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失望的二妇

第三百六十七章 失望的二妇

  出得军府,颜良策马而出,直奔城南别院而去。

  不多时,一队人直抵那座精致在院府前,看守的虎卫亲军见是自家主公前来,慌忙将府门大开,上前迎接。

  颜良翻身下马,大步如风,径直步入府中。

  回想起来,距离上一次来看望糜贞和甘梅二妇,已经过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若非今次与刘备在中原交战,颜良还真有点快把她们给忘了。

  ……内院中,糜贞和甘梅二人,正自后园中赏花。

  颜良素来怜香惜玉,待她二人甚厚,不光这一座府院精致,府后还修了一片不大不小的园子。

  此时时已入夏,百花盛开,虫鸟幽鸣,两个少妇难得有些心境,便相携着在园中散步。

  步入园中那座石亭,两位少妇走得有些乏了,便坐了下来,婢女们则伺候在亭外。

  “姐姐,听闻颜将军已经班师回了襄阳,据说他在中原把夫君打的大败,不知是也不是真的。”

  甘梅把声音压的很低,只怕外面那些颜良安排的婢女们听到。

  糜贞轻叹了一声,低声道:“好像是这么一回事,而且我还听说,颜将军已经同夫君言和,彼此间重修旧好。”

  “言和?”

  甘梅秀容间浮现几分欣喜,“既然夫君已跟颜将军言和,说不定夫君会向颜将军提出把我们要回之事呢。”

  “妹妹,你真是天真的紧呀……”

  糜贞摇头一声苦笑,“夫君那是战败,不得已才向颜将军求和,只有颜将军向他提条件的份,他哪里有资本向颜良军提要求。”

  糜贞于军国之事,尚有几分知晓,一语破除了甘梅的希望。

  甘梅欣喜顿云,神色又黯淡下来,喃喃叹道:“真没想到这个颜将军如此厉害,当初他掳了我们姐妹时,只不过据有新野一县,如今才几年功夫,不但夺了荆州,还打回了中原,夫君竟然还又败给了他……”

  甘梅既是遗憾于刘备的失败,言语中又对颜良怀有几分敬佩。

  糜贞也由衷叹道:“这颜将军看似只是一个武夫,但却是文韬武略,依我看,莫说夫君不是他对手,就是那曹孟德也要逊色几分。”

  听得糜贞如此盛赞,甘梅不禁愁上眉梢,幽幽道:“若是这般的话,岂不是我们今后就再没有机会回到夫君身边了?”

  糜贞一声冷笑,清艳的容颜间,流露着伤感与无奈。

  “莫说是夫君他没有机会把我们要回去,就算是有机会,我看他也未必愿意,现在的他,只怕正浸醉于那位陈家夫人的温柔乡中,早把你我姐妹给忘了。”

  那伤感之方中,隐隐又有些许怨意。

  听得糜贞此言,甘梅却面露疑色,摇头道:“夫君乃仁义之主,你我姐妹在那最困难的时候都追随着他,我就不信他会狠得下心来,当真就抛弃了我们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不可能,当年汉高祖刘邦不也为了逃命,把妻儿弃给了项羽,据说那刘邦为了逃命,甚至还把亲生骨肉给踢下车,他们老刘家有这样的传统,夫君若是把我们抛弃了,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。”

  糜贞的话中,暗含着讽刺。

  甘梅听罢,神色愈加伤感起来,那楚楚可怜的容颜间,更是闪烁着几分彷徨。

  石亭中,顿时沉寂了下来,两个美少妇默默不语,看似欣赏着园外百花,心中却各自思绪如潮。

 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打断了两少妇的伤感神思。

  一名婢女急急的赶了过来,“州牧大人来看两位夫人,已经在往园子这边过来了。”

  颜良来了!

  糜甘二妇的脸上,俱是一惊,二人对视一眼,忙是起身前去相迎。

  尚未及出得石亭时,却则碎石小径的那一边,那一袭巍巍的身躯,已大步如风的迎面而来。

  二妇忙是迎上前几步,盈盈一礼,齐声道:“妾身见过将军。”

  “两位夫人免礼。”颜良笑着上前,伸手将二人的胳脯扶住,轻轻一用力,便将她们扶了起来。

  虽是隔着一层衣衫,但被颜良这般手触着胳膊,甘梅素白的脸庞间,顿时便泛起一丝羞色。

  至于糜贞,前番因是酒醉情绪失控,曾被颜良亲吻过一次,如今被颜良摸着胳膊,便自若了许多,并没有表现出不适。

  入得亭中落坐,颜良询问了一番二妇的起居饮食,颇是关怀。

  甘梅胆怯几分,面对颜良总是扭紧,糜贞则会从容的多,自称下人们将她姐妹照顾的很好,又将颜良的厚待感谢了几回。

  如今颜良挟大胜之威而归,正当意气风发,周围又是百花四溢,又有刘备那个手下败将的妻妾作陪,兴致自是甚浓,当下便命去准备酒菜前来,要陪这两个美人饮酒赏花。

  糜甘二妇本是心怀伤感,没什么心情饮酒赏花,但又不敢违逆了颜良的意思,只好曲意迎逢,强颜欢笑作陪。

  几樽酒过,颜良忽然笑道:“两位夫人,本将此次在中原时,曾与你们的夫君刘备交过手,你们就不想知道过程吗?”

  糜甘二人心中早惦念着此事,只因怕惹恼了颜良,几言三番欲言又止,如今颜良主动的说了出来,她二人自是心中暗喜。

  甘梅不敢开口,只以眼色示意糜贞。

  糜贞则强按内心的紧张,笑道:“此事妾身两姐妹也略有所闻,万望将军仁慈,能相告一二。”

  说着,糜贞亲自斟上一杯酒,双手奉上。

  颜良接酒樽之时,顺势将糜贞的纤纤素手握住,任她如何抽动都不放。

  糜贞脸畔顿生晕色,试图强行抽出,却又怕惹恼了颜良,而若任由他抚摸,当着甘梅的面又难堪不已。

  一旁的甘梅,眼见颜良公然“轻薄”自己的姐姐,本就酒红满面的脸蛋上,更是涌现惊羞之色。

  “将军……”

  糜贞一时不知所措,只能娇羞的央求一声。

  颜良哈哈一笑,旋即松开了口,仰头将那一樽酒灌尽。

  糜贞总算是摆脱了尴尬的境地,手儿缩将回去,心悸之色依旧在脸上徘徊不去。

  “本将一招伏兵之计,把刘备杀得大败,你们的这位夫君不得已之下,只得向本将求和。本将向他开出了两个条件,他都答应了,所以本将才同意跟他言和,班师而归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颜良跟她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直言不讳的道出了自己的霸道。

  糜贞和甘梅娇躯一震,二人对视一眼,彼此在暗中感慨先前所闻,果然非虚。

  “但不知,将军向夫君他开了哪两个条件?”糜贞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  “这头一个条件,自然是割地了,要不然本将跟刘备打了半天,又图个什么劲。”

  颜良边是饮酒吃菜,边是随口说着,言语中充满了对刘备的藐视,仿佛眼前这两个女人,根本就跟刘备没有半点关系一般。

  糜甘二妇虽然听着刺耳,但又无可奈何,只能忍受颜良对自家丈夫的不屑。

  顿了一顿,糜贞又问道:“那这第二个条件呢?”

  “这第二个条件嘛,可就跟你们有关了……”

  颜良言中暗含玄机,目光肆意的盯着她二人,嘴角泛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
  她二人听得第二个条件跟自己有关,心头又是一震,立时就紧张了起来,却又被颜良那肆意的眼神,盯得是颇不自在,一颗心儿是在紧张与羞涩中饱受折磨。

  吊了一会她们的胃口,颜良不紧不慢道:“这第二个条件,本将便是命刘备写了一封休书,把两位夫人给休了,从此往后,你们便与刘备再无半分瓜葛。”

  没有婉转,没有铺垫,颜良就像是给自己的士兵下达军令一样,直白的告诉了她们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  尽管颜良对她二人心存些许尊敬,但这并不意味着颜良就要事事照顾她们的心境。

  说白了,她们的身份只是自己的战利品,颜良能让她们吃好喝好,已经算是对她们最大的仁慈。

  那两个少妇,霎时间惊得是花容失望,二人面面相觑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她们万万想不到,颜良竟然会有如此手段,她们更不敢相信,自己的夫君,竟然会答应写休书,来换取言和。

  “不,我不相信夫君会休了我们!”素来拘怯的甘梅,忍不住叫道。

  而糜贞的惊愕的脸上,同样也涌动着狐疑。

  尽管糜贞已料到刘备抛弃了她们,但作为一方诸侯,有着仁义之名的刘皇叔,即使心里是这么想的,嘴上也绝对不会说出来。

  因为,被迫抛弃自己的妻妾,和主动抛弃,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  刘备若是写下休书,就等于主动的抛弃了她的甘梅,把自己的妻妾拱手送给了敌人,只为求得敌人的言和。

  这种事如果传扬出去,对刘备的声名来说,必将是极大的打击。

  糜贞深信,刘备绝不会做出这等事来。

  两个少妇的质疑与不信,早就在颜良的意料之中,他便冷笑了一声,从袖中取出那封刘备的原版休书,往二人跟前一掉。

  “刘备的亲笔休书在此,信与不信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  二妇又是一惊。

  两人颤巍巍的将那封帛书捧起,一点点的拆将开来。

  当她们看清楚帛书上那熟悉的字迹,还有那令人绝望的字句时,两个绝美的少妇,她们的心儿,霎时间跌入了失望的深渊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