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四章 狂 攻

第三百七十四章 狂 攻

  手中玉杯摔了个粉碎,满杯的温酒洒了一身,曹洪顿时狼狈。

  堂中诸将,乃至赵俨,众人也无不变色。

  曹洪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大喝道:“胡说八道,颜良明明在攻上庸三郡,如何能毫无征兆的突然攻我武关!”

  亲军吓了一跳,急是颤声道:“小的就算有十个胆子,也绝不敢谎报军情啊,颜军确实在攻城,人数还有上万之众,将军若再不救援,南城的兄弟们就快顶不住了。”

  大堂之中,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包括曹洪在内的所有人,都竖起耳朵来倾听,果然隐隐听到南城方向,似有喊杀之声正隆隆作响,若非是攻关,还能是什么。

  曹洪的脸色刷的一脸,惊诧与震怖之色,如潮而涌,瞬息之间,额头间就浸出了一层冷汗。

  赵俨急道:“子廉将军,听这动静的确是有敌攻关,事不宜迟,请将军速往南城吧。”

  曹洪被赵俨给叫醒,不敢再有迟疑,急是手忙脚乱披挂而出,率领着诸将乃其营士卒,急往南城而去。

  曹洪方一出府,那隆隆如雷的喊杀之声,更是灌耳而入,直震得他心神惊怖。

  一路策马往南城而去,伴随着愈烈的喊杀之声,曹洪的心脏也跳动的愈加猛烈。

  当他策马登上关城时,一瞬之间,曹洪整个惊呆在了那里。

  放眼望去,但见关城正面一线,已是黑压压一片,布满了颜军。

  数不清的战旗如浪涛一般翻浪,森森的刃锋与铁甲,在夕阳的映照下,几欲将天空映寒。

  沿城一线,数十道云梯已被竖起,成千上万的颜军,正如蚂蚁一般向上攀爬。

  而在被填平的护城壕前,上千名颜军弓弩手,正不停的向着城头发箭,直将城上的守军压到不敢露头。

  再往远处,一队队的颜良,仍在源源不断的向着关城涌来,东城处,数名敌卒甚至已经登上了城头。

  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  面对着如神兵天降般的上万颜军,面对着这汹汹如潮的攻势,曹洪一时间惊得目瞪口呆,脑子里更是一片的混乱。

  而当曹洪认出城外,那面迎面飘扬的“颜”字将旗时,更是惊得心惊胆战。

 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布署在南阳的细作,明明回报颜良已率军乘船,走汉水望上庸而去,却为何只数天之间,颜良竟率如此重兵,毫无征兆的就杀到了城下。

  当初败给颜良,做了整整一年俘虏的惨痛回忆,霎时间从脑海中划过。

  曹洪的心头,立时涌现出无尽的恐怖。

  在某一个瞬间,曹洪甚至产生了就此放弃武关,立刻率军撤逃回长安的念头。

  “关中安危,仰此一关,子廉将军,你还在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速速指挥将士们应战!”

  赵俨大喝一声,把曹洪刚刚产生的逃跑念头给喝碎。

  曹洪回过了神来,面对着赵俨冷峻的目光,只能强压下逃跑的念头,勉力的鼓起勇气,喝斥着守军应战。

  “快,快去把其余兵马,都给本将调往南城来,还有,立刻派人飞马往长安求援,快去——”

  几近于歇斯底里叫吼声中,曹洪抡起长刀,率领着赶往城头的将士,向着东角方向杀去。

  关城前,百余步处,颜良正怀抱着长刀,欣赏着黄忠的攻城表演。

  正是由于计策奏效,武关的曹军事先毫无防备,他的大军才能顺利的填平护城壕,在几乎没有受伤多少弓弩阻挡的城况下,顺利的将云梯竖起。而且,他的一千弓弩手还抢得了先手,有效的压制了城头守军。

  现在颜良所要做的,等待着他的健儿,利用人海战术,赌上性命将曹军的防线冲垮。

  眼见东南角处,几名勇敢的登城士成功的爬山上了城头,颜良的心头不禁掠过一丝喜色。

  只要那几名先行登城的士,能够博命的守住登城点,就能为更多的后续士卒上城争取到时间,而若有足够的士卒能够登城成功,便可将登城点不断的扩大,进而将曹军的守势就此瓦解。

  但就在颜良刚刚兴奋时,城头上突然出现了大批的曹军,很快,便将东南角登上城头的士卒尽数攻灭。

  “看来曹洪还没被吓傻,知道拼死抵抗一把。”

  颜良嘴角掠起一抹冷笑,旋即下令,麾下的三千中军也一并冲上前去,尽数加入黄忠的攻城部队。

  时值如今,颜良已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,他决心将所有的兵力投进去,必要在这一战中,一鼓作气的拿下武关。

  而作为三军主帅的颜良,身系重大,自然不能轻易加入到攻城战中。

  眼眸一闪,颜良突然跳下马来,一把从鼓手手中夺过大捶,虎臂抡起,用震耳欲聋的战鼓声,来为他的健儿们助威。

  血战的士卒们,眼见自家主公亲自擂鼓助威,无不是热血激荡,个个奋不顾身,视死如归的向城头攻去。

  然而,城头上,近三千的曹军陆陆续续的赶到,加入了防守中。

  尽管敌军数量处于弱势,尽管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但这三千守军,毕竟是天下精锐之师的曹军,他们的斗志非是一时片刻就能够击碎。

  三千曹军在曹洪和赵俨的指挥下,顽强的抵抗着颜军的进攻。

  半个时辰后,城下颜军的尸体已厚厚的堆叠加起了一层,却仍未能突破曹军顽强的防守。

  这一场攻城战,此时已陷入了胶着的状态。

  城墙之下,纵马往来指挥的黄忠,眼见久攻不下,一股愤怒的热血,不禁在胸中狂燃起来。

  他狠狠一咬下,翻身下马,手提着长刀,竟是亲自顺着一张云梯向上爬去。

  方上攀不及丈许,城垛上一名曹军,举起罗石,大喝着砸向黄忠。

  眼见那人头大小的罗石,直奔自己的脑袋而来,黄忠一手钩住云梯,腾出另一手来纵刀而出。

  哐~~一声闷响,那几十斤重的罗石,竟是生生的被黄忠用刀挡飞出去。

  而城下一名士卒来不及躲闪,则被弹落的罗石砸得脑桨开裂,血肉横飞。

  黄忠也顾不得许多,挡开一块罗石,铁塔躯的身躯奋力的身上攀纵而去,只眨眼间,又攀纵了丈许。

  刚爬到一半时,城垛口处探出一名敌卒,试图用撑杆将云梯叉翻。

  此时黄忠距城头还有近两丈,手中大刀长度够不着敌人,而他又分不出手来,开弓放箭去射杀那敌卒。

  情急之下,黄忠灵机之动,随手从背上抽出一支羽箭来,单手用力的甩将出去。

  噗~~这一支甩手箭极有准头,正中那敌卒的面门,但听着“嗷“的一声痛叫,那敌卒便捂着脸倒了下去。

  一击得手,黄忠信心倍增,急是向上继续攀爬,眨眼之间距城头便只有半身之遥。

  就在此时,城头上,两名敌卒抬起一锅烧红的铁水,当头便要向黄忠泼来。

  此时的黄忠身在半空,上不及城,下不着地,根本无处可躲。

  这诺大的一锅铁水若是泼将下来,他非得当场补烧化成一滩白骨不可。

  生死一线,黄忠不及多想,左手死死的扒紧梯子,暴喝一声,右手的长刀奋力的向上刺出。

  这倾尽全力的一刺,力道极是强劲,那两个曹军士卒一时没能托稳,手中的大锅倒扣了回去,整整一锅的铁水,“哗”的便倾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  “啊啊~~”凄惨之极的嚎声随之响起。

  黄忠抓住这时机,雄健的身躯敏捷的向上窜去,双足用力一蹬,一声大吼跃上了城头。

  城头上,那两个全身血肉糜烂的敌卒,尚在地上打滚,旁边另一名士卒也顾不得救同伴,重新从地方捡起撑杆,正准备再次去叉翻云梯。

  冷不防一抬头间,那敌卒惊见一具铁塔般的身躯挡住了去路,站在城垛上的黄忠,巍巍如从天而降的神将一般。

  猿臂一抡,手中长刀如车轮般扇扫而出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便飞上了半空。

  紧接着,黄忠忽的跳下城垛,长刀一横,护住了这片登城的空地。

  “好样的,不愧是五虎上将!”

  城外处的颜良,眼见黄忠登城成功,不禁兴奋如火,手中将战鼓擂得更响。

  而城墙一线的颜家军健儿,眼见黄忠奇迹般的杀上城头,无不是欢欣鼓舞,个个急先恐后的抢向城头攀来。

  城上的那些曹军士卒,眼见被敌方一名老卒冲破上城,心下尽皆愤怒,十余号人从两侧扑涌而来,试图将黄忠围杀。

  “蝼蚁之辈,安敢一战!”

  黄忠怒发神威,手中长刀荡出层层铁幕,威杀之势,将围上来的敌卒轻易逼退,仅凭一人之力,竟生生的护住了这片登城空地。

  就在黄忠怒发神威时,越来越多的颜军将士陆续的从云梯爬上城来,将这片登城点越扩越大。

  形势对曹军,已是极为不利。

  十余步外,曹洪眼见形势有危,只得愤发勇气,暴喝着纵刀亲自杀了上来。

  眼见曹洪汹汹杀至,黄忠却无丝毫的惧色,低啸一声,手中长刀如电光一般,挟着凛烈之极的力道,如泰山压顶一般向着曹洪当头斩去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