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五十六章 伏击,怒发神威

第三百五十六章 伏击,怒发神威

  颜军的骑兵,是颜军的骑兵!

  本是斗志昂扬的刘备军,霎时间就陷入了无限的惊诧之中。

  颜良的大军,不是应该在攻往睢阳的路上吗?

  此间的敌军,不是仅只那败溃的黄忠一军吗?

  可是,只这转眼之间,颜军却为何会从半道上,如神兵天降一般杀出。

  而且这杀出的敌军,还不是普通的兵马,而是清一色的骑兵。

  不仅仅普通的士兵,就连刘备也在这一刻被惊呆了。

  眼见这数不清的敌骑,从本军的首尾腰三个方向冲杀而来,刘备已是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此时的他方才猛然惊醒,原来那颜良所谓的奇袭睢阳,只是佯攻而已,黄忠军那所谓的败溃,也只是佯败而已。

  颜良所做一切的目的,就是为了将他的大军,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诱入这圈套之中,给予他致命的伏击。

  瞬息间,刘备的心头涌起无限的愤怒与惊恐,他所有的自信与蓝图,都在敌人发动的片刻间,全部被击碎。

  “颜良狗贼,你竟然……”

  当刘备还在酝酿着如何表达对颜良惊愤之情时,那滚滚的铁蹄,已如决崩的山洪一般,三路同时冲杀而下。

  惨叫之声骤起,三路铁骑,如三柄利刃一般,将刘备军这条大蛇瞬间截成数段。

  首尾之间失去联系士卒,虽有三万之多,此刻却尽皆陷入了慌恐的各自为战之中。

  当年刘备屡败于曹操之手,最为忌惮的就是曹操的骑兵,他多达数万的步军,更是屡次的被曹操几行骑兵就冲垮。

  在刘备的心中,深深的根植着一种叫做“恐骑症”的心理病。

  而今刘备更是惊骇的发现,颜良麾下的骑兵,其强大程度竟是胜过了曹操的骑兵。

  这也难怪,颜良本身就是骑将出身,其麾下的武将如文丑、张辽、张郃、吕玲绮,乃至于胡车儿和马云禄,哪一个不是精于骑兵之将。

  拥有如此多的骑将,再加上这些年从西凉、曹操和袁谭那里缴获的大批良马,老窝在荆州的颜良,竟是生生的练出了一支胜于北方的强大骑兵。

  正是这支骑兵,现在正如虎入羊圈一般,用那无可阻挡的铁蹄,借着俯冲之势,将刘备的兵马肆意的辗杀。

  而当刘备强按心神,打算喝斥士卒,稳住阵形,拼力抵挡之时,刘备那深陷的眼眶中,赫然出现了那面巨大的“颜”字将旗。

  大旗耀武扬威的飞舞,那一支不可一世的骑兵,如摧枯拉朽一般,辗杀任何阻挡的敌人。

  冲杀最前的那神威凛凛,嗜血如魔鬼般的敌将,正是颜良。

  当颜良出现的瞬间,刘备残存的抵挡意志,便即彻底的瓦解了。

  刘备根本没有想到,颜良竟然会亲自率军在此伏击于他。

  当年汝南一战,刘备被颜良杀得丢盔弃甲,连妻妾也丢了的狼狈与惊险,他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当年那一战,他更是亲眼目睹了颜良,如何率领着他无敌的骑兵,轻易的将自己的大军给摧垮。

  如今颜良再次出现在视野中,刘备心中残存的那点抵抗意志,瞬间就荡然无存。

  惊骇的刘备,如往昔许多次一样,脑海里几乎本能的蹦出了一个字:

  逃!

  好在这种事刘备轻车熟路,念头一生,刘备打马就走,连召呼也不跟自己的将士们打一声,向着东面睢阳方向就遁逃而去。

  巍巍如杀神般的颜良,正长刀纵舞如风,肆意的收割着人头。

  铁蹄过处,那长长的血路撕破敌军的血肉之躯,留下遍的残肢与断刃。

  从出击的开始时,颜良就直奔着刘备的中军大旗而去,倘若能一举斩杀刘备这个大敌,整个中原的形势,就要发生天翻地覆般的变化。

  无论是袁尚,还是孙权,受伤的他们,短时间内都将难以与自己争雄,那个时候,他们铁蹄便可以纵横中原,所向无敌。

  念及于此,颜良杀意更是如烈火般狂燃,杀破漫空的血雾,直取刘备而去。

  而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,刘备面对着自己的巍巍的杀势,又一次很“明智”的选择了逃跑。

  仗已打到了这个份上,到手的猎物就在眼前,颜良岂容走脱。

  他纵马舞刀,撕破所有的阻挡,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向着刘备追杀而去。

  方追出十余步,忽见一将斜向杀来,口中大叫道:“休伤我主,孙观在此!”

  那阻挡之将,身如虎熊,原来是泰山寇出身的孙观。

  孙观纵马舞枪,大叫着杀向了颜良。

  土寇之辈,也敢一战,当真是不自量力!

  刀锋似的眼眸中,迸射着藐视天下的烈火,颜良纵马如风,手中长刀挟着雷霆之势,卷起血与尘的尾迹,如车轮般向着孙观荡去。

  吭——巨鸣声中,那狂澜如涛之力如巨墙一般撞向孙观,直将孙观震得一身闷哼,张口便喷出蓬血箭。

  一招,这泰山寇已是被震出重伤。

  未及惊骇颜良武艺之强,力道之猛时,错马而过的瞬间,颜良反身一刀,已如秋风扫落叶般回转而出。

  扇形刀气破空而过,快如闪电,防不胜防。

  孙观惊骇之下,急欲回枪相挡,却是为时已晚。

  那疯狂流转的巨力呼啸而至,但听得一声惨叫,鲜血四溅中,孙观竟被拦腰斩断,上半截的身体飞上了半空,重重的摔落于地,那血肉模糊的残躯,很快便被随后而至颜军铁骑踏为粉碎。

  两招,毙敌。

  斩杀孙观后的颜良,头也不曾回一下,继续纵马如电,向着刘备追击而去。

  奔逃中的刘备,回首瞥见孙观被斩,心中大骇,急是喝令左右诸将,将那颜良拦下。

  数员刘家诸将,杀破乱军,纷纷的截向颜良。

  乱军之中,但见一军折返杀回,百余名骑兵迎着颜良冲来,那一面“张”字大旗迎风飞舞。

  颜良举目一扫,却见这一股敌骑与其余刘备军卒颇为不同,其衣甲装束倒颇有几分西凉军的味道。

  再看那一面“张”字大旗,颜良立时便想到,挡路之军,必然是张绣无疑。

  “颜良狗贼,张绣在此,纳命来吧——”

  果然,暴喝声中,便见一将纵枪而至,如斩败絮一般,接连刺倒自己数名骑兵,白马银枪直奔自己杀来。

  这威不可挡的敌将,果然是西凉张绣。

  这张绣西是据守宛城,数度杀得曹操败归,官渡之前用贾诩之计,归降了曹操,被曹操调去驻守东平一线。

  结果,官渡一败,张绣和程昱待东部守军,统统被袁军截断了退往长安之路。

  西凉人杀袁氏一族,袁绍对西凉军恨之入骨,故是张绣不敢归降袁绍,便率军投顺了据有徐州的刘备。

  刘备麾下虽有关张这等万人之敌之将,但却鲜有善统骑兵之将,张绣的归降对刘备来说,无异于雪中送炭。

  刘备便对张绣待之甚厚,每战往往以张绣的西凉骑兵为前驱,张绣在刘备攻取青州的战争中,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。

  而今刘备西取中原,张绣自也随军而征,如今颜良的铁骑无人可挡,张绣为保刘备,便亲领他的骑兵前来截杀。

  “西凉军老子又不是没杀光,你张绣又如何,再强还强得过马超不成。”

  那刀削似的脸上,依然是傲然涌动,胯下战马毫不迟滞,四蹄翻飞,踏着一地的血泥冲冲张绣杀去。

  “又一个西凉狗崽子,看刀吧——”

  暴喝声中,手中长刀长挟着泰山压顶之势,当头向着张绣斩去。

  本是先出枪的张绣,未想到颜良刀式如此之快,竟是后发而先至,挡在自己枪锋之前当头斩来。

  刀锋未至,那罡风怒涛般的劲气,便是铺天盖地的汹涌轰下,那如鱼胶般的劲力更将张绣周身锁住,令他几近窒息,更是避无可辟。

  唯有硬挡!

  惊诧下的张绣,急是强抑心神震荡,猿臂擎枪,向着奋力相挡。

  哐——火星飞溅,余音震荡耳膜,久久不绝。

  那水银泄地般的巨力,如巨瀑一般通过兵器灌入张绣的身体,直震得他气血翻滚,虎掌发麻。

  一招之间,张绣感受到了生平从未有过的震骇,此时的他,方才体会到传说中的那个袁家叛将,竟然武艺强悍到如此地步。

  颜良却气冷绝如常,也不给张绣思考的机会,第二刀,第三刀,已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的攻出。

  张绣不及多想,只能尽展生平之展,拼力的相挡。

  张绣乃西凉宿将,其武艺自比孙观之辈高手一个水平,但若论武艺,却也不过是一流与二流之间。

  面对着颜良这般绝顶的武将,只十余招之间,张绣已是手忙脚乱,破绽顿生。

  此时的颜良,一心要取刘备的性命,岂能跟张绣纠缠太久,当下怒下狠劲,施展出十成的武艺,欲待在数招之间败了张绣。

  张绣陡然只觉感力倍增,惊于对方无论是招式还是力道,都瞬间大增。

  眼看着张绣便战之不下,将欲败下阵来时,忽有一将拨马杀至,大叫道:“张将军休慌,陈到前来助战。”

  啸声之中,一员年轻的武将纵马杀至,手中那一柄寒枪斜向刺来。

  张绣见援手杀到,不禁大喜,急也纵枪刺向颜良右肋。

  两员敌将,两柄钢枪,同时袭向了颜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