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袭与反袭

第三百四十九章 袭与反袭

  夜如泼墨,愁云惨淡,一轮弯月半遮半掩。

  吴军大营中,一片的肃静,不安与猜测的情绪,笼罩了整座大营。

  数万臂缠黑纱的吴军士卒,披坚持锐,云集于校场附近。

  大都督的暴亡,让每一名吴兵都陷入了悲伤与彷徨,而这深夜中的忽然集结,却又让他们充满了狐疑。

  数万人,静静不语,只默默的注视着火把映照下的将台。

  将台之上,老将程普扶剑而立,苍老的神情肃然冷峻,深陷的眼眶中吐露着精光。

  让吴军士卒们感到疑惑的是,他们右都督程老将军,竟然一身装束如常,并没有一丝为已故的周大都督举哀的意思。

  众军狐疑揣测,却又不敢私下议论,只能把疑惑闷在肚子里,自己胡思乱想。

  轻快的马蹄声打破了这沉寂,却见一骑在众目睽睽中昂然登上将台,当吴军士卒们看清楚火光映照下的那张脸时,全营上下,顿时一片惊哗。

  登上将台那风度翩翩之人,不是周瑜又会是谁。

  所有人都惊呆了,一张张嘴巴缩成了夸张的圆形,震骇与诧异之色如潮水般在脸上翻涌。

  周大都督不是已经死了吗,可眼前这人……目瞪口呆的吴兵们,再也忍耐不住,不禁开始议论纷纷。

  而立于将台上的吴军诸将,同样也是惊诧莫名,却唯有程普微捋着胡须,嘴角斜扬起一抹得意。

  周瑜这假死之计,除了程普之外,并没有告诉任何人,这三万将士中,自然也唯有他对周瑜的出现不感到惊奇。

  在众将士的惊诧中,周瑜拨马立于将台前,扫视着台下将士,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昂然与自信。

  他将马鞭微微一扬,台下吴军将士,顿时都安静了下来。

  诺大的校场鸦雀无人,每一个人都怀揣着惊喜,巴巴的望向周瑜。

  周瑜俯视众部将,高声道:“本将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,你们看到的是活生生的周瑜,不是那已死的鬼魅。”

  此言一出,校台下是一片惊喜。

  紧接着,周瑜又道:“本将知道,你们心里一定很费解,本将为何要一直装死。本将今天可以告诉你们,本将之所以诈死,就是为了诱使那颜良狗贼上当,为的就是在今夜痛击敌人——”

  这充满了杀气的一番话,瞬间解开了所有人心中有疑团,数万吴军是恍然大悟。

  原本的他们,皆为周瑜之死而悲伤,士气已是低落到了极点,哪里还有再战之意,只盼着能够赶紧回往江东。

  而今得知他们敬佩的周大都督未死,而且还巧施了计策时,所有的悲伤和不安,转眼间便被周瑜的出现所瓦解。

  热血在沸腾,昂扬斗志顷刻间燃烧到了顶点。

  望着情绪亢奋的众将士,周瑜脸上的自信与兴奋,也愈加的浓烈。

  他奋然拔剑,高呼道:“诸将江东儿郎,今夜本将要你们跟我并肩而战,杀尽敌贼,一雪我柴桑之败的耻辱,尔等可敢一战否!”

  话音方落,身后的董袭振臂大叫一声:“愿为都督死战——”

  “愿为都督死战——”

  “愿为都督死战——”

  董袭这么一带头,数万吴军的复仇之火皆被点燃,尽皆挥舞着兵器,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兄咆哮。

  扫视着斗志昂扬的众将,周瑜那俊美的脸上,不禁流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周瑜拨马来到程普跟前,这位老将拱手叹道:“都督这一招减灶之计,当真是妙计,那狡猾的颜良,这一回终于是上当了。”

  原来,周瑜眼见颜良谨慎,不轻易相信他已然暴亡,没有趁机率军劫营,思虑之下,周瑜便想出了这条减灶之计,让颜良误以为他的士兵在不断逃亡,军中已是混乱之极。

  而今斥候发来急报,颜良的兵马已出,正在往着本营方向而来,显然已是中了他的计策,打算趁“虚”前来劫营。

  周瑜装死装了这么些天,终于等到了这一刻。

  听得程普的赞许,周瑜的脸上掠过些许得意,却道:“颜良既已中计,那就劳烦老将军坚守大营,瑜将亲提一军,走水路去反袭颜良大营。”

  程普一听,忙道:“都督身系三军,岂可轻动,不如由都督来守营,程某率军去劫敌营。”

  程普的劝言亦有道理,而周瑜听了却摇了摇头。

  “本将跟那颜良狗贼有国仇私怨,今日本将必要亲自去雪仇。”周瑜咬牙切齿,眼眸中迸射着怒焰。

  国仇便罢,程普却想不出,周瑜跟颜良有什么私怨。

  周瑜的私怨,却是当年颜良给自己的夫人小乔私送情信之事,身为一个男人,此等仇恨他焉能忘记。

  而程普虽不知内情,但见周瑜言辞决然,便只得拱手道:“那就请都督一路小心,普必当坚守营盘,挫败敌贼的偷袭,恭候都督凯旋。”

  微微一笑,无需多言,周瑜旋即拨马而去。

  吴军善水战,素来是水陆并进退,这大营迹安在涡水之畔,分设有水陆二营。

  斥候报称,颜良的劫营部队已由旱路而来,为了避免半道撞上,周瑜便决定走水路前往袭取敌营。

  近万吴军迅速的登上了战舰,数百艘大小战舰驶离水营,借着夜色的掩护,向着上游而去。

  周瑜的奇袭部队一走,程普旋即下令各军进入战斗岗位,准备迎击很快就要杀到的颜良袭营之军。

  沿着营栅一线,两万吴军严整以待,数千张强弓硬弩皆是上弦,只等着敌营袭来,便来一个迎头痛击。

  程普驻马于辕门处,拖马而立,沉静的目光远望着那漆黑的夜色,眉宇之间流转着丝丝兴奋。

  “颜良狗贼,今晚老夫就用你的鲜血,为我死去的义公兄弟报仇雪恨!”

  ……吴营以西。

  张辽跃马横刀,立于土坡之上,眼眸凝成一线,远望着前方。

  无尽的黑暗之中,唯那一片灯火闪烁,张辽知道,那里便是吴营所以。

  行军一个多时辰,张辽率领着这万余的兵马,终于潜近了敌营。

  敌营静寂无声,张辽甚至能够看清楚营门,那些走来走去的守值士卒,还有那闪烁摇晃的白色灯笼,在这夜色中阴森诡异,犹如鬼火一般。

  一切迹像都表明,吴人还在沉浸在周瑜之死的悲伤之中,并没有丝毫的防范。

  此时,正是劫营的绝佳时机。

  麾下的将士们均已按捺不住战斗的冲动,个个已是热血猎猎,准备大杀一场。

  张辽抬头看了朦胧的弯月,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,该是动手的时候了。

  于是,深吸过一口气,张辽长扬向前一指,大喝一声:“全军,进攻——”

  万余颜家军健儿,如出笼的猛兽一般,轰然而动,汹涌如潮水般扑向了不远处的敌营。

  ……涡水之上,数百艘战舰在逆流而行。

  潺潺的水声掩去了划桨之音,而漆黑的夜色,又成了舰队最好的掩护。

  这黑夜色当中行船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颇为危险,但对精于水战的吴人来说,却与白天行舟并无太大差别。而那些老练的舵手,甚至仅凭水流的湍急程度,就能辨明前路安全与否。

  旗舰上的周瑜,夜风吹抚着他白色的披风,扶剑而立的他,不禁回想起了诸多的往事。

  江夏一役,饮恨退兵的那一幕,至今历历在目。

  柴桑的别院中,颜良送给自己小乔玉钗的情景,当时那种被羞辱的愤怒,他更是无法忘怀。

  所有的耻辱,就要在今夜洗刷!

  周瑜神思之际,水手们来报,言是舰队已经到达了预定的水域。

  收敛了心神,周瑜举目望去,但见涡水南岸处,隐约可见灯火闪烁,那自然是敌军大营发出的光亮。

  终于到了。

  周瑜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便大声喝道:“传令全军,换乘走舸登滩上岸。”

  颜良没有水军,故是他的营盘安扎之处,离水岸有一段距离。

  此间两岸皆是石滩,吴军巨大的战舰自是无法直接登陆,故是才需要转乘走舸小船来登岸作战。

  微弱的信号灯摇动着,号令很快换下,上万吴军士卒熟练的换上走舸,开始静寂无声的向着岸边划去。

  很快,一艘艘的走舸驶上滩头,最先上岸的董袭,率领先锋军迅速的在滩头一线建立起防线,掩护着水面上余下的大军陆续登岸。

  吴军军纪整肃,没有人敢多说一句废话,划船上岸,井然有序。

  不多时间,万余吴军尽皆上岸。

  上岸的周瑜,耳听得下游方向,隐隐约约传来隆隆的喊杀之声,那俊美的脸庞不禁掠过一丝笑意。

  他知道,颜良已经中计,他的夜袭之军,正在自以为是的攻打着重兵坚守的自家大营。

  他更知道,以程普的用兵之能,等待敌军的,必将是一场死伤无数的失利。

  周瑜的心头,自信心更加的浓烈,旋即下令登岸的各营将士迅速列队集结,准备向不远处的敌营发动进攻。

  但就在周瑜刚刚下达命令时,他的耳边猛然间听到了某种熟悉的异响。

  那声音正由远及近,飞快的向着自己所在而来,听上去仿佛万千只鸟雀,正振翅飞来。

  狐疑一瞬,周瑜脸色猛然大变。

  惊变的一瞬,无数的箭矢,已然铺天盖地扑至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