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八十八章 凌统的怒火

第三百八十八章 凌统的怒火

  颜良将那道情报丢在了案几上,眉宇中隐现着几分冷峻。

  亲兵去而复返,过不多时,帐帏掀起,凌统步入了大帐之中。

  颜良抬头看去,却见此时的凌统,精神已比往昔好了许多。

  或许是因为前几日的那场战斗,使他心里的包袱卸去了不少,无精打采的精神,因此也振奋了些许。

  “主公召末将前来,不知有何吩咐?”凌统拱手见礼。

  颜良微微抬手,示意凌统落坐。

  跪坐下来的凌统,瞧见颜良的神色似有几分凝重,心中隐约便产生几分不安的预感。

  主臣坐定,颜良叹息一声,缓缓道:“公绩,本将对不住你呀。”

  对不住我?

  凌统神色一怔,一时有些糊涂,却想不通颜良此言何意。

  “主公何出此言,末将实在有些听不明白。”凌统茫然道。

  颜良微微点头,犹豫了片刻,将那一纸帛书递给了凌统,默默道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  凌统盯着那道帛书,心中那不祥的预感,不禁愈加强烈,有那么一瞬间,他甚至有点不敢去接看。

  迟疑了一下,凌统还是怀着狐疑与不安情绪,将那一纸帛书接了过来。

  目光扫向那黑色的墨迹,当凌统看清楚那书中内容时,整个人瞬间僵硬在了那里,年轻的脸庞上,霎时间为惊恐与悲愤所袭据。

  那来自于江东的情报中称,孙权因凌统之降,盛怒之下,竟已下令将凌操一门四十余口,尽数斩首示众。

  凌氏一族,已然被灭!

  凌统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,整张脸已变得苍白如纸,牙齿紧咬着嘴唇,几乎已浸出血迹来,深陷的眼眶中,更是喷射着悲愤的火焰。

  “方今天下,非是主择臣,亦是臣择主。本将麾下不乏归降之主,但即使如袁谭之流,也未曾因文子勤等人的归降,迁怒于他们的家眷,本将实没有想到,那孙仲谋的气量,竟是如此的狭窄。”

  颜良感慨之际,凌统紧握的拳头,已是青筋突起,几乎要爆裂一般。

  颜良接着又道:“本将当日逼降公绩,只因对公绩的才华甚为欣赏,故才想为我所用,却不想,竟使公绩遭至孙权灭门之灾,说起来,本将真是有些对不住公绩你。”

  颜良也不怕凌统怪怨,直言不讳的承认属于自己那部分责任。

  悲愤中的凌统,却是摇了摇头,声音沙哑道:“当日土山一战,主公也曾给过末将机会,是末将技不如人,赌输给了主公,末将愿赌服输,归降于主公,乃是天经地义之事。末将所恨者,唯有那心狠手辣的碧眼儿一人!”

  提及孙权时,凌统更是恨到咬牙切齿,紧握的双拳咯咯作响。

  颜良暗松了口气,看来凌统果然还是明事理之人,知道谁才是他凌家灭门的罪愧祸首。

  这时,凌统腾的站了起来,愤然道:“主公,末将请领一军,为主公做前驱,定杀往秣陵,亲手斩下孙权人头献于主公,也算为我凌氏一族报仇雪恨。”

  凌统因被孙权灭门,心中残存的那丁点对孙权的愧欠,此刻已尽数转变为了对无尽的愤恨。

  此时的凌统,只恨不得亲手将孙权千刀万剐,以泄心头之恨。

  颜良心中可惜之余,不禁也有些欣慰。

  尽管凌统被灭门的确是件悲剧,但孙权这一手反而逼得凌统对自己彻底归心,倒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一件幸事。

  当下颜良也奋然起身,抚着凌统的肩膀,豪然道:“公绩,你尽管放心,本将在此起誓,他日扫灭江东之时,必将孙权交由你亲手处置,你要杀还是要剐,全都由你,也算是本将告慰令尊和你凌氏一门的在天之灵。”

  凌统要报家仇,颜良要灭孙权,他主臣二人的目标,在这一刻达到了空前的一致。

  而将来扫平东吴,孙权的性命颜良自是不会留下,交给凌统处置,正好也算是做了个顺水人情。

  凌统得到了颜良承诺,悲愤之余,不禁面露感激之色。

  他单膝伏地,拱手慨然道:“若如此,末将愿为主公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。”

  “公绩快快请起。”颜良忙是伸手将凌统扶起,一脸欣慰,豪然道:“能和公绩这样当世良将并肩而战,本将何愁大业不成。”

  凌统感动之下,忙又问道:“未知主公打算何时发兵扫平江东?”

  颜良知他复仇心切,巴不得立刻发兵,跟孙权拼个你死我活,但身为三军之首的颜良,越是在此时刻,却越是要保持冷静。

  他拍着凌统的肩,笑道:“放心吧,有你大展身手,为父报仇的时刻,但却不是这个时候,公绩,你还要耐心的再等上一段时日才行。”

  凌统心中有些许遗憾,却马上正色道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只要能杀了孙权,为父报仇,末将就算等多久都愿意。”

  “用不着十年,快了。”

  颜良的话意味深长,那如刃的眼锋中,冷绝的杀气已在悄然的聚集。

  ……当天,安慰过凌统后,颜良便将注意力全部投向了东吴的动向。

  许攸苦心经营的细作网络,再一次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那些散布于东吴的细作,不断的将关于吴军动向的情报,如雪片一般,一道接一道的送到樊口。

  孙权的集结令下达不久,黄盖、陈武、董袭、周泰、潘璋等诸将,迅速的率领着自己的私人部曲,开始向秣陵集结。

  而除了江东一带兵马,孙权甚至还从寿春一线,抽调了约七千兵马。

  种种迹象表现,孙权是真的被激怒了,他这回是打算动真格的。

  颜良却很清楚,孙权看似因怒而发兵的表像下面,却还有着无可奈何的苦衷。

  孙权的苦衷,便是柴桑的农田被毁。

  如今秋收眼看在即,柴桑的粮食却将颗粒无收,这就意味着,从这个秋天,直到来年秋天,整个柴桑军民的粮食,都必须从江东进行运粮补给。

  单只万余士卒,孙权当然还养得起,但整个柴桑一线,除了一万多士卒外,还有近三万的平民,这也就是说,孙权要养四万张嘴巴整整一年,这本身就是一笔极大的开销。

  此外,秋收之后,颜良势必会对柴桑发动大举进攻,那个时候,仅凭鲁肃的一万多号军队,岂能抵挡颜良的进攻。

  若想保住柴桑,就必须要增兵,而且还要增大军,如此一来,柴桑方面对粮草的消耗,又将剧增。

  而背依荆州,粮草精足的颜良,却有充足的资本,与孙权打一场消耗战。

  最终,首先扛不住的那个人,必然就是孙权。

  当然,孙权也可以放弃柴桑,把军民统统都撤出那个令他痛苦的地方。

  但孙权也很清楚,此时羽翼已丰的颜良,已对他的江东有了觊觎之心,只要他敢放弃柴桑,颜良必然会紧随其后,把势力延伸而来。

  而当颜良在柴桑站稳脚跟,将那里经营成他入侵江东的前进跳板后,对于江东的威胁,将绝对是致命的。

  故是如此,孙权才不得不大动干戈,选择在这样一个时候向颜良发起进攻。

  他是想凭借着水军的优势,在颜良的水军没有大兴之前,一鼓作气的攻入荆州,夺占了这个他梦寐以求之地,彻底的解决掉来自于上游的威胁,全据长江。

  孙权要全据长江,颜良要扫除东吴这个祸患,此时的他二人,已形同水火,到了非决一雌雄不可的时刻。

  颜良自不会有丝毫的退缩,就在孙权兵马云集的时刻,他也开始迅速的调集起了军队。

  驻守宜都的吕蒙,驻守汉昌的魏延,以及驻军于襄阳的黄忠,各将接到命令,从四面八方的向着樊口赶来。

  七天之后,集结于樊口的颜军数量,已达到了三万之众,其中水军数量也达到了两万,这已经是颜良现有水军几乎全部。

  除去驻守北方的几万兵马,颜良能用于对东吴作战的水陆兵马数量,约有近五万。

  其中有两万兵马中,有一万步军,颜良将之留在了夏口,以作为预备队,兼顾四方。

  另一万的水军,则尚在编练之中,在黄月英的车船舰队没有完成之前,颜良是不会轻易将之投入战场。

  东吴方面。

  尽管攻陷寿春,全据淮南,使得孙权治下的人口剧增,兵员数量也因此大为扩充。

  然在经历了武平一败的失利后,孙权所掌握的兵力总数差不多与颜良相当,也就是约有万左右。

  所幸的是,孙权不似颜良这般四面受敌,不得不在北方留有相当数量的军队,他用于守备寿春一线的军队数量,仅仅不过两万人而已。

  此外,除掉部分留守江东,防范山越的军队,孙权能够用于对颜良作战的兵马数量,竟是高达六万之众。

  而且,孙权不似颜良这般有所保留,志在必得的他,一口气就把六万之众,统统都调到了柴桑前线。

  夏末秋初之时,屯兵于樊口的颜良,与驻军于柴桑的孙权,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  双方剑拔弩张,一场空前的决战,就此拉开了帷幕。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