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再战傲娇袁

第三百二十二章 再战傲娇袁

  解今日困境!

  在袁谭看来,这五个字是他这辈子听到过最美妙的五个字,几乎在一瞬间就让袁谭兴奋得差点跳起来。

  但随即,袁谭的兴奋就大打了个折扣。

  因为,说这五个字的是辛评,一个屡次失算,让自己败给颜良那匹夫,有着污点的谋士。

  袁谭便暂抑住兴奋,转过身来,平静的问道:“仲治有何良策,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  魏王没有给冷脸,辛评暗松了口气。

  他便拱手道:“许都乃大王根基所在,万不可不救,为今之计,大王必当想方设法逼退袁尚,然后方能尽提大军南救许都。”

  “这等事本王难道还不知道,用得着你提醒吗。”袁谭不以为然道。

  辛评干咳了几声,忙道:“大王英明,微臣自是深知,微臣只是有一条计策,或许可叫袁尚不战而退。”

  听到这里,袁谭故秦平静的表情终于撑不住了,激动的从眼眸中生生挤了出来。

  “仲治果有奇策,快说快说。”袁谭兴奋的催促道。

  辛评遂移身近前,压低声音,将自己的计策诿诿道来。

  听罢辛评之言,袁谭面露恍悟之色,拍案喜道:“计策妙极,本王怎么就没想到呢,仲治啊,你当真不愧是本王麾下第一谋士,此番本王若能转危为安,你便是第一大功臣。”

  袁谭欣喜若狂之下,一瞬间就把先前对辛评的厌恶抛之脑海,几句话就把辛评捧成了他麾下第一谋士的高位。

  辛评那谨小慎微的表情,终于可以收起来,嘴角也难得浮现出几许得意。

  他捋须笑道:“只消袁尚退兵,大王便可提兵南归,一鼓作气杀退颜良这卑贱的匹夫,到时候再挥师北上,袁家的江山,最终还是要尽归大王之手。”

  辛评也聪明,不忘拍袁谭的马屁,作为回应。

  袁谭听得心中得意,一脸的阴霾尽散,不禁也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######鄢陵。

  星月当空,万里无云,明天将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。

  颜良站在帐门口,仰望着夜空,眼眸之中闪烁着思绪之色。

  夜色下的军营,就像是一面光滑的镜子,倒映着满天的星光,而那点点的星光,却是一堆堆的篝火。

  香气弥漫中,一锅锅的肉汤已经煮熟,围坐在火堆旁的士卒们,正流着口水准备享受一顿难得的肉餐。

  夜风扑面而来,颜良感觉到了一丝冬日的严寒,他转身回到了帐中。

  宽阔的军帐中,左右两边点着八支巨大的火炬,映的帐中温暖明亮,与帐外的天寒地冻恍若两个世界。

  大帐中央的巨大案几上,两翼各支着一根粗如儿臂的烛火,闪动的红光映照着旁边所悬的巨幅地图。

  颜良深邃的目光,重新投在了那地图上。

  许都、长安、寿春、邺城……一座座城池逐一从眼前流露,天下大势在他的脑海之中翻腾推演。

  或许是因为穿越前养成的夜猫子习惯,每每到了夜晚,却反而是颜良思维最清晰的时候。

  他喜欢在这夜深人静时,静静的思索着军争与谋划。

  垂卷的帐帏被从外掀了起,一股冷寒的夜风趁机钻入帐中,搅得火把闪烁舞动。

  “元直,还没休息吗。”颜良也不回头,光凭脚步声就听得出来者是谁。

  身后的徐庶笑了笑,叹道:“庶也瞌睡的紧,可惜北方有急报送到,把瞌睡虫全都给惊跑了。”

  北方有急报……颜良的眼眸微微一动,似乎是猜到了什么。

  他却也不急,只慢慢的转身坐了下来,顺手从炉下自斟了两杯温酒,一杯给自己,一杯递给了徐庶。

  “多谢主公。”

  一杯酒饮下,颜良淡淡道:“莫非是袁尚那小子撤兵了不成?”

  “咳咳~~”徐庶的酒方入喉,便给颜良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呛了出来。

  放下酒樽,徐庶一脸的奇色,却叹道:“主公这般料事如神,看来我等这些谋士,终有一天会没饭吃的。”

  徐庶的自嘲,引得颜良哈哈大笑。

  徐庶也只是说笑而已,当下也笑了一笑,遂道:“主公所料不错,那袁尚的确从白马撤兵了,而且还撤得飞快。”

  “嗯,说说看,袁尚为何撤兵,看看跟我所想的原因是否吻合。”颜良点头道。

  徐庶便将那书有情报的羊皮纸奉上,内中的情报虽只区区数行,颜良粗粗扫了一眼,嘴角便浮现几分冷笑。

  雄踞幽州的袁熙,终于出兵了。

  这位袁家的二公子,猫在幽州坐看了大半年的袁家之争,终于在袁谭趿趿可危之时,出手帮了他这同母的哥哥一把,一万幽州铁骑由范阳郡长驱南下,兵锋直入冀州所属中山国。

  “袁尚的大军尽在河南,北部的中山国一线兵力空虚,袁熙这么突然的在他背后插上一刀子,这位袁三公子不退兵才怪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又问道:“不知袁熙这小子打的是什么旗号?”

  徐庶道:“袁熙斥责袁尚篡改了袁绍的遗命,他这次发兵打的是拥护袁谭为魏王,要为袁家清理门户的旗号。”

  “果然还是个软蛋。”颜良斩钉截铁的给袁熙下了定论。

  当今这个时候,袁尚和袁谭经过近半年的战争,再加上刘备和他颜良分别插上一脚,二袁的实力已是大损,无论是哪一方,都丧失了威慑天下的实力。

  而袁熙雄踞幽州,拥数万精锐的幽燕之师,已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。

  换作是颜良,若握有这等实力,必会打出争夺王位的旗号,管你袁尚还是袁谭,一并扫平。

  而眼下的袁熙,却竟然还不敢自立为雄,仍打着拥护袁谭的旗号,一看便知是一个没有气魄野心的货色。

  徐庶笑了一笑,“袁熙也不完全算是软蛋了,他三弟把他的夫人送给主公,他总算是敢出兵报仇,好歹也还有点男人气概。”

  颜良想起了被软禁在襄阳的甄宓,此时此刻,如果她得知自己的丈夫,在她被袁尚送给颜良几个月后,才敢出兵攻打袁尚,不知又会做何感想。

  “就让河北那两个姓袁的继续内斗好了,眼下袁尚一回军,袁谭必又会回救许都,元直你还是集中精力好好想想,好何对付这小子吧。”

  颜良冷笑一声,视野已从河北转移到了河南。

  如今之势,颜良有兵马近五万,其中近四万用于围困许都,而颜良所统鄢陵之兵只有万余。

  而袁谭从北方抽调南下之军,至少也有三万之众。

  一万对三万,颜良兵力上并不占优势,兵力虽少,但颜良却有绝对的自信,可以少胜多,击败袁谭的三万大军。

  但在颍川这等平原地带,要战便将是旷野战的正面交锋,颜良以一万对三万,纵然最终能硬生生的击败了袁谭,自身的兵马也必会有不少的损失。

  放眼中原,还有刘备这等比袁谭更强大的敌人,颜良自不愿把过多的精锐士兵,损失在与袁谭的交锋之上。

  故是此一役,难就难在如何能以少胜多,兵力上又不致于损失太多。

  徐庶也陷入了沉思,智谋之士气见略同,颜良所顾忌之事,徐庶自然也能想到。

  这主臣二人,静静的盯着那悬的地图,思想在颍川郡的旷野上飞奔着,沉静的眼眸中,闪烁着变幻不定的神色。

  炉中炭火噼啪作响,熏熏的酒气四下弥漫。

  仿佛是酒香激刺的缘故,徐庶的眼眸忽然间一亮,紧接着,嘴角便掠起了一抹诡笑。

  “主公,庶已经想到了一条妙计。”

  ######七天之后,鄢陵以北。

  寒风瑟瑟,枯草翻飞,隆冬的旷野一片的凄。

  颜良驻马而立,目光如刃,冷冷的注视着正前方。

  那一面“颜”字的大旗虽仍在傲然的飞扬,但左右的兵马却不过六千余人,声势较往昔动不动就数万之众显得有些单薄。

  一条粗长的黑线从地平线下升起,数不清的旗帜,如云帆一般招展。

  黑线徐徐逼近,不多时间,颜良便看清了那支军队的全貌。

  那里一道横亘数百丈的庞大军阵,密密麻麻的人头和翻飞的旗帜,铺天盖地一般,森林的铁甲反射着阳光,几欲将苍穹映寒。

  中央处,那一面“袁”字的大旗,正耀武扬威的飘扬。

  排在军阵最前方的是数千盾手,他们所举的大盾共有三层,外蒙牛皮,中间为木,最内层还裹着一层铁皮,如此坚盾,是连弩车都无法穿透的最强之盾。

  而在盾手之后,则是密密麻麻,如森林般的长戟,这些有两丈多长的大戟,足以将任何冲将占来的重骑兵贯穿。

  而在军阵的左右两翼,则分布着数千轻骑兵,用以防范轻骑兵的冲击。

  一眼望去,这座庞大的步军兵,几乎如一只全身包裹着铁皮的钢铁巨兽,简直是无懈可击。

  看到这么一座大阵,颜良笑了。

  神行骑、铁浮屠、弩车,颜良的三样利器,统统都被袁谭的这座大阵所克制,看来袁谭这回是吸取了几次失败的教训,这一次可说是有备而来。

  “如此针对我,袁大公子,也真是难为你了……”颜良暗自感慨。

  而在几百步外,高踞马上,环视着自己这精神打造的铁阵,袁谭却是一脸傲然得意。

  远望着对那区区几千人的军阵,袁谭嘴角掠起了冷笑,“颜良匹夫,今次本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破我这铁阵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