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二十章 误窥春色

第三百二十章 误窥春色

  颜良那话中的邪意,马云禄又岂听不出来,不觉脸畔泛起些许红晕,轻轻的推了颜良一把。

  她这娇羞丝媚之态,却反而更加激起了自家丈夫的欲念,颜良便将她搂得更紧,一双虎掌隔着衣衫,肆意的在她那酥软之地游移。

  马云禄暗咬红唇,轻声哼吟,索性任由他抚慰。

  夜风习习,水雾缭绕,这大帐之中,却是春色渐起。

  几许挑动后,颜良的欲念渐浓,便向马云禄使了一个眼神,示意她也入盆,夫妻共浴。

  “夫君,就你惯会使那坏招……”

  马云禄虽是习武之人,却极有风情,嘴上娇嗔抱怨,臂儿却已伸展开来,为自己宽衣解带。

  三下两下,她已是罗衫尽解,雪莹饱满的体段不遮一线,淑峰暗蕊尽入眶间。

  颜良后仰着身子,一脸坏笑的欣赏着自家美人。

  马云禄低眉含笑,云霞满面,修长的腿儿轻轻抬起,迈入了澡盆之内。

  她又似是在故意的撩弄风情,只那一步的功夫,她却慢慢吞吞,仿佛要让颜良尽情欣赏她那曼妙的身姿。

  水中颜良,不觉看得已是血脉贲张。

  “夫君,我来给你擦背吧。”

  蹲入水中的马云禄,抬起那白净如藕的臂儿,便是要为颜良擦背。

  征战一月,无时无刻不紧绷着神经,此时的颜良,早就积蓄了那满腹的甘露,如今眼瞅着柔情无限,纤体尽现的可人儿近在眼前,他哪里还能再忍耐。

  欲念焚身,忍无可忍。

  颜良的眼眸中邪火喷涌,突然间“哗”的就从水中站了起来。

  马云禄吓了一跳,尽管二人早已是夫妻,没什么可隐瞒的,可这时小别一月,忽然之间“袒诚”相待时,马云禄便如那新婚的小娇娘一般,眉色间不觉娇羞无限。

  “夫君,你这是……”

  马云禄娇滴滴的惊臆了一声,忙将脸庞仰起,“非礼勿礼”。

  颜良却剑眉挑动,邪笑着向他暗示。

  马云禄很快就明白了颜良的意思,一张俏脸顿时羞得火热如霞。

  扭捏了片刻,她禁不住颜良的催促,还是深吸了一口气,顺从了他的意思。

  一瞬之间,颜良只如被电流一遍遍的穿体而过,那魂飞魄碎,如醉如痴的感觉,当真是妙不可言。

  他便用力抓着马云禄的乌发,死死的都不肯松手。

  “义兄……”

  正自销魂之间,隐约似乎听到人声,颜良向着帐帏处扫了一眼,却并不见人进来。

  此时他正当欲仙之时,哪里还顾得别的,只当自己是听错了,旋即便全身心的集中精力,去享受身前佳人带来的绝妙。

  当颜良纵意享乐时,却没有想到,此时此刻,吕玲绮正躲在帐外,整个人正急促的呼吸着,几乎要将一颗心儿跳将出来。

  本是酒醉三分的她,本来是想跟颜良请命,明日率军攻破郦城,将那些曹军残余虎豹骑杀尽,以泄心头之恨。

  平日里有周仓守在外面,但凡颜良休息之时,不得颜良的允许,周仓是绝不会放任何人进来。

  但今日高兴,连周仓也喝得大醉,别的亲军自不敢阻挡马云禄,她便这般大咧咧的进了来。

  却不想,那一掀帘的瞬间,她却正好撞见了自家义兄,和她那年轻的嫂嫂恩爱的一幕。

  吕玲绮虽是十岁的大姑娘,但到底是未经人事,眼见的这般靡靡之景,顿时是羞得满面通红,赶紧将帐帘放下,躲过身子,惊的僵在了那里。

  惊羞的吕玲绮,脸色潮红到了耳根,脑海里不断闪现着方才所见,饱满的胸脯更是起伏不定。

  她只能轻抚着胸口,大口大口的深呼吸,极力的告诉自己,不可胡思乱想。

  半晌后,吕玲绮的情绪才稍稍平伏下来,便生恐被义兄察觉,拔腿就想悄然离去。

  但这在她刚刚迈步之时,内帐之中,却传来了新的响动。

  那是她嫂嫂的哼吟声,似是正承受着何等痛苦的折磨,而紧接着男人粗重的鼻鼻也随之而起,还有那惊涛拍岸之声,诸般靡靡之音,无可阻挡的灌入她的耳朵。

  吕玲绮知道帐中正发生的何事,她的脑海中,无法控制的遐想起来,想象着会是怎样一种情景。

  她的呼吸瞬间又急促起来,尽管她一现告诉自己,不可在此久留,但不知为何,她的双腿却像是灌了铅似的,就是迈不开一步。

  甚至,她竟鬼使神差的,再一次将脸转了过去,眼睛透过帏缝,着了魔似的向内窥去。

  瞬息之间,吕玲绮几乎种将要窒息的错觉,整个人就像是个懵懂的寻常姑娘一般,羞怯却又渴望的窥知那男女之间的情秘之事。

  下一个瞬间,吕玲绮脑海里嗡的一声响,仿佛如梦惊醒一般,再不敢多想,拔退便往帐外逃去。

  “吕玲绮啊吕玲绮,你父仇未报,焉能去想这些事,何况,那还是你的义兄,你岂能这般不知羞耻……”

  她心中责备着自己,脚步匆匆的便是逃出了帐外。

  冬日的夜风扑面而来,寒冷透衣而入,吕玲绮全身打了个冷战,这时的她,才恍然发现,自己浑身上下,竟已浸出了一身的香汗。

  “你们都听着,不许跟义兄说我方才来过,谁敢多嘴,我就一刀割了他的舌头。”

  吕玲绮恢复了理智,生恐明日颜良知道她来过,会让她陷入尴尬,便凶巴巴的向着守备的亲军威胁。

  亲军们素知吕大小姐那可是杀人不眨眼,个个都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连连应诺。

  吕玲绮这才松了口气,狠狠的瞪了众亲军一眼,转身故作从容的扬长而去。

  转过营中一角,吕玲绮闪身躲入了暗处,手儿轻抚着心口,长长的吐着气息。

  而脑海之中,那些画面却仍挥之不动,不时的闪现。

  吕玲绮狠狠的摇了摇头,深吸几口凉气,方才慌慌张张的逃往了自己的军帐。

  大帐之中,雄风大作的颜良,却发现了异状。

  就在他挥汗如雨,卖力的征伐着猎物之时,猛然间瞥见帐帘上,有一个身影匆匆掠过。

  颜良洞察力何其之敏锐,只凭那一袭影迹,那便立时断定帐外有女人出入。

  而这军营之中,除了马云禄之外,还能有哪一个女人。

  “难道是玲……”

  颜良正待狐疑时,马云禄猛的翻身将自己推倒在榻上,便如一头发狂的野马一般,纵意的驰骋起来。

  那方起的狐疑就此被抛在脑海,颜良哪里还管得许多,只全身心的享受这巫山云雨之乐。

  红烛摇曳,禾田承露,帐外已是冬寒彻底,而这一布之隔的帐中,却是春风不尽,云雨不绝。

  ……一夜云雨,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,几度飞上云端。

  睁眼时,已是天光放晓。

  夫妻二人同时睁开眼,彼此“袒诚相待”,回想起昨夜的惊心动魄,不禁相视而笑。

  颜良精神大作,想着还有军务在身,也不及再享受这温柔乡的暖和,便即起了身。

  马云也禄忙起来,温顺却又有些不太熟练的服侍颜良穿衣洗盥,自己也梳洗一番,穿上了一身的戎装。

  比及出得外帐时,已然是天光大亮。

  颜良批示军务,马云禄则在旁相陪,她亦通晓军事,不时也在从旁给些意见。

  方批了几份,帐帘掀起,吕玲绮从外而入。

  “义兄,嫂嫂。”吕玲绮拱手见礼,依旧是一副巾帼英武之状。

  颜良抬头见是吕玲绮,猛然间想起昨夜那一袭影迹,不觉多看了吕玲绮一眼。

  旁边的马云禄眼眸却是微微一动,似是发现自家夫君看他那义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,而且,他那义妹的神色虽然平常,但马云禄以一个女人的直觉,却总觉得她眼神闪烁,似乎有什么亏心事。

  而吕玲绮心中虽慌,面上却一派从容,只拱手道:“义兄,郦城尚有一干曹军余孽未降,玲绮想请义兄准我率一军去荡平郦城。”

  吕玲绮这一番话,将颜良从恍惚中叫醒,他便点头道:“文远已降,留着那些余孽也没什么用处,就拨你五千兵马,荡平郦城便是。”

  “多谢义兄。”吕玲绮甚喜,当即就要领军而去。

  “姝妹且慢,我还有些话想问你。”马云禄忽然开口留住了她。

  吕玲绮一怔,便道:“不知嫂嫂有什么吩咐?”

  马云禄站了起来,上前携起了吕玲绮的手,笑问道:“玲绮啊,你今年有多大岁数了?”

  吕玲绮顿生茫然,却不知马云禄为何忽然问起了她年龄,而颜良也是微微一奇。

  “小妹今年已有十九。”吕玲绮还是如实答道。

  “十九岁啊,都这么大了,早过了嫁人的年龄了呢……”马云禄语气中有几分感慨惊讶。

  接着,她便将目光转向了颜良,“夫君,你这做兄长的也真是的,正所谓长兄为父,小妹她都十九了,你这个兄长怎还不张罗着为她寻一个如意郎君。”

  颜良愣怔了一下,方是明白了马云禄的意思,她忽然提起这事来,虽然有些突然,倒也确有其理。

  如今这个时代,女人十三四岁就到了嫁人的年龄,似吕玲绮十九岁还未嫁人,确实已是“大龄女青年”,按照这个时代的礼法,吕玲绮既然丧父,那自己这个做义兄的,就有责任为她操办婚姻之事。

  理是这个理,只是颜良一时之间,却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  正这时,吕玲绮傲然道:“方今天下,没哪个男子配得上我,玲绮也瞧不上谁。”

  马云禄笑道:“妹妹乃温侯之后,自当是配英雄豪杰,我看咱们荆州就有不少英雄儿郎,总该有妹妹看得上眼的吧。”

  吕玲绮却将目光转向了颜良,一字一句道:“在玲绮眼中,天下的英雄,除了我先父之外,就唯有义兄一人,其他人在我眼中,皆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