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破 计

第三百四十二章 破 计

  天高云淡,一望无际的原野,遍地的新绿。

  原野上,一支三千人的步骑,正在旷野上匆匆前行。

  那一面“张”字大旗,在晨风之中飞扬。

  时日入春,但这清晨的风刮在身上,还是凉嗖嗖的让人发抖,疾行中的张辽,下意识的束紧了衣甲。

  从昨天到今晨,他的三千步骑只休息了不到一个时辰,张辽不敢有稍稍的休息,为了完美的完成归顺颜良后的第一战,张辽只能将疲惫抛在脑后。

  大军疾行,原本平坦的地势渐渐变得起伏不平,大道两旁开始出现起起伏伏的小山丘,林间还未睡醒的鸟兽,尽皆被这支途经的大军惊动。

  张辽曾为曹操效力多年,于这陈郡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,这也是颜良此役用他为将的原因之一。

  张辽抬头看了一眼前方,他隐约感觉到,武平县已经不远了。

  “必须在正午前赶到武平,趁着吴军用食之时,正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张辽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琢磨着几个时辰后的攻城之战。

  奔行之际,两侧的树林越来越密,山丘的走势也变得更陡了一些。

  马蹄声在山间回荡,此外,四周一片的寂静。

  兵马急行,未有丝毫的停留,所有的将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赶路上,并未太过留意周围的地形。

  张辽却如同本能一般,忽然觉感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。

  先前大军经过时,树林中不时会有鸟雀被惊起,而经过这一段路时,竟是看不到一只鸟雀飞起。

  这细微的不同,那些普通的士卒自然不会察觉,但却瞒不过张辽的眼睛。

  “莫非,此间藏有伏兵不成?”张辽的脑海中,很快就闪现出了这个念头。

  但旋即,他却又否定了这猜测。

  此间的两侧虽有山丘,但却多为低矮,只勉强可以设伏,而武关的太史慈只有一千兵马,他想要凭这点人马,就想在这种地形伏击自己的三千步骑,那也真是狂妄之极。

  尽管张辽除却了有伏兵的猜测,但心中的那种疑心却依然萦绕不散。

  只这神思间,长蛇般的队伍已行过里许。

  突然之间,喊杀之声冲天而起,两侧的坡顶上,转眼间树起数不清的旗帜,震天的嚣声中,数以千计的人影一时尽起。

  张辽吃了一惊,举目四扫,视野瞬间为吴军的旗号填满,那跃动的人头粗粗一扫,足有四五千之众。

  果然有伏兵!

  猜测不幸被言中,而更让张辽感到吃惊的是,伏兵的数量竟然还如此之多,竟是远远超过了情报中称的一千敌军。

  千百个念头如潮而生,张辽思维翻转,猛然之间明白了其中玄机。

  原来进攻阳夏只是吴人的诱敌之计,为的就是引诱自家主公颜良,派轻兵来突袭武平。

  进攻阳夏的凌统部走的是水路,斥候难以识破其军的虚张声势,所以才会误将武关报称只有一千,而今所见,吴军竟是让大部分的兵马都留在了武平,专程在此伏击于他。

  “撤兵,全军撤兵——”

  猛然醒悟的张辽,反应也是极快,即刻下令全军撤兵。

  此间山道并不狭窄,两边山势也不够险恶,即使敌军伏兵四起,也不见得可以断绝他的退路。

  而当张辽翻身撤兵时,山坡之上,太史慈却横枪而立,傲然俯视着山下颜军。

  他的脸上,一股复仇的快意汹涌而动。

  柴桑一败之耻,太史慈牢记于心,今日,他终于可以用颜军的鲜血,用不场漂亮的伏击战,来血洗当年的耻辱。

  眼见颜军将退,太史慈冷笑一声,银枪一招,厉声喝道:“传令下去,速放火球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军旗摇动。

  身边处,吴卒们将早已扎好的七八个藤球点燃,用兵器奋力往下一推,那熊熊燃燃的火球,便是便着山势飞一般的山坡下滚去。

  与此同时,其余各处的藤球皆也被点燃,数十个火球呼啸着冲下山坡,将颜军的长蛇军阵转眼截成了数段。

  此时的张辽,方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。

  此间的地势虽然不是很狭窄,但吴人推下山来的巨型火球,却足以将道路封堵,而且更为严重的是,吴人不止封住了道路两头,而且还把他的兵马斩成了数截,使之陷入了处处不得相顾,失去指挥,各自为战的困境。

  吴人此举,显然是有备而来,早就将此间的地形算计在内。

  眼前处,一枚硕大的火球翻滚而下,几名士卒躲之不及,被火球生生辗压而过,不但骨头断裂,整个人更被点燃,哀嚎打滚,惨不忍睹。

  绵延数里的道路上,嚎叫之声此起伏兵,三千颜军步骑被截成数段,尚未战,便陷入了恐慌之中。

  凭你是斗志再坚定的钢铁之士,也无法与自然之火的力量相抗衡。

  眼下部下陷入混乱,张辽心知已掌控不住局,为今之计只能撤出多少算多少。

  他便指挥着士卒,试图将那拦路的火球用兵器支开,以清空道路撤出这伏击之地。

  山顶处,战鼓声已然响起,数不清的吴军,如洪水一般,漫山遍野的从两翼冲了下来。

  太史慈更是跃马提枪,向着那面“张”字大旗飞奔而去。

  张辽喝令士卒之时,猛然瞥见一员敌将,如飞一般从山坡上冲下,手中长枪如虹,直奔自己而来。

  枪锋未至,张辽便感觉到那猎猎的杀机汹涌而来,未曾交手,便知来将武艺不弱。

  当此困境的局面,张辽陡然间心中涌起一股悲愤,面无惧色,一声低啸中,手中长刀亦如车轮一般卷出。

  哐锵~~流火四溅,一刀一枪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相撞。

  那枪锋上的巨力如潮水般灌入身体,只震得张辽气血翻滚,身形更是剧晃,双腿拼力一夹马腹,才勉勉强强的稳住身形。

  征战半生,张辽还是头一次被人逼得如此狼狈,不禁惊于那敌将的武艺之强。

  而敌将的相逼,却也激怒了张辽,他深吸一口气强压下翻滚的气血,拨马转身就挥刀杀向太史慈。

  错马而过的太史慈,内心中的震惊却一点不比张辽少。

  以他江东第一猛将的实力,又借着从山顶俯冲的狂势,太史慈原以为这全力的一击,足以击杀任何的敌将。

  但让太史慈感到吃惊的时,回马之际,那敌将竟然仍屹立马上不倒,而且只转眼间气血就平伏,还反守为攻的杀向自己。

  “颜良麾下,竟然有些人物,看那旗号,此人莫非是新降颜良的张辽不成……”

  思绪时,张辽的长刀已挟着狂澜怒涛之力,横扫而来。

  太史慈不敢小觑,纵马迎上,长枪斜刺而出。

  哐~~又是一声金属激鸣,两骑再度错身而来。

  太史慈气血一荡,旋即平伏下来,回马指着张辽喝道:“太史慈枪下不杀无名之将,报上姓名来。”

  “并州张辽是也。”张辽横刀而立,巍巍如山。

  果然是张辽。

  太史慈的嘴角随即掠起一丝嘲讽的冷笑,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你就是那个屡屡背主之贼张辽,不想我太史慈手中这柄枪,竟会被你这等人的血所污。”

  太史慈的讽刺,不禁令张辽勃然大怒,陡然一声暴喝,舞刀纵马再度袭来。

  而太史慈亦丝毫无惧,手纵银枪,激战而上。

  这两员骑将,便是厮杀在了一团。

  太史慈虽为江东第一猛将,但江军诸般多善水战,武艺方面却整体逊于中原武将一筹。

  张辽却乃吕布旧将,武艺深受吕布的指点,经过这些年的成长,更是精进许多。

  两人各施全力而战,但见刀锋如影,枪锋似虹,转眼间三十余合走过,身法快到周围的军卒根本看不清他们如此出手。

  只是,虽各尽全力,却依然平分秋色,一时难分胜负。

  太史慈是越战越惊叹,不但惊于张辽武艺这般了得,竟能跟自己不分伯仲,更惊于颜良麾下,竟连这种武艺超群的武将都有,实不知那颜良有何等魅力,竟能降伏了那么多的别家旧将。

  太史慈虽然惊叹,但他却并不心急。

  而今自家可是占有伏兵之利,四起伏兵将颜军杀得措手不及,如此僵持下去,待将敌军杀尽,占尽胜势的他,纵兵围杀了张辽又有何难。

  与太史慈的冷静相比,张辽心中却愈加的焦虑。

  身围,惊惶的士卒正被吴人戮杀,一面面的军旗在倒下,被断为数截的部卒们,正陷入被分割包围,逐一消灭的绝境。

  己军越战越少,敌军却越战越多,张辽应付太史慈之际,还不得不抽身对付其余围杀上来的敌骑。

  眼前交手的这个太史慈,武艺又极是了得,不战个上千回合,岂能分出胜负。

  而那个时个民,自己的部卒只怕早已被杀过,他便要陷入吴军茫茫人海的围攻之中,纵然空有一身武艺,又怎能杀出重围。

  “莫非,我张辽今日竟要葬身于此不成……”

  张辽的心中,不禁闪现了一丝悲凉之意。

  便在这时,嘹亮的号角声突然从西面传来,张辽心头一震,急是侧目望去。

  但见西面方向,滚滚的尘土而天而起,吴军伏兵有如浪开,纷纷倒转崩溃,一支铁骑如神兵天降一般撕开了重围。

  跃马当先,那员纵刀狂刀的巍巍神将,正是颜良。

  一瞬间,张辽的脸上涌上无限的狠喜。

  也是在一瞬间,太史慈的脸上,却为难以置信的惊惧所占据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