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灭吴!灭吴!

第三百八十五章 灭吴!灭吴!

  鲁肃僵在了那里,徐盛僵在了那里,蒋钦僵在了那里。

  吴营诸将,尽皆惊怔在了那里。

  死一般的沉寂,如瘟疫一般扩散,耳边只余下滚滚江涛,还有那沉重的呼吸声。

  原本热烈的气氛,霎是间变得压抑到几乎人让窒息。

  此时的鲁肃,还有吴营的诸将,方才意识到,他们所有的预判,竟然都是那么的天真。

  颜良水军大张旗鼓的进攻,的确是诱敌之计,不过,人家的偷袭之军,却不是为了攻取柴桑,而是为了烧毁他们赖以为生的农田。

  鲁肃所有的推断都无误,只是在最后一个环节,被颜良再次的欺骗。

  三军未动,粮草先行,谁都知道,柴桑新种的农田被烧毁,所带来的后果有多么严重。

  那严重的后果,甚至比一场失败还要严峻。

  徐盛等诸将,面面相觑,惊恐的脸庞间,无不流露出惭愧。

  而鲁肃那铁青的脸庞间,亦是愧色油然而生。

  先前所有的自信,所有的得意,如今全都变成了笑柄,如何能不让一向以沉稳自诩的鲁肃感到羞愧。

  “都督,柴桑的农田若是被毁,入秋之后,我军就将陷入极是被动的局面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
  徐盛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小心翼翼的向鲁肃进言。

  鲁肃这才清醒过来,深吸一口气,极力的将震惊与羞愧的情绪压制下去。

  他使劲的摇了摇脑袋,思绪方才稍稍理清,不及多想,他急是道:“速速下令,全军撤退,撤归柴桑。”

  号令传下,万余吴军士卒,只得匆匆忙忙的准备拔营事宜。

  柴桑农田被烧的消息,很快就遍传了诸营,当吴军士卒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后,原本昂扬的斗志,转眼就消沉了下去。

  仅半天的功夫,吴军就收拾停当,数百艘战舰趁着夜色的掩护,匆匆的望下游柴桑退去。

  ……樊口,中军大帐。

  颜良正一边听着诸将汇报军务,一边品着小酒,好不悠闲。

  甘宁等诸将,却是神色凝重,眉宇间充满了忧虑。

  军务汇报完毕,颜良摆手道:“尔等都辛苦了,都散了吧,回去早些休息。”

  甘宁等诸将对视了一眼,却并没有退出帐外,看他们那面带忧虑的样子,似乎是有话要说。

  颜良的洞察力何其之敏锐,又岂能觉察不出诸将中弥漫的狐疑与焦虑情绪。

  他便放下了酒杯,淡淡笑道:“兴霸,你若是有什么心里话,直说便是,本将面前,不必顾忌什么。”

  甘宁咽了口唾沫,暗暗咬了下牙,似是做出了决定。

  他便是拱手道:“恕末将直言,末将还是觉得,主公令张文远走陆口小道有些不妥。不过既然主公已然下令,末将以为我军当主动向吴军发起进攻,也算是对张文远的声援,却不应该只固守樊口,纵容吴人向我们耀武扬威。”

  其余诸将,也尽皆附合,显然甘宁的这番话,也道出了他们的心声。

  颜良却依然沉静如水,那悠闲的神态,仿佛压根就没担心过张远所部,更对吴人的耀武扬威无动于衷。

  他只闲品了一口小酒,不以为然道:“尔等放心吧,吴人耀武扬威不了多久,本将相信,数日之内,他们必会灰溜溜的退还柴桑。”

  听得颜良这自信的判断,甘宁等诸将皆是神色一变,彼此间面面相觑,神色间皆露面茫,皆是想不通颜良何来的自信。

  狐疑之下,甘宁忍不住又道:“主公,末将实在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帐帘猛然掀起,周仓兴冲冲的奔入了帐中,兴奋的大叫道:“主公,下游刚刚发来的情报,吴人退军回柴桑了。”

  此言一出,甘宁等众将,神色立时大变,仿佛听到了何等不可思议之事。

  瞬间,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颜良,那惊叹之极的神色,似乎不敢相信,吴人竟然真如他们主公所料的那样,竟然不战而退了。

 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,颜良却一脸平静,仿佛早有所料一样,只摆手轻描淡写的道了一句:“知道了。”

  颜良的沉稳与自信,那份闲然自若,以及他的料事如神,无一不震撼着甘宁等诸将,冲击着他们有限的想象力。

  “主公……主公当真是料事如神……主公何以判知吴军必退,末将实在是想不通啊?”、甘宁难抑内心中的震惊与困惑,不禁急迫的向颜良求教。

  颜良却将目光转向了贾诩,淡淡笑道:“此乃文和之计策,就让他来告诉你们为什么吧。”

  那一双双惊疑难定的眼睛,又齐刷刷的射向了贾诩。

  这位毒士只捋须一笑,不紧不慢道:“其实兴霸和诸位先前的担心,也无不道理,只是你们却不知道,主公派张文远抄陆口小道,却并非是为了袭取柴桑。”

  “不为袭取柴桑,那又是为了什么?”甘宁愈加的困惑。

  “为了烧毁柴桑一线的农田,彻底断了吴人就地征粮的希望。”贾诩缓缓的道出了真相。

  烧毁农田……甘宁和众将们愣怔了片刻,旋即恍然大悟,人人的脸上,霎时间涌上了惊喜之极的神色。

  直到此时,他们才真正的明白了,颜良何以会如此闲然自若,原来颜良心中所想的战略,根本就远非他们所能想到。

  看着惊喜的众将,贾诩笑道:“诸位也不想想,以我们主公的智计,又岂是真会去‘故伎重施’,若是那般,岂非落了下乘。”

  恍然大悟的甘宁,那惊喜的脸庞上,不禁流露出些许愧色,拱手自嘲道:“主公素来不打无把握之仗,末将低估了主公的智计,实在是惭愧。”

  其余诸将,也无不面露惭色。

  颜良却只摆手一笑,“此事也怪不得你们,本当早将这计策告诉尔等,只是为了把戏演得更足一点,才跟你们卖了个关子而已。兴霸之前的进谏,都乃忠心之举,本将甚是欣慰,今后你们还当如此才是。”

  颜良非但不以为怪,反而对甘宁的进谏大加赞赏,这不禁令甘宁大感欣慰。

  甘宁欣喜之下,不禁慨然道:“主公胸襟大度,当真非常人所及,我等此番追随主公,何愁不灭东吴。”

  “灭吴——”

  “灭吴——”

  众将情绪激昂,怒吼之声震天动地,猎猎豪情如火而燃。

  周围那些普通的士卒们,虽然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眼见他们的诸将军们,如此的激荡亢奋,这些普通士卒们为之感染,斗志转眼也狂燃起来。

  “灭吴——”

  “灭吴——”

  隆隆的喊杀之声,遍袭响起,万余士卒齐声呐喊着“灭吴”的号令,那狂烈的呼声,只将那涛涛江水之声淹没,浩大昂扬之极。

  耳听着壮志豪情的宣言,眼看着那一张张热血沸腾的面孔,此时此刻,颜良的热血也被彻底的点燃。

  他环扫众将士一眼,奋然道:“吴人要想退,本将岂容他们退的这么容易,诸军即刻出兵,尾追敌军,本将要给自以为是的吴人狠狠一击!”

  杀机涌动,冷绝如刃。

  当下颜良便传下号令,尽起一万多水军,以甘宁为先锋,驶离樊口,浩浩荡荡的向着下游的吴军追去。

  扬帆急进,一万水军顺江急行,直奔下游而去。

  次日午前时分,甘宁所率的五千前锋,终于在柴桑西北五十里处遭遇了东吴的舰队。

  这一支东吴舰队大约有五千余人,主舰高树着一个“徐”字大旗,当是吴军先锋徐盛所统。

  鲁肃原是急着撤还柴桑,却没想到颜良追兵反应如此之快,直接尽起大军前来追击。

  鲁肃只恐就这么一路退回柴桑,颜良的水陆大军就可以一路畅通无阻,直逼柴桑而来,故是退在半路时,便只得留下徐盛率五千水军,以来迟滞颜良的进攻。

  吴军封锁了江道,逆流迎战,甘宁迅速的把情报以走舸飞报给了后军的颜良。

  后军的旗舰上,颜良听闻这消息,毫无迟疑,当即下令甘宁发动进攻,务必要将拦路的吴军击溃。

  号令下达后不久,下游数里处,隆隆的战鼓声旋即冲天而起,水军第一猛将,向着徐盛所统的吴军,发进了最猛烈的进攻。

  若论整体的水军实力,东吴无论是在士卒数量,还是舰船数量及质量上,都要胜于颜良水军许多。

  但眼下甘宁所率的这五千水军,却是集中了荆军水军的精华,其所配备的主战斗舰数量,以及士卒的精锐程度,都足以与徐盛所统的这支吴人水军平分秋色。

  战事一起,甘宁借着顺流之势,三四十艘斗舰,以及百余艘艨冲,顺流急进,直冲吴军舰阵。

  而那徐盛也不甘示弱,以相当实力的舰队,奋勇的迎击。

  两支舰队互相穿插入对方阵形中,彼此间陷入了混战的局面。

  一艘艘的走舸,随时随地的将交战的情形报与颜良。

  半个时辰后,随行的贾诩道:“主公,看来徐盛此人水军能力颇为了得,前军交战既已陷入了胶着,该是派出后军,解决战斗的时候了。”

  颜良遂是点了点头,喝道:“凌公绩何在。”

  凌统一怔,缓缓出列,拱手道:“末将在。”

  颜良抬手遥指,“本将命你率三千水军出战,务必要协助甘兴霸,一举将徐盛击溃。”

  贾诩见得颜良竟派凌统出战,神色微微一变,忙是暗向颜良使眼色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