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美周郎,挂了?

第三百四十八章 美周郎,挂了?

  周瑜,挂了?!

  颜良以为自己的耳朵产生了错觉,直到斥候兴奋的又重复了一遍这惊人的情报。

  大帐中,沉寂了片刻,接着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。

  临阵交锋之际,敌军的主帅突然间暴毙,这简直是天赐的喜讯,在场的诸将如何能不兴奋。

  纵使是颜良也不得不承认,此刻的他,对于周瑜的死有种“弹冠相庆”的兴奋。

  周瑜这个天才般的儒将,乃是东吴最锋利的武器,周瑜一死,东吴何足道哉。

  鲁肃治军有方,长于大略,但在统兵作战方面却远逊于周瑜。

  至于曾经东吴四大统帅之一的吕蒙,而今已成了自己的爱将,而那陆逊算算年纪,此时才初出茅庐,更不足为惧。

  周瑜这么一死,扫灭东吴,全据长江更将少了一个最大的绊解石。

  一时之间,颜良的心情也陷入了狂喜。

  这时,徐庶却冷静的问道:“尔等可是亲眼见那周瑜暴亡?”

  斥候答道:“小的们并没有看到周瑜暴亡,这消息乃是从吴军中传出来的。”

  徐庶点了点头,目光转向了颜良。

  兴奋之中的颜良,立时就会意了徐庶的意思,他是在提醒颜良,周瑜是真死还是假死还无法确定,此时高兴还为时尚早。

  颜良的情绪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静下心来细细一想,这周瑜死得如此突然,的确是有那么点蹊跷。

  当年江夏一役,周瑜气血攻心得病,回往吴中休养了大半年,这件事颜良自然是知道的。

  故是此次他听到凌统投降的消息,在此刺激之下旧病复发,暴怒而亡也不是没有可能,这也是颜良听到周瑜暴亡的情报后欣喜的理由所在。

  不过曾经的历史上,周瑜就曾通过假死来欺骗过曹仁,有此“前科”在身,颜良便不能够排除,此次周瑜之死,也有趁机用计的嫌疑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便道:“这位周瑜可是诡计多端的很,在未有确凿证据时,尔等尚不可掉以轻心,传令下去,诸营加强戒备,再多派出一倍的斥候和细作去打探吴人虚实。”

  面对着周瑜的死讯,颜良选择了谨慎。

  诸营戒备的同时,斥候们也潜近二十里外的吴营,密切的侦察吴人动向。

  ######武平东二十里,吴军大营。

  整个吴军上下,都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氛,士卒们三三两个的围在火堆旁,个个脸色黯然,不少人还眼中含着泪水。

  前日里周大都督气极吐血,坠落马下之事,很快就遍传了全营。

  如今事隔数日,周都督未为巡视诸营,尽管各级军官们一再声称周都督没事,但关于周都督病亡的消息,却早就不胫而走。

  周瑜爱惜士卒,素来为吴军士卒所敬仰,眼下得知周瑜病亡,士卒们如何能不为之难过。

  况且,两军交锋在即,主帅却突然死去,士卒们悲伤之余,又怎能不忐忑不安。

  若是颜军趁着这个时候来袭营,却当如何是好。

  程普从一座座军帐前经过,环视着低靡的士卒,脸上的忧色愈重。

  帐帘掀走,程普迈着沉重的步迈,进入到了中军大帐中。

  方一进入帐中,程普那一脸的阴云,便即烟销云散。

  转入内帐时,却见那俊美的男子,正自围着炉火,静静的翻读着书简。

  尽管他的脸色有些苍白,不时还会轻咳几声,但那俊美的容颜间,依然闪烁着活力。

  “都督,你伤势未愈,该当多休息才是。”程普拱手劝道。

  周瑜抬头见是程普,便将书简放下,笑道:“我没那么娇气,不就是吐了几口血,要不了命的。”

  说着,周瑜示意程普上前入座。

  程普围炉坐下,唏嘘道:“说真的,当初听说都督吐血坠马的消息后,我还真是吓了一大跳,心想着都督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真不知如何是好。”

  “当时听得凌统竟然投降了颜良,我确实是气得吐血,不过那一瞬间却给我想到了一条计策,临机一动就顺势装作坠下马去。”

  周瑜言语之中,颇有几分得意。

  程普却叹道:“真没想到凌统竟是此等贪生怕死之辈,义公死在此等人的箭下,当真是被玷污了一生的英名。”

  “凌统降敌这件事,就交给主公去处置吧,眼下我们所要做的,是如何扳回这一局,老将军,颜良那厮可有动静?”

  程普收敛了叹恨之意,便道:“我此番前来,正是为此事而来。都督这诈死之计固然是妙,不近这数日以来,颜良却并未趁机前来劫营,反而是加强了戒备,还广派斥候接近我军,我看这狗贼疑心甚重,都督的计策未必能诱他上钩。”

  听得程普这番话,周瑜的眉头也渐渐的凝了起来。

  他站起身来,踱步于这帐中,眼眸透露着如潮的思绪。

  太史慈兵败,凌统降敌,他自己又吐血坠马,此等损失不可谓不大,倘若不能诱使颜良趁虚前来劫营,诸般的损失岂不白费?

  我周瑜的名声,又当何丰?

  “颜良这狗贼,麾下有不少智谋之士为虎作猖,看来想要诱使他中计,还得颇费些心机不可……”

  周瑜踱步不停,自己击打着拳头,冥思苦想着计策。

  忽然之间,周瑜猛的停下了脚步,当他转过身来时,程普已从那张俊美的脸上,看到了丝丝诡异自信的冷笑。

  “既然颜良如此谨慎,想要骗过他,就非得把这出诈死之计,演得更逼真一点才行。”

  程普面露喜色,忙道:“都督可已有什么妙计?”

  周瑜遂是移身近前,附耳将自己的计策道与了程普。

  程普听罢,那张老脸也不禁也浮现出诡秘,竖着拇指赞道:“都督此计当真大妙,那颜良纵然有十个脑袋,必然出会中计。”

  周瑜面露得意,只微微而笑。

  ######三天之后,吴人终于又有了新的动静。

  一夜之间,吴军中挂满了白幡,数万的吴军尽皆披麻带孝,为他们死去的周大都督举哀。

  吴人的举哀,更加证明了周瑜已死的事实,这让颜军诸将无不欢欣鼓舞。

  热血激荡的众将,纷纷向颜良主动请战,请求率军出击,趁着吴人群龙无首,士气低浇之时,一举袭破其营。

  不过,颜良却并未急于发起进攻。

  尽管周瑜已死的机率已非常大,但颜良却知道吴军中尚有程普,这等经营丰富的老将。

  这主帅暴亡的情况下,程普定然会提防到颜良趁机进攻,此时发动全面进攻,显然时机尚未成熟。

  颜良便强压下诸将的求战之心,按兵不动,继续密切的观察敌情。

  数日后,斥候回报,吴军开始拔营,向着苦县方向退去。

  事实证明,颜良对程普能力的判断,还是非常准确。

  程普并没有率领着大军匆忙撤离,而是事先派兵往涡水下游先预设下一营,然后大军再井然有序的退往新营,而且每日还只撤十里。

  程普此举,自然是防止匆匆撤退,军势不稳,被颜良趁机挥军掩杀。

  尽管程普的老道让颜良很佩服,但颜良也没有就此放弃追击吴军的希望,毕竟,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,若是能趁此机会歼灭了这支吴军,孙权的实力必将受到严重的打击,那个时候,颜良再要灭吴,便即容易得多。

  于是颜良便率大军,一路尾随着吴军,试图寻机发起进攻。

  三日后,颜良进入了吴人留下的每三座营垒。

  整座大营虽然人去帐空,但通过残留的余迹,颜良依然能看出,这营垒安设的是极有章法,由此可见那程普治军之能。

  “这程普果然是老道,我跟了这么久,难不成就真的一点破绽都没有吗……”

  环视着四周的残迹,颜良心中在暗在感叹。

  此地距苦县已不过四十余里,再这么跟几天后,待吴军退往苦县之后,他便再没有机会趁机进攻。

  正自神思时,马蹄声响起,张辽策马而来。

  “主公,现在已是发起进攻的机时,请主公速速下令进攻吧。”张辽兴奋的叫道。

  颜良神色一振,他素知张辽颇有智谋,他敢如此主战,必是有充足的把握。

  颜良便欣然问道:“文远,你可是看出了什么名堂?”

  张辽看了一眼四周,拨马几步,马鞭指向地上的一处军灶,“吴人表面看起来撤退的很有章法,但这些军灶却暴露了他们的虚弱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颜良目光盯向地上的军灶,隐约似乎猜到了几分。

  “这一路过来,末将将每座吴人营垒的军灶都数过,末将发现这军灶的数量,都在逐营递减,这军灶一减,说明吴军士卒在不断的逃亡减少,吴人的军心已然溃乱,此正天赐之良机,我军若不趁机发动全面进攻,还更待何时。”

  张辽兴奋的一番话,道出了他的理由。

  他的判断依据,果然和颜良猜测的相同。

  周瑜暴亡,吴人举哀,大军撤退,士卒逃亡,军灶锐减……诸般迹象在颜良的脑海中掠过,他盯着那小小的土炕,口中喃喃道:“莫非,真到了进攻的时候了吗……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