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八十章 逼到你自吞苦水

第三百八十章 逼到你自吞苦水

  赵俨接过了那封信,看着曹洪那鼻青脸肿,又无比惶恐的样子,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。

  “颜将军,难道子廉将军不跟下官起去见丞相吗?”

  赵俨试探性的问道,似乎仍抱着一丝希望,希望颜良能将眼前这位曹家宗族将领也一并放回。

  颜良冷笑了一声,笑声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。

  赵俨面露几分惭色,颜良的笑声让他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的很幼稚。

  以曹洪的身份,除非曹操和颜良进行了彻底的大和解,否则,颜良如何又能把这个有力的人质,白白的送归给曹操呢。

  “曹子廉,你想跟赵议郎一起走吗?”

  颜良没有回答,反而是问向了曹洪,那话的意思,竟似是走与不走,由他自己来决定一般。

  一瞬之间,曹洪的脸上闪过无比的惊喜,那充满渴望的眼眸,仿佛是看到了一丝黎明之光一般。

  但转眼间,曹洪便即意识到,颜良只是在和他说笑而已,如果颜良真的要放他走的话,又何必逼他写了那封有损尊严的书信。

  神色顿时又黯然下来,曹洪苦笑了一声,言不由衷的答道:“洪于武艺上还要向颜将军请教请教,赵议郎,你就先自己回去吧。”

  赵俨不是白痴,他当然知道曹洪是被逼无奈,但他自己身为俘虏,都身不由己,又怎能顾得了曹洪。

  当下赵俨只能暗叹一声,拱手道:“那就请将军多多保重吧。”

  言罢,赵俨唯恐夜长梦多,当即便向颜良请辞。

  颜良自无意留他,遂命放他出关,又令几名降卒一同护送他前往二十里外的曹营。

  出得武关城,赵俨如蒙大赦,策马直奔曹营而去。

  ……城北二十里,曹营。

  中军大帐之内,曹操正皱着眉头,死死的盯着地图,深陷的眼眶之中,那种束手无策的无奈之色,时隐时现。

  纵然他身边有郭嘉、刘晔这等智谋无双的谋士,但面对着二十里外的那座雄关,这些足智多谋之士,一个个却都熄了火,无人能为他想出一条破敌之策来。

  没办法,武关就那么横亘山间,挡住了去路,敌人占据了绝对的地利,在这种地形条件下,除了用士卒的性命去强攻关城,纵然是郭嘉这等绝顶聪明之辈,也难以想出什么其他的好办法。

  正自愁眉苦脸时,亲兵急是来报,言被颜良所俘虏的议郎赵俨,竟然平安的回来了。

  曹操精神一振,急令宣入。

  过不多时,帘帐掀起,风尘仆仆的赵俨步入了帐中。

  “罪人赵俨,拜见丞相,请丞相治罪。”赵俨伏地于前,万般惭愧的向曹操请罪。

  曹操忙将他扶起,“赵议郎言重了,你何罪之有。”

  赵俨黯然道:“俨未能守住武关,纵使关城失陷于颜良之手,岂能没有罪责。”

  “罢了,你也只是巡视路过而已,这武关失陷,都是子廉的过失,你也不必自责太深。”

  曹操倒也不袒护自家兄弟,把武关失陷的责任,统统加在了曹洪身上。

  赵俨这才松了口气,连连称谢。

  这时,曹操方才想起正事,忙问赵俨如何能从颜良手中逃脱。

  赵俨愧然道:“下官并非是自己逃脱,而是那颜良主动放下官回来。”

  包括曹操在内的众人,均是面露奇色。

  赵俨轻咳了几声,“那颜良之所以放下官回来,乃是想让下官给丞相带一句话。”

  “那匹夫让你带什么话?”曹操顿生疑色。

  赵俨犹豫了起来,一时间拿捏不定,该不该跟曹操实话实说。

  曹操看出了些许端倪,沉声道:“他到底让你带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

  赵俨咬了一咬牙,只得如实的把颜良的那番威胁之词,颤声的道了出来,并将曹洪那封书信呈上。

  大帐之中,立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。

  曹操那焦黄的脸上,阴怒的火焰,陡然间熊炽燃。

  其余众文武,亦是满腔的愤慨,均为颜良的威胁言论所怒。

  身为大汉丞相,天下谁人不惧,除了当年的袁绍之外,天下间再无第二路诸侯敢如此威胁于他。

  但是现今,那个河北叛将,出身卑微的匹夫,名义上曹操的女婿,竟然敢如此口出狂言,公然不把曹操放在眼里,这简直是对曹操莫大的挑衅。

  “丞相,颜良这卑贱的狗贼欺人太甚,惇请提一军攻破武关,必取了狗贼人头献于丞相。”

  夏侯惇气之不过,第一个站出了慷慨请战,此时的他,盛怒之下已顾不得曹洪的性命。

  作为军中威望最重之人,夏侯惇这么一请战,其余如乐进等将,也纷纷的求战。

  曹操手中死死攥着那封曹洪所书,屈辱的书信,几乎已恨到咬牙切齿,有那么一刻,他当真恨不得即刻出兵,与颜良决一死战。

  “丞相,嘉以为,这个时候,丞相万不是与颜良决一死战之时。”

  一片愤慨的求战声中,郭嘉却与众人唱起了反调。

  诸将顿怒,皆欲质问郭嘉。

  曹操却强压住怒火,摆手示意诸将莫要激动,接着他目光转向郭嘉,沉声道:“颜良如此嚣张,竟已威胁要杀入关中,奉孝,你倒说说看,本相为何不可跟此贼决一死战。”

  “颜良若果真有进攻关中的意图,先前袭破武关,丞相大军未归之前,就早该尽起大军,趁势杀入关中平原,也就不会等到今。嘉以为,从颜良诸般所为和言论,他应当只是想拿下武关,确保南阳的安危而已,实则并无意,也没那个能力兵进关中。”

  郭嘉洋洋洒洒一番话,道出了他的理由。

  这一番透彻的分析,让曹操的怒火稍稍平息,情绪渐渐的冷静了许多。

  郭嘉接着又道:“而今武关虽陷,但尚有商县、上洛等诸县在,我军只消发民力将此数城加固,便一样可以建起一道拱卫长安的屏障,颜良虽得据武关,亦不足为惧。待丞相消灭马腾和韩遂,彻底全据雍凉二州,实力大增之时,那时再挥军南下,夺还武关,又有何不可呢。”

  此时的曹操,彻底的冷静了下来,开始细细思索郭嘉说的话。

  这时,刘晔也道:“丞相,奉孝言之有理,眼下我军最重要之事,乃是扫灭马韩,全据雍凉二州,武关虽失,却不至于威胁到关中,为了区区一个武关,就此置西凉不顾,只怕非是明智之举。”

  刘晔言罢,郭嘉跟着又道:“再者,如今子廉将军又落入颜良之手,他既敢拿子廉作挡箭牌,丞相若是强攻武关,子廉将军之性命必然有危,还请丞相三思才是。”

  一直默然不语的曹操,听到这里,终于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。

  两位谋士相视一眼,心中暗松了口气,他们知道,自己的连番劝谏,终于是一步步的把曹操从愤怒的悬崖边给拉了回来。

  曹操战意一消,其余情绪激动的诸将,叫战的怒火也跟着冷却了下来。

  大帐之中,重新恢复了沉寂。

  片刻后,曹操长叹了一声,冷冷道:“奉孝和子扬所言极是,颜良这卑贱阴险的匹夫,想要用些等激将法,打乱了本相消灭马韩,全据雍凉的步调,本相岂又能上他的当。传令下去,明日一早,全军撤归长安。”

  曹操终于是忍住了怒火,做出了撤兵的决定。

  诸文武或喜若忧,各自散去,大帐之中,只余下了曹操一人。

  曹操再次拿起那封曹洪的亲笔信,眉宇之中,阴冷的杀机在弥漫。

  “颜良,且让你再嚣张几日,今日之耻,我曹操总有一天要你加倍偿还!”

  ######数千里之外,勃海。

  茫茫无际的大海上,数艘战船正沿着海岸线,徐徐的航行北上。

  船头处,陈到手搭凉棚,远望着那漫无尽头的海岸线,眼眸之中充满了迷茫。

  在陈到眼中,似乎所有的海岸线都一模一样,有时航行了整整一天,他却感到自己仍在原地踏步。

  海上航行,让陈到打内心里有一种不安全感,他只能依靠船上几名经验丰富的渔民做向导,才能知道自己到了哪里。

  陈到一直都想不通,那些渔民们竟究是何来的本事,仅凭几座荒岛,或是礁石,就能分辨出他们所处的位置。

  一个浪过来,打得战船晃了几晃,陈到胃里一阵的翻腾,似乎又有相吐的冲动。

  他急是扑到舷边,头朝着碧蓝的海水大呕了半天酸水,方才是有气无力的直起了身子。

  船行已整整十余天,陈到却依然没能克服这讨厌之极的晕船,此时的陈到,只觉最幸福之事,就是双脚能够站在陆地上。

  “前边到哪里了,还没到吗?”陈到抹着嘴角的酸水,不耐烦的向旁边的渔夫向导喝问。

  那渔夫眯起眼来,细细的观察了一番,喜道:“大人,前边就到了渔阳郡了,就在前边。”

  渔阳郡,幽州终于到了。

  陈到如蒙大赦,灰白的脸上不禁涌现出狂喜之色,当即叫道:“终于他奶奶的要到了,快,把那小子带上来。”

  号令传下,过不多时,几名士卒将一名灰头土脸的男人从船舱中带了上来。

  陈到拍着他的肩膀,冷笑道:“袁谭,咱们这就到了,你终于能和你那软蛋兄弟团聚了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