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揭穿你的真面目

第三百三十七章 揭穿你的真面目

  刘备将袁谭软禁在手,打着袁谭的旗号,堂而皇之的接收袁谭的地盘,这一招果然是够狠够阴。

  袁谭兵力已衰,诸郡兵马无多,就算各郡有人看破刘备的心思,试图反抗,又焉能抵挡。

  再者,此时的袁尚,尚在全力进攻他的二哥袁熙,一时无暇南顾,这也就意味着,整个中原竟是无人跟刘备来争抢,可以任由他吞噬。

  倘若再给刘备数月,让他从容的把袁谭的地盘吞并,然后再顺利的消化下去,刘备的实力便将是暴增。

  一个拥有着中原诸州的刘备,显然将是比袁谭高出一个数量级的强劲对手,一个更难对付的敌人。

  “必须阻止刘备鲸吞中原,若是让他阴谋得逞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

  未及颜良开口,田丰断然说道。

  此时,许攸也道:“没想到刘备这么阴,看来咱们是不能再等了,必须尽快发兵北上,跟刘备抢夺中原。”

  两位谋士的想法,与颜良不谋而合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又将目光转向了贾诩,“文和,你怎么看?”

  贾诩捋须着胡须,缓缓道:“发兵北上自然是刻不容刻,不过老朽以为,还需用兵与用谋双管齐下。”

  双管齐下……颜良若有所思,向着贾诩未意一眼,令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贾诩不紧不慢道:“老朽觉得,主公可速派人去支会那袁尚,将刘备的图谋揭穿,想来袁尚断不会容忍刘备独吞中原,必会提兵南下,让刘备多一个敌人,对我们自然有好处。”

  贾诩之言提醒了颜良,如今之势,颜良的地盘与袁尚不相邻,彼此间并无利益冲突,又有共同的敌人,根据远交近攻的原则,拉拢袁尚确是势在必行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便欣然道:“文和言之有理,本将这就修书一封,派人去向那袁尚陈明利害,刘备想独吞中原,那我就把中原搅乱成一锅粥,让他吃不成独食。”

  众谋士纷纷点头,皆是附合颜良之意。

  这时,颜良又将目光转向许攸,“子远,还有一件事,恐怕得让你司闻曹的细作网全面开动起来。”

  “不知主公有何吩咐?”许攸面露几分奇色。

  颜良冷冷一笑,“我要你的细作在中原诸州,四处宣扬刘备囚困袁谭,夺其基业的不义之举,本将要揭穿刘备的阴谋,让天下人看清咱们这位大汉皇叔的真面目。”

  颜良这是要大打宣传攻势,军事与政治两手抓,两手都要硬。

  许攸嘴角浮现一抹笑意,拱手道:“主公放心吧,攸必叫在一旬之内,整个中原都知道刘备干了什么好事。”

  颜良这才满意点了点头,那刀锋似的眼眸中,杀意开始弥漫起来。

  与谋士们商议完毕后,颜良遂是定下了克日起兵的决策,当天便又召集众武将,开始作战争动员和军事布署。

  前番出兵出上,颜良动员近五万的大军,但是这一次,他却只能调动四万左右的兵马。

  关中的曹操此时正与西凉军耗着,暂时没什么威胁,但颜良却不得不防着东吴。

  去岁颜良是趁着东吴攻打寿春时发兵,所以江夏一线只需留少量兵马,但眼下东吴按兵未动,为了防止东吴趁机进攻,颜良不得不为江夏一线增兵一万,以确保后方的安全。

  战争的动员下达,诸军迅速的开始集结。

  原本颜良是打算春耕之后,待农闲之后再开战,但形势不等他,逼得他不得不即刻发兵。

  如此一来,春耕势必会受到影响,今岁的秋收也很有可能受到影响。

  所幸的却是,新野、宛城一带的屯田不会受到影响,而且攻破许都后,颜良掠取了大量袁谭搜刮的粮草,有此底子,足以支持颜良打一场有限规模的战争。

  二月初的这一天,颜良自襄阳而发,率领着两万大军北上,前往与许都一线徐庶的两万兵马会合。

  随军而发的谋士,有贾诩、田丰,武将有文丑、张辽、黄忠、吕玲绮,以及周仓等亲军将领,加上许都的徐庶和张郃,还有颍川太守满宠,颜良所率领的,放眼天下也是一支极为豪华的阵容。

  而作为元功之臣的许攸,则接替满宠兼任南郡太守,坐镇襄阳。

  此番出征,马云禄本欲随军而行,但颜良考虑到这一次东吴可能会趁机前来进攻,为了确保荆州的安危,除了许攸之外,颜良还必须留有一员亲信的武将,来镇守襄阳。

  这样一来,武艺不凡,又颇有统兵之能,更是自己妾室的马云禄,便成了最佳的选择。

  马云禄虽然好战,却也是明事理之人,颜良向她陈明利害后,马云禄便不再执着,欣赏接受了留守襄阳这份担子。

  诸事安排妥当,颜良的大军便起程北上,一路往许都而去。

  ……当颜良的大军在北上的时候,袁尚兵马也在南下。

  原因并非是袁尚灭了他的袁熙,而他的这位二哥,在关键时候软蛋了,向袁尚提出了求和。

  若论军事能力,袁家三兄弟中,袁尚确实要技高一筹。

  自去岁袁尚提兵北上以来,一月之间,袁尚就在卢奴、唐县连败袁熙,不但把袁熙逐出了冀州,反而还攻占了幽州所属范阳郡,以及幽州刺史部蓟县所在的燕国南部诸县。

  面袁尚在东线进攻之时,高览所统的一军,也在并州西线发起进攻,夺取了幽州西部屏障代郡。

  面对着袁尚犀利的攻势,袁熙连战连败,丧师失地的情况下,只得放下脸皮,向袁尚提出了求和,声称将拥护袁尚为魏王。

  按照袁尚的原计划,自然是要一鼓作气的灭了袁熙,全取幽州,彻底的断了后顾之忧。

  只是形势比人强,就在袁尚打算趁胜进击时,中原方面却传来了袁谭变成刘备傀儡的传闻,而紧接着,颜良的使者也抵达,力陈了刘备意图鲸吞中原的阴谋,请与袁尚联合共同对付刘备。

  中原事关重大,对于袁尚来说,此时的刘备已取代袁谭,成了他来自于南面的最大威胁,对于刘备的迅速崛起,袁尚自然不能坐视不理。

  于是,在逢纪的建议下,袁尚便顺势接受了袁熙的求和,留下高览驻守范阳郡防范袁熙,自提三万大军长驱南下,兵锋直指中原。

  ……梁国,睢阳城。

  魏王府大堂中,酒香四溢。

  刘备正闲品着美酒,灰白的脸上,流露着春风得意。

  旁边的孙乾,也是一脸的兴奋,滔滔不绝的念着手中一份份捷报。

  兖州方面,简雍已顺利接任泰山郡太守,鲁郡和山阳郡皆也换上了自己人。

  而在东平国方面,赵云业已平定了该国国相的抗命,以武力护送糜竺接任国相。

  至此,兖州方面与青徐接壤的数郡,名义是魏王袁谭的地盘,实际上皆已易帜。

  而在赵云以武力击灭东平国的反抗后,其余济北国、东郡、济阴郡等兖州郡国的地方官,皆已表示将服众“魏王”的旨意,此时,新任命的太守和国相们,已经赶赴诸郡国的路上。

  听着这一条接一条的好消息,刘备仿佛焕发了青春,那本是已显苍老的脸庞,竟似也年轻了不少。

  这时,脚步声响起,刘备抬头看去,却见袁谭已在陈到等几名虎熊之士的“护送”下,一脸铁青的步入了大堂。

  “原来是魏王殿下到了,我略备了些酒菜,正想为殿下压惊。”

  刘备起身迎上前去,拱手一礼,甚是恭敬。

  袁谭瞪了刘备一眼,冷哼一声,僵在那里不动。

  刘备也不以为怪,只淡淡道:“叔至,还不快请殿下入座。”

  陈到得令,虎臂一用劲,轻而易举的将袁谭推入了堂中,轻轻一按,便将他强行的按坐下来。

  刘备也回往坐下,亲自为袁谭斟了一杯酒,面露歉然,拱手道:“备不得已而让殿下受惊,这一杯酒算是备向殿下赔罪。”

  袁谭却不接酒,只冷哼一声,“你夺我兵马,禁我自由,分明是想夺我的基业,还说什么不得已,休得再假惺惺了。”

  “唉~~”刘备轻叹了一声,无奈道:“殿下性情焦躁,屡败于颜良,却执意还要指挥联军,备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殿下一意孤行,断送了数万将士的性命吧。万般无奈之下,备才不得已如此,殿下放心,只要备击败了颜良,替殿下夺回许都,自当将兵马拱手奉还,备也会立刻退回徐州,誓不取殿下半分疆土。”

  面对着刘备的信誓旦旦,袁谭脸上的讽刺意却愈盛,冷冷道:“刘备,你当本王真是那愚蠢之辈,到了这个时候还会受你蒙骗吗!枉我当年还苦劝父王收留于你,没想到你却恩将仇报,刘备,本王当真是看错了你。”

  耳听着袁谭的出言不逊,刘备也不以为怒,只一脸的委屈,叹道:“殿下不信备也没办法,备为人如何,总之日后再有公论。”

  话音方落,堂外亲军匆匆而入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细作传来急报,袁尚和颜良正各起大军,直奔中原杀来。”

  听得此言,刘备神色立变。

  而袁谭却哈哈大笑起来,“刘备啊刘备,你别以为可以安心的吞我基业,本王倒要看看,你如何逃过这一劫,哈哈~~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