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箭已在弦

第三百八十一章 箭已在弦

  面对陈到的调侃,袁谭既是恼火,又有些茫然。

  到了哪里?什么和软蛋兄弟团聚?

  望着船外茫茫的大海,还有那曲曲折折的海岸线,袁谭满脸的迷茫。

  “这里哪里,刘备到底想干什么?”袁谭恼火的问道。

  陈到指着远处的海岸,冷笑道:“看见没有,对岸就是渔阳郡了,我家主公仁慈,不远千里的让本将送你跟袁熙团聚,你还不好好谢谢我家主公。”

  渔阳!幽州!袁熙!

  袁谭的脑海中,霎时间闪过无数个念头,他怎么都想不通,刘备为何会把他从海路送往自己二弟的地盘。

  袁谭惊恐了,迷茫了,不解了,以他的智谋程度,根本想不出刘备此举的用意。

  震惊半晌,袁谭茫然的问道:“刘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陈到叹了一声,“我家主公说了,当初他软禁于你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如今我家主公已与袁尚休战,袁尚向主公索要你,主也余心不忍,不想把你交给袁尚,也不想再让世人误会,故才大发仁慈,命我将你送往袁熙处。”

  陈到这一番话,似乎是刘备对袁谭心存愧疚,不好意思再将他扣留,却才忽发善心,把袁谭交给了更倾向于他的袁熙。

  袁谭听了这番话,不禁面露惊奇之色,似乎不敢相信刘备竟会突然间“良心”发现。

  战船转向,徐徐向着渔阳郡的海岸驶去,陆地已越来越近。

  袁谭那幽州之地,本是惊奇的脸上,悄然间掠过一丝诡秘的冷笑。

  “刘备,你假义假仁,纵虎归山,我袁谭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后悔,嘿嘿~~”

  ……数千里外,徐州。

  下邳城,州府后院中,刘备正与一袭白衣的年轻人对弈。

  刘备眉头紧皱,久久不肯落子,而白衣青年,却是轻摇羽扇,神态闲然自若。

  纠缠了许久,刘备终还是将手一摊,无奈笑道:“孔明先生棋艺远胜于我,这一盘我还是只有认输了。”

  诸葛亮微微一笑,只轻摇羽扇,轻轻的捡拾起棋盘上的棋子。

  刘备一边帮着捡拾,一边道:“孔明先生,把袁谭送往幽州,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

  诸葛亮头也不抬,只淡淡道:“当年袁绍攻灭公孙瓒,夺据幽州后,袁谭曾保举了不少公孙瓒旧部在幽州任职,这些人对袁谭必心怀感激。而袁熙素来又懦弱,只要袁谭能顺利到达幽州,相信以袁谭的本事,再加上那些幽州官吏的暗中支持,不需多久,必能将幽州的军政大权从袁熙手中夺下。”

  顿了一顿,诸葛亮接着道:“一旦袁谭掌握了幽州,势必会对袁尚形成巨大的威胁,他两兄弟在河北定会重燃战火,到那个时候,主公便可……”

  诸葛亮意味深长的一笑,并未赤果果的言明他的计策,但言下之意却已很明显。

  以刘备的见识,又岂会听不明白诸葛亮的言下之意。

  袁尚若是和袁谭在幽州杀得天昏地,其主力必将尽数北调,那个时候,其在中原的兵力必将骤减。

  那个时候,自己也将从睢阳一败中恢复元气,到时候只要颜良不来插上一手,谁又能阻挡他攻取中原的脚步。

  刘备思绪翻滚,已是开始在畅想诸葛亮给他构画出来的绝美蓝图。

  此时此刻,他的精神方才从梁国兵败的阴影之中,彻底的走了出来。

  神游半晌,刘备不禁拱手叹道:“先生妙计果然是冠绝天下,备能有先生这般绝顶谋士相助,何愁匡扶汉室的大业不成,到那个时候,先生必当是居功至首啊。”

  诸葛亮那闲淡若云的表情也因之收敛,美玉般的脸庞间,不禁也变得郑重起来。

  他正视着刘备,郑重道:“亮之所以决定出山辅佐主公,正是因主公乃仁义的明主,亮只为辅佐主公,匡扶汉室,造福天下黎民百姓,焉敢贪图一己之功名。”

  诸葛亮的大义凛然之词,把刘备听得是感动不已,深陷的眼眶中,竟然盈起了几许热泪。

  感动之下,刘备情不自禁的将诸葛亮的手携住,感慨道:“备能得先生这般王佐之才,当真是如鱼得水也。先生放心,备澄清天下之时,必也将是天下百姓,重享太平之日,备向苍天起誓,绝不会辜负先生对备的一番期望。”

  诸葛亮亦是感动不已,紧紧握住刘备手,“亮能辅佐主公这般仁义之君,实在三生之幸,亮怎敢不为主公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。”

  “先生……”

  “主公……”

  主臣二人相携着手,彼此凝望着对方,各自眼眸中闪烁着如逢知己的激动神色。

  ######武关。

  放走赵俨后的第三天,颜良等到了他预料的结果。

  曹操退兵了。

  三万大军退走了大半,只留下李典率八千兵以,守备商县。

  不过曹操的退兵也不是那么简单,留下来的李典也学着颜良,不断的大兴土木,修筑加固商县县城。

  很显然,曹操对于颜良并不放心,他这是打算把商县打造成铜墙铁壁,以取代武关作为拱卫长安的南大门。

  不过,对于颜良来说,曹操的举措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已经将武关牢牢握在手,达到了战前的预期目的。

  武关在手,意味着他只需以少量的兵力,便可以轻易的挡住来自于关中的威胁,而不似前两次那样,任由曹军和西凉军,轻松的从关中进入南阳盆地。

  曹操撤兵的第二天,颜良也率军而撤,留刘辟率三千兵马守武关,并将武关划归了文聘这个南阳太守负责。

  几天之后,颜良率七千之军,班师还往襄阳。

  而今武关到手,来自于曹操方面的威胁骤减,而徐州的刘备,还有河北的袁尚,似乎还在舔食着梁国一败的伤口。

  颜良所据的荆豫二州,外围的威胁已经大大的减轻,已然是为东进灭吴铺平了道路。

  回往襄阳之后,颜良在与众谋士们经过了几番的商议,暗中定下了秋收之后,便向东吴大举进攻的战略计划。

  而当颜良在武关与曹操对峙之时,妻子黄月英已根据他的创意,完善了车船的设计图纸,在经颜良的首肯之后,便集中了荆州最优势的船工,在襄阳上游的汉水畔某个秘密的船厂,开始建造这种新式的战船。

  距离开战还有数月之久,颜良一方面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战前准备工作,一方面命许攸扩大他司闻曹在东吴的细作网络,加大情报的搜集力度,以作到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  根据细作们发回的情报,东吴方面,周瑜自前番武平一败后,因箭伤和心理创伤的双重打击,再一次的卧病不起,眼下正在秣陵家中养伤,无法再带兵上阵。

  孙权无奈之下,便只好命程普接任都督,坐镇寿春,统帅淮南诸军。

  周瑜再一次犯病不起,这对于颜良来说,自然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了。

  前番武关一役,周瑜的失利固然是因计谋被颜良识破,但远离长江,吴人不善步战的因素也不可忽视。

  倘若战场转换,回到了周瑜最善长的纯水战上,这位美周郎还的确是一个极难缠的对手。

  周瑜的消息让颜良受益,但柴桑方面的情况,却有些不容乐观。

  鲁肃的动作很快,快到让颜良有些刮目相看。

  这位富豪出身的东吴西线统帅,趁着颜良在中原与刘备、袁尚混战之际,不但迅速的重修了柴桑城,迁移了数万百姓丁口,而且还开垦了荒废近一年的田地,重新种上了庄稼。

  这个消息却着实让颜良有些头疼。

  前番柴桑之役后,颜良之所以能逼得东吴放弃柴桑,退守湖口,就是因为他把柴桑的百姓统统迁走,让吴军无法就地征粮,迫使孙权在乏粮的压力下,不得不选择放弃经营了多年的重镇柴桑。

  而今若是给鲁肃种粮成功,顺利的收获了的秋食,吴军的粮草压力就将大大减轻,那个时候,恐怕孙权还会抢先发动进攻。

  “再这么纵容下去,秋收一过,吴人只怕就要反咬我们一口了,主公,咱们该当和先发制人才是。”

  军府中,许攸语气凝重的进言。

  “柴桑有两万吴军,眼下我方能上战场的水军,加起来也不过两万多点,主动出击,未能就能拿下柴桑。老朽以为,倒不妨坐等吴人主动进攻,咱们以逸待劳,打他个防备反击。”

  田丰的理念,倒是与许攸截然相反。

  此二人各执一词,看似都有道理,麾下文武们意见也各有不同,好战者支持许攸,沉稳一点的则支持田丰。

  大堂之内,一时间议论的好不热闹。

  环视着热闹的场面,一直沉默的颜良,猛然间咳了一声。

  众人知道,他们的主公这是要发话了,顿时鸦雀无声,所有的目光都望向了颜良。

  那张英武的脸庞间,弥漫着强烈的自信,与猎猎的威势,令所有人本能的就会产生一种深深的敬畏。

  深吸一口气,颜良傲然道:“这此年来,吴人仗着水军优势,屡屡的侵我州土,往昔之时,本将或许不得不被动防守,但是这一次,无论如何本将都要主动出击,本将要明明白白的告诉孙权那碧眼儿,从此往后,在这大江之上,攻守之势,已易也!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