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袁大走来袁三来

第三百三十九章 袁大走来袁三来

  三国时期没有酱油,更不用说打酱油。

  颜良意识到自己口误,便是哈哈一笑,“天下智谋之士,果然所见略同,元直既已看破孙权的阴谋,却不知有何对策?”

  颜良这么一问,徐庶的注意力很快从“打酱油”,转移到了正题上来。

  捋须沉吟了半晌,徐庶嘴角掠起了一丝诡笑,“孙权的用意,既然是以周瑜佯助刘备,实则坐观虎斗,那咱们就将计就计,也借孙权的计策一用。”

  借孙权计策一用……颜良思索飞转,脑子琢磨着徐庶这句话的意思,以他的聪明,只转眼间就明白了徐庶的言外之意。

  “好个借孙权的计策一用,很好,就这么办了!”

  ……几天之后,颜良率领着他的大军起程,由许都而发,开始向北面的雍丘城挺进。

  而此时的袁尚,已先一步抵达了雍丘,等着与颜良的会盟。

  于是,在这冬去春来的中原大地上,颜、袁、孙、刘四路大军,近二十万的大军,从四面八方的向着梁国方向聚集,浓浓的战争阴影,将这片膏腴之地所笼罩。

  三天后,颜良抵达了雍丘城南。

  大军安营已毕,颜良派出了使者去雍丘城见袁尚,不久之后,袁尚又派了逢纪前来通好。

  按照袁尚的意思,双方只需以文书的形势,达成联盟的协议便是,不必亲自会面,而颜良却坚持要当面会盟,否则难显诚意。

  颜良此举,并非是多此一举,而是有自己的用意。

  袁尚所统,皆是河北英豪,这些人将来都是颜良所要征服的对象,都是颜良预定的猎物。

  颜良就是要通过会盟,来让他们见识到自己的威名,让他们害怕。

  而且,颜良还会通过会盟,演一场戏给袁尚。

  无奈之下,袁尚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。

  袁尚这也是没有办法,想当初他为了求颜良出兵攻打袁谭,不惜将自己的嫂嫂送给颜良,已是颜面大失,让麾下的部将们对他暗生议论。

  而眼下,若是他再不敢接受颜良的会面邀请,更会令麾下文武视他为胆怯,他的名望也将因此更会扫地。

  一天的清晨,颜良率一百轻骑出营,沿着去往雍城的大道,抵达了约定的会盟地点。

  颜良是武艺绝顶,但他却绝不是狂妄自大之辈,他很清楚,自己与袁尚的这个联盟,乃是貌合神离,彼此各有各的利益,根本就不存在多少信任。

  故是为了安全起鉴,早在颜良动身之时,他的斥候和细作已遍布雍城附近,随时打探着袁尚诸军的动向,以防袁尚“脑子进水”,趁着会盟之际对自己突施杀手。

  行进之时,斥候们不断的将最新的情报发回,袁尚已由雍城而出,正在前来约会地点的路上,诸营袁军虽是进入了全面的戒备,但却并无开拔的异动。

  薄云闲卧,日当正午。

  雍城方向出现了一队人马,斥候飞奔来报,正是袁尚的队伍,人数同样是百余轻骑。

  双方相距百余步时,两支轻骑队伍都默契的停止了前进。

  颜良向身边跟随的逢纪示意一眼,逢纪便策马向着自家队伍奔去,与此同时,对面伊籍也从袁军那边策马而归。

  两名使者往来传递了口询,确认了两方主公的身份。

  “兄长,我陪你去会一会袁尚那小子。”旁边文丑道。

  颜良却冷笑一声,傲然道:“尔等皆留在此地,本将独自去便是。”

  颜良手扶佩剑,驱马缓缓的走出了本军,昂首徐步,一身的王者之风。

  对面的那些袁尚部将颜良都认识,以他这绝顶的武艺,那些人在他眼里都只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,他自有傲视群将的绝对信心。

  而百余之外的袁尚,眼见着颜良单骑而出,反而是尴尬了。

  颜良单骑而出,一方面可以说是显示“诚意”,以示他完全的相信袁尚,而另一方面,却也是在展示他的胆色与自信。

  袁尚带着众将环护上前吧,自然便在两军之前显得自己胆怯,害怕颜良。

  可若是不带护将,单骑上前吧,袁尚确实又忌惮颜良武艺,没那个胆量。

  一时之间,这位大魏国的君王,四世三公的高贵公子,额头间竟是浸出了一头的热汗,犹豫难决。

  而此时的颜良,却已勒马于两军间中,高声道:“颜良在此,袁三公子你还在等什么,难道还怕颜某吃了你不成。”

  颜良的话中暗藏讽意,袁尚知道,他若是再不出去,颜面就要扫地。

  这时的袁尚,却才意识到了颜良非要当面会盟的用意,心中暗骂颜良诡诈,却是为时已已晚。

  不及多想,袁尚只得暗暗咬牙,扬鞭指了左右几人,低声道:“尔等随本将出阵去会那姓颜的,其他人守在此地,随时戒备。”

  安排已毕,袁尚深吸一口气,方才在四员武将的保护下,慢吞吞的走了上来。

  颜良举目一扫,很快就认出了那四员袁将。

  那四将分别是冯礼、苏由、马延和郭援,其中那马延,白马一役时,还曾做过颜良的副将。

  此四员将领,若论武艺,比之文聘之辈尚稍逊于筹,但四人合力,也足以抵挡颜良一时,为袁尚逃跑争取时间。

  那四将护送着袁尚,止步于七步之外。

  “颜将军,久违了。”袁尚于马上一拱手,神情泰然,语气淡定。

  颜良洞察人心,他却看得出来,尽管袁尚表面上很从容,但眼眸之中的那丝丝不安,却难以掩饰。

  至于那四员袁将,则个个神经紧绷,紧张不安的盯着颜良,更是暗暗按着兵器,似乎生怕颜良突生变,冲上前来要他们主公的小命。

  心中暗笑,颜良亦一拱手,冷笑道:“袁三公子带四员大将随行保护,看来对颜某还真是不信任呢。”

  颜良声若洪钟,即使是随口一句讽刺之语,都仿佛暗藏着凛凛威慑。

  袁尚身形微微一颤,颜良那凛烈的气势,让他感到了强大的压迫力,与此同时,那暗含讽意的话,又令袁尚感几分尴尬。

  袁尚忽然觉得,今日的会盟绝对是个错误,但到了这个地步,他也只硬着头皮撑下去。

  袁尚强行按心神,笑着自嘲道:“颜将军乃我河北上将,当年尚为先王效力时,本王就深为将军的武艺所敬佩,本王忌惮将军的武艺,倒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。”

  袁尚也聪明的紧,以自嘲来掩饰了胆怯,却又提及颜良原为袁家之将,暗讽颜良的背叛。

  听得此言,颜良忽然哈哈大笑,同时拨马往前走了几步。

  颜良这般一动,袁尚神色立变,本能的抓紧了缰绳,打算拨马就走,而左右马延等将也是神经立绷,手中紧握的佩剑,几乎就要出鞘。

  他们以为颜良为袁尚的话所激怒,突生了歹意。

  “本将当年确为令尊效力,这一点本将从不否认,不过如今本将却与袁三公子平起平坐,在此相约盟誓,看来本将当初离开你们袁家,的确是明智的选择。”

  颜良勒住了坐骑,言语中毫不掩饰着他的张狂之意。

  袁尚眉头暗暗一皱,却为颜良的狂妄而不悦,但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因此他知道,颜良之所以狂,是因为人家有狂的资本。

  眼见颜良停下,袁尚等人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缓,微风吹过时,众人都觉身后一凉,却才发现背上已是浸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不远处,袁尚众人的慌乱样子,和颜良的闲庭信步相比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文丑看在眼里,不禁心中暗叹:“兄长胆略非常人所及,那袁尚有众将保护,却还这般紧张,胆色上远逊于兄长,看来我当初归顺兄长,真乃明智选择,不然若留在河北,继续给袁尚这等胆怯之辈卖命,恐怕早晚也得身死名灭……”

  前方,袁尚已为尴尬所困扰,不想在此多逗留,便强颜笑道:“旧事已矣,就不必再提了,咱们也当一起向前看,颜将军,咱们这就盟誓吧。”

  颜良也赖得跟袁尚多废话,便即点头同意。

  于是,两人便相隔数步,进行了一番简单的仪式,对天起誓,齐心协议共战刘备。

  仪式结束之后,双方便论及进兵梁国之事。

  袁尚便道:“颜将军,本王以为,颜良军可率大军由雍丘东进,向梁国国都睢阳发起正面进攻。本王率河北之兵,转攻梁国北面的济阴、山阳二郡,威胁刘备的侧后,如此,必可大败刘备。”

  颜良耐着性子听完了袁尚的战略,心中却在冷笑。

  袁尚这小子也聪明的紧,这是想让颜良正面拖住刘备的主力,而他则是趁机攻略兖州,捞取好处。

  “小子,跟老子我玩诡计,你还嫩了点……”

  心中暗讽,颜良嘴上便慨然道:“袁三公子此计甚妙,放心吧,有本将拖住刘备主力,袁三公子尽管去攻击刘备侧后便是。”

  袁尚闻言心中大喜,暗忖:“我原还担心这厮识破我的用意,没想到他还是中了计策,这匹夫果然只是一匹夫也,嘿嘿~~”

  袁尚心中暗喜间,正待言时,忽见一骑从南而来,越过颜良身后那百余轻骑,直奔颜良而来。

  袁尚马就紧觉了起来,生恐有变。

  那来骑却只勒马于颜良跟前,急叫道:“主公,许都急报,周瑜已率三万精锐北上,威逼许都而来了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