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虽然欣赏,照杀不误

第三百二十五章 虽然欣赏,照杀不误

  未战,已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士卒,如今阵形已乱,士气丧尽,何以再战。

  袁谭反应何其之快,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败局已定,若是不想丧身于此,或是做颜良的刀下之鬼,立即撒腿逃命,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  当下袁谭连丁点的抵挡意思都没有,大叫一声就拨马先逃。

  袁谭这么一撤,其余两万惊恐的袁军士卒,皆是轰然而散,一窝蜂的向着河边冲去。

  过腰的河水冰冷刺骨,涉水过河的难度,远胜于方才,但在性命面前,什么都已经不重要。

  两万袁军,你推我掇,嚎叫着,不顾一切的跳入了河水之中。

  只是,就在才有万余不到袁军下水时,颜良的六千步骑也汹汹杀到。

  张郃所率的千余骑兵当先杀到,手中那枪钢枪如流虹般四面标射,枪影过处,血雨横飞。

  滚滚的铁蹄,更是毫不留情的辗向那些惊恐的蝼蚁,惨叫之声掩去了滚滚水声,沿河一线很快就尸伏遍地,喷涌的鲜血将河岸一线染成了一片血沼,腥红的鲜血淌入水中,竟将河水赤染。

  张郃枪芒四射,眼中血丝密布,尽情的发泄着他的怒火。

  曾几何时,身为河北将领的他,屡屡为袁谭所属的汝颍派排抗,早就心怀愤恨。

  南阳之役,袁谭那纨绔二世祖不但不听他的进言,还在逃跑之时将自己抛弃在孤城之中。

  大丈夫有仇当报,这仇恨,张郃无时无刻不牢记心中。

  今日,终于有机会让他血洗积聚多年的愤怒,张郃焉能得不杀个昏天黑地,不杀个痛快。

  骑兵大杀之际,颜良随后所统的步军也杀到。

  六千颜家军健儿,将两万多袁军如驱猪狗一般,赶入了淆水中。

  那过腰的河水虽然不算河,但因冰凉刺骨,水势颇急,一时片刻想要逃到对岸也非是易事。

  颜军步骑追至岸边后,便以弓弩向着水中的袁军任意杀射,行动不利的袁军士卒,便如那稳动缓慢的活靶子一般,任由颜军射杀。

  鲜血把水面染红,数不清的袁军死在冰冷的水中,一具具漂浮的尸体,被水流卷走。

  这肆意的射杀,整整持续了约半个时辰,直到最后一名残存的袁军士卒,狼狈惊恐的爬上了对岸。

  放眼望去,整个河面已为漂浮的尸体血覆盖,沿河两岸更是爬满了尸体,整条淆水都变成了袁军的葬场。

  先一步逃上岸的袁谭,看着这惨烈的景像,一张高贵俊朗的脸,已是痛苦的扭曲到不成人形。

  三万大军,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损失了一半,此一役,他的力量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。

  损失了这么多的士卒,别说夺还许都,只怕再逗留一刻,颜良的大军渡河追来,连自保也成问题。

  痛苦的袁谭远望着对岸,那面迎风傲然飞舞的“颜”字大旗,狰狞扭曲的脸上,涌动着惊怖与愤恨之色。

  “颜良狗贼,这仇我袁谭迟早要与你报还——”

  尽管袁谭恨得是咬牙切齿,但他却不敢再稍留片刻,只能率领着他残存的万余败军,急急忙忙的继续向北撤去。

  对岸的颜良,却只冷笑着目送袁谭败军逃离。

  “主公,何不追过河去,一鼓作气将那袁谭斩杀,毕其功于一役。”张郃杀意未尽,激动的叫道。

  颜良却反问一句:“今若本将杀了袁谭,最大的受益是谁,你可曾想过?”

  张郃愣怔了一下,凝眉思索了片刻,旋即面露恍惚之色。

  今日就和当初南阳之战一样,颜良并非没有杀袁谭的机会与实力,非不杀,而是不屑也。

  倘若袁谭一死,其所控制的中原诸州,必然望风瓦解,这些袁谭的旧部,势必会蜂拥的归顺于刘备。

  如此一来,颜良血战半天,最终却让刘备成了最大的赢家,这买卖岂不亏大。

  而且刘备是一个远比袁谭厉害的对手,让他在短时间内迅速坐大,并非颜良愿意看到。

  对于颜良来说,慢慢的蚕食袁谭的地盘,显然更为划算。

  明白了颜良的深谋远虑,张郃不禁更添几分对他的敬佩,今日杀得痛快,却也再不急于杀袁谭,只傲然的冷视着对岸的袁军狼狈逃窜。

  “将军,我抓到了一人,你一定会感兴趣的。”

  马云禄策马而来,手中根拎小鸡似的拎着一人,勒马于前,哐的将那俘虏扔在了颜良马前。

  那儒生装束的俘虏挣扎着从地上爬将起来,虽然是灰头土脸,但颜良还是一眼认出。

  眼前这人,竟然正是辛评。

  “原来是辛仲治啊,真难得咱们会在这种场合再见。”颜良高踞马上,冷冷笑道。

  辛评属汝颍一派,当初颜良尚在袁绍麾下时,也没少受此人的排挤。

  而前两次颜良攻打许都,就是这辛评守城,两次交手,葬送了袁谭数万兵马,几员大将,说起来,这辛评也算对他有功。

  辛评见得颜良,眼眸中顿时迸射出恨色,恨恨道:“你这袁家叛将,岂配称我名字,如今你奸计得逞,要杀要剐随你便是。”

  出身世族名士的辛评,虽成俘虏,但对颜良却依旧毫不掩饰鄙视与愤恨。

  “大胆的狗东西,还敢骂我家将军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马云禄当先大怒,作势就要挥枪取其性命。

  颜良却一抬手,止住了自家夫人。

  俯视着这位大义凛然的名士,颜良冷笑道:“辛评,若换作别人,胆敢这么骂本将,这会早就被五马分尸,不过念在你也算是个忠贞义士,本将就给你个活命的机会。只要你肯归顺本将,去往许都城下劝降荀谌,本将就饶你不死,还有的是荣华富贵给你。”

  对于辛评,颜良还是存有几分欣赏的。

  历史上,辛评在袁谭节节失利,众叛亲离的情况下,仍对袁谭不离不弃,甚至投降曹操的其弟辛毗劝说之下,也不肯背叛袁谭,最终却遭袁谭猜忌,郁郁而终。

  对于真正有骨气的人,颜良一向都很欣赏,况且这辛评也确有几分智谋,颜良自然便生收降之心。

  听得颜良这一番劝降之词,原本激昂的辛评,却陷入了沉默。

  他眼神闪烁不定,似乎已是有所动摇。

  半晌后,辛评拱手道:“承蒙颜将军如此看重,评唯有听从天命,归顺明主。”

  颜良原以为辛评会断然拒绝,或者至少也要矜持一番,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只片刻之间,辛评竟然就已想通。

  纵然是旁边张郃这等袁氏旧将,也对这个曾经的同僚,投降的这般痛快感到惊讶。

  “仲治真乃识时务之人,很好,能仲治主员智谋之士,本将何愁许都不破,哈哈——”

  颜良尽管心怀着几分狐疑,但还是大度的接受了辛评的投降。

  大败袁谭的援军,又得辛评归降,此一役颜良实可谓是大获全胜。

  当下颜良便携得胜之军,一路南归许都。

  ……一天之后,颜良率领着大军,浩浩荡荡的开抵了许都城下。

  围城近已久,这是颜良的大军第一次有进攻的迹象,此举立时令荀谌和他的守军紧张起来,万余守军尽皆上城,准备迎战颜军的进攻。

  大军止步于许都东门百步之外,在袁军众目睽睽之下,颜良率领着百余骑出得军阵,直抵许都的护城壕前……

  跟随在颜良身边的,除了周仓等虎卫亲军外,还有新降的辛评。

  颜良并不打算强攻许都,如果要用攻城下策,他早就用了,今日之所以前来,依旧是要打一场心理战。

  颜良要让辛评亲口向守军宣告,他们的大王袁谭已被杀得大败而逃,要让辛评来招降荀谌和许都守军。

  颜良相信,这将是对许都守军精神最致命的打击,这打击之后,或许不需要攻城,荀谌和那一城守军就会斗志瓦解,开城投降。

  不战而屈人之兵,上之上策也。

  颜良目光看向辛评,笑道:“仲治,有劳你喊一嗓子了。”

  “主公放心,辛某必说服荀谌归降。”辛评打了保票,勒马上前一步。

  面对着城头无数袁军的眼光,辛评深吸了一口气,用尽全部的力气,大声叫道:“大王绝不会放弃你们的,他的援军马上就到,你们一定要死守下去,万万不可动摇——”

  此言一出,城上城下,所有人都一片惊哗。

  就连颜良也是吃了一惊,万没有想到辛评竟然会有此出人意料之举。

  那辛评大叫完之后,昂首回头看了颜良一眼,表情重新又恢复了高傲与不屑,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挑衅。

  这一刻,颜良明白了。

  怪不得他觉的辛评降得这么痛快,其中有些不对劲,原来这厮竟是假借投降为名,借机来到许都城前鼓舞守军的士气。

  辛评那挑衅性的表情,似乎正巴望着看颜良恼羞成怒,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  而颜良却非但没有怒,嘴角反而扬起一抹不以为然的冷笑。

  他拨马上前,冷冷道:“辛评,枉你也是一代名士,这种小儿的把戏,亏你也玩得出来,你以为,就凭你这一嗓子,就能挽救袁谭覆灭的命运吗。”

  颜良的平静与自信,反而让抱着必死之士的辛评神色一变,一时不知如何以应。

  “你不怕死,这一点本将的确很欣赏,不过,你胆敢欺骗本将,却是罪不容诛,安心去吧——”

  话音方落,颜良眼眸中凶光陡然一聚,手中长刀刷的扫出。

  所有人都未看清他动作之时,辛评那一颗人头已飞上半空,然后跌落于地。

  那断头的躯体,喷涌着鲜血,晃了一晃,旋即栽倒于马前。

  颜良在众人惊惧的注视下,从容收刀,冷冷道:“此人也算是条硬汉子,将他抬下去,厚葬了吧。”

  左右这才惊醒过来,忙不跌的上前将辛评的尸体抬走。

  然后,颜良刀锋似的目光扫向城头,高声道:“荀谌听着,本将给你三天时间,三日后你若不降,破城之时,辛评就是你的下场!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