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认子收母

第三百三十四章 认子收母

  那力拔千斤的臂膀,孔武有力,轻轻松松的便将邓氏揽住。

  邓氏从晕眩中苏醒过来,忽觉自己竟是躺在州牧大人怀中,清艳的脸庞间,瞬间泛起一抹酡红。

  “邓夫人,你没事吧。”颜良倒是并无他意,轻轻将邓氏扶了起来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
  邓氏侧过身去,轻掩绯面,眉目含差。

  颜良只淡淡道:“邓夫人,方才本将所提,收令公子为义子之事,不知邓夫人意下如何?”

  片刻后,她才从惊羞中回过神来,受宠若惊的喜色顿时写满了脸庞。

  “大人如此看重我家小儿,实在是他前世修来的福份,贱妾感激还来不及,怎敢不识抬举。”

  邓氏惊喜之下,急是拉着邓艾道:“艾儿,颜州牧要认你作义子,你还傻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拜见义父。”

  邓艾却也给颜良的话震惊得呆在了那里。

  他虽与寻常孩童不同,但到底也只是个破落家族的乡野小子,颜良这种州牧级别的人物,在他看来简直是比天还遥不可及,如神一般的存在。

  颜良纵横荆襄,这新野乡中也时常流传着关于颜良的传说,邓艾每每听着都是神往不已,对颜良这个“枭雄”般的人物,早就敬仰的不得了。

  如今心目之中,那神一般的人物就在眼前,而且还要认他作义子,这如何能不叫这小男孩惊喜若狂。

  呆了半晌,邓艾终于被娘给叫醒,忙是跪伏于地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,口称:“孩儿拜见义父。”

  颜良甚为欣慰,抬手将邓艾扶起,哈哈大笑道:“好孩子,明日就跟为父回襄阳去,为父传你武艺,教你兵法,不出数年,必叫你成一个当世名将,你可愿意。”

  男人天生就有野性,哪个小男孩整日不是幻想着征战沙场,像那些当世英雄们一样打打杀杀,邓艾自也不例外。

  而邓艾因是体弱,素来受村中那些同龄孩子欺负,而今认得颜良做义父,且还要教他武艺和兵法,对于一个满心幻想的小男孩来说,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他狂喜。

  当下,邓艾便兴奋的叫道:“孩儿愿意,孩儿要做和义父一样的大英雄。”

  这邓艾一激动高兴,话也说得利索了许多。

  “很好,很好。”颜良手抚着邓艾的小脑袋,眼眸之中充满了期待。

  对于颜良来说,他之所以收邓艾作义子,除了看重邓艾资质之外,其实还有另一层深意。

  颜良眼下的实力,虽然可与孙权、曹操此等枭雄并立,但颜良在某种方面,却又有着先天的劣势。

  这劣势,就是颜良没有曹操和孙权那样,拥有着一个强有力的家族。

  似曹操有曹仁、曹洪、曹真、曹休这等优秀的宗族将领,还有夏侯渊这等跟曹氏有着姻亲关系的夏侯一族支持。

  而孙权身边,也有孙瑜、孙匡、孙翊,这等一大帮子的家族兄弟。

  至于颜良,却是孤身一人,并无亲族相助,即使有个文丑,视自己为兄,但到底是后来才归降,不似关羽张飞那般,开始时就追随颜良。

  所以,从这一点上说,颜良甚至比刘备还要“孤单”。

  而今颜良虽然有了自己亲生儿子,但到底年纪尚幼,就算长大了,颜良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带兵上阵。

  故是颜良今日遇到邓艾时,便灵机一动,心想自己虽无亲族,但却可能通过认义子来弥补这不足。

  而且,颜良只是认邓艾为义子,而非收他做养子。

  按照当世礼法,养子乃是和亲生儿子一样,拥有着合法的继承权,颜良既然有了亲生儿子,当然不会学历史上的刘备那样,再收了刘封这么个养子,为将来埋伏下隐患。

  故是颜良虽认邓艾为义子,培养他成为颜家的栋梁,却又不用担心他会危及自己亲子的地位,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人人都有私心,颜良从来都不否认,这便是他认邓艾为义子的私心。

  此意只能心知,却不足与外人道也。

  当天颜良认了邓艾作义子,张仲景看得出颜良是赏识这孩子的资质,周仓等亲军却是大为惊讶。

  不过,好在周仓对颜良是忠心耿耿,既然颜良认了邓艾为干儿子,他便也只好称邓艾为一声小公子。

  当天晚上,颜良便叫赏了邓氏一笔“巨资”,邓氏欢欢喜喜的接下,宰羊杀鸡,买酒买米做了丰盛的乡中土菜来招待颜良一众。

  乡野酒菜虽算不得精致,但颜良今天也高兴,痛痛快快大喝一番,以庆祝自己认了义子这桩事喜。

  酒肉尽兴,已是月上眉梢。

  众亲军们回往自己屋里休息,周仓则安排部分人手,轮班的守卫在院子四周,以为保护。

  邓氏也不敢让颜良在偏屋休息,当晚便将半醉的颜良扶入了他母子所住的正屋,让颜良在内屋休息,她自己打算跟儿子在一帘之隔的小屋挤上一挤。

  邓艾那小子今天兴奋过度,颜良又给了他几碗酒喝,这回已是醉得满脸通红,回小屋里一躺下就呼呼大睡起来。

  邓氏也顾不得照看儿子,先将颜良诺大的身躯扶上床去,又替他脱下靴子,解下外衣,好生的一番伺候,只将自己累得是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。

  屋里光线昏暗,新买的蜡烛已烧了一半。

  颜良并没有醉,朦胧中睁开眼来,却见邓氏正俯在跟前,替自己掩被子。

  她累得是汗水淋漓,一股淡淡的汗香幽幽入鼻,这股味道令颜良的心头怦然一动。

  邓氏擦了一把额间的汗,只觉浑身潮热,便将小蓝袄的口子处拉开了几分,俯身之际,那一抹花白酥嫩就在颜良的眼皮子底下抖啊抖的。

  再看邓氏,盘起的头发略有些散乱,一抹半湿的乌发贴在脸蛋上,烛火映照下,甚是撩人。

  邓氏虽是乡村少妇,衣着没那么鲜亮,言行举止也都透露着一股子乡土气息,但看惯吃惯了佳肴的颜良,邓氏在他眼中却颇有几分野味的韵味。

  欣赏之际,心中欲念顿生。

  邓氏却没有觉察颜良在看她,好容易服侍颜良这虎熊之躯躺下,邓氏长吐了口气,便即转身想回小屋去。

  这时,颜良忽然一伸手,将邓氏拉了回来。

  邓氏吓了一跳,惊觉时,人已趴在了颜良的身上,那饱满的酥物,沉甸甸的压挤着颜良的胸膛。

  邓氏顿时羞得面红耳赤,慌慌的道了一句:“大人,你这是做甚?”

  颜良紧搂着她那蛮身,腾出的一只手顺势已按住了她的翘臀,虽隔着一层襦裙,但那极富质感的强性,已足以为令半醉的他欲念如火而生。

  “还能做什么,本将今晚想让夫人留下来伺候本将。”颜良笑眯眯的,很露骨的道出了他的“坏念头”。

  邓氏的俏脸蛋上,顿时云霞如火,羞意如潮泛滥。

  “贱妾身份卑微,只怕有污了大人……”娇羞之下,邓氏低低应道。

  颜良不屑一哼,“本将既是认了艾儿做义子,你身为艾儿的亲娘,身份便也不同,有什么卑微不卑微的。”

  颜良说话之间,已是隔着衣服,肆意的游移。

  邓氏那柔软无骨的身体,散发着令他倍感舒适的温热,那种好闻的体香,若有若无的香味更是薰得他有些迷糊。

  邓氏听着颜良的话,身子经受着他的抚慰,那手掌的热度透过衣服,缓慢的浸入她的身体,她似乎感觉到有一团火在悄悄的燃起,不知不觉的蔓延开来。

  她守寡多年,便如那久旱的禾田一般,长久未经雨露滋润,心中怎不暗藏渴望。

  如今眼前这男人,乃是堂堂的州牧,身份何等尊贵,况且自己儿子既是认了他做义父,自己做他的女人也是理所当然。

  脑子里这么一想,邓氏很快就放下了矜持,羞答答道:“大人若不嫌弃贱妾,贱妾今夜就好好服侍大人。”

  邓氏的识趣也让颜良很是满意,他便笑着将被子掀开一角,邓氏见状,便是低眉羞笑着钻了进来。

  月影从院中密密层层的树间投射进屋子里,地上床上印满了铜钱大小的光斑,屋里充满着一种暧昧甜醉的春意。

  那沉甸甸的身体匍匐在颜良的身上,被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,却是邓氏在宽衣解带。

  乡野人家“羞耻”之念甚轻,邓氏既已决定伺候颜良,便放开了所谓的脸面,倒是十分的主动,又或者是有些迫不及待。

  不多时,那光滑柔弱的身体,便“坦诚”的躺在了颜良的怀中。

  那雪白的淑峰,软软的腻腻的,松软的像发糕一般,颜良血脉贲张,翻身便将邓氏按倒在身下。

  正当他奋发神威,打算尽情的耕犁时,邓氏却娇滴滴的求道:“艾儿还在隔壁,万望大人能轻点,莫要吵醒了艾儿,若是让艾看到,贱妾羞也羞死。”

  颜良这才想起,邓艾那个小家伙,这在一帘之隔的小屋里。

  邓氏不提便罢,这般一提,颜良反而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动,心头的欲念更如火而焚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