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五十七章 惊破张飞

第三百五十七章 惊破张飞

  陈到,刘备之亲军统兵,名位仅次于赵云,声名虽然不显,实力却不容小觑。

  张绣,西凉之猛将,曾将曹操杀到险些送了性命。

  此二人之联手,杀伤力自是非同一般。

  只是,经历了郦城之役,为四将围攻的大战,颜良在群挑方面的技艺,已是更进一层。

  眼前这二人再厉害,又岂能强过当日徐晃等四将联手。

  眼见枪锋左右分攻袭至,颜良毫无惧意,喉结如钢珠蠕动,暴发出一声雷鸣般的低吼。

  啸声中,手中那柄饮血无数的钢刀,似车轮一般,自左而右荡出。

  层层叠叠的劲力,如拍岸的怒涛一般,一浪叠加一浪,直将空气扫刮得发出“哧哧”之响。

  吭吭~~那如电般来的两道枪锋,轻易间便被战刀荡开,张绣与陈到二人身形俱是一震。

  狂力灌入身体,二人胸中的气血更是同时翻滚如潮。

  这两员刘备的爱将对视一眼,两人的眼中俱是迸发出难以免状的惊骇,无不是为颜良武艺之超绝而愕然,似是不敢相信他二人联手,竟然抢不得先手。

  震惊之下,二将更是恼羞成怒,纵马抡枪再攻而上,试图洗雪受损的尊严。

  颜良却哪里会给他们机会,手中战刀后发而先至,一招接着一招,如流星赶月一般反攻向那二人。

  但见刀影化做层层的铁幕,不数合间,反是将那二人包裹其中,逼得那二人只能穷于应付,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转眼二十招走过,张绣和陈到已被颜良逼得手忙脚乱,破绽百出,几乎难以应付。

  “退,速退——”

  眼见再战下去,便将有性命之忧,张绣大叫一声,率先拨马而撤。

  张绣一撤,陈到焉敢再战,急也拨马跳出战团,两员刘备的大将,二十余招间,竟是被颜良杀得大败而逃。

  颜良的目标在于刘备,不屑于杀此二将,便是冷笑一声,挥纵着铁骑,辗杀着崩溃的敌兵,继续望东面追击而上。

  ……几百步外,张飞正与折返而回的黄忠再战不休。

  与不久前的那次交手一样,这两位绝顶级别的武将,依旧是战得平分秋色,难分胜负。

  只是,此回二人所依靠的军势,却早已逆转。

  黄忠挟着诱敌成功,己军伏兵尽出,大杀四方的余威之而来,自是抖擞精神,愈战愈勇。

  反而张飞,原本有着优势兵力的他,麾下部卒却为四起的颜良骑兵杀得鬼哭狼嚎,死伤惨重。

  眼见着部下被敌人铁蹄肆意蹂躏,眼见着越来越多兵卒,开始放弃了抵抗,疯狂的四散而逃,性情本就急躁的张飞,心中更是暴跳如雷。

  只是,纵然张飞有万人敌之勇,又岂能凭一己之力挽回这败势,更何况,他此刻正与黄忠这强敌纠缠厮杀,哪里又能抽得出身来。

  转眼之间,百余招已过,依旧胜负不分。

  正当张飞心中暴躁时,却见西面一队兵马,冲破重围,向着这边仓皇而来。

  众军环护之中那人,正是刘备。

  刘备眼见张飞与一老将缠斗,却根本不敢去相助,只能大叫道:“翼德,我们中了颜良狗贼的伏兵,休得再缠斗,速往睢阳撤退。”

  大叫声中,刘备已在一众亲军保护下,从战团便掠过,一路不停的往东逃去。

  张飞见得刘备无碍,原本还松了口气,但听着刘备所喊时,心中却是大惊。

  他原以只是自己的前军中了埋伏,刘备很快就会率中军杀到,不但能解了自己的围,而且不合兵一团,杀尽这般伏兵。

  但令张飞震惊的却是,颜良不仅是伏击了他的前军,而且味口大到了竟将刘备三万大军尽数伏击的地步。

  看惯了自家大哥多数逃亡,一眼着刘备仓皇而过时,张飞就知道,大势已去,败局再难挽回。

  张飞的心头,那个愤,那个羞啊。

  “姓张的匹夫,尔等中了我家主公妙计,还不下马投降,更待何时。”

  黄忠却是愈战愈勇,精神大振,舞刀之际,不忘口出“狂言”,扰乱张飞的精神。

  果然,张飞为黄忠所激,恼羞成怒,手中蛇矛狂舞如风,几乎如那发狂的野兽一般,疯狂的出招,每一招都仿佛要同归于尽一般。

  暴走的张飞,霎时间战力大增,几乎杀神一般。

  黄忠陡然间倍感压力,不想这燕人屠夫发起狂来,战斗力竟在瞬息间增强到这种程度。

  原本平分秋色的一场交锋,黄忠转眼便处于了劣势,只能拼尽全力的穷于应付。

  只可惜,张飞毕竟乃血肉之躯,如此不惜气力的狂攻,又何能持续。

  狂攻三十余招,张飞招式渐弱,已是浑身是汗的黄忠,总算是勉力的抗下了这一轮的狂攻。

  而狂暴过后的张飞,心中却更为震撼,暗想这老东西的耐力竟如此之强,面对着自己狂澜怒涛般的一轮急攻,竟是硬生生的扛了下来。

  方自吃惊时,但见尘雾大起,一队铁骑由西面辗杀而来,残存的刘备军纷纷倒转而溃,当先纵马冲杀则来的,正是敌军首将。

  斜眼一瞥见颜良,张飞所有的暴怒与自傲,瞬息间就熄火了。

  当年汝南时的一战,他可是亲手跟颜良交过手的,深知之武艺,与自己不相上下。

  而今颜良趁胜杀来,再加上跟前这么一个厉害的老东西,两人联手,不取了自己的性命才怪。

  张飞虽然性情暴戾,但却绝不愚蠢,眼见颜良杀到,所有的战意烟销云散,也顾不得什么尊严,强攻几刀拨马就逃。

  若是再年轻了十几岁,黄忠必不容张飞轻易走脱,但年势已高的他,经历了两场厮杀恶战,方才又撑过了张飞一轮暴走的攻击,体力消耗已是极大。

  而今欲待追击张飞,体力却又不及,只能看着着张飞逃远。

  这时,几十步外的颜良,眼见张飞欲逃,便大叫道:“老将军,你的神箭何在——”

  颜良这般一吼,陡然间惊醒了黄忠,他这才猛然间想起,自己所有的不仅仅是一身绝顶的武艺,还有那一手当世无双的百步穿杨之技。

  猛然醒悟的黄忠,急是将长刀挂住,卸下所悬硬弓,开弓似弯月,箭出如流星。

  但听得“嗖”的一声破空之时,那一支利箭破空而出,直奔张飞的后心而出。

  策马奔逃中的张飞,猛听得身后有弦响之声,料知是有冷箭袭来,他不及多想,几乎是本能的便向马背上伏去。

  只是,黄忠这一箭来势极快,张飞那虎熊之躯未及伏下时,那利箭已穿空而至。

  噗!

  一声骨肉撕裂的闷响,那袭来之箭射中了张飞的右肩,强劲之极的力道,不但穿透了张飞的甲胄,更是将直接将他的肩部射穿。

  张飞痛得长嘶一声,身形晃了一晃,险些从马上栽倒下来,双腿死夹马腹,才勉强的将身体稳住。

  中箭的张飞也顾不得肩上的剧痛,只是带着箭伤,向着东面睢阳方向夺路而逃。

  “老将军当真好箭法。”纵马而上的颜良大声赞道。

  黄忠却咬牙道:“只可惜让那厮躲了过去,没有一箭射死他。”

  尽管黄忠深为遗憾,但颜良却知道,相隔几十步,射击飞速移动的靶子,本身已是困难之极,而所射的敌人,又是张飞这等猛人,黄忠能够射伤张飞,已然实属不易。

  当下颜良将黄忠宽慰了几句,便即纵马挥军,继续追杀。

  此时刘备的三万大军,已被颜良四千骑兵一番辗杀,死伤几近两万之众,余下不到一万的溃兵,尽皆丢盔弃甲,随着刘备向睢阳城方向夺路而逃。

  颜良则是毫不手软,留下了半数兵马打扫战场,他自怀则率着两千铁骑,继续穷追不舍。

  ……奔逃中的刘备,心中是又惊又痛。

  自兼并了袁谭的军队之后,他麾下的兵马已增对了六万之众,放眼天下,也也是一支令人生畏的军队。

  这六之中,其中三万留守青州,防范南北两面之敌,其中三万则由他刘备亲自率领,前来征伐中原。

  而这一场的惨败后,损兵几近两万,军械辎重损失更是不计其数,他苦心经营起来的军队,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,就损失了几近半数。

  刘备肉痛之极,他仿佛能够感受得到,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
  回望着漫野而奔的溃兵,刘备是又恨又气。

  他恨颜良,恨这个袁家的叛将,不但夺了自己的妻妾,更用如此阴险的诡计,毁了自己近半数的精兵,破碎了自己一举夺取中原的梦想。

  他同样也恨孙权,他恨这个见识浅薄的碧眼儿,若非他轻易撤兵,颜良又如何能抽身前来伏击自己。

  张飞这个三弟,张绣那员爱将,还有陈到等诸将,不知眼下生死如何,他们挡中无论损失了哪一个,都足以令刘备肉痛不已。

  但眼下却也顾不得许多,刘备所盘算的,只能是先逃回睢阳再说。

  奔行渐急,睢阳城眼看就要到了,刘备的心情总算稍稍安稳下来,已在琢磨着如何收拾这场大败后的残局。

  正当这时,刘备猛然看到前方大道处,一队兵马阻挡于前,堵住了他撤逃的去路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