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璞 玉

第三百三十三章 璞 玉

  一个屁大点的小孩,用结巴的舌头,说出这般傲气的话来,这场面在周仓等人看来,自然是相当的滑稽。

  众亲军们立刻哄笑了起来。

  而颜良看着眼前这口吃的小男孩,眼眸中却忽然闪过一丝异色。

  一瞬之间,他似乎是猛然想到了什么。

  那小男孩被众人一笑,瘦弱的脸上顿生怒色,“你们笑……笑个屁……这是我……我家……走……都给我走。”

  他一抬手,竟是要轰他们出门。

  周仓转笑为怒,斥道:“你个小结巴子,还敢轰老子们走,我看你是欠揍吧你。”

  那小男孩似是被那一句“小结巴子”给激怒,非但没有一丝惧意,反而勃然大怒,挥舞着小拳头就向周仓打来。

  “你个小结巴,反了你!”

  周仓没想到这小子还敢主动出手,又是好笑又是好气,二话不说,胳膊一抡,冲着那小男孩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
  但听“哐”的一声,小男孩当场被扇倒在地上,吃了一嘴巴子的泥土。

  左右亲军皆哈哈大笑。

  以周仓的武艺与力气,若他动起真格来,这一巴掌下去不要了这小男孩的命才怪,不过他也不屑于跟一小孩来真的,这一巴掌也是随便一甩而已。

  饶是如此,小男孩的脸上顿时肿了一大片,嘴角更是浸出了一丝血迹。

  颜良知道周仓不会下杀手,所以他也没有出言阻止,反而是一脸的兴致,想要看看这小男孩接下来有什么反应。

  那妇人眼见儿子被打,吓得尖叫一声,当即就扑了上来。

  她边是扶儿子,边是惶恐的叫道:“小孩子不懂事,各位爷千万别生气,你们要住尽管住就是。”

  “娘……我没事……咱不怕他们……”

  那小男孩倒依旧嘴硬,竟然还挣扎着从地上趴了起来,抹干净了嘴角的血迹,愤愤的盯着周仓,似乎还有再冲上来的势头。

  见得这小男孩如此硬气,颜良不禁微微点头,暗生赞意。

  至于其他亲军们,这时也笑不出声了。

  他们到底都铁骨铮铮的汉子,生平最佩服的就是硬汉子,眼前这小结巴虽然瘦弱,但胆色却这般硬气,这不禁让他们感到刮目相看。

  周仓也是一脸惊奇,冷笑道:“好你个小子,还是块硬骨头,小子,有胆你就再上来啊,看爷不把你另半张脸也打肿才怪。”

  那小男孩又被激怒,挽起袖子就要拼命,那妇人生恐自家儿子挨打,死死的拉扯着不放。

  “仲景先生,你看这小男孩的结巴之症,是否有治好的希望。”颜良问道。

  因是诸县中不少人都染了风寒,而张仲景恰恰又最善治伤寒,因此颜良此番出巡,便让他一并随行。

  张仲景仔细打量着那小男孩,捋须道:“口吃也有先天和后天之分,我看这小儿中气实足,这口吃倒不似先天,若是善加矫正,倒也未必不能治。”

  “能治就好。”颜良点了点头。

  他旋即走上前来,示意周仓退下,接着将目光转向了那小男孩,笑问道:“小兄弟,我看你倒是硬气的很呢,敢不敢报上名来。”

  那小男孩毫不犹豫的叫道:“有……有什么不敢,我……我叫邓艾……你敢……敢不报报上名来。”

  邓艾。

  果然是他。

  魏之名将邓艾,奇谋诡变,堪称天下奇才,灭蜀之战,偷渡阴平之计更是名垂青史。

  这样一名令人神往的名将,如今就站在自己面前,而且,还正处年幼,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。

  颜良熟读三国,自然不会不知道,邓艾就出身于新野邓氏一族。

  而颜良同样也记得,邓艾乃是三国后期的名将,当年颜良初到荆州之时,他还是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毛孩。

  名将之所以是为名将,不仅是他们天资不凡,更是在于他们所经历的各种人生历练。

  颜良既然改变了官渡之战的历史,改变了荆州的归属,那么邓艾也就失去了那些锤炼他成为名将需要的过程。

  没有了那些历练的过程,邓艾也只会淹没在茫茫人海中。

  便是因此,颜良就没打算过收邓艾入麾下,却不曾想到,今日他巡视至此,却会意外的遇上这邓艾。

  先前时颜良本也没注意,但后来见这小男孩性情与众不同,而且他娘又是个寡妇,在加上此地离新野很近,又名为邓家村,颜良便猜测这小男孩会不会是邓艾。

  方才这一问,没想到还真让他猜对了。

  这邓艾小小年纪,便有这般血气和胆量,光此一点,便足以证明他的资质非同常人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便想既然给他碰到了,便不妨将他收入膝下,凭着自己的培养调教,再加上邓艾的天份,用不得多年,又可以为自己添一员年轻的良将。

  那小邓艾眼见颜良若有所思,笑而不语,便叫道:“你……你笑什么……怎么……不……不敢报上……报上……姓名吗?”

  周仓不知邓艾身份,眼见这小屁孩敢跟自家主公嚣张,当即就怒了,作势就要上前揍他。

  颜良却摆手止住了周仓,只负手俯视着邓艾,淡淡道:“本将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颜良是也。”

  “颜……良……”

  邓艾眼珠溜溜转着,一时还没转过弯来。

  那妇人却是身躯陡然一震,脸上立时涌上了无尽的惊怖,吓得是扑嗵就跪伏于地,“民妇有眼无珠,不知是州牧大人驾到,失礼之处,还望大人恕罪。”

  “州牧大人?”邓艾小脸上也闪现了惊异。

  妇人忙把邓艾拉着跪下,急道:“这是咱们的颜州牧,你怎敢无礼,还不快给大人赔罪。”

  邓艾这下才明白过来,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,旋即就被颜良的威名给压了下去,脸也顿露慌张之色,他也不知该说什么,只得本能的被自己母亲拉了下来。

  “不知者不罪,你们都起来吧。”颜良微微俯身,一抬手便将那母子二人扶了起来。

  那妇人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,低着头不敢正视颜良。

  而那邓艾却是把个颜良扫来扫去,小脸上不怒也不惊,却是一脸的仰慕之色。

  颜良便笑道:“本将又不是三头六臂的怪物,用不着这么奇怪的盯着我看吧。”

  “我听人家说,咱们的颜州牧是杀人不眨眼的大枭雄,我就想看看枭雄是长什么样的。”

  邓艾一点都不畏惧,稚声稚气的“口吐真言”。

  颜良听罢,不禁哈哈大笑。

  妇人却是大惊失色,急是喝斥儿子,不得胡言乱语。

  颜良却不以为然道:“本将就是枭雄,这小子敢说真话,很好,本将甚是喜欢。”

  那妇人这才松了口气,那张清艳的脸上,却不禁又浮现了几许奇色。

  “枭雄”二字,原就带有几分贬义,背地里被人说说出就罢了,谁又会明了想听。

  而眼前的这位州牧大人,听得自家儿子说他是“枭雄”,非但不怒,反而还这般高兴,俨然引以为傲一般,这妇人如何心中能不惊奇。

  “还未知夫人芳名?”颜良问道。

  妇人从神思中回来,忙应道:“民妇邓氏。”

  邓氏乃新野大姓,一姓间彼此通婚,邓艾的母亲姓邓倒也正常。

  颜良便道:“邓夫人,不知现下本将可在此借宿否?”

  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

  州牧大人驾临府上,那可是荣耀之至的事,邓氏高兴还来不及,又岂不愿。

  当下他便收拾出几间空房,上间好点的给颜良住,其余则留给周仓等随行之众。

  颜良坐定,稍饮了几口水解渴后,便将邓氏母子招至了跟前。

  “这位乃是名医张仲景先生,本将想请他给令公子瞧一瞧口吃的病,不知可不可以。”颜良道。

  张仲景乃荆襄名医,邓氏焉能不知,而今听得颜良竟让这般名医给自己儿子瞧病,邓氏自是感激不已,忙是连连称谢。

  张仲景便将邓艾叫到一旁,替他细细的诊视。

  片刻之后,张仲景便捋须笑道:“老朽此子口吃乃是后天养成,幸得他年纪尚幼,症根不深,若老朽加以矫正,不出一年,必可将他的口吃治愈。”

  邓艾自幼因这口吃被人嘲笑,邓氏身为母亲,也深为儿子的境遇难过,如今听得儿子的病竟然能治,一瞬间便是高兴到欣喜若狂。

  小小的邓艾,更是激动到合不拢嘴。

  “多谢大人对我母子的大恩大德,我母子做牛做马也难报大人之恩。”

  感激之下,邓氏拉着邓艾就给颜良连连叩道。

  颜良坦然受了他们几拜,便将他母子扶起,“夫人这位儿子本将甚是喜欢,故是有一件事,还想请夫人应允。”

  邓氏含着泪光,忙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,民妇就算是死也愿意。”

  颜良抚着邓艾的脑袋,笑道:“夫人可是言重了,本将只是想收令公子做义子,不知夫人愿不愿意。”

  邓氏一下就愣住了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眼前站着的,那可是堂堂荆州之牧,这样的大官,自己这辈子见上一面都难,而今,人家却要认自己的儿子做义子。

  一瞬之间,无限的惊喜涌入脑海,邓氏只觉头脑晕眩,摇摇晃晃的就倒了下去。

  颜良眼急手快,忙是伸手交她的腰枝揽住,那丰满的少妇身躯,顺势便倒入了他的臂弯之中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