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三国之暴君颜良 > 第三百八十九章 御敌于国门之外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御敌于国门之外

  柴桑城。

  六支巨大的火把,将整个军府大堂,照得是耀如白昼。

  自鲁肃以下的诸将,皆肃立在旁,眉宇间闪烁着几分不安。

  大堂中是死一般的沉寂,一种肃杀冷峻的气氛在弥漫。

 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鲁肃等将寻声望去,却见大门处,身着重甲,肩挂红披,腰悬宝剑的孙权,正带着一脸的冷峻,大步走入堂中。

  鲁肃等人纷纷躬身施礼,低头之际,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内心中皆是涌动着几分惧意。

  孙权盛怒之下,下令诛灭凌操一门之事,身在柴桑的鲁肃等诸领业已得知,此番从秣陵而来,孙权还特意的把凌操的人头一并带来,如今就悬挂在柴桑城门,以作那血淋淋的警视。

  鲁肃知道,孙权这一次是真的怒了。

  这位年轻的江东之主,已不是当年那个刚刚继续其亡兄孙策遗产的年轻后生,坐稳江东之主宝座的孙权,已完成了对江东军政大权的绝对控制,此时的他,正处处显示着枭雄之姿。

  而水军败给颜良,柴桑附近农田被毁于一旦,身为西线都督的鲁肃很清楚,自己是难辞其咎。

  如今眼见孙权一脸冷峻而来,鲁肃心中岂能不暗生惧意,只怕孙权余怒未尽,对自己这个失利的都督做出惩罚。

  孙权高居上座,环视着众人,一脸的不怒自威,看似有问罪的迹像。

  “肃统帅无方,致命柴桑粮田尽为颜良所烧,请主公治罪。”

  鲁肃也不待孙权发作,主动的出列上前,拱手请罪。

  孙权脸上的那阴怒之色,反而因鲁肃的主动请罪消减了不少,他便摆手道: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你起来吧。”

  鲁肃暗松了口气,这才敢直起身来。

  “颜良此贼与我江东为敌多年,如今已张狂敢公然挑衅,我今率大军前来,就是要一举攻取荆州,彻底铲除姓颜的这个祸患,从今起,希望尔等皆能奋力死战,不与那颜良狗贼分出个雌雄,誓不罢兵!”

  孙权一席话,冷峻之中饱含着愤怒与慷慨,阶下诸将原本不安的情绪,很快就被调动了起来。

  猎猎的豪情在重燃,复仇的怒火在大堂中迅速的滋生。

  疯狂流转的杀机之中,陈武第一个跳了出来,大叫一声:“不灭颜良,誓不罢休——”

  这一声怒吼,如一星火苗一般,迅速的烧成了燎原之火。

  “不灭颜良,誓不罢休——”

  “不灭颜良,誓不罢休——”

  东吴诸将,如发狂的猛兽,尽皆激怒的宣泄着愤怒。

  整个大堂,复仇的吼声冲刺着所有人的耳膜,直震得每个人耳中都嗡嗡作响。

  孙权扫视着战意昂扬的诸将,微微点头,那冷峻铁青的脸上,这才稍稍的流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  当下,孙权趁着诸将斗志旺盛之计,遂是传下令去,命诸军准备,大军克日由柴桑而发,溯江西进去攻取樊口的颜良。

  ……军议结束,孙权回往了后院。

  方一步入后府大院,孙权便看到府中多了许多红衣女兵,一见孙权到来,纷纷的上前请安。

  孙权眉头顿时一皱,大步的进入院中,果然见得自家小妹,正跟几名女兵舞刀弄枪。

  “小妹,你不在秣陵好好呆着,怎敢私自偷来柴桑。”孙权不满的质问道。

  孙尚香一见自家兄长来了,便将手中银枪扔给了麾下女兵,笑盈盈道:“二兄这话说的,好似小妹我是做贼似的,我可不是偷来柴桑,我是大大方方,明目张胆来的。”

  孙尚香也是被宠惯了,当着属下的面,跟孙权这江东之主说话也是口无遮拦。

  孙权脸色一沉,瞪了一眼那些女兵,喝道:“尔等都下去吧。”

  那些女兵却不尊孙权号令,只将目光望向孙尚香,征询她的意思。

  孙尚香点过头之后,这一众红衣的女兵,方才趋步告退而去。

  院中转眼只余下他兄妹二人。

  “柴桑乃交战前线,非是你儿戏之地,你赶紧给我起身回秣陵去,休得再在这里胡闹下去。”孙权瞪着眼睛,大声的教训道。

  孙尚香顿时面露不悦,嘟着粉红的小嘴道:“二兄你说什么呢,我才不是儿戏,我此番来柴桑,就是为了给兄长助战,帮兄长杀了那个颜良。”

  孙尚香语气轻松的紧,仿佛对她来说,杀颜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。

  听得妹妹的狂妄,孙权不禁冷笑了一声。

  “你说得倒容易,你以为那颜良是你练箭的靶子,那么容易就由你杀的吗。”

  孙权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之意,尽管他对颜良恨之入骨,但攻灭颜良也志在必得,但他却从不认为,剿灭颜良将是一件容易之事。

  孙尚香自幼喜好舞刀弄枪,江东人送外号“弓腰姬”,虽是颇有些武艺,但终究没上过战场,自然不知颜良有多厉害。

  她耳听兄长讽刺,便是冷哼一声,反问道:“二兄这么忌惮那颜良,莫非二兄是怕了那厮不成?”

  妹妹的话,挑动了孙权的神经。

  他立时眉头一皱,傲然道:“为兄麾下精兵猛将无数,水军更是纵横长江,岂会惧那区区一个袁家的叛将。”

  孙尚香嘴角斜扬,轻笑道:“既是二兄根本不怕那颜良,难道还怕保护不了我这个妹妹吗。”

  孙尚香耍起了小聪明,使了个激将之法。

  孙权一怔,这才意识到上了自家妹子的当,便是又气又笑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啊你,你这个鬼丫头。”孙权苦绷着脸,终于露出了无奈的笑容。

  孙尚香眉开眼笑,忙是挽起兄长的手,“二兄,那你这意思,就是不赶小妹我走了吧。”

  “你个鬼丫头,都使了激将法,为兄再赶你走,岂不等于是怕了颜良那匹夫。”孙权笑叹道。

  “二兄,你真是太好了,小妹我最最崇拜你了。”孙尚香兴奋的大拍起了自家兄长的马屁。

  孙权那又将脸一板,正色道:“你想留下来也可以,不过你得答应为兄,只能留在柴桑城中,不得出城乱跑,否则出了差池,为兄可没办法向母亲交待。”

  “嗯,我一定听二兄的话,绝不乱跑。”孙尚香很认真的保证。

  孙权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孙尚香便挽着他的手,以很崇拜的目光仰望着他,“那颜良当真是狗胆包天,竟然敢屡屡向我江东挑衅,这回他总算是惹怒了二兄,二兄,你打算灭了此贼之后,如何处置于他。”

  妹妹的崇拜之词,孙权听着极是受用,眉宇间不觉流露出了几分得意。

  他便冷笑一声,冷冷道:“还能怎么处置,当然是把他斩首,以泄我心头之恨。”

  孙尚香一听,马上叫道:“光把他斩首太便宜他了,二兄若是擒获了那厮,就把他交给小妹,我便剥光他的衣服,先把他阉了,然后再用沾水鞭子狠狠抽他,把他抽到皮开肉烂,直到抽死为止。”

  孙尚香言语冷酷,说起这折磨人的事情,便跟吃饭喝水一般轻松自在,只把孙权都听得有点发毛。

  不过,妹妹对颜良那狠毒的处置手段,却也让孙权听着极是舒服。

  当下他便哈哈一笑,欣然道:“好,到时若那颜良匹夫侥幸逃过一死,被我军俘获,为兄便将他交给小妹,任由小妹你来处置。”

  “真是太好了,谢谢二兄。”

  兄妹二人兴致勃勃的畅想着未来,院落之中,时而响起得意的笑声。

  ……樊口,中军大帐。

  “柴桑集结的吴军已达六万之众,根据细作的刺探,孙权很可能克日发兵,尽起水军杀奔樊口而来……”

  周仓宣读着来自于敌营的情报,大帐之中,气氛渐渐变得凝重起来。

  用颜良惯用的说法,众将在战略上藐视敌军,但在战术上,却不得不重视起敌人来。

  那可是六万之众,而且还统统都是最精锐的水军,众将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支相当具有威胁力的大军。

  “主公,孙权来势甚众,单凭现有的两万水军,只怕不易退敌,末将以为,是该将襄阳那一万水军,也悉数调来前线的时候了。”

  纵然是甘宁,也感觉到了水军兵力不够的缺陷。

  颜良却道:“襄阳那一万水军,本将还有大用,不到最后关头,绝不能轻易投入使用。”

  那一万水军,颜良乃是留给车船舰队用的,自不可能轻易调动。

  甘宁的提议被拒绝,吕蒙又道:“既是如此,那末将以为,我军当放弃樊口,退据夏口,背依坚城,以整个荆州为依托,方才能打一场防守反击之战。”

  “樊口营虽经连日修筑,但却远不及夏口城坚固,吴人水军势大,我军光凭樊口抵挡,似乎有不太稳固,末将也同意子明的建议,退据夏口。”

  张辽也附合了吕蒙的提议。

  众将倒也不是怕了吴人,所提建议,均也是从实际出发。

  颜良却摇了摇头,神色断然道:“当年本将势力弱小,故才不得不据城固守,令吴人肆意的进入荆州攻城掠地,但是现在形势不同了,本将断不容吴人再踏足荆州一步,这一次无论有多困难,本将也定要御敌于国门之外。”

  一句御敌于国门之外,令众将神色皆为一振。

  他们仿佛也为颜良的决毅所感染,眉宇之间,渐也涌起了坚定的信心。

  只是,吴人毕竟水军实力放在那里,想要御敌于国门之外,又谈何容易,打胜仗,自然不能光凭信念就能取胜。

  便当这时,一直沉默的贾诩,却缓缓道:“老朽倒有一计,或许可拖延吴人的进攻时间。”

  最新全本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
看过《三国之暴君颜良》的书友还喜欢