西讨多年的宿将,征战半生,均已是成名在外之将。

  而如今,自诩为名将的他们,被颜良的大军杀得败溃也就罢了,合四人之力,竟然还被颜良一人压制。

  这是一种羞辱,这是对他们名将尊严的羞辱。

  恼羞成怒之下,四将愤发雄威,皆是倾尽全力,誓要跟颜良拼个你死我活。

  这四将武艺虽算不上当世绝顶,实力却也在一二流之间,四人合力自是非同一般。

  十余招过后,颜良渐感压力倍增,自己的狂暴之势也渐为压制,那四人似乎正渐渐扳回局面。

  若似这般久战下去,颜良的形势当真是凶险难测。

  然而,或许是穿越的原因,颜良的身体已发生了微妙的改变,在经过与关羽、马超等强手的对决之后,颜良已是练就到了遇强则强的境界。

  面对着四将的强力围攻,颜良奋发神威,手中长刀攻势丝毫不减,三十余招之下,竟生生的与四将战成平分秋色。

  颜良从容不迫,身形如铁塔一般,巍巍屹立于群敌之人,一派王者之风。

  而围攻的那四将,心情却是越来越焦虑,额头间皆挂着斗大的汗珠。

  围攻颜良不下,已够令他的们汗颜,而周围部曲的溃散,如潮水般涌至的颜军将士,更是让他们心神不宁。

  他们知道,败局已定,再这般纠缠下去,他们就要陷于颜家千军万马的包围之中。

  那时候,围攻颜良不下的他们,就要面临着被颜良的大军反围杀的境地。

  又是十余招战不下颜良,于禁等三将,均已是心生怯意,有撤退之意。

  只是未得曹仁下令,诸将却不敢擅退,只能拼死的继续跟颜良缠斗。

  震天的喊杀声越来越逼近,数不清的颜军步骑,四面八方涌来。

  乱军之中,但听一人大叫道:“兄义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——”

  徐晃等人寻声瞥去,惊见那拍马杀到之人,正是文丑。

  曹营四将,心头均是大震。

  先前那一役,张辽和徐晃合力尚战不下文丑,而今他四人联手又拿不下颜良,更何况再加上一个文丑。

  惊恐中,于禁大叫道:“子孝将军,敌众我寡,万不可再恋战,退兵吧。”

  惊叫之时,于禁也不待曹仁下令,当即跳出战团,拨马便撤。

  曹仁本还在犹豫该不该撤,于禁这么先行一走,顿时令余下那三人阵脚自乱,转眼被颜良攻得手足无措。

  “撤兵,撤兵归营——”

  曹仁再也抵挡不住,虚攻几刀拨马便走,徐晃和李典哪敢再战,皆也拨马落荒而逃。

  比及文丑纵马杀到之时,曹家四将已是望风而溃。

  战团四员敌将,颜良横刀而立,巍巍如神将一般,只令残存的曹军无不丧胆。

  此时黄忠也纵马挥军而至,颜良便合两路兵马,一路追杀败溃的曹军。

  ……郦城西北,曹军大营。

  此时的曹操,尚全身披挂,驻马于营中,目光冷峻的远望着东面敌营方向。

  沿营栅的一线,一万多曹军士卒皆全副武装,神情肃然的林列,一副如临大敌的气势。

  曹操和他的大军,已经这般驻立了大半夜。

  按照郭嘉计策,颜良误以为他将尽起全军,前往郦城北面接应张辽所部突围,介时必会趁虚前来攻打大营。

  便是因此,曹操将三万大军中的一半,分与了曹仁统帅,令他去南面配合张辽突围,杀颜良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而曹操本人,则自将剩下的一万五千多大军,严阵以待,准备给攻营的颜良以迎头的痛击。

  既能救出张辽,又能给颜良以两面痛击,虽然未必能灭了颜良,但曹操仍然能够挟着得胜之势,风风光光的退回关中。

  在曹操看来,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计策。

  只是,夜风之中,曹操和他的麾下将士,苦等了几个时辰,如今天色已渐明,却仍不见颜良前来进攻。

  曹操那自信从容的脸上,隐约已闪烁出焦虑不安之色。

  “也许颜良只是中计,兵马被调往了北面,并不打算分兵来攻打我大营。”

  旁边的郭嘉看出了曹操的心事,便出言宽慰道。

  曹操微微点头,他得承认很有这个可能,不过,就算颜良不来进攻大营,哪怕只让颜良有一面失利,他精心布下的计谋,也称得上是成功。

  曹操按定心神,自信依旧,就这么昂首远望着前方,继续耐心等待着颜良上钩。

  不知不觉,天色已是大亮,东升的旭日,照亮了整个大营,却反让曹操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天色已明,看来颜良是断不会来进攻大营了,现在曹操所能做的,只有等待着曹仁他们的凯旋。

  过不得多时,塔楼上的哨兵大叫道:“是子孝将军的旗号,子孝将军他们回来啦。”

  曹操眼眸一亮,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那一直紧绷着的脸,也终于是泛起了一丝笑意。

  “走,迎接子孝他们得胜归来。”

  曹操心情大作,策马徐徐望营南方向去,率领着郭嘉等留守的诸文武,前去迎接夜战的曹仁所部。

  曹操立于营门处,轻捋着胡须,远远笑望着南面。

  目之所及,但见尘土大作,一队兵马正匆匆的向着大营这边奔来。

  来者确实是自家的兵马,但随着兵马的接近,曹操本是得意的脸上,却渐渐掠起了疑色。

  要知他派出去的可是近一万五千兵马,但归来的这支军队,数量却仅只有不到三四千人而已。

  “难道,尚在后马在后不成?”曹操的脑海里,一个声音这样解释。

  但片刻之后,曹操脸上的疑色非但未消,却反而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因为他看得清楚,回来的兵马不但数量少,而且旗帜破败,形容不整,俨然是一副落荒而逃的败军之相。

  见得此状,不仅仅是曹操,等待的曹营将士,无不是神色渐变。

  纵是郭嘉,那原本自信的脸上,也陡然间涌现丝丝的惊异。

  须臾间,兵马奔至近前,曹仁、徐晃、李典等诸将灰头土脸的来至近前,每近一步,都让曹操有种心惊胆战的不祥预感。

  一身浴血的曹仁,翻身下马,黯然上前,伏地道:“仁等无能,兵败而回,请丞相责罚。”

  徐晃、李典、于禁、乐进四将,皆也单膝跪伏于前,一个个神色黯然惭愧,请求曹操治罪。

  此刻,曹操心中是何等的惊怖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眼见着败归的诸将,曹操只能强按住震荡的心神,沉着脸厉声喝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尔等如何竟会败归?”

  曹仁遂低着头,默默的将颜良如何有所准备,用连弩射退了自己的进军,又如何三路齐出,大破他的军队,以及如何以一敌四,威不可挡的诸般事实,都如实的道与了曹操。

  周遭听着的曹军文武,无不是骇然变色,个个的脸上都涌动着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当他们听到颜良以一敌四,竟然立于不败之地时,更是惊骇得倒抽凉气,仿佛听到的是神一般的传说似的。

  而作为一手策划了这计策的郭嘉,则是脸色惨白,额头浸出一层冷汗,整个人的头脑仿佛陷入了一片混乱,无法接受自己的计策,又一次被颜良挫败这等残酷的事实。

  至于曹操,更是脸色铁青,眼眸之中,那骇然的神情时隐时隐。

  曹仁的每一个字,都像是刀子一般,深深的割削着这位大汉丞相的心头,那种刻骨铭心的痛,几乎让曹操痛到喘不过气来。

  “颜良——颜良——”

  曹操紧咬着切齿,反复的念着那个令他厌恶之极的名字。

  恨极之下的曹操,只觉头脑眩晕,身形晃了一晃,竟似有晕过去的迹象。

  “丞相!”

  曹仁等大惊,一群人急是扑了上去,将曹操扶住。

  曹操连着几次深呼吸,方才是缓过了劲来。

  “丞相,颜良狗贼只是侥幸一胜,仁愿再提一军,必攻破敌营,将文远与子和解救出来。”

  曹仁羞愧之下,愤然请战。

  话音方落,但见一骑斥候飞奔而至,大叫道:“禀丞相,正营方向有颜军大举来攻!”

  听得这消息,曹营上下无不神色惊变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