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嚎叫吧,曹洪

第三百七十八章 嚎叫吧,曹洪

  没错,城门上挂着的,正是曹洪。

  这一招,当初柴桑之战时,颜良就曾经用过一回,只不过那时挂的是韩当,而这时则换成了曹洪。

  孙权可以为了取得胜利,不顾三朝元老韩当的性命,颜良倒要看看,夏侯惇是否也是这样的人。

  攻城队已在逼近武关,精锐的曹军令行禁止,他们绝不会顾忌到城上挂着的是谁,只要有军令在身,哪怕城头上挂的是曹操本人,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开弓放箭。

  当年夏侯惇营中作乱,将夏侯惇本人扣为人质,于禁便曾以军令为由,公然不顾夏侯惇的性命,对叛乱者发动进攻。

  事后,曹操就曾赞扬于禁的作法,并传令全军,今后凡遇到这种情况,统统按于禁的做法来。

  如今的形势,何其之相似。

  夏侯惇面目狰狞,咬牙欲碎,远望着城上被吊着的曹洪,不禁是又恨又气。

  恨得是颜良那狗贼,竟然使出这等狠毒的手段,气的却是曹洪这个不争气的家伙,竟然沦为了颜良的俘虏,让他夏侯惇和整个曹军,陷入了如此难以抉择的被动局面。

  曹军依旧在推进,发动进攻只是转眼之间。

  城头上的颜良,却是一脸的轻闲,饶有兴趣的欣赏着两难的敌人。

  城门上,被吊的曹洪就慌了。

  原本被押上场的他,眼见着城外自家茫茫的军队,本还十分的惊喜,但当他被颜良粗鲁的吊在城门上时,便即傻了眼。

  他这才知道,颜良把他弄上城来,不是让他来看热闹的,而是打算拿他来做挡箭牌的。

  眼看着自家军队汹汹逼近,曹洪顿时急了,急是拼命的挣扎扭动,如那上钩的鱼一样,本能的拼命相挣脱束缚。

  城头的颜良见状,便冷冷道:“子丰,他再敢折腾,就把绳子割断。”

  周仓一听,立时抽出刀来往绳索上一搭,喝道:“姓曹的,你听到了没有,我家主公说了,你若是敢再乱动,老子就割断绳索,摔死你个狗娘养的。”

  曹洪低头看了一眼下方,顿时便吓得不敢再挣扎。

  武关北城虽然不比南城高厚,但好歹也有数丈之高,且他身体的下方,正好面对着一具鹿角,这要是坠将下去,即使不摔死也要被鹿角穿死。

  曹洪没了脾气,不敢再折腾,但眼见着自家军队徐徐逼近,却是吓得面色惨然,心如针扎。

  惊恐之下,他急是大叫道:“我是曹洪,我是曹洪啊,休得伤我——”

  曹洪乃曹家大将,城外曹军士卒不乏识得其面的,眼见曹洪被扎在城头,这些曹军士卒无不是震惊。

  但震惊归震惊,八千曹军依旧步伐不停,井然有序的向着城头逼近。

  位于盾手之后的千余弓弩手,已经开始弯弓搭箭,对准了城头。

  在这样一个距离,弓箭手根本没有办法直接瞄准目标,他们只是将箭头上仰一个角度,准备以密集的齐射来进行覆盖式打击。

  乱箭一射,露在外头的曹洪,不被射成刺猬才怪。

  原本让曹洪引以为傲的铁一般的纪律,如今却让曹洪痛苦万分,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有朝一日,自己会成为这铁一般纪律的牺牲品。

  “我是曹洪,我是曹洪啊——”

  几近绝望的曹洪,恐慌之下,已顾不得什么荣誉和尊严,只歇厮底里的大叫起来。

  一想到家中堆积如山的钱财,一想到那一个个如花美眷,如今还来不及尽情的享受,就要这般离自己远去,此刻的曹洪,从未如此对死亡充满了恐怖。

  颜良耳听着曹洪的鬼嚎,嘴角不禁掠过一丝冷笑。

  他推测的一点都没错,爱财者,果然不可能成为舍生忘死之辈。

  城头上的颜家将士,听着曹洪那可悲的嚎叫,无不面露出鄙色。

  颜良却并没有制止曹洪的嚎叫,而且,他还希望曹洪嚎的越大声越好,最好让更远处的夏侯惇也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如若不然,颜良又如何能实施他“不战而屈人”之兵的计策。

  箭在在弦,不得不发。

  远处的夏侯惇的,他脸上的怒色已燃烧到极点,他的那颗心,也纠结到了极点。

  攻城,曹洪必死。

  不攻城,难道就坐失武关,让天下人笑我夏侯无能吗?

  夏侯惇心如刀绞。

  眼看着自家军队,已逼近城下,弓弩手箭已上弦,夏侯惇的脑海中,甚至已经浮现出曹洪被万箭穿身,射成刺猬的惨烈画面。

  一瞬之间,夏侯惇的心头剧烈一震,他所有的愤怒与斗志,都被那想象出的画面所击碎。

  “鸣金收兵,速速鸣金收兵!”夏侯惇顾不得许多,厉声大叫。

  传令兵急将夏侯惇的命令传下,转眼之间,“铛铛铛”的金声便急鸣而起。

  擂鼓进军,鸣金收兵,此乃最基本的纪律,这些曹家士卒又如何能不清楚。

  只是,如今他们距关城不过五十余步,根本已是骑虎难下,在这样一个时刻收兵,实属兵家之忌。

  八千曹军迟疑了片刻,只得强收战意,收弓卸弩,开始向后退去。

  “主公,曹军退兵了。”黄忠兴奋的大叫道。

  颜良只微微点头,尽管他的计策奏效,但他的脸上却不仅仅是得意,还是有几分暗暗的赞叹。

  “夏侯惇果然不似碧眼儿那般绝情,曹洪啊曹洪,算你摊上了一个好兄弟,捡回了一条命来……”颜良喃喃感慨。

  “主公,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?”黄忠问道。

  颜良远观曹军阵形,虽然处于退兵之势,但八千曹军却井然有序,丝毫不见凌乱,可见夏侯惇果然是统兵有方。

  对于这样一支训练有素,军纪严谨的军队,贸然出兵追杀,显然不会有多少收获。

  只是,纵然如此,颜良又岂容夏侯惇就这么耀武扬威而来,轻轻松松的退去。

  眼眸之中,杀意骤聚,颜良冷笑一声,“还能怎么做,当然是用箭雨来好好欢送我们的夏侯将军。”

  “末将明白了。

  黄忠亦冷笑一声,旋即挥刀大喝:“全军听令,放箭——”

  号令传下,隆隆的战鼓声冲天而起,进攻的号角就此吹响。

  早已就位的千余弓弩手,闻令松指,千余支利箭离弦而出,在千鸟振翅的嗡鸣声中,如飞蝗般向着敌阵呼啸而去。

  箭雨倾落,惨叫之声骤起,除了刀盾手阵外,其余诸阵曹军,如麦杆一般瞬间被扫倒一片。

  城下的颜军弓弩手,无需担敌军的弓弩,借着居高临下之势,肆意的向着徐徐而退的曹军乱射。

  一名名的曹军倒在血泊之中,转眼死伤已近数百。

  远处的夏侯惇面容扭曲,心痛如刀,却只能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家的士卒被敌军乱箭收拾。

  进攻与退却不同,进攻时遭遇敌人的箭矢打击,可以一口气冲到城墙死角下面,避过敌箭的射击。

  而后退则不同,为了不使军阵出破绽,给颜军以趁机出关追杀的机会,曹军只能徐徐而退,即使是面对着如雨的箭矢打击,也不敢加快退却的步迈,因为那样反而有可能造成全军溃散的局面。

  所以,那八千曹军,只能痛苦的承受着颜军这“欢送大礼”,祈求自己运气好一些,不会被箭矢射中。

  临敌鸣金退军,这是夏侯惇必须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被悬挂在城头的曹洪,这个时候也忘了嚎叫,只目瞪口呆的望着己军战士,因为顾忌到他曹洪的性命,而白白的死在颜军的箭下。

  此刻的曹洪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心里边却没有一丝的庆幸,反而有种万般自责的惭愧。

  终于,在枪林弹雨的洗礼下,在留下了八百多具尸体后,曹军终于退出了颜军的弓弩射程范围。

  颜良也很节约,一旦见曹军退出了射程,马上下令停止放箭,绝不浪费荆襄劳动人民辛苦制造出来的每一根箭矢。

  此时的夏侯惇,方才长松了一口气,远望着留在武关前那遍野的尸体,夏侯惇脸的上恨意已如喷涌的火山一般。

  “颜良狗贼,今日之仇,我夏侯惇若不加倍报还,我就誓不为人!”

  夏侯惇咬牙切齿的立下了重誓,却只能带着满腔的仇恨,率领全军撤退,向着北面的商县退去。

  ######凉州,武威郡。

  姑臧城下,连营遍布,旗帜遮天,三万曹军将这座凉州刺史部所在的城池,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中军大帐中,曹操正和他的文武们,意气风发的谋划着破城之计。

  自西征以来,曹操数破马韩联军,收复陇西诸郡,将马腾一族赶到了祁山向张鲁求援,又北上凉州,连破韩遂,把韩遂和他最后的败兵,包围在了这姑臧城中。

  破城只在眼前,只要消灭了韩遂,整个凉州就将并入朝廷,或者说是他曹操的版图。

  全据雍凉二州,他就可以再无后顾之忧,尽收西凉战马,全力东争中原。

  此时的曹操,心中已在谋划着下一步的蓝图,他甚至已经在谋划着如何再入南阳,向颜良报仇雪恨的痛快。

  正当这时,帐帘掀起,刘晔匆匆入内,一脸的神色凝重。

  “丞相,大事不好,长安急报,颜良已袭破武关,还俘虏了子廉将军。”

  曹操那满脸的意气风发,瞬息之间,烟销云散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