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报复刘备

第三百六十八章 报复刘备

  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甘梅手捧着那封休书,尽管那熟悉的字迹,她再清楚不过,但她内心里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残酷的事实。

  堂堂大汉皇叔,为了苟延残喘,竟是亲手写下休书,把自己的妻妾逐出家门,拱手送给了敌人。

  这还是那个名满天下,满口仁义的刘玄德吗?

  甘梅的心儿,在伤感、失望和痛苦之中挣扎,两行清泪更从眼眶中涟涟而下。

  颜良看在眼里,心生几分恻然,便伸手替她拭泪,口中冷哼道:“有什么好哭的,为了一个根本不懂得珍惜你们的伪君子哭,值得吗。”

  那宽厚的手掌抚摸着脸庞,甘梅情绪激荡,恍惚之间竟是忘了顾忌,轻轻的磨动着脸庞,享受他掌心的温存。

  恍惚片记,猛然惊醒。

  甘梅脸庞急是一侧,避过了颜良的手,原本伤感的容颜间,转眼为羞红所取代。

  见得甘梅这含羞之状,颜良反而是愈加的喜欢。

  当下他哈哈一笑,举杯道:“你们在这里哭来哭去,刘备却在温柔乡中,跟他的新夫人快活,你们这眼泪流的有多么的不值。听本将的,都给我把眼泪收起来,痛痛快快的喝酒,庆祝你们从此跟刘备那个伪君子,再无关点关系。”

  这一语,如晴天霹雳一般,将那伤感迷茫的二妇,骤然间给震醒。

  最先反应过来的糜贞,俏脸上的阴云尽散,忽然也大笑起来,“将军说得好,我姐妹二人离了他刘玄德,又不是活不下去,为了这么一个人而流眼泪,根本就不值得,该当庆贺才是。”

  说着,糜贞举起杯来,一饮而尽。

  糜贞的豪然,愈令颜良欣赏,他亦欣然饮尽。

  此时的糜贞,仿佛忽然间如释重负一般,所有的顾虑,所有的矜持都抛之了脑后,只一杯接一杯的与颜良豪饮,宣泄着内心中积郁已久的压抑。

  甘梅在旁却是看得呆了,万不想自家姐姐竟然如此看得开,被夫君抛弃了,非但不失望伤心,反而是如此开心,如若解脱了一般。

  “姐姐,你……”

  “妹妹,休得再为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伤心,来,今天咱们姐妹陪颜将军喝个痛快。”

  酒红满面的糜贞,说着给甘梅倒满一杯酒,竟是端到她嘴边,逼着她喝。

  颜良也笑道:“糜夫人说得对,就得喝,咱们越是喝得痛快,那些伪君子们才越是恨得咬牙切齿。”

  在糜贞和颜良的逼灌下,甘梅无奈,只好连饮数杯。

  初始之时,甘梅还有几分不情愿,但几杯酒下肚,醉意上头,她仿佛也卸去了心理的包袱,也用不得糜贞再逼,自己则笑盈盈的自灌起来。

  百花园中,花香与酒香弥漫四溢,人面桃花,语笑嫣然,颜良兴致愈盛。

  甘梅不胜酒力,饮不得几杯,便即伏倒在石案上,嘴里咕咕滴滴的,已然是迷糊不清。

  糜贞却颇有酒力,直饮了数十杯而不醉。

  只是时已入夏,天气渐热,酒入腹中再一生热,不多时间,糜贞已是香汗淋漓,气喘吁吁。

  酒醉的她忘了什么体统,便将袖子挽将起来,露出了那雪白如藕似的两条臂儿,连襦衣也扯一了半边,那香颈玉肩,半掩的酥峰,更是呼之欲出。

  此等香景,颜良看在眼里,不觉心中邪火滋生。

  “难得将军今日高兴,有酒而无舞,岂能尽兴,妾身为献舞一曲,以为将军助兴。”

  糜贞当真是醉了,醉眼迷离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便在这亭中翩翩而动,曼妙起舞。

  颜良后仰着身子,边是饮酒,边是兴致勃勃的欣赏着美人曼舞。

  糜贞虽已是少妇,但天生丽质,无论是身段还是姿容,都堪称倾国倾城。

  如今她放开拘泥,如燕儿一般起舞弄影,雍荣高贵之余,又添了几分风尘韵味,不觉看得颜良是心痒难耐,烈火焚身。

  糜贞毕竟是醉了,舞了片刻,脚下忽然一个不稳,“啊”的一声臆呼,便倒向颜良。

  颜良忙是伸手接住,那饱满娇嫩的身躯,顺势便倒入了颜良的怀中。

  香躯入怀之中,颜良那一双虎掌,顺势便将那娇躯接了住。

  糜贞清醒过来时,方觉自己已然被颜良“轻薄”,她却并没有反抗,而是嘤咛一声,低眉含羞,头脸蛋偏将过去,不敢正视颜良肆意的目光。

  她既没有推拒,便等于是默认了颜良的“侵凌”。

  刘备的那一封休书,已是令糜贞失望透顶,此时的她,只想献身于颜良,一来算是对刘备无情的报复,二来也想通过献身,来确保后半生的活路。

  糜贞知道,颜良早就可以占有她,之所以直到如今对没有把她怎么样,已算是对他仁慈礼待。

  而今她已为刘备所休,除了做颜良的女人之外,还能有什么出路。

  故是她便放开所有的矜持,要在今天用自己的身子,来回报颜良一直以来对她的善待。

  颜良又何尝不知她的心意,他忍了这么久,为的不就是今天么。

  当下颜良哈哈一笑,向左右喝道:“你们还傻站在这里碍什么事,还不快都给本将退下。”

  婢女们知道自家主公打算做什么,忙是低头羞笑着,匆匆忙忙的退离了石亭。

  闲人已尽,颜良面带着坏笑,愈加肆意的抚慰。

  糜贞嫁给刘备时,刘备已年近四十,此等“高龄”,再加上整日为军事操练,又能有几分精力。

  如今身陷颜良之手,不觉已近两年,这两年以来,糜贞早就寂寞难耐,受尽煎熬。

  她这片久旱的菜畦之地,如今终于盼来了阴云密布,雨露将至,只片刻之间,便已心火如焚,那娇躯更是泛起阵阵的颤抖。

  转眼之间,糜贞已是眼波迷离,面色如春,秀鼻哼喘连连,几欲陷入迷乱的状态。

  这娇滴滴的美人养了有足足两年,今日终于可以享用,颜良更是迫不急待,如饥饿的雄狮一般,急着要享受猎物。

  当下他便虎掌一动,“嗦嗦嗦”之声在石亭之响起。

  糜贞本欲任由于他,但忽然间却猛的想到什么,急是将零乱的衣衫一扯,慌道“将军,妹妹还在此,妾身害羞。”

  颜良看了一眼伏在石几上的甘梅,似是半睡半醒的样子,便笑道:“怕什么,她已经醉倒,碍不得我们什么事。”

  “可以,妹妹在此,妾身总觉得有些不自在……”糜贞娇羞道。

  糜贞不提便罢,她这般一说,反而更让颜良觉得刺激,一时间,更是血脉贲张。

  “她早晚也是本将的女人,有什么好顾忌的,这样才有意思。”

  那巍巍如铁塔般的雄躯,似发狂的野兽一般,扑向了那娇羞的猎物。

  糜贞很快又陷入了迷离,却也顾不得什么,只尽情的享受这久违的雨露。

  剑拔弩张,呼啸而出。

  一个是久旱逢甘露,一个是狂野如兽,便如那磁铁遇到了铁,野猫闻到了肉香,如饥似渴,在这石亭之中,百花环饶之间,酣战起来。

  一时之间,惊雷轰鸣,云雨纷飞,仿佛时间逆转,夏去春回。

  那令人遐想无限的声音,回荡在这空空如也的花园之中。

  昏醒中的甘梅,不知不觉中,却被近在咫尺间的动静给吵醒。

 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,视线渐渐变的清晰起来,当她看到眼前那场面时,一瞬之间惊得是目瞪口呆。

  甘梅怎么也没想到,那个素来尊贵素雅的姐姐,竟然会在这石亭之中,跟夫君刘备之外的第二个男人……甘梅的心中,震撼如潮水一般,一浪接一浪的撞来,撞击着她惊恐脆弱的心灵。

  她本想出言喝止,但旋即,那一道休书,那休书上熟悉的字迹,如闪电一般划过自己的脑海。

  甘梅猛然间省悟过来,姐姐早已不是刘备的妻子,自己,也同样不再是刘备的妾室。

  她二人已然被刘备所抛弃,不仅是姐姐糜贞,就连自己,也早晚要变成颜良的女人不可。

  念及于此,甘梅心头的震惊如潮而退,羞意取代了惊骇,看着眼前之景,她的心狂跳不止,内心之中竟也涌起几分久违的冲动。

  同为女人,这两年来,甘梅所受的煎熬,又岂会比糜贞少多少。

  那梦中多少次出现的景象,如今就发生在眼前,甘梅如何能不被勾起那原抑已久的欲望。

  只是,她心中还残存着几分矜持,当下只得将眼睛闭上,继续装睡,不敢再多看一眼,只怕自己会因为诱惑而把持不住。

  眼睛虽然闭得上,但耳朵中那靡靡的声音,却无法阻挡,那一声声的靡音,如一双讨厌的小手一般,不停的挠着她的心房,直令她愈加难耐。

  甘梅却只能咬牙坚持,苦苦的支撑着自己的心理防线,告诫着自己绝不可以屈服。

  就这样,甘梅苦苦的坚守着,忍耐心,控制着内心涌动如火的欲念。

  终于,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声响,那夺人心魄的声音,终于消沉了下去,而苦苦支撑的甘梅,整个人也如脱力一般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