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以卵击石

第三百五十四章 以卵击石

  睢阳以南。

  颜良率领着他的三万大军,正浩浩荡荡的杀往睢阳而去。

  睢阳城只有不到五千的守军,如果他的三万大军能抢在刘备回援之前,攻下这座梁国重镇,对刘备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自鄢县出发以来,颜良和他的健儿已一天一夜未睡,昼夜奔驰的杀奔睢阳而去。

  大军正自疾行,一骑斥候从前飞奔而来,直抵颜良马前。

  “启禀主公,北面细作发来急报,刘备已撤襄邑之围,正率军往睢阳而来,前锋已接近宁陵。”

  “吁~~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颜良不禁勒住了战马,徐庶等人也停止于旁。

  包括颜良在内的所有人,对这个情报都稍稍感到惊讶。

  定陵城距睢阳的距离,与颜良大军现在距睢阳的距离,基本上相同,这也就是说,当颜良率军杀到睢阳时,或多或少晚个一天半日,刘备也会率主力赶回睢阳。

  那个时候,这场战斗就会由场突袭战,变成了一场攻坚战。

  刘备的大军有三万之多,又拥有睢阳城作依靠,且麾下有张飞、张绣这等良将,两军正面对垒,颜良并不占多少优势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遥望向北面,不禁叹道:“想不到刘备这厮的反应还真是快,这场战斗怕是不好打了。”

  这时,文丑道:“兄长,不若让我率神行骑轻装而行,至少可提前半日杀到睢阳城下,或可出其不意的攻下睢阳城。”

  “刘备已调赵云守睢阳,此人极是不易对付,即使以轻骑奔袭,未必就能达到奇袭的效果,到时钝兵于坚城之下,反而会让全军陷于不利的境地。”

  文丑话音方落,徐庶便断然的否定了文丑的提议。、颜良自然知道赵云的能耐,他自不会把精锐的骑兵,浪费在攻打赵云守备的坚城上。

  他便微微点头,“元直言之有理,只是如今奇袭已然无效,正面打消耗战又非上策,这场仗到底该怎么打,恐怕还得重新权衡一下。”

  众谋士和将领们,均是陷入了沉默之中,各个眉头深凝,寻思着应敌之策。

  攻打刘备,利在速战,而且还不能损兵太多,否则,一旦陷入旷日持久的拉锯战,就会给袁尚喘过气来,到时角色转换,反而让袁尚变成了渔翁。

  而周瑜还吴,一旦向孙权陈明利害,以孙权的反复无常,很有可能又会另派他人,再次北出淮河来插上一脚。

  又或者,孙权合淮北之兵,倾全力西攻荆州,袭取颜良的大后方,那时的形势反而会更加不利。

  沉默之中,徐庶那深凝的眉头,陡然间松展开来,眼眸中更闪过一丝兴奋。

  “主公,庶以为,我们其实都陷入了一个误区,先入为主的认为非要攻下睢阳,可是反过来想一想,攻下睢阳的目的,又是为了什么呢?”徐庶环视众人,大声问道。

  “攻下睢阳,当然是为了灭了刘备主力。”文丑毫不迟疑道。

  徐庶的嘴角浮现了一抹诡笑,“文将军所说得对,攻下睢阳,就是为了灭刘备主力,但是,击灭刘备主力,难道就非要攻下睢阳吗?”

  徐庶一句反问,把在场众人的思维都绕了进去,似文丑这般缺乏智谋之将,非但没有会意他的言外之意,反而是愈加的糊涂起来。

  瞬息之间,颜良那刀锋似的眼眸中,却迸射出了兴奋之色。

  智谋如他这般,很快就听出了徐庶言外之意。

  “元直,你的意思,莫非是……”颜良没有点名,而是以眼神望向徐庶。

  智谋之士,往往一个眼神的交流,就能体会彼此的意思,当徐庶看到颜良那深邃又充满杀机的眼神时,他便知道,颜良已然会意。

  徐庶笑而不语,只微微点头。

  “明白了,很好,元直此计甚妙,那咱们就给刘皇叔好好的送上一份迎接的大礼吧。”

  颜良和徐庶相视哈哈大笑,文丑等诸将却一脸茫然。

  ######宁陵城东。

  残阳西沉,那一面面的旗帜,在残阳的映照下,拖出了长长的斜阳。

  漫漫的尘雾中,三万人的大军正急速前进。

  刘备策马急行于大军之中,脑海里在不时的思维着不久之后的破敌之策。

  由睢阳而来的斥候,正前颜良军的情报,不时的传递而来。

  情报中,每当颜良的兵锋逼近睢阳一分,刘备的心就像是被揪了一下。

  尽管刘备对赵云的守城能力深信不疑,但他对颜良的忌惮,却要更甚一分。

  刘备痛恨颜良,但他却不得不承认,这个袁家叛将是比自己更厉害的一个枭雄。

  他刘备起兵之时,尚有关羽和张飞追随,后来无论落魄到何等地步,都始终有一班忠诚的文武追随。

  纵以他这样的实力,漂泊了半生,而今才总算是打下了一番天地。

  而那个颜良,背负着袁家叛将的身份,却凭着一己之力,生生的鲸吞了荆州,成了令天下英雄不敢小视的一方霸主。

  刘备知道,这样一个人物,是比曹操还要可怕之人。

  所以他才会担心,才会马不停蹄的赶往睢阳,他绝不能给颜良一丁点的机会,因为他知道,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袁家叛将,哪怕抓住一丝的破绽,都会掀起令人恐怖的风浪来。

  所幸的是,根据斥候的来报,颜良距离睢阳的脚程,跟自己的大军相差无几,这让刘备安心了许多。

  现在刘备所要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加快地军,只会他的大军能顺利的抵达睢阳,局势便将重新转向有利于他的一方。

  正自策马飞奔时,一骑飞奔而来,直抵刘备马前。

  “启禀主公,翼德将军来报,前方十里,发现数千颜军列阵,挡住了我军东归之路。”

  颜军堵路!

  刘备眉头一凝,急问道:“敌军有多少?”

  “大约有三千步骑。”斥候答道。

  听到只有三千步骑,刘备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旁边孙乾道:“主公,这想必是颜良派了轻骑抢先赶至,想要迟滞我军回援速度,为他攻取睢阳争取时间。”

  刘备点了点头,遂扬鞭喝道:“速传令给翼德,命他率军出击,即刻将拦路之敌击溃。”

  斥候飞奔而去。

  刘备又下令全军加速前进,增援张飞所率的前军,务必以不可阻挡之势,一鼓作风杀回睢阳。

  ……前方五里处。

  三千颜军步骑,列阵已毕,那一面“黄”字大将,傲然的迎风飞扬。

  老将黄忠,横刀面立,手捋着白须,眼眸半开半阖,冷视着前方黑压压一片的敌人。

  而在数百步之外,七千刘军也在凶凶的望着拦路的敌人。

  那面“张”字大旗下,面目狰狞的张飞,正瞪着斗大的眼珠子,虎视着对面敌阵中的那个老头子。

  张飞知道,那老家伙的名字,叫作黄忠,乃是颜良征服荆南时所收伏的一员老将。

  此时的黄忠,已非那个藉藉无名的荆南老卒,追随着颜良北进中原,在经历了几场大战后,黄忠已用他的赫赫战绩,向世人展示了他长沙之虎的威名。

  而今之时,“黄汉升”这三个字,已足以令天下豪杰动容。

  只是,在张飞看来,他却依然是一个将进棺材的老卒,根本不值得一战。

  又或者,在张飞的眼中,除了他二哥关羽之外,又何曾将任何一名武将放在眼里。

  此时的张飞,拨马踱步于阵前,狰狞的面庞间,闪烁着某种不耐烦的情绪。

  他是在焦躁的等着刘备的命令,好率军冲杀上去,将那个长沙老卒几两老朽的骨头撕碎。

  焦躁之中,马蹄声响起,那斥候终于去而复返。

  “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才回来,大哥他可准老子出战?”张飞怒喝道。

  斥候吓了一跳,忙是颤声道:“禀将军,主公令将军全军出击,务必要一举……”

  “老子知道了,滚开一边去。”张飞不得斥候说完,便厉声斥退,那狰狞的脸上,瞬间已为嗜杀的暴戾所占据。

  “姓黄的老东西,老子倒要看你有几分本事。”

  张飞冷哼了一声,蛇矛向前一指,嘶吼道:“全军进攻,给老子杀光这班贼军——”

  闷雷般的暴喝声中,张飞纵马射出,手舞着丈八蛇矛,如闪电一般扑向敌阵。

  军阵轰然开解,七千刘军步骑喊杀而出,汹汹如潮水般涌向对面的敌人。

  面对着两倍于己的敌人冲杀而来,三千颜家军健儿却巍然不动。

  黄忠亦是一脸平静,那半开半阖的眼眸,缓缓的打开,手中那柄战刀也握得越来越紧。

  视野之中,潮水般的敌人,铺天盖地而来,当先那一名铁塔般的敌将,更是神威凛凛,一眼便知是刘备的上将张飞。

  “张飞么,除了主公之外,终于又有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了。”

  苍老的脸庞间,猎猎的杀气,陡然间如火而燃。

  黄忠长刀向前一划,厉声叫道:“颜家军的健儿们,为主公而战,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“杀——”

  三千将士齐声怒吼,那灼烈如雷的吼声,冲天而起,竟是压过了迎面千军万骑的奔腾。

  怒吼的潮声中,黄忠跃马纵刀,如风一般疾射而出。

  三千颜军步骑也轰然而动,人人无惧,向着数倍于己的敌人迎击而上。

  两股兵潮,如两柄巨矛一般,铺天盖地袭卷而上,冲在最前端的张飞与黄忠,便是这两支巨矛中最锋利的尖端。

  几百步的距离,转眼既过,两柄巨矛在大道的中央处,轰然相撞。

  蛇矛纵出,长刀横扫,两名绝世的武将,瞬间杀至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