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冬天里的奇迹

第三百二十四章 冬天里的奇迹

  号令传下,三柱狼烟冲天而起,浓浓的黑烟刺破湛蓝的天空,方圆数十里都清晰可见。

  狼烟已然放起,颜良便收止败军,重新列阵以待。

  天下之间,哪怕是再精锐的士兵,在败退的情况下,原本坚不可摧的斗志,也会变得无比脆弱。

  这五六千的颜家军健儿,连奔了十余里,原有的斗志早就随着败退的大势散尽,只惶恐不安的希望能尽快撤离险境。

  但是他们却万没想到,他们的主公竟然忽然间停止撤退,竟打算以此惶惶之众,来重新列阵迎击徐徐压至的敌人。

  马云禄有点慌了,张郃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众将们皆在暗忖原本那个神武雄略的主公是怎么了,怎会连连的做出这等违背兵法常理的用兵举动。

  惊惶中的他们,却一时忘了,自家的主公,最善长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当张郃等将看到颜良下令放狼烟时,还在猜想是否颜良藏有伏兵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眼看着袁军过半已渡河,却仍不见伏兵的影子,众将本就不安的心情,就愈加的急迫起来。

  “将军,若待袁军尽数渡河就不妙了,咱们何不现在就冲上去,给袁谭那小子来个半渡而击之。”

  马云禄也算通晓兵法,便喘着气向颜良进言。

  话音方落,张郃却道:“淆水甚浅,不及膝盖,况且袁军的阵形未动,纵使半渡击之恐怕也难以奏效,主公,是战是退,当速做决断才是。”

  张郃虽未明言,但意思却已明了,他仍然建议撤兵。

  颜良却一脸闲然,怀抱着长刀,冷笑道:“急什么,狼烟已经点起,尔等稍安勿躁,且静看一场免费的好戏便是。”

  颜良的神情言语,依旧是自然从容,言下之意,更是在暗示他早有破敌之计。

  张郃等诸将便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强抑着狐疑与不安,远望着正自过河的袁军,心中揣测着颜良究竟会有何妙计。

  几百步外,袁谭坐胯着高头大马,已然滴水不沾的登上了南岸。

  他的中军阵一登岸,等于三分之二的兵马已过河,袁谭便令已登岸的兵马放慢速度,不可乱了阵形,只等后面的兵马悉数上岸,再对敌军发起追击。

  过河的袁谭,原还担心颜良已然逃远,但抬头远望去时,他却笑了。

  就在几百步外,袁谭看到,颜良和他的几千败军,竟然折返回身,列阵以待,一副打算跟他决一死战的样子。

  “颜良狗贼,算你有几分狗胆,竟然还没有逃,很好,就待本王大军悉数上岸,再好好的收拾你……”

  袁谭暗自冷笑时,便是驻马于岸边,昂首静待自家后军上岸。

  那英俊的脸庞上,皆是傲然与高贵,此时的袁谭,终于看到了击败颜良的希望。

  败了多少次,所有的仇恨,终于能在今天一笔勾销,那一双眼眸中,痛快的神色正如潮涌动。

  忽然间,袁谭的耳朵动了一动,他似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听到了什么异样的响动。

  那细微的响动,听起来仿佛是隔山的瀑布声,正由远及近,不断的接近自己,只转眼之间,便隐似涛涛水声,奔腾不绝。

  心中,一个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
  那声音似乎来自于淆水的上游,袁谭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举目向上游望去。

  骤然之间,袁谭的双目斗睁,无尽的惊骇,如火焰一般从眼眶中喷射而出,他仿佛是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怖之事。

  脸上,所有的傲然与得意,瞬间烟销余散,唯剩下目瞪口呆的震怖。

  上游处,一道洪峰正如发狂的水中巨兽一般,咆哮着,奔腾着,向着下游处狂涌而来。

  当袁谭看到那股洪峰时,那三万袁军将士,皆也第一时间看到,原本士气井然的袁军,陡然间便轰然炸了锅。

  尚在河中的袁军士卒,哪里还顾得什么阵形,丢下兵器与旗帜,不顾一切的就向岸上逃去。

  而那些已上岸的袁军,则是轰然而散,四下乱窜,生恐被涌上岸的洪流给卷走。

  三万袁军,转眼间就乱成了一团。

  袁谭本能策马奔离岸边,心中却是惊疑万状,口中更是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,大冬天的,怎可能突发洪水……”

  不仅仅是袁谭,所有的袁军,包括辛评也尽皆茫解无解。

  方今隆冬时,天下各条水系尽皆水位下降不说,如今又无降雨,上游怎会突然之间涌来一股洪流,这简直是古往今来未见有的奇事。

  奔逃中的辛评,思绪翻滚如潮,猛然之间,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色,似乎是惊悟了其中奥秘。

  “原来如此,颜良这厮,竟然是……”

  辛评惊觉之时,却为时已晚,那一道洪峰携着大自然的力量,转眼已奔腾扑至。

  此起片伏的惨叫,还有那惊涛怒涛之时,瞬间骤起,齐胸的洪流,轰然撞向了河中万余袁军。

  那洪流虽只齐胸,但却冰凉刺骨,更挟着上游俯冲之势,只眨眼间就将万余袁军拍倒在水中,汹汹的水流冲卷着数不清嚎叫的躯体,奔腾不休的向着下游继续卷去。

  洪流来也快,去也快,片刻之后,洪峰越过,却留下了一片狼藉。

  未及上岸的万余袁军,近有一半被洪流卷走,另外一半,则像是被雨水冲溃巢穴的蚂蚁一般,嚎叫着在刺骨的水中翻滚。

  那些侥幸逃过洪流一冲的袁军,则乱遭遭的四散在水岸边,心有余悸的看着身遭惨烈的同袍,一时间竟忘了救助。

  三万袁军,貌似坚不可摧的铁阵,就此分崩离析。

  袁谭喘着粗气,惊魂未定的扫视着他狼狈的士卒,眼中充满了惊恐,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恍惚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。

  而几百步外,观看了这场水冲袁军大戏的颜家军将士,一个个何尝不是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直到此时,张郃和马云禄才算明白过来,颜良何以会如此自信,何以会故意以寡敌众,并且故意的败给袁谭。

  原来,颜良所有的反常之举,竟全是为了把袁谭引到淆水这里,利用这一场洪流,轻轻松松的摧垮袁谭看似坚不可摧的铁阵。

  只是,马云禄等人方才明白颜良的用意之后,马上又陷入了新的惊奇与茫然之中。

  “这隆冬之际,主公竟能预料到洪流突发,主公当真是,当真是……”

  张郃也是惊诧到极点,一时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颜良的神机妙算。

  因为他觉得颜良连冬天发洪水,这般几百年怕都难遇之事,都能提前预料到,如此不可思议的预见能力,已然是不能用神机妙算来形容。

  面对着众部下的惊叹,颜良却只付之一笑,马鞭一指那冲天而起的狼烟,“大冬天的,哪里会有什么洪水,尔等都忘了本将为何要给徐元直发信号了吗。”

  颜良也没有点破玄机,只向他们加以暗示。

  张郃也是目光转向那冲天黑烟,思维飞转,细细的琢磨着其中蹊跷,猛然间神色一振,却如梦中惊醒一般。

  “主公莫非已令元直事先往上游拦河筑坝,而今放出信号,正是令元直掘开水坝,放水以淹袁军不成?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默认了张郃所说。

  早在决战的前一夜,颜良就密令徐庶率三千兵马,提前赶往淆水上游,以泥袋堵塞水流,使得原本齐腰的水位,降到只及膝盖。

  而当袁谭以为水浅,放心的涉水过河时,颜良便发出信号,令上游的徐庶扒开泥坝,放水以淹半渡的袁军。

  以泥袋堵截河水,本来非是易事,若放在江南富水的河流,此计未必能成。

  但这淆水位于中原,水势本来就不急,而今隆天时节,水势就要更弱,正是趁着此等天时地利,此计方才能有些奇效。

  这便是当日徐庶给颜良所献,不费吹灰之力破敌之计。

  当张郃等人终明白过来时,无不对颜良投以前所未有的惊叹,皆想着自家主公,竟能将这天时地利运用到这般极致,实已是神乎其神,非常人之所能。

  面对着众人的惊叹,颜良只道:“此乃元直所献之妙计,如今元直的任务已经完成,接下来,就要看诸位的表演了。”

  言罢,颜良刀锋似的目光,已是投向了几百步外的袁军。

  那支就在不久之前,还耀武扬威,追着他们跑的貌似强大的军队,如今一眨眼间,已变成了落汤之鸡,淹死的淹死,惊恐的惊恐,逃散的逃散,已是混乱之极。

  颜良的脸上,冷绝的杀气正灼烈而生,左右将士低落的情绪,陡然间也被点燃,转眼就变得烈火熊熊。

  “全军出击,给本将杀光这班落汤鸡——”

  颜良一声暴喝,长刀向着猛然划下。

  数千战意暴涨到极点的颜家军将士,挟着沸腾的热血,还有那嗜杀的狂意,呼喊着向着惶恐的敌人轰然杀出。

  原本被追击的弱者,开始了反击,攻守之势就此逆转。

  而在乱军中的袁谭,方才从洪流中回过神来,回头猛见颜良的大军汹涌扑来,其势比那洪流还要汹汹,转眼之间,袁谭的心又跌入了更加惊恐的深渊。

  “撤退,全军撤退——”大叫一声,袁谭拨马先走,向着河对岸便狂逃而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