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越来越乱的大棋盘

第三百三十一章 越来越乱的大棋盘

  “是啊,颜良如此残暴,若其夺取中原,不知有多少黎民百姓要死于他的毒手,我岂能视而不见……”

  刘备的脑海中,这样一个声音,不断的劝说着自己。

  那一张灰白的脸上,犹豫的表情在渐渐隐去,取而代之的,则是某种觉悟。

  “只是,备若北向,吴人方面又当如何。”

  刘备未回应关于袁谭之事,但这言下之意,却似是在默认了诸葛亮的提议。

  诸葛亮轻摇羽扇,淡淡道:“吴人如今夺取寿春,势必会西取汝南,而颜良新得许都,断也不会纵容汝南落于吴人之手,此两家原就有旧仇,如今利益冲突,必会再起事端。

  所以刘皇叔为今之计,何妨就此撤兵而还,坐观二虎相斗,南面的威胁也就此得解。而刘皇叔则可全力争夺中原,然后再北取河北,一统两河,那个时候……”

  诸葛亮未将话言尽,却只摇扇微微而笑。

  刘备却是越听越兴奋,竟有种如梦初醒的惊悟。

  起身踱步良久,刘备拱手道:“先生之言,真乃金玉良言,备当真是获益匪浅。”

  “亮只是信口一言而已,刘皇叔权做参考便是,当不得真的。”

  诸葛亮微微而笑,自信之中,却又含着几分谦逊。

  兴奋之下,刘备却又道:“只是袁谭好歹也是备之盟友,如若备公然发兵袭之,心里这关总还是有些过意不去。”

  “吞并袁谭虽是势在必行,但也不可急于一时,皇叔可徐徐图谋,肆机而动,只要机会合适,倒也未见得非得动刀动枪,皇叔的声名也不见得就会受损。”

  诸葛亮话中有话,似是在做某种暗示。

  刘备沉吟半晌,忽然间似乎是有所领悟,眉宇间再添几分兴奋。

  诸葛亮却也不再多言,将一杯茶饮尽,便起身道:“亮还要回乡探亲,就不打扰皇叔处置军务,告辞了。”

  眼见诸葛亮要走,刘备就急了,赶紧伸手拦下。

  “先生乃当世英才,备身负匡扶汉室的重担,只恨才疏学浅,独力难支,恳请先生能助备一臂之力。”

  刘备这是打算招揽诸葛亮。

  诸葛亮却只淡淡一笑,“亮学识浅薄,且素来淡泊世事,流落他乡半生,如今只想回徐州耕田读书,觅几分清闲自在,皇叔的美意,亮只怕是难以消受。”

  眼前这年轻的奇士,言语听起来倒是一派的闲云野士之态。

  刘备心中却暗忖:“什么淡泊世事,若你当真淡泊世事,又何必跑来我这里献计……”

  念及于此,刘备表情愈加诚恳,眼中转眼便浸上了一层求贤若渴的泪光。

  “先生志向高洁,备实在是敬佩之至,只是先生亦乃仁心爱民,还望能念及天下苍生,出山相助备这愚鲁之人。”

  刘备说着,更是长身到底,深深的一揖。

  诸葛亮忙是将刘备扶起,叹息道:“刘皇叔乃当世英雄,亮自也十分景仰,只是亮此行确实是要回乡探亲,不过亮既是要留居徐州,将来自有再见之时。”

  诸葛亮虽未答应刘备出山,却也没有拒绝,而言下之意又似是在暗示,将来或许还有机会。

  刘备何其之聪明,很快就听明白了他言下之意。

  当下刘备便收了一脸苦相,拱手道:“既是先生有事在身,备也不好挽留,将来回徐州之时,备必当亲往府上拜见。”

  诸葛亮淡淡笑道:“如此,那亮便恭候皇叔大驾。”

  客套话说尽,诸葛亮这才告辞,刘备更是亲自送出营外。

  望着诸葛亮一席远去的背影,刘备嘴角悄然掠起一抹笑意,口中喃喃道:“这诸葛孔明果然是足智多谋,又是徐州世族出身,若能为我所用的话……”

  ######许都。

  曾经的魏王府,如今已改头换面,变成了颜良的军府。

  富丽堂皇的大堂中,颜良正闲品着美酒,翻阅着来自于各地的最新情报。

  关中方面,郦城那一战,曹操估计是彻底被打得没了气,自退还长安之后,就再没有举兵东向的意图。

  而根据长安方面传回的情报,曹操回到关中之后,一面在恢复损伤的实力,一面还在向陈仓方面增兵,似乎有向西凉用兵的意图。

  根据贾诩等谋士的推测,曹操此举,很可能是想要彻底的消灭马韩的西凉诸侯,以完全解除他的后顾之忧。

  曹操自退入关中,休养生息的两年当中,兵力本已是恢复到五万之多,以这样一支兵力,当初若能全师进攻并州,未必就攻不过黄河,也不至于后来被迫改变战略,举兵偷袭南阳,最终落得败溃而归。

  而曹操之所以无法集中全部兵力,就是因后马腾和韩遂在西线不断骚扰,使得曹操不得不给夏侯渊的陈仓兵团配备了两万之多的兵力。

  便是因此,贾诩便猜想,曹操在兵犯南阳失利,暂时不敢再与颜良交锋的情况下,多半会选择扫平西凉,完成对雍凉二州的完全占领。

  倘若曹操能全据雍凉二州,尽收西凉健马,其实力必将大增,这一点自是颜良不愿看到的。

  但眼下颜良的视线尽在中原,对于远在关中的曹操,也只能暂时置之不理,而曹操的战线西移,也同样减轻了颜良的压力,使他可以全力东进。

  另一条情报,则是关于刘备。

  这位刘皇叔在寿春失陷之后,并未如颜良所期望的那样,鏖兵于淮南,陷入跟东吴长期的战争泥潭中,而在他攻克许都不久,明智的选择了退军回徐州。

  而且,刘备退还徐州后,率军进至了彭城一带,似有打算西进中原的迹象。

  至于淆水大败的袁谭,则并未似最初料想那样,收拢败兵聚于陈留郡,以抵挡颜良进一步东进,而是弃了陈留,退往了更东面的梁国。

  袁谭的这个举动,不禁引起了颜良的猜测。

  “梁国与彭城颇近,袁谭率残兵退守梁国,而刘备又率军进至彭城,这多半是二人意图会师,合力抵御我军东进。”

  徐庶斩钉截铁的做出了判断。

  颜良盯着地图上那一片区域,眉头不禁微微暗皱。

  从表面迹象来看,形势的确如徐庶所说的那样,若果真如此,还确实是件棘手之势。

  袁谭虽然在许都损失了大部分的兵力,但他毕竟还占据着中原三州之地,东拼西凑的话,短时间内至少也可以拼出一支两万人左右的军队。

  至于刘备,正攻下青州之后,兵力更是剧增,眼下他麾下的可用兵力,至少也有五万人左右。

  这也就是说,他二人若是合兵一处,就有差不多七万多人的兵力。

  而眼下颜良能用于东进的兵力,也仅仅只有四万多人。

  那七万兵马若是掌握在袁谭手中,颜良自然是一点不怕,但关键却在于刘备的加入。

  此人的机谋远在袁谭之上,而且麾下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乃至张绣这等当世名将,更有陈登、程昱这等奇谋之士,刘备集团的整体实力,要远远强于袁谭。

  颜良并不怕刘备,但这不代表他就会轻视刘备,他所考虑的是,若与刘备这强劲之敌拼个你死我活,即使最后胜了,收益是否能大过于损失。

  况且眼下孙权已攻取了寿春,东吴的兵锋也指向了中原,这逐鹿中原的群雄中又插进来这么一个野心勃勃之前徒,形势就跟着变得更为复杂起来。

  “牵一发而动全身,这中原的纷急,是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呢……”

  颜良感慨了一声,却将话题一转,“汝南郡方向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  徐庶从一大堆的情报中,挑出了半于汝南的最新战报。

  “张将军的飞马急报,他的五千步骑已于前日攻克汝南郡治安城,安城以东的上蔡、吴房、阳安等诸县,均已不战而降。”

  颜良微微点头,表示对张郃用兵之速感到满意。

  这时,徐庶却忽又道:“不过张将军在急报中还称,吴将太史慈已率五千多兵马进入汝南,攻克了汝南东部的汝阴、富坡、原鹿等数县。张将军向主公请示,是否率军继续东进,和吴人开战,彻底全据整个汝南郡。”

  听到这里,颜良的眉头更是一凝,冷笑道:“元皓先生预料的果然不错,这个周瑜还真是神速,这么快就发兵攻入了汝南。”

  听得颜良的赞许,田丰微微捋须,眉宇中闪烁着几分自信。

  “元皓先生,吴人兵锋已进入汝南,依先生之见,本将该当如何?”颜良将目光转向了田丰。

  田丰道:“汝南郡东部距寿春太近,吴人必不会容忍寿春随时暴露在我军兵锋之下,而眼下这种形势下,与吴人再起大规模的战争,显然也不太合适。所以老朽的意思时,便令张将军保持现状不变,即不继续东进,也不容许吴人西侵,咱们就和吴人二人汝南。”

  二分汝南?

  田丰的这个提议,不禁令颜良眼前一亮。

  另一侧的徐庶,却道:“汝南以西多山,吴人必不敢深入,就算让他们占了东面数县,也对许都构不成威胁,庶以为,元皓先生之计可行。”

  徐庶也赞成了田丰的提议。

  颜良目光却在地图上扫来扫去,心中叹想:“袁谭、袁尚、刘备,如今又加入了一个孙权,中原这盘大棋,他奶奶的可是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