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“耕田”与种田

第三百三十五章 “耕田”与种田

  邓氏那巴巴的央求,令颜良血脉欲张,此刻的他,俨然若一匹脱僵的野马,迫不及待的要纵蹄狂奔。

  哈哈一笑,再无犹豫,颜良抖擞雄风,卖力的征伐起那征久旱的新大陆。

  邓氏紧咬着红唇,面色潮红如火,只觉一阵阵又麻又酥的感觉,冲击着她寂寞已久的心房,那说不出的快活,竟似钻进了她身体的每一条骨头缝里,酥痒却说不出的通泰。

  几经承欢,邓氏已是陷入了迷离,鼻间娇喘吁吁。

  她那藕似的臂儿腿儿,便如同那藤蔓一般,情不自禁的将颜良雄健的身躯紧紧的箍住,恨不得将颜良融入自己的身体似的。

  颜良威武如雄狮,就感觉身体的最深处,仿佛有一股力量推动着什么,一点点的往上涌,带动着他巍巍的躯体在疯狂。

  几度战伐,颜良已翻身躺了下来。

  眼眸之中,邓氏已将盘起的头发放下,眼波如水,春情泛滥,如一匹小野马一般,在肆意的奔腾,那乌黑亮丽的头发,如瀑布似的甩来甩去,说不出的狂野。

  那汹涌的雪峰,更如山崩地裂一般,在他的眼前剧晃,只令颜良眼眸充血。

  “娘……娘……”

  自己离乱之时,一帘之隔的小屋那边,忽然间传出了小邓艾的叫声。

  颜良“见多识广”,自不当回事,正自狂野中的邓氏,却给儿子这突然间的叫声吓了一跳。

  她只恐是儿子迷迷糊糊中醒来,若是出得内屋来,看到她如此一衣不着的“羞耻”画面,她这做娘的还不得当场羞到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邓氏一下子就慌了,急道:“艾儿,你别出来,娘这就过去。”

  说着邓氏赶紧抓起衣服,将上半身裹上,接着就要下地。

  颜良却正当兴头,哪里是说熄火就熄火,虎臂按着邓氏的身子死死不放。

  “大人,艾儿要是出来,羞也羞死,求大人且容贱妾缓缓。”邓氏窘羞难当,低低的向颜良乞求。

  颜良却笑道:“艾儿已是本将义子,本将睡他娘也是理所当然,给他看见又怎样,慌什么慌。”

  邓氏花容一怔,却知理是这个理,今夜之后,她自也会找机会跟儿子委婉的提及此事。

  只是如今若是亲眼被儿子撞上,那种难为情邓氏却无法想象。

  正当邓氏进退两难时,小屋中又传来邓艾的声音:“酒……我要学……学武……义父……教……教我武艺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颜良笑了,原来这小子早就睡得糊涂,这是一直在说梦话。

  邓氏也明白过来,按着胸口长吐了口气,原本窘促的俏脸间,旋即绽放出丝丝媚笑。

  春情再起,云雨更烈,邓氏不顾一身的香汗,几近疯狂的卖力,仿佛要补偿方才的那片刻停顿似的。

  红烛高烧,映得邓氏愈加抚媚,她紧紧咬着红唇,哼哼唧唧不敢放声喘息,生恐将小屋中的小邓艾惊醒。

  便在这刺激的气氛中,不知翻云覆雨多久,邓氏只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,这种感觉霎时间烧得她几乎意乱神迷,那成熟的身段,更是疯狂的耸动起来。

  疯狂至此,邓氏再也把持不住那份顾忌,也忘了不可惊醒儿子,只张大嘴巴,如同缺氧窒息一般,大口大口的喘息着,忘情的呻吟起来。

  终于,所有的欲望在狂乱疯迷的嘶叫中,宣泄一尽,邓氏颤抖着绷直了身子,又轰然倒下,犹如全身的骨头被瞬间抽走,软软无力的趴在了颜良浸满汗水的雄膛上。

  此时的邓氏,已是筋疲力尽,只余下粗重的喘息,慵慵懒懒的竟带着几丝哭腔。

  而颜良不想这邓氏竟如此风情万种,只被她激得难以把持,几乎在同一时间也登临云端。

  云收雨歇的二人,相拥蜷缩在了这温暖湿润被中,各自回味着那一瞬间的惊心动魄,不知不觉中,已是沉沉睡去。

  “我要当……当英雄……杀……杀啊……”

  小屋中,又传来了小邓艾的梦中臆语。

  仿佛,当他的娘亲和义父征伐之时,梦中的小邓艾,也在披在战甲,在他想象中的战场上征战。

  窗外风寒光凛凛,夜中的小村一片沉寂,只偶尔闻得几声无聊的犬吠。

  ……一晌贪欢。

  次日,当颜良睁开眼时,已是天光放晓。

  邓氏已不在身边,但这屋子里面,却还弥漫着一股异样的味道,只轻轻一嗅,不觉便让颜良回想起昨晚的惊心动魄。

  帘子掀起,小邓艾进来了,恭恭敬敬的向他这义父请安。

  邓艾虽是村野孩子,但这礼仪倒是不逊于大户人家,看来这邓氏虽是村妇,但在教子方面却跟那些寻常乡下女人大不一样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问道:“艾儿,你娘呢?”

  “娘……娘在西屋烧水……娘让我来看……看看义父起了没……她好……好过来服侍义父洗……洗盥。”

  邓艾结结巴巴的答道。

  颜良心中暗笑,心忖这邓氏心思倒也缜密,早早的就躲了出去,生怕让小邓艾早上起来撞见。

  这般事颜良也不多说,便想留着让邓氏自己告诉儿子,当下便伸了个懒腰下了床。

  邓艾跑出去告诉他娘,过不得片刻,邓氏才端着一盆热水时了内屋,邓艾则在旁捧着巾帕。

  一见到邓氏,颜良不禁想起昨夜的韵事,便向她笑了一笑。

  邓氏面庞掠过一丝晕色,眼眸中闪烁着几分难为情,却不敢有丝毫显露,这母子二人便一起服侍着颜良盥洗穿戴。

  盥洗妥当,简单的吃过一顿早饭,颜良便起程上路,带着邓艾母女二人,回往了襄阳。

  还往襄阳之后,颜良便将邓氏安排在了城中一间别院,并派了亲兵保护,给她置了几个得力的丫环老仆使唤。

  邓氏生于乡间,过惯了清贫的苦日子,如今忽然间住进了“豪宅大院”,身边还有丫环仆人伺候,于她而言,简直是天堂般的日子,做梦也不曾敢想过。

  邓氏母子的命运,一夜之间,便发生了这天翻地覆般的改变。

  而对于改变了她母子命运的恩人,邓氏自然是感激不尽,就再三的叮嘱儿子邓艾,要好好的跟着义父学习,这辈子都要牢记义父的恩德,将来长大了,更要为义父赴汤蹈火,再所不惜。

  安顿好了他母子后,几天后,颜良便又带了邓艾前去见黄月英。

  邓艾虽然瘦削,但长得倒也干干净净,颇有几分俊朗的底子,再加上颜良提到这孩子胆略过人之事,黄月英便也高高兴兴的认了这个义子。

  在这之后的时间里,颜良忙时处置公务,检阅各营兵马操练,闲暇之时抽得空隙,便开始教授邓艾武艺。

  不知不觉中,最寒冷的一月已过,天气开始渐渐的转暖。

  春耕在即,收成的好坏,直接决定着今年的战争中,哪一方诸侯的底气更足。

  颜良尽管在去岁中所获颇丰,不但打了两场大胜仗,还攻取了颍川、汝南等豫州南部几个富庶的郡,但在事关生死的农业上的事,却不敢有丝毫马虎。

  而作为颜良进军中原的前进基地,新得的颍川郡的农事问题,便被颜良放在了首位。

  早先曹操统治时代时,曹操就在颍川郡的许都、襄城各地设了许多屯田点,而袁绍攻取了颍川后,为了维护世家大族的利益,便将颍川的屯田点解散了大半,将那些上好的田地赐与了世家豪强,而那些屯田民部分转为了自耕农,部分则沦为了豪强的佃客。

  颜良攻下颍川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下令重新恢复颍川的所有屯田,更任命了新降的国渊为屯田都尉,进行屯田。

  国渊此人虽在演义中没有露面,但熟知三国的颜良,却深知此人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治政之才,而此人的成就,就在于为曹操主治屯田。

  当初官渡之役后,国渊和不少曹操旧属,因来不及撤往关中,都不得已归降了袁绍。

  而因袁绍逐步废除屯田,主治屯田的国渊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,待到袁谭称王时,国渊只沦为了许都的一闲官。

  颜良攻破许都,国渊顺理成章的又和大多数的许都官员一样,转而又归降了颜良。

  别人不识其才,颜良却如何不晓,旋即启用了国渊来主持屯田工作。

  在国渊的建议下,颜良便将颍川郡荒芜的无主农田收归官有,再将招募到的流民,按军队的编制组成组,由官府提供土地、种子、耕牛和农具,由他们开垦耕种,收获时按比例与官府分成。

  颜良推行屯田制,自然对地方豪强兼并土地和流民造成了影响,这些豪强势力必会有所反对。

  对于这些豪强世家,颜良向来是采取拉拢与打击并重,屯田事关他争夺天下的根本,颜良自是要不惜一切手段来打击那些反对的豪强。

  为此,颜良特意将满宠调任颍川太守,以用他严以律法的威名,来打击那些反对的豪强。

  如此双管齐下,屯田的事宜便进行的相当顺利,待春耕开始时,颍川一带被袁绍废弃的屯田点,在国渊和满宠的努力下,便恢复了大半。

  屯田的顺利进行,让颜良的底气也越来越足,进入开春之时,颜良已经在和他的谋士们,计划着新的用兵方略。

  这一日,正当颜良和众谋士们商讨热烈时,堂外亲军急急入内,将一道来自于北方的惊人情报呈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