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曹操怒,郭嘉惊

第三百七十九章 曹操怒,郭嘉惊

  不仅是曹操,整个军帐,也眨眼间陷入了沉默。

  每个人的脸上,都闪烁着震惊和狐疑,他们怎么也想不通,固若金汤的武关,如何就在这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莫名其妙的就失陷了。

  而且,曹洪曹子廉,还第二次做了颜良的俘虏。

  这对曹操,乃至整个曹氏宗族来说,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莫大耻辱。

  “武关乃天下雄关,子廉麾下更有三千精兵,而且还有文若坐镇长安,颜良那厮如何就能突然之间攻破关城?”

  曹操满脸阴沉,对刘晔的这道情报,持有强烈的怀疑。

  刘晔遂将颜良如何佯攻上庸三郡,行军路上却突然改道,急袭武关,而曹洪又如何防备松懈,被颜良打了个措手不及,失陷了关城的详细情况道了出来。

  听过整个过程,曹操算是没了脾气,只能恨恨的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。

  大帐之中,气氛一片的死寂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。

  如今歼灭韩遂,全据凉州近在眼前,却偏偏被颜良插上一脚,眼下武关一陷,长安有危,势必要回军援救,岂不就此让韩遂死里逃生。

  而韩遂不死,凭借其在凉州汉羌各族中的威望,势必会卷土重来,必是遗患无穷。

  这个道理,曹操和在场的诸文武们,又如何不清楚。

  沉默中,却有人发出了一声不以为然的冷笑。

  众人看去,那冷笑之人,正是郭嘉。

  “武关虽然,但颜良想要攻打长安,还需攻克商县、上洛和蓝田三县,此三县皆位于秦岭之中,易守而难攻,以元让将军的用兵之能,以及留守长安的兵马,只消固守其中一县,颜良纵以倾国之兵而来,又有何惧。”

  郭嘉一席话,如一缕阳光,刺破了笼罩在众人心头的阴霾。

  曹操也微微点头,脸色好转了许多。

  郭嘉接着道:“所以丞相大可不必急着回援长安,只需全力攻破姑臧,歼灭了韩遂,全据整个凉州,那时再挟全胜之师回军长安,必可一举击破颜良,重夺武关。”

  郭嘉洋洋洒洒的一番自信之词,不禁让曹操豁然开朗,那仿佛天生具有自信,再度浮现于脸色。

  只是,就在曹操信心刚刚恢复时,刘晔的一席话,却再次给曹操自信心沉重一击。

  “奉孝所说有理,只可惜迟了一步。文若在情信中称,元让将军不听他的劝告,尽起大军前去攻夺武关,结果却损伤兵近千人,无功而返,眼下已退守商县,三军士气极是低沉。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无不悚然。

  曹操更是脸色大变,惊道:“元让怎会如此冲动!”

  刘晔默默道:“夏侯将军只恐武关一失,颜良的兵马会源源不断的进入关中,所以才会急着去争夺武关,岂料那颜良竟把子廉将军挂在城头当作盾牌,致使夏侯将军不得不临阵退兵,故才会为敌军弓弩所袭,损失了千余将士。”

  曹操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“颜良这个匹夫,竟然能使出如此狠毒卑鄙的手段,实在可恨之极——”

  愤怒之下,曹操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而原本一直淡然自若的郭嘉,此时那悠然的脸上,也不禁为阴云所笼罩。

  他沉吟半晌,神色凝重道:“既然夏侯将军已为颜良所败,京中军民人心惶惶,这般情况下,只怕丞相就不得不回援了,长安是万万不容有失呀。”

  此时此刻,面对着东面的剧烈,就连郭嘉也无可奈何。

  “颜良,颜良——”

  曹操深陷的眼眶中,涌动着无尽的怒火。

  他站在帐门口,远望着那姑臧城,愤怒的眼神之中,又暗藏着几分不甘。

  这位大汉的丞相,那颗心在愤怒与不甘中被折磨着,许久之后,只能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  “传令全军,撤兵吧。”

  曹操终于选择了无奈的撤兵,在场的文武们,脸上也皆浮现出遗憾之色。

  当天夜里,数万曹军悄然拔向,东退而去。

  退兵而去的曹操,唯恐韩遂卷土重来,便留夏侯渊率军一万,驻守于雍州与凉州接壤处的金城郡,又命曹仁率军五千,驻兵于天水郡,以防备逃往祁山的马超,结连张鲁重入陇西。

  曹操自己,则率两万大军,星夜兼程的往长安而去。

  ######武关。

  自前日用曹洪挡退夏侯惇的进攻,并以乱箭射杀近千曹军之后,颜良就一直在按兵不动。

  至于退守商县的夏侯夏侯惇,顾忌着曹洪的死活,再加上士气严重受挫,其后也未敢再对武关发起进攻。

  颜良知道,受伤的夏侯惇,他这是在等着曹操的回军。

  于是颜良利用这一段的间歇期,从南阳征用了大量的丁口,日夜不停的加固关城,只十余天的功夫,就把武关的北城加厚了一倍有余。

  十天之后,斥候传来消息,曹操已率军从凉州赶回了长安,已沿丹水南下,向着武关方向而来。

  颜良丝毫不以为意,依旧只是加固城防。

  他很清楚,曹操为了防止韩遂和马腾复起,必会在陇西及凉州留下相当数量的兵力,那其所能回来的援兵,数量最多也只有两万多,再加上夏侯惇所部兵马,曹操能用于攻打武关的兵力最多不过三万。

  而颜良光在武关的兵力,就达一万之众,而且他还从宛城增调了一批元戎连弩,以及铜弩车,再加上武关北城已经过相当的加固,凭此实力,他有足够的信心挫败曹操的进攻。

  两天后,斥候再度传回情报,曹操的大军已进抵商县,随后举兵南下,于武关以北二十里下寨,形成了威逼之势。

  曹操不愧是曹操,其沉稳与对形势的判断,显然远非夏侯惇可比。

  正如颜良所预料的那样,逼城下寨的曹操并没有急于对武关发起进攻,而只是不断派出斥候,侦察颜良的情况而已。

  一连十日,曹操都是按兵不动。

  很显然,曹操通过侦察也意识到,颜良兵马虽少,但凭借着险关于强弓硬弩,却掌握着主动权,贸然进攻,只会造成无谓的死伤而已。

  曹操的按兵不动,让颜良意识到,也该是跟他的这位老丈人,挑明意图的时候了。

  ……中军帐中,酒香四溢,一案小宴已然摆下。

  曹洪战战兢兢的坐在旁边,所处的位置虽然是坐上客,但整个人却神色黯然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  颜良则把玩着酒杯,一脸闲然,似乎在等一个人。

  过不多时,帐帘掀起,一个同样神色黯淡的文人步入了帐中,来者,正是同样身为俘虏的赵俨。

  赵俨和曹洪对视了一眼,两个难兄难弟眼神均是无奈。

  “赵议郎来了,快请坐,来人啊,上酒。”颜良对赵俨的态度,却是要客气得多。

  赵俨没有选择,只好坐了下来,面对着案上的美酒,却不敢沾一口。

  “今日本将设下小宴,专为赵议郎你送行,来,这一杯酒本将祝你一路顺风。”颜良举杯笑道。

  送行?

  赵俨神色一变,面露茫然之色,看着案上之酒,却仍一动不动。

  颜良也不管他,自饮一杯,“怎么,本将都已经打算放赵议郎回去,赵议郎还绷着一张脸,难道还想留在这里继续当俘虏不成。”

  “放我回去!”赵俨惊呼了一声,似乎不敢相信颜良的话。

  颜良淡淡道:“你不用这么惊奇,本将之所以放你回去,是要你给我那老岳丈带一句话,再顺带着捎一封信给他。”

  赵俨这才反应过来,原来颜良放他回去,乃是要用他去做信使。

  赵俨狐疑顿释,一想着能够重获自由,心头不禁暗喜。

  他神色顿时缓和几分,微微拱手道:“不知颜将军有什么话要下官转达丞相?”

  颜良目色之中,自信与傲然之色涌现,冷冷道:“你回去告诉曹操,攻陷武关,擒获曹洪,前番他侵我南阳之仇,就算一笔钩销,他若是再不识时务,本将就尽起荆豫两州之兵,赴关中跟他决一战死。”

  字字如刃,声声如雷,直把赵俨听得是心头剧震。

  为那威慑之势所震的赵俨,旋即明白过来,颜良要他所转达的,乃是对曹操的威胁之词。

  震惊半晌,赵俨才好歹回过神来,轻轻抹去额头的汗渍,勉强作淡定之状,“颜将军的话,下官一定转达给丞相。”

  颜良这才满意,便又道:“子廉,你不是还有一封信要托赵议郎捎给曹丞相么,还不快把信拿出来。”

  黯然中的曹洪,身形一震,脸庞间不禁浮现出为难之色。

  扭捏了片刻,曹洪不情愿的从怀中取出书信一封,双手如灌了铅似的,艰难的递向了赵俨。

  “赵大人,这封信,你就……你就带给丞相吧。”曹洪语气中充满了伤感,更是不敢正眼看赵俨,眼神中还颇有几分惭愧之色。

  赵俨不知信中内中,只得怀着狐疑双手去接。

  而曹洪却抓着那信的一角,久久不肯松手,仿佛这封信中,有什么不堪的内容,是他不想让曹操看到,却又不得不给曹操看。

  颜良眼看曹洪那副德性,便不悦的冷咳了几声。

  只那一声轻咳,却令曹洪如芒在背,慌得是身形一震,赶紧松了手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