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惊夏侯

第三百七十七章 惊夏侯

  颜良,突袭武关!

  这个消息,令夏侯惇与荀彧,这两个曹氏江山的文武栋梁,陡然间震惊不已。

  荀彧尽管预料到颜良有可能佯攻上庸三郡,实袭武关,但他却没有料到,颜良的动作竟如此之快,快到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反应速度。

  夏侯惇吃过一惊后,很快就恢复了镇定,“事情果然给文若说中,没想到颜良这狗贼,竟如此的阴险狡诈,不过武关有兵三千,且关城险要,又有子廉坐镇,就算那颜良突袭,也未必能拿得下武关。”

  夏侯惇对曹洪这位曹氏兄弟,似乎显得很有信心。

  “子廉虽然勇武,但性格却有些轻浮,昨日我收到赵议郎的书信,报称子廉竟然在关城中蓄养了不少舞伎,我就怕他疏于防范,为颜良所趁啊。”

  与夏侯惇不同,荀彧却表现出了相当的忧虑。

  荀彧就事论事,对曹洪的评价相当不留情面,夏侯惇听着荀彧如此说曹洪,却不由得面露不悦之色。

  “子廉虽有些瑕疵,但好歹也经历了诸多阵仗,智勇兼备,文若如此评价,似乎有点太小看他了吧。”夏侯惇道。

  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,我只怕子廉的那些许瑕疵,却最终会醇成大失,毕竟,他所面对的可不是一面的敌人,而是颜良啊。”

  荀彧明知夏侯惇不乐见他说曹洪的不好,却就事论事,依旧直言不讳。

  夏侯惇眉头暗皱,因失去一只眼睛而变得有些吓人的面孔,愈显得狰狞。

  “文若,我看你是有……”

  夏侯惇正待维护曹洪之时,又一名新军匆匆而出。

  “启禀将军,商县传来急报,颜良大军已于前日攻陷武关,曹子廉将军和赵议郎皆为颜良所俘。”

  这一道噩报,如大晴天里的一声霹雳一般,瞬间轰得夏侯惇面露骇然。

  他万万也不敢相信,自己前一秒钟还在极力的为曹洪维护,后后秒钟时,他的这位曹氏兄弟,就把关中的南大门给丢了,而且自己还做了颜良的俘虏。

  夏侯惇的心头,如被重锤狠狠一击,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。

  震怖之余,夏侯惇不禁暗生几分惭愧,不敢正视荀彧,只厉声喝问详情。

  亲军遂才将商县发来的急报呈上,将斥候所报,关于颜良如何袭破武关之事,颤声道来。

  看过详细的急报,听过亲军的叙说,荀彧不禁叹道:“没想到颜良不但诡计多端,其军攻城能力还如此之强,不过,倘若子廉能够再警惕一些的话,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失了关城。”

  荀彧的语气中,对曹洪暗埋怨。

  此时的夏侯惇,自然再无法为曹洪环护,但他却是恼羞成怒,本就狰狞的表情,更加扭曲到骇人。

  啪!

  猛一拍案,夏侯惇腾的跳了起来,愤然道:“颜良狗贼,竟然敢趁丞相远征之际,袭我关城,实在欺人太甚。文若,你便留守长安,我即刻率大军前去夺还武关。”

  听得此言,荀彧神色顿为一变,一抹忧色顿显于色。

  他忙道:“颜良既已攻破武关,地利便尽为其所有,如今长安兵马不多,将军纵然率军前去,凭现有兵力也未必能够夺还武关。为今之计,不若先向商县增兵,同时再派人飞马往凉州,向丞相禀报。”

  “颜良既得武关,若其后续大军武关源源不断进入关中,却当如何是好,不行,我必须先将武关夺还。”夏侯惇心情急迫。

  荀彧却是一脸沉稳,淡淡道:“颜良虽得武关,但想要杀入关中平原,却还需经商县、上洛、蓝田三县,此三县皆乃地势险要之处,以我眼下兵力,纵使颜良率倾国之兵而来,也足以抵御,这一点,我想那颜良必先深知。故以我所料,颜良此番出兵,只为拿到武关,当并无进攻关中的意图。”

  荀彧虽分板的很透彻,只是这时的夏侯惇,却为曹洪被俘的消息,搅乱了情绪,对于荀彧的分析,他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。

  夏侯惇便断然道:“文若所说或许有道理,但我奉丞相之命守关中,如今损兵失地,实有莫大的责任,无论如何我也要夺还武关,绝不能拖累了丞相扫平凉州的大计。”

  当下夏侯惇再无犹豫,立刻下令调集兵马,由他亲自率领前去攻夺武关。

  曹操西征之时,留给夏侯惇的兵马有近万余,前番又从前线抽调了八千兵马回来,故夏侯惇手中可用之兵,近有一万八千之众。

  这近两万的兵马中,其中有三千驻防于潼关,两千驻于蒲坂津,三千驻于武关,长安城中留守机动兵力,近有一万之众。

  夏侯惇便只留两千兵马守长安,自率八千步骑,当天就离城南去,一路向着武关杀奔而去。

  ######武关,北城。

  颜良徐徐走在城墙一线,视察着麾下将士们加固城防。

  武关的作用,主要是为了拱卫关中,以抵御来自于南阳的威胁,故而北城一线,无论是城墙的高度还是厚度,都颇逊于南城。

  为了应对不久之后,曹军可能的大举来攻,颜良自然要抢着时间加固北城。

  “主公,咱们与其在此加固城墙,何不多调援兵,集结大军一鼓作气杀入关中,夺了那长安城。”跟随在旁的黄忠进言道。

  颜良却只淡淡一笑,“武关往长安城尚有数百里之遥,其间地形颇为崎岖,曹军只要在商县、上洛,或是蓝田布下数千兵马,我军纵尽起全军而来,也未必短时间内就能攻破。而若鏖兵不下,拖到曹操率主力回援,那个时候,咱们就要面临着跟曹操决战,彼背靠长安,以逸待劳,咱们岂非是尽落下风。”

  颜良洋洋洒洒一番话,旋即将黄忠点明。

  黄忠不禁拱手赞道:“主公深谋远虑,当真非末将所及。”

  话音方落,一队斥候从北面而入,一名斥候队长奔上城头,直抵颜良跟前。

  “启禀主公,夏侯惇率八千步骑星夜南下,前锋已过商县,正向着武关杀奔而来。”

  听得夏侯惇率军杀来,左右诸将皆微微变色。

  颜良却淡然自若,只冷笑道:“夏侯惇为曹操坐镇后方,多少年了都没有过差池,而今失了武关,损了曹洪,他这是恼羞成怒了呢。”

  这时,黄忠上前一拱手,慨然道:“主公,敌贼既然敢来,末将请率一军出击,必将那夏侯惇的人头斩下,献于主公。”

  黄忠是连胜连捷,自信心达到了他有生以来的顶点,对于夏侯惇有几分轻视。

  颜良却时刻保持着冷静的头脑,他并未因奇袭武关得手,就此为胜利冲昏了头脑。

  “夏侯惇武艺不凡,且颇有用兵之能,不可小视。况且我军此役只为夺取武关,与敌人短兵相接有违此役的目的,老将军就收此这份信心,待本将来日发吴之时,再奋发不迟。”

  听得颜良的冷静之言,黄忠便即收敛了战意,却又道:“我军若不主动出击,曹军必也会全力攻城,这北城城墙又矮又薄,若是守将起来,只怕必是一场恶战。”

  “老将军放心,本将自有妙计。”颜良的嘴角,悄然掠起了一丝诡笑。

  于是颜良便令全军按兵不动,只催督士卒,夜以继日的抢筑城墙,只待曹军的来攻。

  ……次日,黄昏时分。

  斜阳西照,将武关古老的城墙,镀上了一层温柔的金边。

  颜良怀抱长刀,驻身于城头,极目远望去。

  只见目之尽头,滚滚的尘雾,如沙暴一般,正沿着丹水东岸,向着武关北城狂卷而来,尘雾之中,隐隐可见旗帜飞舞,人影涌动。

  北城一线,一万名颜军将士皆已就位。

  面对着汹汹而至的敌人,那一张张年轻的脸上,没有一丝畏惧,有的只是杀敌建功的鹆望,有的只是热血沸腾的斗志。

  敌军来势凶猛,只一刻钟的功夫,已杀至城外里许之地。

  尘雾散尽,八千余名精锐的曹军步骑露出了狰狞的面容,森森的兵甲几欲将苍穹映寒,那一面“夏侯”的大旗,正张扬的在狂舞。

  曹军虽狂奔而来,但只顷刻间就结成阵形,军势井然有序,未见丝毫长途奔袭的颓势,夏侯惇果然有治军之能。

  就颜良暗赞他的对手时,城外处,隆隆的战鼓声响起,八千曹军,已经发进了进攻。

  填壕队、刀盾手、弓弩手、登城队,诸队曹军层层叠叠,组合有序,在震天的战鼓声中,向着武关北城缓缓推进而来。

  片刻之间,八千曹军已推进至城前两百余步,已是进入了弓弩的射程。

  “主公,曹军已进入我军射程,下令放箭吧。”黄忠拱手请示。

  颜良却不以为然道:“我军的箭矢宝贵,岂可轻易浪费,来呀,把那面盾牌给本将挂起来。”

  黄忠不明颜良之意,顿时茫然起来,但随后,他却恍然大悟。

  但见几名亲军上得城来,几下功夫,将一名全身被绑之人,吊在了城门中央处。

  那被吊之人,正是俘虏曹洪。

  城外,正信心满满,催督着部下进攻的夏侯惇,当他猛然看到曹洪被吊出来时,狰狞自信的脸上,陡然间涌上了无限的惊怒之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