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拳头就是公平

第三百六十三章 拳头就是公平

  “好说好说,若非袁三公子攻击兖州侧后,逼得那刘备不得不弃睢阳而去,本将又如何能轻取梁国。”

  颜良一反常态,并没有如往昔那样,在逢纪面前表现出很不屑的样子。

  逢纪听着高兴,投桃报李,又对颜良是大肆的盛赞了一番。

  颜良也得意大笑,装作一副吃了他迷魂药的样子,当即下令摆下酒筵,来款待逢纪这袁尚使者,以及自己的河北老乡。

  以往逢纪前来出使,多是为颜良冷遇,如今颜良的这般热情,不禁令逢纪是受宠若惊。

  不过这几杯酒下肚之后,逢纪紧绷的神经便松了开来,跟颜良是谈笑风云,如叙旧谊一般。

  颜良则趁机从逢纪的嘴里,套了不少关于袁尚军的情报出来。

  逢纪酒意更盛,根本没觉察出颜良有异,便将襄邑、陈留诸城的驻防情况,毫无顾忌的透露给了颜良。

  几巡酒过,逢纪已是半醉。

  颜良便笑问道:“我说元图啊,如今刘备已败退徐州,不知袁三公子接下来有何打算?”

  逢纪吞下一杯酒,不紧不慢道:“实不瞒将军,我家大王的意思是,由我魏军从兖州向青州进攻,由将军率军从梁国向徐州军进,我两家合力,剿灭了刘备,平分中原,不知将军意下如何?”

  听得此言,颜良心中暗自冷笑。

  青州乃刘备新得之州,人心未尽附,兵力驻防也薄弱,袁尚挥军进击青州,自然是顺风顺水。

  而徐州乃刘备之根本,其必倾全力坚守,颜良若倾军进攻,即使能攻下徐州,必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  到那个时候,袁尚这小子不趁机渔利才怪。

  再者,此时孙权正抓紧时间经营柴桑,对荆州的进攻已迫在眉睫,这样一个形势微妙的时刻,颜良又如何会不惜代价的,去跟刘备这个顽强的敌人去死磕。

  若是如此,颜良也就不会暗中答应跟刘备言和了。

  逢纪依然在喝酒,半醉的他,却没有发现,颜良原本和善的表情,转眼间已阴沉起来。

  一声冷笑。

  “让本将去跟刘备主力血拼,你袁三公子却游山玩水般去取青州,本将不得不承认,袁三公子的这如意算盘,打的可真是妙啊。”

  逢纪一口酒刚刚入喉,却令颜良这番话猛的一呛,差点就喷将出来。

  抹干净嘴角的酒渍,逢纪抬起头来,却看到颜良的脸上,已是弥漫起阴沉的冷笑。

  一瞬之间,逢纪感觉到了几分寒意。

  酒醒了一半,逢纪忙是讪讪笑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啊,将军如今兵势如日中天,放眼天下谁人能敌,而我魏王之军,前番跟刘备死战月余,却损失颇重。如今这般分配进攻方向,那也是根据各自的军力,纪倒以为很是公平。”

  “合理个屁!”

  “啪”的一声,颜良猛的将酒樽砸在了案几上,内中的酒水飞溅出来,把就近的逢纪溅了一脸湿。

  怒气如潮,汹涌而开,瞬间令逢纪惊得是身形一震。

  “本将先败周瑜,再败刘备,那是本将的实力,你家袁三公子,却被刘备打得屡战屡败,若非是本将及时出手,只怕早就被刘备所灭,如今袁尚他又有什么资格来跟本将谈公平!”

  颜良声如惊雷,猎猎的杀机弥漫其间。

  逢纪不想颜良突然翻脸,一身的酒意瞬间烟销云散,额头间更是转眼浸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眼见颜良发怒,逢纪只能强镇心神,故作正色道:“颜将军,话可不能这么说,不错,刘备和周瑜确实都是颜将军打败的,但若非我主当初将刘备拖住,颜将军又怎能有时间击败周瑜,再从容的杀刘备一个措手不及。不管怎么说,我主也为盟军做了极大贡献,如今若连些许土地也不让我主分得,试问公平何在?”

  “公平?哼!”

  颜良刀锋似的眼眸中,掠过一丝不屑,“当今这个乱世,谁的拳头大,谁就是公平,这么粗浅的道理,难道袁绍当初没教过袁尚这小子吗。”

  字字如刀,极尽暴横与霸道。

  那言词之间,更是毫不掩饰对袁尚的嘲讽。

  逢纪神色立变,脸庞已是涨成通红,隐忍着怒气,沉声道:“颜将军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很简单,本将要袁尚把包括襄邑、雍丘、陈留城在内的南半个陈留国让出来,做为本将为他解围的报酬,之后袁尚想跟刘备怎么血拼,本将一概不管。”

  颜良也不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的“狮子大开口”。

  这陈留国位于许都之北,延津、白马等渡口就位于此国,而官渡之战,也正是在此国发生。

  颜良只有将雍丘、襄邑,以及陈留国国都陈留城据为己有,才能与梁国、谯郡北部连成一线,在许都的外围,形成半圆形的一道屏障。

  唯有许都稳如泰山,颜良在中原的统治才能如磐石般坚固。

  如今袁尚据有雍丘等城,如果可能,他的轻骑奔袭南下,不一日就可直抵许都城下,这样的话,颜良就必须要在许都留重兵加以防犯。

  为了能够集中全力扫平东吴,颜良自然要削减许都留守之兵,那么,夺取雍丘、陈留许城,在许都外围建立起有效的防线,便成了势在必行之事。

  颜良当然不会和袁尚透露自己的战略,他也根本不需要,以他现在的实力,他就是有这个资本,霸道的跟袁尚直接索要。

  逢纪却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他被颜良的狮子大开口是吓了一跳,一时间竟惊的不知如何以应,更是万想不到,颜良翻脸竟会翻的如此之快,前一秒钟还跟自己谈笑风生,后一秒钟就咄咄逼人的索要土地。

  逢纪是既惊又怒,不禁皱眉道:“颜将军,袁颜两军可是盟友,你如此公然的向盟友勒索土地,就不怕天下人笑将军背信弃义吗?”

  逢纪不敢跟颜良来硬的,竟然是讲起了大道理来。

  颜良开始狂笑,笑声之中,充满了讽刺。

  逢纪额头冷汗直滚,既是尴尬,又是茫然,不知颜良在狂笑什么。

  而那狂笑之声,更是笑得逢纪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  笑声嘎然而止,如刃的眼眸中,杀气与鄙夷如火在狂燃。

  “我颜良连背叛袁绍这种事都敢当,难道还怕你们这班宵小笑我背信弃义吗?”

  狂妄之言,狂到极到,狂到逢纪嗔目结舌,无言以应。

  又是一声冷笑。

  “再说了,当初袁尚那小子,为了求我发兵,连自家嫂嫂都能拱手相送,他都不怕天下人在背后戳他的脊梁骨,我颜良又有何惧。”

  连番的狂言,连带着冷嘲热讽,已令逢纪汗如雨下,既是惊怒,又是尴尬。

  尴尬了好一会,逢纪深吸了一口气,强撑着胆子道:“颜将军也不用逞口舌之快,你想索要半个陈留国,我家魏王若是不给,又当如何。”

  “不给么,嘿嘿,那我就只好借你逢纪一物一用了……”

  颜良嘴角掠过一丝诡笑,陡然间脸色一沉,厉喝道:“来人啊!”

  话音落,身后侍立的周仓虎步而上,杀气腾腾。

  逢纪大吃一惊,只颜良一怒之下,打算要他的性命,不禁吓得是神色惊变。

  “颜将军,凡事好商量,将军的要求,下官可以向魏王禀明,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啊……”

  逢纪知道颜良有杀使的“前科”,眼见周仓怒腾腾的上前,已是慌到有点语无伦次。

  周仓却哪里管他,虎臂一伸,如拎小鸡一般,将逢纪那干瘦如柴的身躯,轻轻松松的提了起来。

  逢纪已是吓到双腿发软,脸色惨白,半点风度没有,大呼小叫的向颜良求饶告罪。

  看着逢纪那巴巴求饶的样子,颜良愈觉鄙夷,心想历史上的袁绍,似田丰、沮授这等铮铮铁骨之士不用,却尽依重郭图、逢纪这等软蛋奸佞之徒,也难怪会被曹操所灭。

  颜良大步走上前来,冷笑道:“瞧你这害怕的德性,本将还没有无聊到以杀人为乐,又没说要你要命,至于这般鬼哭狼嚎吗。”

  逢纪如蒙大赦,差点就喜极而泣,却又战战兢兢道:“可是,将军方才说要借我一物……”

  逢纪以为颜良要借他人头。

  “本将要你脑袋又有何用,我借的,是你这张厚颜无耻的脸。”颜良冷笑,伸手在他的惨白的脸上拍了几巴掌。

  然后,颜良便哈哈大笑,坐将下来继续喝酒。

  “借我的脸……”逢纪茫然不解时,却已被周仓提了出去。

  ……三天后,陈留城下。

  一队三千人的袁军,旗帜凌乱,衣甲不整的来到了陈留南门前。

  逢纪在周仓着的“保护”下,驱马进抵护城壕前,扬首大叫道:“我乃魏王长史逢纪,速速开门放我入内。”

  陈留城头,袁将马延放眼望去,果然认出那人是逢纪。

  看着城外破落的己军士卒,马延不禁奇道:“逢长史,你不是出使颜良了吗,怎会来陈留,这些兵马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逢纪大声叹道:“马将军有所不知,我探知那颜良打算背盟,便赶往襄邑,打算阻止颜军进攻,不料贼军甚猛,根本抵挡不住,我才只好率败军前来陈留。马将军,颜军追兵已在几十里外,赶快放我们入城吧。”

  马延听闻颜良背盟,不觉大吃一惊,也不及多想,急是下令放下吊桥,打开城门。

  人群之中,颜良注视着那吊桥缓缓打开,嘴角斜扬,一抹冷绝的诡笑悄然划过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