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二章 老将的震惊

第三百七十二章 老将的震惊

  骄阳当空,江风中掺杂着几分湿热。

  数百余艘兵船,正借着风势,逆流行驶在汉水之中。

  颜良立于船头,远望着两岸青山,剑眉微凝,沉静的眼眸之中,闪烁着几分隐隐的杀机。

  身后,这数百余艘兵船上,装载着近万名精锐的荆州健儿,各式的攻城器械,还有数十万斛的粮食。

  除此之外,还有百余艘空船。

  很显然,这是一次颇具规模的远征。

  船队离开襄阳已经数天,清晨时分又刚刚离开阴县,此间距离襄阳以北,已有数百里之遥。

  汉水发源于秦岭山脉,上游可追溯到汉中,这条水系从汉中向东,经上庸、房陵诸郡,再返而南下游经荆州,最终汇于长江。

  全军将士都知道,此次他们出征,将是去征讨不肯归顺的上庸、房陵、西城三郡。

  此三郡原本隶属于汉中,早年张鲁割据汉中时,因地利原因,三郡逐渐脱离了张鲁的统治,形成了以申耽、申仪为首的地方豪强割据之势。

  这三郡虽与南阳接壤,但因兵微将寡,只能勉强自保,故而颜良此前一直未曾动手。

  半月以前,颜良以荆州牧的身份,向申耽兄弟修书,命他兄弟以三郡归附,并送子女来襄阳为质。

  申氏兄弟拒不从命,故是颜良勃然大怒,决定亲自率军征讨。

  “曹操、刘备都不是咱家主公的对手,姓申的算什么东西,竟然敢抗命不降。”

  “就是,姓申的真是狗胆包天,咱们这一回攻三郡,定把他兄弟人头斩下献给主公。”

  ……甲板上,士卒们私下议论纷纷,斗志十分的高昂。

  这也难怪,自经历了中原诸战之胜后,颜家军将士已是建立了强烈的自信心,对颜良更是敬畏如神,有谁敢不尊颜良,他们自愿赴汤蹈火为颜良去教训那些不臣之徒。

  “主公,将士们的斗志很旺盛,看此番西征,三郡必克也。”

  身边的老将黄忠,一脸自信的感叹道。

  颜良看了一眼另一侧的贾诩,主臣二人交换了眼神,各自暗暗一笑。

  ……船行渐急,不觉半日已过,前方两岸渐渐出现了村落房舍。

  颜良抬手遥指,问道:“汉升老将军,前面是什么地界了?”

  黄忠虽久居荆南,但好歹也是南阳人,年轻时曾在南阳度过了数十个春秋,对南阳诸县的地形也算了如指掌。

  黄忠举目远望,脑海里回忆了半晌,“前边应该就是均县了,此县乃丹水与汉水的交汇处,过此县顺着汉水向西,不出数日就可进入上庸境内。”

  “唔。”

  颜良若有所思,沉吟片刻,便道:“那就传令下去,今夜全军就在均县休整一晚,明早再起兵西进。”

  颜良的这个命令,却令黄忠感到了一丝疑疑。

  他抬头看了一眼日头,此时才刚刚日过中天,还有半日的时间可以赶路,这么快就靠岸休整,似乎太过拖延行军速度。

  黄忠遂道:“主公,现在天色还早,现在就休息怕是早了点,不如继续西行,末将估摸着黄昏之时可以抵达南阳郡最西端的武当县,大军在那里休息也不迟。”

  “将士们一路辛苦,赶路也不急在这一时片刻,传令下去,就在这均县休息吧。”颜良却不以为然道。

  颜良命令传下,黄忠自不好再多说什么,只得依令而行。

  不多时间,靠岸休整的命令,很快就遍传全军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船队驶入均县境,万余将士离船上岸,安营扎寨。

  闻知消息的均县县令,忙是率领着一县的乡绅,带着酒肉果蔬前来劳军。

  颜良亲自接见了一县的官绅,询问了一番百姓民生之事,并向这些地方官吏们说明了此番西征的目的。

  众官绅们早就得知自家主公要征讨三郡,自是人人都恭祝颜良旗开得胜,早日凯旋。

  接见过地方官,一番酒宴之后,已然是夜幕降临。

  当颜良大张旗鼓的宣称讨伐三郡,并接着众官绅们的劳军,喝酒吃肉,好不悠闲时,黄忠的心头的阴影却是越来越重。

  他隐隐的感觉到,自此的出征,颜良似乎有些变了。

  兵法之道,最忌讳的就是事先让敌人知道自己的意图,而颜良从襄阳之时,就大张旗鼓的声称要讨伐上庸三郡,这本来已有讳兵法之道。

  如今身在均县,离敌境已近时,颜良却公然的向着地方的官绅们透露作战意图,此等举动,更是大忌。

  要知道,均县虽属荆州,但因与上庸三郡相近,民间私下里多有往来,今日那些来劳军的乡绅们,恐不乏与申氏兄弟有交情之辈,今天之后,其中必有人会暗中向申氏兄弟通传消息。

  即使上庸三郡兵微将寡,但那三郡地处穷山恶水之中,好歹也有着地利的优势,如今消息一透露,申氏兄弟自然会提前做好准备,到时就算凭着兵力的优势,能够最终拿下三郡,必然也平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颜良的所为,让黄忠感到,他的这位主公太过的自信,而且这种自信,隐隐似有演变成自大的迹象。

  “难道说,主公被中原的几场大胜冲昏了头,开始变得自大自傲起来了,若果真如此,那可真是个危险的信号,继续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啊……”

  黄忠越想越不安,诸般担忧压在心里,不吐不快,辗转思索片刻,一咬牙,直奔中军大帐而去。

  中军大帐中,颜良刚刚打发走了那一干地方官绅,一帐的酒菜还未撤下。

  当黄忠步入帐中,看着一脸酒气,神色悠然自得的颜良时,苍老的脸上不禁暗暗皱眉。

  颜良见黄忠入内,便笑道:“老将军怎珊珊来迟,错过了这场小宴,要说这均县自酿的美酒还真是不错,本将给老将军留了一坛,老将军可尝尝。”

  “末将征战之时,从不喝酒。”黄忠语气有些生硬,拒绝了颜良的好意。

  颜良洞察了何其之敏锐,立时从黄忠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不满。

  他也不以为怪,只微微一笑,“老将军,看起来你是有话要说,直说便是。”

  黄忠顿了一顿,拱手道:“启禀主公,末将确实有些话,不吐不快,就怕说出来冒犯主公。”

  “本将看起来像是那种听不得谏言的昏主吗?”颜笑着反问了一句。

  见得颜良这般态度,黄忠便即没什么好犹豫的,索性决定把一肚子的不快就吐出来。

  “主公欲伐三郡,却这般轻易的透露了意图,此乃一忌。而兵贵神速,主公本当从速行军,出奇不意的杀奔三郡,而今却行军缓慢,走半天歇半天,此又一忌。我军虽强,但三郡有地利之势,亦不可小觑,主公却太过轻敌,此又当是一忌。有此三忌,末将以为,主公近来确实变得有些……”

  黄忠一口气“数落”了颜良半天,最后那“自大”两个字,却有些不便出口。

  毕竟,黄忠乃臣下,以臣属之身,指责自家主公“自大”,实有犯上之嫌。

  颜良却从头到尾一脸淡然,似乎全然不以为怪,只笑着问道:“有些什么?”

  黄忠一咬牙,沉声道:“末将觉得主公变得有些自大,此乃末将忠言进谏,主公若是生怒,尽可治罪便是。”

  果然是一位忠肝义胆的老将……颜良心中暗赞,脸上的悠闲之色收敛,渐起几分欣赏与赞叹。

  “诸将之中,对本将怀有质疑者,只怕为数不少,如今却唯有汉升老将军敢直言进谏,老将军果然是刚胆之士,让本将甚感欣慰。”

  颜良的这番赞赏,意味着他听进去了黄忠的劝谏。

  黄忠暗松一口气,不禁面露喜色,忙道:“主公能纳忠言,实乃我等作臣子的幸事。主公,末将以为,咱们当趁夜拔营,连夜西进,如此的话,或许还有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的机会。”

  “拔营是可以的,不过却不是西进。”颜良嘴角掠起了一丝诡笑。

  黄忠一怔,正自狐疑时,帐帘掀起,贾诩和刘辟先后而入。

  刘辟拱手道:“主公,空船上都已插满了旗帜,四周也树满了草人,一切都已按主公的吩咐的办好。”

  颜良点了点头,“明天天亮之后,你便率一百艘空船继续沿汉水西进,记住,行军一定要慢。”

  “末将遵命。”刘辟拱手一应,领命而去。

  旁边的黄忠听着颜良这道命令,不禁愈加的狐疑,奇道:“主公,你这是要……”

  话未出口,颜良已正色道:“老将军,速去传令全军准备,三更时分上船出发,全军北入丹水。”

  “北入丹水?”黄忠大吃一惊,脑子里突然间一阵糊涂,“主公不是要西伐上庸三郡么,却为何要北上丹水,却让刘将军率空船西走汉水?”

  颜良笑而不语,向着同样是微笑的贾诩看了一眼。

  贾诩便是捋着白须,淡淡笑道:“黄将军,你还不明白吗,主公西攻三郡是假,北取武关才是真啊。”

  北取武关!

  黄忠思绪飞转,猛的之间,恍然惊悟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