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万炮齐发

第三百二十六章 万炮齐发

  城墙上的荀谌,当他看到辛评出现的那一刻,心头立时为惊惧袭过。

  辛评乃是魏王袁谭的随军谋士,如今他不在魏王麾下,却出现在颜良的身边,这意味着什么,荀谌再清楚不过。

  唯有两个可能,要么是辛评背弃袁谭,投奔了颜良,要么就是袁谭兵败,辛评为颜良所擒,不得已而降之。

  前者还好,可若是后者的话……

  荀谌绝望了,不敢再想下去。

  而就在荀谌心为震怖时,辛评却忽然间,当着两军将士的面,大喊出了那样一番慷慨激昂的话。

  那振奋人心的怒吼,旋即令荀谌绝望的心头,重新出现了一线曙光。

  “也许,大王的援军真的还在路上,辛评只是诈降颜良,为的就是向消息不通的许都通报消息?”

  荀谌心中这样自我安慰着,尽管他觉得辛评这么做有违常理,即使他想要通传消息,又何必自己亲身犯险。

  就当荀谌在希望与绝望中挣扎时,他惊恐的看到,颜良当着数万人的面,亲手一刀斩落辛评的恐怖场面。

  那毫不留情的一刀,那血淋淋的人头,无不令城头的袁军人心震慑。

  当荀谌还来不及为辛评的死而难过时,颜良已用那雄浑的声音,向他发出了最后的通碟。

  那洪钟般的威胁之词,如刀子一般扎在荀谌的心头,直令他全身打个一个冷战,一股前所未有恶寒从脚底升起,瞬间袭遍全身。

  寒风吹过,后背一阵刺冷的凉意,只转眼间,荀谌惊觉自己竟是被颜良区区几句威肋,吓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  这一刻,荀谌和寻一城的守军,尽皆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。

  而许都城前,颜良下过最后通碟之后,却已转身扬长而去,数万大军徐徐退去,只留下了城前那一团腥红的血迹。

  颜良并没有攻城,他看起来似乎正如他所说的那样,打算留给荀谌三天的时间,让他权衡是否该归降。

  荀谌也长松了一口气,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得城去,急是招汪昭、孟岱等诸将商议对策。

  留守许都的汪昭等将领,均是袁谭一手提拔出来的亲信将领,如今许都虽与外界隔绝,今日又亲眼看到辛评被戮,但众将一合计之下,还是决定死守许都,以待袁谭援军。

  荀谌虽然惊于颜良的威胁,但却只能服从众将商议的决定。

  ……

  颜军大营。

  不知不觉中,已是两日过去,许都城不见半点开城投降的意思,反而不分昼夜的在加固城防工事,一副打算死守的样子。

  大帐中,弥漫着强烈的求战之意,众将都已是按捺不住,巴不得立始攻城。

  颜良却一身的轻闲,没有丁点心急之意。

  “主公,两日已过,我看那荀谌多半是不会投降,咱们也该为总攻做准备了。”徐庶进言道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“辛评那一嗓子给了荀谌希望,你们以为我真会等着他投降吗?”

  众人的神色皆是一动,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颜良。

  徐庶面露几分兴奋,便笑道:“原来主公早看穿了荀谌心思,如此看来,咱们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了,这许都城唯有以力攻破这一条路了。”

  颜良站了起来,背负双手踱步于帐中。

  “强攻许都是势在必行,不过本将一直在想,即使是强攻,也当施展计谋,尽可能的减少士卒的损失,不知尔等可有可两全之策?”

  颜良发下话来,徐庶等谋士们立刻开动脑筋,开始冥思苦想起来。

  如今颜良的围城之军近有五万,而守城的袁军却有一万之众,五倍的兵力,野外交锋自有压倒性的兵力优势,但对于攻城而言,则并不算占据绝对的上风。

  “我军只五万之众,四面围攻显然不合适,为今之计,只有集中兵力,强攻一面方才是上策。”

  徐庶率先开口,他劝捋着胡须,表情若有所思。

  张郃却道:“即使是强攻一面,但若荀谌发现我军的主攻方向,及时从其余三门抽调兵力,便同样可集中兵力应对我方进攻,即使以五万人强攻一面,也未必就有绝对的胜算。”

  张郃以冷静而著称,此时的他并未被澹一役的大胜冲昏头脑,依旧保持着冷静。

  经他二人一言,颜良的脑海里猛的闪过一丝灵光,“既是如此,那我们就想方设法,令那荀谌发现不了我军主攻方向。”

  徐庶那若有所思的脸上,陡然间也闪过一丝振奋,似乎颜良这一句话,帮着他打通了思路。

  沉吟片刻,徐庶的嘴角掠过一丝诡笑,“庶已明白主公的意思,庶倒是寻得一计,或许倒可有奇效。”

  ……

  一天后,许都城的紧张气氛达到了顶点。

  这是颜良给荀谌所下通碟的最后一天,颜良向来是说一不二,既然放出了狠话,就绝不会手软。

  整整一天,颜军按兵不动,并未有攻城的迹象,这让荀谌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次日凌晨,天色将明未明时,城头的一道急报,却将荀谌从睡梦中惊醒。

  西门值守士卒来报,言是颜军开始向西城一线集结,似乎将发动一场大规模的进攻。

  荀谌不敢稍有犹豫,急是披挂飞马赶到了西门。

  城头上,汪昭已率三千兵马赶到,城头一丝弥漫着紧张不安的情绪。

  “汪将军,怎么回事?”荀谌爬山城头,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。

  汪昭脸色凝重,指着城外道:“荀大人,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荀谌趴到女墙边,借着东方发白的昏暗光线,向着城外看去,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  城外数百步的旷野上,绵延里许的宽度上,已是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颜军士卒,一排排森森的刀戟,泛着狰狞诡异的寒光,那茫茫无尽的旗海,更如怒涛一般,迎着晨风翻滚。

  而在不远处,还有更多的颜军,正开出营垒,源源不断的向着西城一线集结。

  更让人发慌的是,颜军正将一辆辆的霹雳车推往阵前,一眼扫去,少说已在一百多辆霹雳车瞄准了城头,而且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。

  看着茫茫无边的人海,还有那巨型可怖的霹雳车,颜军俨然是要集中全部的兵力,对西城发进一场最猛烈的进攻。

  “荀大人,敌军似乎要集中兵力强攻西城,是不是赶快将其余三城兵马抽调前来,免得到时顶不住。”汪昭焦虑说道。

  荀谌却摇了摇头,“先等等再说,不到万不得已,不可轻易抽调其他三门兵力,以免中了颜良声东击西之计。”

  荀谌自知颜良诡诈多端,不敢轻易就做决定。

  汪昭也无可奈何,只能满脸焦虑的继续坐看敌人集结兵力。

  不多时,颜军已集结完毕,大大小小的军阵铺天盖地,粗略估算,人数至少也有四万之多。

  而此时,聚集于军阵前的霹雳车,数量也达到了三百辆之多。

  这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,那壮观的场面,隐约让荀谌想起官渡之战的浩大场面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,荀谌已深为霹雳车的威力所折磨,而今颜良一口气几乎把所有的霹雳车都集在了西城一线,介时若是同时发射,又将会是何等一种恐怖的场面。

  荀谌不敢再想下去,他手心发凉,心中已是惧意渐生。

  城头之下,颜良闲坐马上,昂首冷视着许都城头。

  尽管天未大亮,且隔着数百步的距离,但颜良仿佛能够看到,此刻的荀谌,正以何等一种惶恐的表情,面对着他茫茫兵海,还有那数百辆庞然大物般的霹雳车。

  “荀谌,你不是宁死不降吗,很好,就让你尝尝万炮齐发是什么感觉吧。”

  颜良哼了一声,旋即喝令霹雳车准备开炮。

  号令传下,吱呀呀的木梢拉动声此起彼伏,一颗颗牛头大小的石弹皆已就位,三百门冷兵器时代的大炮,齐刷刷的瞄准了敌城。

  “发射——”颜良大喝一声。

  战鼓声骤起,射击的信号立时发出。

  三百辆霹雳车,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击,在嗖嗖的破风巨响中,三百多颗石弹腾空而起,划着曼妙的弧线,如漫空而落的流星雨一般,铺天盖地的向着许都城头倾泄而去。

  城头上的荀谌和数千守军,瞬间就吓破了胆,所有人都本能的缩下了身子,抱头躲进了女墙之下。

  某一个瞬间之后,便是天崩地裂般的轰然巨响。

  纷飞的石弹,无情的撞击在许都伤痕累累的城墙上,碎石分崩,尘屑飞扬,轰鸣与惨叫之声如潮水般灌入耳膜,如利刃一搬切割着袁军的紧绷的神经。

  第一轮的齐攻才是噩梦的开始,接下来中,三百辆霹雳车无休止的向着敌城任意射击,整个西城一线都被那从天而降的石雨所覆盖。

  如此密集的程度,已是超乎了荀谌的想象,即使他未曾被击中,但那山呼海啸般的声势,已足以令他心惊胆战。

  “荀大人,看这阵势,敌军不是想集中兵力强攻西城还能是什么,快调兵来援吧,再晚就来不及了!”龟缩在身边的汪昭,惊恐的大叫着。

  荀谌哪里还敢再有犹豫,急是大叫道:“速去调集各门之兵,把兵马统统都集中到西门来,速去——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