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章 攻吴的障碍

第三百七十章 攻吴的障碍

  盛怒之下,刘备将手中那一纸休书,几下撕了个粉碎,试图宣泄心中的怒火。

  案前侍奉的孙乾,只被刘备的愤怒吓得是身形一震。

  他跟随刘备这么多年,还从未曾见过刘备如此愤怒,看来这一回,自家主公真的是被颜良深深的刺伤了尊严。

  漫天的碎屑散落,刘备亢怒的情绪,总算稍稍的有所平伏下来。

  半晌后,孙乾才小心翼翼道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颜良那狗贼早晚逃不出主公的手心。只是眼下这般形势,报仇还是其次,主公还当冷静下来,率领我等度过眼前的颓势才是首要。”

  刘备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,灰白的脸庞上,重新浮现出几分沉稳。

  “元龙的病情如何?”

  刘备想起了陈登,眼下这种局势,也只有陈登这等一流谋士,方才能替他想到应对之策。

  孙乾道:“乾先前已去陈府看过,元龙的病情又加重了不少,眼下依旧是在卧病不起,恐怕难为主公分忧。”

  刘备眉头一皱,又问道:“那程仲德呢?”

  “主公忘了么,程仲德已被主公派往兖州,前去应对袁尚的进攻。”孙乾提醒道。

  刘备这才猛然想起。

  程昱乃是兖州人氏,如今袁尚在兖州的攻势锐不可挡,不得已之下,刘备只能将程昱派往兖州,希望借助程昱在兖州的影响力,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

  陈登和程昱,刘备麾下的两员一流谋士,如今一个卧病在床,一个不在身边,当此紧要时刻,竟是无一人能为他分忧。

  刘备的心头,不禁又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  他站起身来,踱步于书房中,眉头紧锁,思绪如潮水一般翻腾。

  深思良久,刘备眼前猛然一亮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极棋重要之事。

  “叔至何在。”刘备陡然一喝。

  “末将在。”门外侍立的陈到,急忙入内。

  刘备拂袖道:“速速备马,我要出城一趟。”

  陈到应命而去。

  孙乾却是奇道:“主公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  “我要去一趟琅琊国。”

  “琅琊国?主公去琅琊国做什么?”孙乾愈加的茫然。

  “去请一位高人出山相助。”刘备的嘴角,掠起了一丝诡秘的笑意。

  “高人……”孙乾神色茫然,却是愈加的糊涂了######荆州,襄阳。

  颜良纵马如飞,身后跟着周仓等一众虎卫亲兵,一队人马向着襄阳飞奔而回。

  时当黄昏,颜良这是刚刚从位于襄阳西北的造船厂回来。

  颜良的表情不太好看,此次的视察,并不是让他十分的满意。

  自打颜良从中原班师以来,就把灭吴提上了战略日程,而欲要灭吴,大兴水军自是必不可少。

  兴建水军,不仅仅要训练熟习水战的士卒,,更要大造战船。

  自归襄阳以来,颜良就下了密令,命在江陵、襄阳,乃是临湘诸地附近,兴建了数个造船厂,征调了整个荆州上千名船工,夜以继日的兴建战船。

  只可惜,通过近日的视察,颜良却对各造船厂的能力颇为不满。

  不仅是造船速度,包括船的质量,都不能让颜良满意。

  荆州虽说有江汉之利,但自刘表时代起,统治的重心就一直在襄阳,水军方面虽颇有实力,但在士卒战斗力,以及战船的精良程度上,就都要逊色于东吴一筹。

  士卒水战能力还好,如今颜良有吕蒙、甘宁,再加上新降的凌统这样的优秀水将,训练士卒自不成问题。

  如今制约水军发展的关键,就是荆州的造船能力。

  方今诸般战船,最大者称之为楼船,堪称冷兵器时代的“航空母舰”,目下只有东吴才拥有制造这种巨无霸战舰的技水能力。

  次一等称之为斗舰,再次则为艨冲,最小型称之为走舸。

  如果说楼船可以形容为航母,那么斗舰就可以称为战列舰,而艨冲便是巡洋舰,最次的走舸就是驱逐舰。

  而以荆州工匠们目前的技术水平,也只能造出后三种战舰。

  关键就在于,颜良所拥有的这些船匠,技术能力要逊于东吴船匠,造出的战舰质量本就要逊吴船一筹。

  而这些船匠的数量,也远少于东吴,就算夜以继日的赶造数年,也未必能造出堪比东吴水军战船的数量。

  然对于颜良来说,灭吴迫在眉睫,他根本没有足够的耐心,去等到造出足够数量战舰的那一天。

  更何况,大兴战舰这种事,必瞒不过吴人的细作,孙权那小子早晚也会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
  那个时候,孙权惊恐之下,必定会加倍警觉,为了避免拖延至颜良的水军发展壮大,甚至可能会以倾国之力,抢先发动对荆州的进攻。

  “想要灭吴,还得在战船上下功夫才行……”

  策马奔行中的颜良,思绪飞转,脑海里酝酿着一个念头。

  回往襄阳时,已是残阳西照。

  颜良入得府中,径往内院而去,,未曾入院时,便听得院中传来“呼呼哈嘿”的稚嫩叫嚷声。

  迈入院中,果然见小邓艾正在舞着一柄大刀。

  此时的邓艾,已是练得满头大汗,手中那柄大刀,跟他瘦削的身体显得不太相衬,舞起来似乎颇为吃力的一样子。

  颜良收邓艾作义子也快近半年了,很早以前他就教授了邓艾刀法,但如今看他练来练去,似乎也并没有什么长进。

  历史上的邓艾,武艺在三国后期可是极为出众,甚至能与姜维战得平分秋色。

  姜维那是什么人物,他的武艺可是连赵云也在短时间内战之不下的,由此可见,邓艾于习武方面,还是极有天赋的。

  可是眼下的邓艾,练了这么久的刀法,却没有多少长进,似乎却与他的天赋有些不相符。

  “这么一块璞玉,人家在历史上自学成才,都能成为一代名将,如今落我手里,若是培养成了个庸碌之辈,那可就丢大人了……”

  颜良看着邓艾吃力的舞刀身影,看着他那瘦削的身形,心中在暗暗琢磨着,该当如何雕琢这场上好的美玉。

  猛然之间,颜良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历史的邓艾,乃是擅长于枪法,而枪法又以灵巧为主,力量为辅。艾儿他身体瘦削,力量方面有着先天的不足,力量不行,自发挥不了我刀法的霸道,如此看来,莫非是我的刀法并不适合艾儿不成……”

  正自神思之际,,舞刀的邓艾斜眼瞥见了颜良。

  “义父!”邓艾忙是手了刀式,几步奔了过来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。

  颜良摆手笑道:“艾儿免礼,又在辛苦练法呢。”

  邓艾抹着额头的汗,点着头道:“义父,你看孩儿这刀法可有精进?”

  经过张仲景这些日子以来的治疗,邓艾的口吃症已有极大的改观,如今已勉强能把话说利索。

  颜良却未对他的刀法予以评价,沉默了一会,说道:“艾儿,从今往后你就不用再练为父教你的刀法了。”

  “不练了?”

  邓艾吃了一惊,黑漆漆的眼珠溜溜一转,面露几分慌色,“义父,莫非是孩儿太笨,练得不好,让义父不高兴了?”

  颜良哈哈一笑,抚着邓艾小脑袋道:“我颜良的义子怎会笨,为父只是觉得你不太适合练刀,等过些日子你文子勤叔叔回来,为你就改让他教授你枪法。”

  文丑的武艺仅稍逊于颜良一筹,能得到文丑传授枪法,自然也是莫大的幸运。

  邓艾这才松了口气,忙是连连称谢。

  “去休息吧,莫要太累了自己。”

  “那孩儿就先行告退。”邓艾很是识礼,又是深深的揖,方才趋步而退。

  当颜良目送走邓艾,回过头来时,却看到妻子黄月英,正倚在门口,浅浅笑望着他。

  颜良也笑了,遂是上前携起妻子的走,一起走入了屋中。

  “艾儿这孩子的确是个奇才,先前夫君让我教他兵法,这孩子是一学就会,还会举一反三,夫君,你当真是有眼力,竟然从野乡之间,挖掘到了这么一个好苗子。”

  黄月英也吝惜美言,赞赏着邓艾的资质。

  妻子的赞叹,令颜良听着颇为受用,脸上自有几分得意。

  夫妻相携坐下,黄月英询问起颜良,关于今日视察造船厂之事。

  颜良摇了摇头,叹道:“咱们的船匠数量和技艺都不及东吴,形势不容乐观呀。”

  当下颜良便将视察所见,以及自己的顾虑,统统都道与了自家妻子。

  黄月英听罢,眉色间也浮现出几分忧色,“刘景升治荆州十余年,只顾着圈养士人,对于下层农工都不太重视,荆州匠人不及东吴也在情理之中,造船这种事,一时片刻也急不来的。”

  “为夫当然知道急不来,但天下形势风云变幻,容不得我不急啊。”颜良叹道。

  “这倒也是……”黄月英喃喃道,神色间也流露出几分焦虑。

  这时,颜良忽然想起了方才在城外的那个念头,如今妻子正在跟前,他便忽然问道:“夫人,不知你对造船之事,可知道多少?”

  “造船?”黄月英眼眸之中,不禁掠过一丝奇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