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四十章 袁尚入套

第三百四十章 袁尚入套

  “什么?”颜良吃了一惊。

  对面几步之隔的袁尚,同样是面露惊异之色。

  那斥候遂将情报又重复了一遍。

  原来许都方面的细作声称,周瑜率大万大军进抵谯县之后,向西攻占了苦县,兵锋已进入了陈郡境内。

  这陈郡又与颍川郡东部接壤,因该郡地狭,吴人若是长驱直入,不数日就可兵临许都城下。

  听得这消息,颜良眉头紧凝,击打着拳头,喃喃道:“想不到吴人也出手了,事有不妙,事有不妙啊……”

  “颜将军,吴人如何会发兵北上,这孙权是想干什么?”

  袁尚也很在意此事,毕竟现在他和颜良成为了盟友,双方要共同对付刘备,现在忽然多出个孙权来生事,对他自也会有影响。

  “袁三公子你有所不知,刘备狡猾的紧,他害怕我们联手对付他,早已暗中与吴人结成了联手。”

  颜良也不隐瞒袁尚,遂将关于吴人方面的情报,大方的跟袁尚进行了分享。

  不过,关于孙权增兵湖口,试图重建柴桑一事,颜良却隐而不言。

  袁尚听罢,眉头不禁也是大皱,脸上平添了几分忧色。

  各他颜袁两军之力,对刘备在兵力上自是占据着极大的优势,但如今若是孙权加入了刘备的阵营,这兵力上的差距就将大大的缩小,这一点袁尚如何不清楚。

  看着面生焦虑的袁尚,颜良的嘴角却悄然掠起一丝难以觉察的诡秘。

  当下,他便一脸沉重道:“周瑜极有用兵之能,若是给他大军逼近许都,威胁到断绝我的后路,那咱们攻灭刘备的计划就要全盘泡汤,袁三公子,看来我们的计划必须要改变一下了。”

  “怎么个改法?”袁尚忙问道。

  颜良手摸着下巴,剑眉深凝,故作思苦之状。

  权衡半晌,颜良方道:“为今之计,我必须速率大军转往陈郡,以阻止周瑜威胁许都。这样吧,吴人这一路兵马,就交由我来对付,袁三公子你就率大军向刘备发进正面进攻,待我击破吴军后,再攻击刘备侧后,如此,必可大败刘备。”

  三言两语间,颜良就和袁尚转换了角色,将自己由主攻变成了侧击,而将袁尚的侧击变成了主攻。

  不过,颜良理由却也充分,周瑜这一路兵马毕竟不能置之不顾。

  袁尚这下就郁闷了,眉宇间顿时流露出犹豫不愿。

  他本是打着让颜良做“冤大头”,跟刘备死磕,自己来从旁收取渔利的打算,岂知忽然间冒出东吴这一支兵马,转眼间打乱了自己的计划。

  颜良见袁尚犹豫不决,便冷笑道:“怎么,难道袁三公子你还怕了刘备,不敢与其交手不成。”

  颜良使出了激将之法。

  袁尚一听,果然是神色一变,忙是昂然道:“刘备不过一织席贩履之徒罢了,本王焉会惧他。”

  袁尚言辞倒是傲然,但底气却显得不足。

  颜良便叹了一声,“不管袁三公子怕也好,不怕也罢,不过看你这样子,总是不想去攻刘备。既是如此,不如就由你率军往陈郡去对付周瑜,本将去会一会那刘备。”

  一听此言,袁尚立是显得更加不愿。

  袁尚若是去对付周瑜,他的大军就必须要穿越颜良的地盘,这也就意味着,他的粮道与后路,完全都在颜良的掌握之中。

  那个时候,倘若颜良背盟,突然间切断了袁尚的后路,他和他的几万大军,就要被困死在陈郡那个小地方。

  袁尚聪明的很,他岂会对颜良绝对相信。

  颜良见袁尚还是犹豫不决,不禁就火了,怒道:“你既不愿去对付周瑜,又不想去对付刘备,难道你还想让本将独自去对付这两路大敌不成?若是这般,要你袁三公子还有何用,这联盟不结也罢,本将告辞了。”

  恼怒之下,颜良拨马转身便要愤然离去。

  “颜将军,有话好好说,别动怒啊……”眼前颜良要走,袁尚就急了,马上出言挽留。

  这也难怪,以目前的形势来看,如果刘备据有中原,下一步必会北攻河北,唯有一统北方之后,才会考虑南向以灭颜良。

  这就也是说,颜良若是撤兵,还可以坐看刘备跟他袁尚二虎相斗,可以从旁渔利,而他袁尚若是撤兵,就只能等着刘备攻取中原,转过头来吃他。

  袁尚很清楚,他不能退回河北,必须要攻取中原,挫败刘备的野心。

  但若没有颜良的帮助,此时的袁尚,根本就没有信心去打败刘备这个枭雄。

  颜良正是抓住了袁尚的这心思,所以他才敢大胆的威胁解除联盟,耳听着袁尚急切的相迎,颜良心中便是暗暗冷笑。

  他便又掉转马头,铁青着脸道:“袁三公子,你既然这么没有诚意,这联盟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,咱们还是就此散了,各回各家吧。”

  颜良说罢,作势又要走。

  不及再多犹豫,袁尚暗暗一咬切,忙道:“颜将军,本王答应你的计划便是,你来对付吴人,刘备这方面,本王自会将其击破。”

  演了半天戏,袁尚总算入了套。

  颜良暗自一笑,这才面露满意之色,“袁三公子还算有几分信义,那好吧,就冲着你这份豪义,你这个盟友,本将是交定了。”

  终于是挽回了联盟瓦解的危险,袁尚心中长出了口气。

  暗自庆幸之余,袁尚拱手一笑,豪情万丈道:“能与颜将军这般英雄人物结盟,本王也倍感荣幸,那咱们就一同联手,好好的给刘备孙权这两个宵小还以颜色。”

  颜良便也慷慨了一番,双方才各自勒马而归。

  彼此戒备之中,袁尚向着雍丘城而去,而颜良则向着他城南十里的大营徐徐而行。

  渐行渐远时,徐庶捋须笑道:“主公,方才你那转身要走的一出,演得着实逼真,若不是如此,袁尚只怕还没这么快中计。”

  徐庶的称赞,颜良只笑而不语。

  另一侧的文丑不禁面露茫然,“兄长,难道今日之会盟,竟还有什么计策吗?”

  颜良心情大作,向徐庶道:“元直,计策既是你出的,就由你来告诉子勤吧。”

  徐庶便是笑眯眯的,将颜良方才那场戏的内中深意,如实的告与了文丑。

  原来先前之时,颜良和一众谋士们料定周瑜此番挥师北上,只是为了打一回酱油,明为帮刘备,实则坐看颜良和袁尚跟刘备大战,他才好见机渔利。

  而同时颜良也算定,袁尚必然也会让他跟刘备死磕,自己好从旁获利。

  既然这两家都出工不出力,还要拿甜头,徐庶便想了此计,让袁尚的如意算盘落空。

  如今颜良便可借着对付周瑜为名,屯兵不进,跟同样打算出工不出力的周瑜,携手打一回酱油。

  而借着这个理由,颜良又可天衣无缝的,把刘备这块硬骨头留给袁尚死磕。

  当袁刘两败俱伤之时,便正是他坐收渔利之日。

  徐庶洋洋洒洒一番话,将他的所献的计策诿诿道出。

  文丑这才恍然大悟,不禁向颜良投以敬佩之色,“我方才听兄长答应袁尚那小子打刘备,心里还掐了一把汗,担心兄长中了那小子的计策,亏我还白担心了半天,我早该想到,兄长必然早有所料。”

  听着文丑的一番叹服,颜良哈哈一笑,“咱们这就大军南去,跟那美周郎好好演一场戏吧。”

  扬鞭策马,众人轻快而去。

  ……几天后,颜良率领着他的大军,由雍丘折返南下,数日后,大军进抵了陈郡郡治陈县。

  此时的周瑜,已率大军由谯县而发,打算北进至梁国,做出一副声援刘备的态势。

  就在周瑜大军刚发之时,周瑜却忽然收到了急报,言是颜良率大军进至了陈县,大有向谯军进攻之势。

  按照周瑜的推算,此时的颜良,应当与袁尚会合,联军向着梁国进军,周瑜所要做的,就是率军进入梁国,坐观刘备的颜袁联军死斗,然后再坐中渔利。

  但让周瑜惊异的是,颜良竟然没有进攻刘备,反而有打算跟自己开战的意思。

  形势忽然,周瑜不得不改变了战略,急是率军进抵谯郡西部苦县,以迎击颜良大军的进攻。

  中军大帐中,周瑜盯着案上铺开的地图,想着关于颜军的情报,脑海思绪如潮,如水的眼眸中,闪烁着浓重的狐疑。

  转眼数天已过,从斥候不断发回的情报来看,颜良大军虽进驻陈县,作出一副大举进攻的态势,但这么多天以来,却未发一兵。

  甚至,颜良的游戏也仅在陈郡边界处活动,并没有越过边界进入谯郡,这般举动,竟似颜良在极力约束着他的军队不许越界一般。

  “明明刘备才是大敌,他却跑来针对于我,可是大军前来,却又始终不发兵进攻,颜良,你这匹夫到底是打着什么诡计……”

  周瑜眉头紧皱,喃喃自语中,流露着狐疑与揣测。

  深思良久,猛然间,周瑜的身形微微一震,眼眸之中闪烁出一丝惊异之色,似乎是恍然大悟一般。

  紧接着,周瑜的嘴角便扬起一抹恨色,口中咬牙道:“原来他竟是识破了我的意图,想要效仿于我,坐观虎斗,这个匹夫,当真是阴险之极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